刑爵和樑誓等人再次跪拜,只是朝上的其他文武百官,一跪不起,他們絕不會同意雲霄這樣的安排。

“不聽令者,便拖出去斬了吧。”

雲霄緩緩起身,然後面無表情的朝後堂走去,司禮官跟在雲霄身後。

“君上剛纔所說,可當真?”

雲霄回頭疑惑的看了看司禮官。

“君無戲言,跪着的,便先拉出去殺兩個。”

司禮官面色一沉,他沒有想到,雲霄的手段竟如此狠辣。

“聽不懂嗎?吾要你現在就去辦。”

司禮官點頭退下。

“君上,三思啊!”

大殿之外,手起刀落,一個以死勸諫的典故,卻被雲霄改爲舊曆官員,開朝當日抗命不從。雲之國的百姓歡呼,而百官卻人人自危,狼顧與雲霄一樣狠辣,短短三天,已經有百人流血。

“你這樣做,恐怕會讓朝堂陷入混亂。”

“大破方可大立,那兩個老狐狸遲遲不願放手,那我就只好自己動手,把他們的爪牙一個一個砍掉。”

安夏看着雲霄,然後一聲長嘆,“有些手段是好的,我就怕到時候過猶不及,適得其反。”

雲霄微微搖了搖頭。

“放心吧,狼顧這種人,只有你相信他,上刀山,下火海,就沒有他不敢做的。”

“是個狠角色,短短几天,這維宮就煥然一新了。”

雲霄看向屋外,然後一聲長嘆。

“只可惜,她是刑爵的人。”

“怎麼,你對刑爵不放心。”

雲霄點了點頭。


“白祖師曾經在他的檔案裏,留下了永不可執掌兵權的勸誡,他的狼子野心,正在一點點顯露,我希望他可以收起這些鋒芒。”

“你把實質兵權交給狼顧,爲的也就是提防他吧?”

雲霄看着安夏點了點頭。

“不得不防,我們還沒有站穩腳跟,有些勢力,得一點點清理。”

“如果他們集體發難,我們可能會很危險。”

雲霄眉心緊鎖,“這一點我想到了,現在我們除了刑爵和狼顧以外,還需要更多人的支持。”

“更多的人,除了刑爵,還有人能與大護法他們抗衡嗎?”

“有,皇甫少晨。”

安夏不解的看着雲霄,她對皇甫少晨這個名字有些陌生,這是雲之國的高級機密文件裏才存在的名字,當然,對於唯宮和雲之國的人來說,皇甫少晨他們並不陌生,可安夏終究是外來的,不知道皇甫少晨其實也很正常。 聽到印安部落這幾個字,江帆立即想起了在報刊上看到有關西國的印安部落的介紹。那還是他在大二的時候看的,印安部落是西國北部最神奇古老的部落,他們那裡有一種類似恐龍的怪獸,印安部落就靠捕龍為生。

那種類似恐龍的怪獸十分兇猛,龍一樣腦袋,頭頂上兩根犄角,四爪如同鷹爪,渾身上下長滿了巴掌大小的鱗片,碗口粗細的尾巴有兩米多長。

這種被稱為龍的怪獸攻擊力很強,水桶粗細的大樹,它尾巴輕輕一掃就折斷。如果這種龍發飆的時候,兩米多高巨石柱都可以掃斷。

由此可見龍武士的厲害,傳說他們擁有控制神秘力量的能力,印安部落的捕龍手被稱為龍武士,他們可以單獨擒住一頭龍。

「既然是你印安的龍武士,你跑到華夏國來幹什麼?」江帆冷冷道。

「有人出大價錢,要我殺錢麗珍和錢豪,有這種好事,我當然不能拒絕!」戈西冷笑道,在他眼中殺死兩個人比殺死龍容易多了。


「嘿嘿,就怕你錢賺不到,把命丟掉了!」江帆笑道。

「哼,就憑你想阻止一個龍武士,你簡直是做夢!」戈西冷哼一聲道。

「那就試試吧!」江帆道。

戈西右手拿著刀鞘,右手握著刀柄,他閉上眼睛,立即進入空靈之境。江帆的天眼穴立即急劇跳動起來,這是有危險的徵兆,江帆謹慎地望著戈西。

嘩!的一聲,戈西手中的刀出鞘了,一道耀眼光閃出,戈西的刀如同閃電般地劈向江帆脖子。這傢伙速度真快,眨眼間就到,要不是江帆的心靈速度大幅度提高的話,根本無法躲開戈西的左手刀。

