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后,宇文天立即起身,嘴角溢出了一絲金血。

而段於蒼在這個時候出手了,在宇文天看來,對方的這一擊要比剛才聖劍的一擊恐怖多了,這已經威脅到自己的生命了。

他也不再戀戰,立即施展空間意境,瞬間消失了蹤影。

而他剛剛站立的地方,則是被段於蒼轟出了一個大坑!

「嗯!又躲開了!」

沒有看到宇文天的身影,段於蒼眼睛微眯,他的警惕性非常高,宇文天根本不能偷襲,不過,段於蒼可不這樣想,他雖然看似道貌岸然,其實心裡卻什麼想法都有,如果與人對戰,他一定會想法設法取勝,不管是什麼手段。


什麼強者的尊嚴,那是假的!

三息之後,也沒有見到宇文天的身影,他眉頭緊緊皺起,嘀咕道:「幻之道?」

嬴策神識展開,在周圍搜索著宇文天的身影,但依舊一無所獲。

「他走了?」他看向段於蒼,疑惑地道。

「不知道!他剛才那是什麼手段?是幻之道嗎?」段於蒼道。

嬴策搖搖頭,道:「不是!幻之道時候光之道的衍化,他施展的應該是與空間之道有關的身法吧!」

「啪!」

就在嬴策的話剛剛結束,一道清亮的巴掌聲響起,只見段於蒼倒飛出去,右臉上出現了一道清晰的五指印。

同時,空間一陣波動,轉眼間,便看到百丈外出現了一道身影。

「姓段的,留個耳光給你作紀念吧!這事不算完!再會!」宇文天大喊一聲,又施展空間意境,消失了蹤影,遠遁而去。

剛剛本想離開,但是,自打段於蒼加入戰鬥之後,他一直吃虧,心裡很不痛快,所以冒險偷襲。

但是,他又不敢釋放罡氣,畢竟,能量的涌動,以段於蒼這樣的高手,很容易發現,到那個時候,他不但偷襲不到,反而或被對方擊中。

所以,他只用了肉身的力量。

段於蒼以為宇文天避遠了,或者是逃走了,有一瞬間便鬆懈下來,可是,這給了宇文天機會。

雖然他最終發現了,但是已經來不及完全躲避或迎擊,只能儘力防禦一下。

如此,他避開了致命的重擊,但還是別一把拍中,留下了五個手指印。

不然,以宇文天的力量,一巴掌拍碎他的腦袋,是很容易的!

雖然不是重傷,但也震得他頭腦發暈,有一瞬間地空白,隨後,他便很快恢復過來,暴怒不已,一步跨出,一邊追擊也為他,一邊喊道:「該死!我誓殺汝!」

憤怒的聲音回蕩在山谷中,連緊隨其後的嬴策也感到了一陣心悸。

設身處地,如果他別人扇了一記耳光,那比殺了他還難受,段於蒼這樣的反應,情理之中。

宇文天是在拚命逃竄了,畢竟,段於蒼依舊是處於巔峰狀態,很有可能追到自己,而嬴策,除非是有決定的飛行武技,不然,想要追到他很難。

他不停地施展空間意境,跨越虛空,避免被段於蒼鎖定。

半晌之後,段於蒼追擊的身影停下了,他失去了對宇文天氣息的捕捉,只能停下腳步,緊握雙拳,眼睛血紅,不停地掃視著周圍,咬牙切齒。

「從來沒有人剛侮辱我!你一定要死!」

嗖!

這時,嬴策趕上來了,由於真元消耗巨大,他的速度無法跟上段於蒼,只能落後數百丈。

「被他給逃了?」看到段於蒼的憤怒神情,嬴策倒也平靜,道。

段於蒼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慢慢舒緩了一下胸中的怒氣,低沉吼道:「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這傢伙到底什麼來歷,身法如此詭異,竟然領悟了空間之道,連你都吃虧了!」嬴策眉頭微皺,吞下幾枚丹藥,疑惑道。

段於蒼沒有說話,摸了摸臉上的五指印,轉身看著遠處,冷冷地道:「你是不是覺得我這個樣子很好笑?」

嬴策一愣,神色立即冰冷起來,道:「段於蒼,是你無能,大意到一個真氣快要耗盡的人羞辱,你也好意思質問我?端正一下你的態度,不要將火發在我身上!不要以為我不在狀態就奈何不了你了!」

