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約定的地方,慕卿進去,發現步巧巧早已在裡面等候多時了。

一看到慕卿的聲音,步巧巧就趕緊跑過來,然後興奮的握著她的手,說道,「卿卿,你終於來了,我看你這麼晚沒有過來,還以為你太忙,來不了了呢!」

「怎麼會呢?我既然都答應了你,就不會食言的!」

慕卿知道之前的自己,將一切都奉獻給了事業,和家庭,連一個好朋友都沒有,而從前的慕卿更加是結交非人,所以既然能夠從來一次,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交幾個可以說心裡話的朋友。

「來,卿卿,剛才在等你的時候,我自己坐著無聊,所以就看了一套,我覺得還不錯,過來,你幫我參謀參謀唄!」

步巧巧倒是沒有接她這茬,便自顧自的拉著她往裡走。

讓慕卿沒有想到的是,這家禮服店雖然看起來門面不是很大,可是越往裡面走,越有一種巢穴雖小,五臟俱全的感覺。

步巧巧見慕卿進來之後,看的很是認真,也並沒有像大家說的那副高高在上的感覺,便仔細問道,「怎麼樣,我找的這家店不錯吧?」

慕卿看她這般開心,也微笑著回道,「是,這家店還真的是不錯,雖然店面不在商場,或者大型商廈,可是裡面的禮服設計還真的是別具一格。你穿出去,一定會很別緻的!」

「哈哈,果然慕小姐見多識廣啊,還是你有品位,懂得多,那你覺得這幾件,哪件比較適合我呢?」

步巧巧見慕卿的看法如此獨到,便放心的把選擇權交給了她。

慕卿見步巧巧如此相信只,也不好拒絕,便開始耐心的挑起來。

走著走著,就到了一個玻璃窗面前,裡面裸色打底,上面還零星的點綴了一些小珍珠,看起來既簡單,又不乏精緻。

步巧巧見狀,也緩緩走來,看到這件禮服之後,忍不住大聲感嘆道,「哇塞,這也太好看了吧?卿卿,我就是相信你沒錯的,這件真的很美呢!」

步巧巧一邊稱讚,一邊來到櫥窗前,隔著櫥窗仔細觀察著。

「幫我拿一下這款,我想試一下嗎?」

售貨員見狀,從櫥窗櫃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來,然後帶著步巧巧就去了試衣間。

慕卿又繼續看了幾件,也感覺沒有比那件裸色更加適合的,就安靜的坐下,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等著試衣間的女人。

下一秒,帘子拉開的一瞬間,慕卿頓時都有一些傻眼了。

果然自己的眼光不錯。

這件禮服不僅為原本不是太穩重的步巧巧帶來了一絲的穩重感,還讓她的氣質更加凸顯出來,整個人的感覺完全不同了。

「卿卿,怎麼樣,怎麼樣?你覺得怎麼樣?」

步巧巧一步一步的向慕卿走來,然後不停的詢問她穿著這件禮服的效果。

慕卿先是微微一笑,然後真誠的回答道,「真的很美!」

步巧巧一聽這,立馬樂開了花。

慕卿可是從來都不誇讚人的,現在連她都說好看了,就一定錯不了。

「那我就~」

「等一下!」

當步巧巧正準備一錘定音的時候,忽然一個聲音出現,將原本融洽的氣氛打斷了。

大家往聲音的來處遠遠看去,只見一個大波浪捲髮,踩著一雙漆皮高跟鞋的女人緩緩的朝著這邊走過來。

店員看著來著不善,便低聲下氣的詢問道,「這位小姐,您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女人看起來氣勢洶洶的模樣,然後掃視了一下周圍的人,在輪到慕卿的時候,忽然停下了目光。

「怎麼是你?」

慕卿看著冤家路窄的風嫣然,同樣的震驚,可是也懶得搭理她。


店員見倆人搭話,還以為是認識,便暖著場子道,「既然倆位小姐認識,相比,您是來尋人的吧?」

「呵呵,尋人?」風嫣然看著步巧巧身上的著裝,怒火中燒,「這件禮服是上星期我來定的,你能幫我解釋一下為什麼會被穿在了別人的身上嗎?」

店員一聽風嫣然的話,頓時一怔,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道,「這位小姐,真的不好意思,我是從今天才開始正式上班的,帶我的姐姐出去了,讓我先一個人看著,她也沒有告訴我這件禮服已經被人定下了,所以~」