戈西是個左撇子,他練習的是左手刀,也正因為如此,他出手會讓人防不勝防,因為左手刀的角度會讓人不適應。

江帆側身閃開戈西的刀,伸出食指點擊戈西的肋下。戈西大吃一驚,眼前的人竟然可以閃開自己的左手刀,而且還攻擊自己。

他左手立即下拖,身體側閃,一道寒光一閃,左手刀直奔江帆的肋下。江帆不躲不閃,直接迎了上去,當!戈西的刀劈在江帆身體上,發出金屬般聲音。

戈西大吃一驚,就在他吃驚的時候,江帆使出虎、蛇、牛三種獸化秘術,快如閃電,手指點中了戈西的肋下。一股強大力量把戈西彈射而起,戈西如同燕子般飛出十多米遠。

眼看他要落地的時候,他身子一扭,穩穩地落在地面上。江帆頓時大吃一驚,因為手指點中戈西肋下的時候,他如同點在一塊鐵板上。

我靠,難道龍武士也練就了金剛不壞之軀?江帆立即打開天眼穴透視,立即發現戈西穿了一件黑色背心。那是什麼背心?難道是防彈背心?

那邊的戈西更是吃驚,他親眼看到江帆只用了一根指頭就把自己打得飛了起來,這人也太厲害了!這是他平生遇到最厲害的強硬對手。

要不是自己穿了印安部落製造的黑金鎧甲,自己肯定受傷了,看來要打敗這人必須使用印安部落龍武士的那種神秘力量了。

戈西立即面對北部,雙手舉起刀,嘴裡念著古老的咒語,一道白色的光照射在他的身上,他渾身立即顫抖起來,渾身骨節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

江帆立即撿起一顆石子,他手夾著石子,他知道戈西要使用印安部落神秘的力量了。

啊!戈西大叫一聲,頭頂上那簇紅色頭髮豎了起來,手中的刀立即變得更加耀眼,「去死吧!」戈西大吼一聲,身如魅影般,眨眼間到了江帆面前,手中刀如同霹靂般劈下。

砰!的一聲,江帆被劈得飛了出去,就在江帆身體飛出去的瞬間,江帆的手一甩,嗖!手中的石子飛射而出。

江帆掉落地上,他來不及使用御風術,「江帆!」錢麗珍立即跑到江帆身邊,急忙去扶他。

「我沒事!」江帆立即爬了起來,揉了揉身體,剛才這刀的力量真大,金剛護體咒差點就承受不住了,身體隱隱作痛。

戈西眼睛瞪得大大,他左手握著刀,喉嚨動了幾下,想說什麼,但是又說不出來。接著戈西筆直地倒下了,他眉心出現了一個小窟窿,那是江帆小石子射入了他腦袋裡面。

「天啦!你殺死了印安部落的龍武士!你闖禍了,他們不會放過你的!」錢麗珍驚呼道。

「呵呵,我不殺死他,他要殺死你和錢豪,就讓他們來找我報仇吧!」江帆笑道。

「謝謝你!」錢麗珍很感動,她眼中充滿了柔情。

「不客氣,這是我的職責!」江帆微笑道。

「如果不是你的職責,你也會救我嗎?」錢麗珍羞澀道。

「會的,我可不忍心這麼漂亮的女孩子被人殺死!」江帆笑道。

「哼,你就不能說點讓我感動的嗎?」錢麗珍瞟了江帆一眼道。

「呵呵,如果有一顆子彈射過來,我一定會替你擋住子彈!」江帆笑道。

「江帆,你願意做我的男朋友嗎?」錢麗珍雙眼望著江帆含情脈脈道。

我靠,在西國的長的女孩子就是不一樣,「呃,我可不是什麼好男人,我很花心的,我身邊的女人很多!」江帆立即實話實說。

「我不在乎,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我就是喜歡你!」錢麗珍道。

江帆心中暗自高興,我靠,終於泡上手了,故意裝著一副為難的樣子,「呃,這個給我幾天時間考慮一下,我身邊女人實在太多了!」

「我不管,反正我是跟定你了,無論你到天涯海角,我都跟著你!今天晚上我要搬到你卧室里去住!」錢麗珍一把抓住江帆的手臂道。

「呃,不要這樣,我這人可不是那麼隨便的人!千萬不要到我卧室來,萬一我控制不住,出了什麼事,我可承擔不起呀!」江帆故意搖頭道。

「哼,我不管,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要你負責!」錢麗珍堅定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哦,那你晚上就搬過來住吧!」江帆心花怒放道。