段於蒼一聽,怒氣瞬間爆發,抬手一拳,重重擊在遠處的山壁上,留下了一個巨大的掌印,山石滾落如雨,發泄一通之後,他胸中的怒氣也削得差不多了,便看向嬴策,道:「記著你答應我的事情!」

!! 「我們可是有約定的!只要你幫我收集蛟龍精血,你需要的東西我會給你!」嬴策雖然虛弱,但是氣勢絲毫不弱,淡淡地道。

「我會幫你收集的!其他人手中應該還有!」段於蒼恢復正常,道:「還要再加一條!」

嬴策眼睛微眯,冷冷地道:「說!」

「幫我對付那小子!」段於蒼道。

「沒問題!」嬴策的神色舒展開來,欣然答應,道:「放心吧!他一定會去殺戮死城的!到時候,你可以約戰解怨台,即便殺不了他,也可以加倍羞辱他!」

「我想讓他死!」段於蒼冷冷地道。

嬴策眉頭微蹙,道:「這個有點難!如果他不出城,我們無法下殺手!讓我好好想想吧!辦法總會有的!」

……

宇文天一路逃亡,在計都門附近的僻靜山谷中,開闢出了一個洞府,布下了隱匿陣法,然後才開始療傷。

「不愧是少帝,比一識凡和棺中人要強一些!從未遇到過如此難纏的對手!下次再遇到這種情況,還是走開微妙!」以一戰二,看似霸氣,但其中的艱險,也只有親自體會了才知道。

少帝與他的實力相當,段於蒼只是弱一點點,如果一開始就是以一戰二,宇文天還好受一些,畢竟,少帝的戰鬥風格,也是屬於大開大合的那種。

他相信一自己的體力,起碼可以堅持的久一點。

罡氣耗費太多,對戰嬴策還好,旗鼓相當,但是要多一個巔峰狀態的段於蒼,再呆久一點,他估計會喪命。

雖然這一戰有些狼狽,但收穫卻不小,最起碼摸清楚了少帝和段於蒼的大概實力,而且,最後的那一記響亮的耳光,讓宇文天的胸中的悶氣頓時消散

不過,他知道,他與段於蒼之間的仇算是結下了,以後會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數個時辰之後,罡氣完全恢復,傷勢復原,同時,他感覺自己的實力似乎也有了一定的增長。

「如果現在出去與少帝一戰,一千個回合之內可以勝他把!至於段於蒼,八百個回合搞定!」感受了一下丹田,宇文天自信滿滿的,不過,他很快又清醒過來。

他是靠著之前的戰鬥積澱而提升的,但少帝和段於蒼也有過激戰,肯定也會提升。

如此一來,他的優勢又沒了!

「看來得趕快提升實力啊!一個少帝便已經如此恐怖了,其他人自然也不差,尤其是那個南宮飛,如果遇到的話,恐怕只有落敗的份兒!」瞬間,宇文天感覺到了壓力巨大,苦思一番,他拿出了一個玉瓶,那裡面裝著一團蛟龍血,其中有兩滴精血。

「就靠你了!」打開玉瓶,一股妖氣蔓延開來,隱隱有龍力波動,如果不是布下了隱匿陣法,很有可能被周圍的人發現。

他直接攝出了兩滴蛟龍精血,吞入口中,至於普通的黑鱗蛟血,他看不上眼。

十幾個時辰之後,宇文天終於煉化了兩滴蛟龍精血,肉身的力量增加了不少,境界雖然沒有提升,但卻更加凝實了。

總體實力,算是提升不少!

如此一來,宇文天倒也信心倍增,即便是嬴策和段於蒼襲來,他雖然無法取勝,但是全身而退還是可以的。

回到殺戮死城,花了不少時間,宇文天才趕到白虎門。

「宇文兄弟,幾天不見,你跑哪兒去了?我還以為你被妖獸給吃了!」看著神采奕奕的宇文天,韓平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他能感覺到宇文天的氣質又發生了細微的變化,比幾天前又強了。

「多謝韓兄關心!黑鱗虺化蛟,灑了一地的蛟血,我忙著收集,這不,現在才回來!」宇文天心裡一陣暖意,拿出了那個盛裝蛟血的玉瓶,塞到韓平手中,道:「這個東西相信韓兄用的到!」

