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明顯和其他人不同的男子冷喝了一聲。

「可愛的女孩?的確很可愛!希望你等下還會這麼可愛!」

緊緊封閉的金屬大門前,小凡和織世同時停下了腳步。

再次看了眼手中的地圖,小凡抬起了頭,拿出小藍離開前丟給自己的磁卡,小凡在刷卡機上面刷過,閃爍的燈光,金屬大門漸漸的打開。

縫隙漸漸變大,隨著金屬大門的開啟,光線透入其中,照亮了小凡和織世的視野。

看清其中的景象,小凡和織世齊齊獃滯,剎那的時間,織世猛然轉身,靠在牆角乾嘔了起來,而小凡的臉色也變得無比的蒼白,劇烈收縮的瞳孔如同針芒,顫抖的身體,緊緊握拳的手,嵌入手心的指甲。

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憤怒,真正的痛恨……

為什麼?要這樣……明明是那麼可愛的精靈。

為什麼?明明都是智慧的生物……

腦海中,夢妖的呆萌,六尾的傲嬌吃醋,大舌貝的醇厚忠誠,伊布的弱氣,一一浮現,自己的精靈,可愛的家人們。

而眼前……那數不清的試管中,液體中一隻只懸浮著的精靈,有完整的精靈,也有被切開只有半隻的精靈。

截斷的阿柏蛇,橫剖開的巴大蝶……這一刻,小凡似乎聽到了無數精靈的哀嚎。

不知何時,小凡和織世的精靈都從精靈球中跑出,眼前的畫面,小精靈們沉默,眼眸中是無盡的悲哀。

片刻……白子首先發出一聲悠長的狐鳴,繼而眾精靈相繼鳴叫,悲哀沉寂,悠長的聲音斷斷續續,如同輓歌。

閉眼再睜開,小凡沉沉的呼吸,不斷的呼吸著,壓抑著內心的情緒。

扶住了織世,小凡默默的搖頭,抬起的頭,目光落在眾精靈上面,這一刻小凡和織世默契的後退出了門扉將時間留給了精靈們。

背靠著大門,小凡揚起了頭,為了不讓眼中的淚水落下。

因為水氣,白熾的燈光散射而開,讓小凡不禁抬手蓋在了眼睛上面,靜靜聽著背後傳來鳴叫,精靈的輓歌……


悠揚綿長,斷續起伏的聲音。

咔嚓!!

碎裂,突然產生不和諧的聲音打斷了精靈們的叫聲,小凡的心猛的一顫。

瞬間轉身,小凡的目光透入,實驗室中心位置的巨大試管綻開裂紋,裂紋飛速的擴散,瞬間布滿整個試管。

破碎的試管,飛舞的液體,閃電一樣飛出的綠色的光影,沖向了小凡和織世的精靈們。

「危險!!各自閃開,快!」

小凡的聲音落下,精靈瞬間向著各個方向四散開去。

攻擊落空,綠光直接落在的地面,伴隨著轟的一聲炸響,實驗室那用不知名金屬所製作的地面整個陷了下去,一個巨大的凹坑,龜裂的地板。

倒吸了口冷氣,小凡剎那將目光集中。

菱形的雙翼,深綠的身體,紅色眼罩一樣的眼睛透著一種說不出的暴虐!

這力量?……

這速度?……

但是這精靈的確是……

「沙漠蜻蜓!?」

「吼……」

低沉的嘶鳴,完全不是沙漠蜻蜓應有的叫聲,暴虐猩紅的雙眼轉向,唯一發出聲音的小凡。

撲動的翅膀,懸空而起……

發愣到回神,六尾第一個明白了狀況,沙漠蜻蜓那暴虐目光所向的對象卻是讓六尾慌亂緊張了。

絕對不能讓它靠近小凡!!