錢麗珍立即高興地笑了,她的心已經被江帆佔據了,在她眼裡只有江帆才是真正的男人。

江帆拿起電話,立即給郭勇打了一個電話,讓他派人來收屍,然後把錢麗珍送入了學校里。

晚上的時候,天空中突然下響起了轟隆隆的雷聲,接著咔的一聲雷鳴,立即下起了大雨。雨點擊打窗戶玻璃發出噼啪之聲,江帆坐在客廳里等著錢麗珍來。

無限塔防 帆哥,今天的天氣真反常,剛才看著天氣挺好的,一轉眼就大下雨了!」黃富道。

「嗯,天氣是有點反常!」江帆心不在焉道,他就等著錢麗珍送上門來呢。

「帆哥,我們執行任務已經半個多月了,西國方面一直沒有放棄阻止錢專家,今天晚上會不會派人來呀?」黃富擔憂道。

「應該不會了,今天他們派了龍武士來,已經被我殺死了,暫時不會再派人來了!」按照以往規律,每次刺殺失敗后,總要過一兩天才會出現新的殺手。

突然傳來了敲門聲,江帆立即興奮起來,哈哈!錢麗珍來了!他急忙去開門。門打開后,江帆頓時泄了氣,敲門的是錢豪,「姐夫,我來了!」錢豪進入客廳,毫不客氣地坐在沙發上。


「錢豪,你姐呢?」江帆道。

「哦,我姐在洗澡!」錢豪道。

「哦,洗澡呀!」江帆暗自高興,洗洗更健康!看來她是做準備了。

「姐夫,你什麼時候教我樹葉暗器的功夫呀?」錢豪幾乎每天都要來纏著江帆教樹葉暗器功夫。

「不要亂叫,我和你姐還沒有發展到那個地步,被人聽到了不好!」江帆搖頭道。

「我姐剛才說了,她今晚要搬到你卧室里住,那你們就發展到那個地步了,你就是我真的姐夫了!」錢豪樂呵呵道。

「帆哥,今晚錢麗珍真的要到你卧室里來住?」黃富吃驚道,這個發展也太快了吧,前幾天還是沒任何跡象,今天就發展到要上床了!

「嗯,她是說要來住的,我攔都攔不住!」江帆故作為難道。

「啊,今晚我要失眠了! 重生之天下宗師 ,拜託你們聲音小點,不要影響我睡覺!」黃富苦著臉道,他是最怕聽女人叫,女人一叫就睡不著覺。

「呃,這個你應該和錢麗珍說,讓她的聲音小點!」江帆笑道。

「哦,你讓我姐姐咬著衣服就行了!」錢豪插嘴道。

「我靠,你小子這個也懂呀!」江帆驚訝道。

「嘿嘿,在西國的時候,老師早就給我們講過這些事情。老師說了,有些女人叫床的聲音很大,會吵得人睡不著覺,最好辦法就是讓她咬著東西!」錢豪解釋道。

「我靠,你們老師這個也教,你們老師是男的還是女的?」黃富驚訝道。

「我老師是女的!」錢豪道。

「哦,看來你老師的叫床聲音一定很大!」黃富笑道。

此時傳來敲門聲,「哦,我姐來了!」錢豪立即跑過去開門。

果然是錢麗珍來了,她穿一件睡衣,頭髮濕漉漉披在肩膀上,臉紅紅的,像三月的桃花,此時的錢麗珍格外嬌艷,江帆當時就看呆了。

「姐,你今晚好漂亮呀!」錢豪贊道。

「是呀,江帆,你說我漂亮嗎?」錢麗珍含情脈脈地望著江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