店員畢恭畢敬的解釋著,可是風嫣然顯然根本就沒有聽進去一個字,反而更加惱羞成怒的問道,「我不想聽你的這些解釋,我只想問,這件事到底怎麼處理?」

店員見風嫣然如此軟硬不吃,便只能把希望投向步巧巧。

步巧巧見店員被罵的那麼慘,立馬起了憐憫之心,於是弱弱的說了一句,「既然這件禮服是這位小姐很久前就定下來的,那麼就理當先由這位小姐定奪。」

慕卿見步巧巧如此懦弱,便忍不住說道,「巧巧,這可是挑你的訂婚禮服,你都穿上了,怎麼還有脫下來的道理!」

步巧巧聽著慕卿的話,心裡若有所思,於是只能硬著頭皮來到風嫣然的身邊,試探的問道,「請問這位小姐,不知道你是穿這禮服做什麼的,我呢是為了參加我的訂婚宴,所以您看您可不可以,把這件禮服讓給我?謝謝了!」 「東哥,你要報案?哎呀,你這是被誰打的?」一名警官驚叫道,無論白道黑道誰不知道東哥,今天東哥竟然被人打了,誰這麼大的膽子!

「是他!」易向東指著江帆道。

「來人,把這小子拷起來!」

「我又沒犯罪,為什麼拷我呢?」江帆道。

「有人告你行兇搶劫!」那名警官道。

「是他們動手打人,我正當防衛。」江帆道。

「你不用解釋,這件事我們會調查的,我們有權扣押你。」那名警官道。

「警官,我可以作證,他是正當防衛!」梁艷道。

警官眼睛一亮,美女!微笑道:「很好,你隨我們到所里做人證。」

接著又是一陣警車鳴叫,很快就到了西城區派出所,江帆被帶到審訊室。那名警官和易向東在外面,「東哥,這件事你想怎麼辦呢?」

「決不能放過那小子,把他給廢了!」易向東惡狠狠道。

「東哥你放心,我一定把他給廢了!但這事我一個人辦不了啊!」

「李警官,這張是二十萬的支票,你拿去給你的兄弟們分吧。」易向東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張現金支票,遞給了那個警官。

那個警官立刻露出笑臉道:「有了這個,事情就好辦了,你放心,今天晚上這小子就會全身癱瘓。」

「東哥,你帶著兄弟們走吧,這裡的事就交給我們吧。」


「好的,那女的肯定是那小子的馬子,把她交給我吧。」易向東陰笑道。

「暫時不行,要等解決那小子后,我在把她交給你。」

「行,我明天來領人。」

李警官走進審訊室,看了訊問的筆錄,圍繞江帆轉了一圈,突然喝道:「你好大的膽子,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行兇搶劫,老實交待,你搶了多少錢?」

江帆驚訝道:「我說過了,我沒搶錢,我只是正當防衛,我有人證。」

「你沒有搶錢,那這些錢是哪裡來的?」李警官拿著江帆手提袋道。

「這是我治病賺來的。」江帆道。

「你說謊,治病能賺這麼多錢嗎?這分明是搶來的,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老實交待!」李警官冷喝道。

「這是我給休斯頓執行長官邁克哈里斯治病賺來的,不信你可打電話核實。」江帆道。

「你不要狡辯了,你只是醫院的小小實習醫生,有什麼本事!怎麼可能賺這麼多錢!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嗎?」李警官道。