定神!六尾的雙眸炎光閃爍。

火星不斷匯聚,巨大的火柱,一道火焰的徑流從口中噴出。

「吼!!」

溫度的改變,氣流的衝擊,沙漠蜻蜓剎那間轉身向著六尾。

震動的翅膀,沙漠蜻蜓瞬動而起,一道深綠的流光,卻是漸漸泛起紅芒,節節拔高的速度,沙漠蜻蜓的雙爪溢出耀眼白芒。

「龍舞?龍之爪?」

毫不躲避,泛著白光的爪子直接迎向火柱,嵌入火柱,爪子猛然揮動。

火柱……破碎,點點火星漫天飛花,點綴著振翅咆哮的沙漠蜻蜓。

一道深紅的吐息。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令人窒息的深紅色吹熄劃開空氣,層層的波瀾蕩漾開來。

反應過來,六尾臉色驟變,強烈的危險感告訴六尾這個技能絕對不能硬接。

收縮的瞳孔透出炎紅的光色,完全進入了戰鬥狀態,六尾收斂了一切無關的心思,凝神注視前方,下一刻,六尾呼氣吐出幾縷火苗,蹭蹭蹭連續的后跳,六尾閃避掉了沙漠蜻蜓的技能,技能落空直接打在了六尾原本站立的地板上面,深紅的吹熄其中所夾帶的粘稠液體落到地面,伴隨著嗤嗤的聲音,金屬的地板竟然瞬間腐蝕給出一個巨型的坑洞,坑坑窪窪的地面冒著滾滾的黑煙,一股刺鼻的異味。

空氣的異味僅僅只是讓小凡皺了下眉頭,卻是沒有更多的關注了,收縮的如同針芒的瞳孔緊緊的盯著沙漠蜻蜓,小凡屏住了呼氣,短暫到僅僅是幾個呼吸間的攻擊狀況,小凡全部看著眼裡,剛才因為旁邊那些死去的實驗品精靈而悲哀憤怒的心情此時已經完全被緊迫所替代。

這隻沙漠蜻蜓……絕對不正常!!

精神狀況也就不詳細說了,光是那雙只有血腥和暴虐的猩紅眼睛,小凡都懷疑這隻沙漠蜻蜓是否還有著自己的意識。

而其他方面,也是極其不科學,這沙漠蜻蜓的詭異速度和力量!

速度還好說畢竟沙漠蜻蜓這一種族本身就擅長這一方面,可是力量,目光落在剛才沙漠蜻蜓出現瞬間撞擊地面而產生的巨型凹陷,那蛛網一樣龜裂開來的金屬地板,小凡心悸的咽了口唾沫,這樣的力量,絕對不是沙漠蜻蜓應該有的力量,就是快龍斑吉拉之類的准神也很難做到的吧。

而且,不光是那龜裂的金屬地板,還有六尾的噴射火焰!

幾個月的相處,訓練,獲得霧花筆記本后的快速提升,對於六尾噴射火焰的威力,小凡可是一清二楚的,灼熱的溫度以及強大的衝擊力,如今六尾的噴射火焰能輕鬆貫穿一塊20厘米厚的鐵並將之板燒成鐵水。


也就是這樣威力的噴射火焰,就是普通准神也不好受的噴射火焰,竟然被眼前這隻沙漠蜻蜓一個龍之爪撕成了粉碎!

這是要怎麼樣的力量以及魄力才能做到的事……

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什麼單挑比賽的概念了,小凡織世可以感覺到沙漠蜻蜓的異樣,精靈們則更加,她們十分清楚的知道這隻沙漠蜻蜓的危險,完全不加留手的攻擊,分明就是想殺死對手而發出的,面對這樣的敵人,小凡和織世的精靈不敢輕鬆全部加入了戰鬥,就連平時天然呆經常偷懶躲避戰鬥的夢妖也是一樣。

飄飛在空中,夢妖的雙眼泛起紅芒,莫名的力量產生瞬間壓在在沙漠蜻蜓的身上,禁錮限制著沙漠蜻蜓的行動,夢妖如此,織世的奇魯莉安也是同樣,兩隻精靈的念力就像是一把大鎖直接將沙漠蜻蜓鎖在了原地。

吼……被念力鎖住,沙漠蜻蜓掙扎著發出嘶吼,散發著猩紅血光的雙眸頓時詭異亮起,紅芒溢出瞬息布滿整個身體,條條青筋綻開,明晰可見跳動著,眼見如此,夢妖和奇魯莉安更是加大著念力的輸出。