韓平一愣,打開玉瓶,臉色瞬間變了,立即塞上瓶塞,推到宇文天手裡,道:「這個太貴重了,你還是收著吧,老哥我怎麼能拿你的呢!我自己也得到了一些!」

宇文天又塞回去,按住韓平的手,道:「韓兄收著吧!我用不到它!」

說實在的,如果用來增強自己的實力,普通的蛟血宇文天的確看不上眼,雖然能量充沛,但裡面卻蘊含著暴戾的氣息,不適合宇文天用。

但是,這八級妖獸的血,卻是煉丹的好材料,有些特殊的丹藥,需要這種獸血來做輔助材料。

「宇文兄弟,你應該知道,這玩意對提升修為,可是有大幫助的!你應該看到那些商鋪門口的牌子了吧,那裡可是大量收購蛟血呢,聽說有人收集到了蛟龍精血啊!你若將其煉化,說不定可以提升一個小境界啊!」韓平語重心長地道。

宇文天搖搖頭,道:「韓兄應該知道,吸收這種東西來提升實力,會影響心境的,除非迫不得已,我是不會用這種的東西的,實力要一點一點修鍊才行!」

聽完宇文天的話后,韓平便收下了蛟血,心裡感嘆連連,這種舉動,也只有真正有大志向的天才做得到,像他們這樣未來走不了多遠的武者,才會選擇吸收蛟血。

寒暄了一番,韓平便帶著宇文天來到了交接任務的地方,當宇文天出現在任務堂的時候,那個負責接待的真靈七重天的怔住了。

「是你!」這人一臉震驚地看著宇文天,失聲道。

宇文天還沒有說話,韓平卻驚訝地開口了,疑惑地道:「老羅,你們認識?」

宇文天搖搖頭,不接地看著老羅,而老羅卻是不停地打量著宇文天,不停地感嘆著。

「老羅!怎麼回事?趕緊辦事,盯著人家看什麼?」韓平對與老羅的舉動很是不解,催促道。

「小兄弟,你雖然不認識我!但我卻知道你啊!」老羅微微一笑,道。

宇文天眉頭微皺,想了半天也沒有想起來這人是誰,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恕在下眼拙,不知前輩是?」

「哈哈!我可等了你好幾天了!」老羅微微一笑,道:「幾日前征戰獸潮時,我可是在你附近啊,你是我迄今為止見過最勇猛的試煉者,連我們這些禁衛軍都比不上你啊!」

如此一來,宇文天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緣由,多半是自己表現太顯眼了,引起了禁衛軍的注意。

不過,韓平並不知道宇文天表現如何,疑惑地道:「羅忠,到底發生了什麼,說清楚啊!」

「你有所不知,當日這小兄弟可是跟我們這些老傢伙並排而戰的!表現比我們還好!」羅忠哈哈一笑,道。

「什麼?」韓平一驚,看向宇文天,震驚地道:「宇文兄弟,你沖入了六級中後期妖獸群?」

「中期吧!六階的都繞開了,我可沒有實力去獵殺六階妖獸!」宇文天微微搖頭,道。

韓平臉色一變,道:「宇文兄弟,下次不要胡來,即便你實力再好,也不要把自己陷入危險之中!」

「嗯!多謝韓兄關懷!」宇文天心頭一熱,別人在讚歎感觸的時候,這麼一個萍水相逢的人,卻對自己分外關心,這讓他有些感動。

「老韓!什麼危險?你是沒見到當時的情景,不然就不會這樣說了!小兄弟一人殺的附近的獸群暴退,後來還追擊了數百妖獸,其中似乎還有不少六級四階的存在!這種戰力,連我們老人都羨慕啊!」羅忠再次感嘆道。

韓平一愣,眼中閃過一絲訝色,道:「你斬殺了六級四階的妖獸?」

宇文天點點頭。

「來來來!小小的,讓我看看你的戰績,這可是對你的排名有加分的!我這幾天專門等著你交任務!」羅忠微微一笑,一臉期待地看著宇文天。

這時,其他幾個負責人也都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走了過來。

「老羅,這小傢伙就是你這幾日不停地嘮叨的那個試煉者?」有人開口道。

「不錯!說了你們還不信,這次讓你們親眼見識一下!」老羅撇撇嘴,道。


「小兄弟,拿出你的戰果,讓我們看看吧!」


七八個真靈境後期的武者站在宇文天身前的石桌對面,而一些交接任務的試煉者也圍觀在一旁,都在看著宇文天的空間戒指。

宇文天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個普通的空間戒指,遞到羅忠手中,道:「這裡是五級巔峰的妖核!」

羅忠神識一掃,眼中閃過一絲訝色,餘光掃了圍觀的試煉者和禁衛一眼,微微一笑,手一揮,一堆妖核出現在石桌上,堆積成了一座小山。

「我去!這……這麼多!」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