「就算我是搶劫,請問我一個人可以搶劫二十多個手持刀棍的人嗎?」江帆反問道。

「你分明是搶劫了易向東先生,哪來的二十多個手持刀棍的人呢?」李警官道。


「關於這點,你們警員都在場啊,難道你們沒有看到?」江帆道。

「你們看到了嗎?」李警官問那些警員。

「沒有,我們只看到易向東先生被打倒地上,根本沒有看到什麼二十個手持刀棍的人。」警官回答道。

「哦,我明白了,原來你們警匪勾結,你們是一夥的!」江帆憤怒道。

「你不要胡說,易先生是守法的商人,你還是老實交待吧,免得受皮肉之苦。」李警官道。

「我的證人呢?她可以作證。」江帆道。

「她是你的同夥,她現在正受審查呢!」李警官道。

「什麼!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顛倒黑白,混淆是非,不怕我上告嗎?」江帆道。

「哼!你以為你進來了還出得去嗎?今天晚上你襲擊警員,跳樓逃跑中摔斷了脊柱骨,全身癱瘓,看你如何上告!」李警官冷笑道。

「你好卑鄙,你們到底得了易向東多少好處?」江帆怒喝道。

「這個你就不要管了,只要你老實交待搶劫過程,認罪態度好,我會讓你少受罪,至於你的馬子吧,明天交給東哥,東哥會好好疼她的。」李警官笑道。

「媽的,你們警員拿老百姓的錢,竟然貪贓枉法,栽贓陷害,你們眼裡還有法律沒有!」江帆怒斥道。

「哈哈,法律!在這一畝三分地,我就是法律!」李警官冷笑道。

「那我到要看看你是如何栽贓陷害我的!」江帆冷笑道。

「你小子嘴挺硬的,等會嘗了電棍的滋味,看你還能硬不!」李警官冷笑道。

立刻上來名警員,拿著電棍就要電江帆。沒等那警員靠近,江帆的腳踢在他的肚子上,那警員立刻飛來出去,撞在牆上,反彈倒在地上,立刻暈了過去。

「好小子,你敢襲警!」李警官和四個警員立刻沖了上去,想拿下江帆。

江帆雙手抖動,默念茅山開鎖咒:「金鎖開,銀鎖開,大門小門自動開,急急如律令!」

手銬立即打開,江帆一腳踢中沖在最前面的警員,那傢伙慘叫一聲飛了出去,頓時暈倒在地。另外一個拿電棍的警員,電棍打開,噼哩啪啦,往江帆身上抽。

江帆腳划圓弧,閃過電棒,一把抓住那傢伙的手臂,五指用力,奪過電棒,膝蓋上頂,頂到那警員襠部。

「啊!」的一聲慘叫,那警員捂著肚子蹲下,江帆抬腳踢出,那警員頭部挨了一下,昏了過去。

眨眼間,衝上來的幾名警員全被江帆打暈,李警官頓時慌了神,立即拔出手槍,對準江帆,就要開槍。

眼前一花,手臂被電棒擊中,手槍掉落地上,江帆向上勾踢,腳勾踢李警官的襠部,李警官慘叫一聲,倒在地上。江帆腳輕踢李警官耳根,李警官立刻昏了過去。

江帆推開門出了審訊室,在另一間審訊室里找到了梁艷,他們正準備非禮梁艷,看到梁艷被拷在椅子上,衣服被扯開了,江帆立刻火冒三丈,沖了過去,使出茅山旋風腿,將那三名警員全部踢昏。

「江帆!」梁艷立刻撲到江帆懷裡,大聲哭泣起來,江帆再晚來一點,梁艷就要被他們侮辱了。

「好了,沒事了,我現在要給高局長打電話,」江帆撥通了電話,把事情經過說給高局長聽了。

「什麼,李家軍真是敗類,我也聽說過他的敲詐勒索的事,但沒有證據,現在終於抓到證據,我馬上就到。」高局長道。

五分鐘后,高局長帶了三十多名警員,把李警官等相關警員抓了起來,高局長握著江帆手道:「多謝你將這些警界敗類擒獲,他們將受到法律的嚴懲。」

給讀者的話:

砸磚投票收藏支持! 「我說這位小姐,你是聽不懂我剛才說的,還是理解能力有問題呀?」

步巧巧說話如此客氣,可是換來的卻是風嫣然如此對待,這讓一向正義凜然的慕卿怎麼看得下去。

慕卿實在看不慣風嫣然在人前一套,人後一套的嘴臉,於是直接上前一把將步巧巧拉到自己身後。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