力量的對抗,禁錮和掙扎。

明晰的聲音,沙漠蜻蜓體內那洶湧奔流著血液發出的聲音,一聲震吼,仰天的咆哮,莫名的氣息發出裹挾著,形成氣流,從沙漠蜻蜓上發出,瘋狂擴散。

踩著火流,溫度驟然拔高,賓士前進如同火焰列車的六尾;包裹著雷光,閃電一樣彈跳著化作炮彈的綿綿,兩隻精靈的臉色齊齊改變,幾乎是下一瞬間,鋪天蓋地的氣流迎面而來,暴力直接的破掉了將兩隻精靈的攻擊,並將她們掀飛到了天上。

噴射火焰,十萬伏特……火柱,雷光!

被氣流掀飛在半空還沒有落地,甚至連身體都還沒有平衡,六尾和綿綿同時發出攻擊,吼……聲音已然化成音波將氣震蕩開波紋,仰天的嘶吼,緊隨的則是一道深紅的龍息。

火焰雷光交織在一起與深紅的龍息碰撞,片刻的死寂,積壓的能量爆發出令人心悸恐怖的光,爆炸,衝擊波擴散開來伴著火星和電絲……夢妖被吹飛,六尾撞在牆上,大舌貝更是在地上拖出長長的划痕。

冰晶寒氣,伴著白霧,溫度截然下降。

一道冰藍的流光,在這攻擊的間隙落在了沙漠蜻蜓身上。


「凡!你看這個!」

精靈們在戰鬥,恐怖的戰鬥中心小凡不敢過於靠近,這樣的戰場自己只能成為累贅,只能在旁邊做大局上的指揮調配,將細節的處理完全交給了精靈們,忽然,一隻手拉了拉小凡的衣角,不知道哪裡找到的筆記本遞到了小凡的面前。

「這是?」

「某個研究人員的筆記,這隻沙漠蜻蜓的實驗數據,還有其他的一些資料。」

聽到織世的回答,小凡立即接過了筆記,快速的翻了起來,文件資料很多,但是大部分都是一些小凡看不懂的實驗數據,幾句看得懂的文字也是無厘頭的東西,草草的掠過,小凡的目光落在資料最後的總結部分,明顯比資料中其他文字大一號的字體,看清上面的內容,小凡的呼吸剎那間停滯。

超夢計劃已經完成,超夢成功誕生,按照坂木先生意思十七隻各屬性種族用來個超夢提供的基因樣本精靈將繼續進行其他的擴展實驗。本基地分到了其中的六隻精靈。

……

火屬,鴨嘴火龍♂,注入噴火龍基因,火焰鳥基因,基因崩潰……死亡。

電屬,電擊獸♀,注入閃電鳥基因……崩潰……死亡。

鋼屬,波士可多拉♀,……,……成功!攻擊強化,力量強化,……已被坂木先生收取。

龍屬……實驗目標,血脈純化。

沙漠蜻蜓♂,注入快龍,暴蠑螈,烈咬陸鯊等准神基因,基因融合成功,實驗品成長性提升超出實驗預計,注入三頭龍基因,實驗品覺醒大顎蟻時期力量成長性,超音波幼蟲時期速度成長提升,實驗品意識崩潰,實驗成功。

倒抽著冷氣,心底一片冰涼,這一刻小凡終於知道了原因!

為什麼這隻沙漠蜻蜓會被小藍稱作潛力超越准神的精靈!

為什麼沙漠蜻蜓會有那樣恐怖的速度,那樣恐怖的力量!

保留了大顎蟻的力量,加強了速度的成長性,這樣的沙漠蜻蜓的速度和力量又怎麼可能低,要知道大顎蟻的攻擊成長可是遠超幾大准神龍族的初始狀態啊!!

而快龍,暴蠑螈,烈咬陸鯊的基因融合,也就是沙漠蜻蜓能用出龍舞,龍息的威力會這樣巨大的原因了。


這哪裡是沙漠蜻蜓,這根本就是集合了各准神龍族特點的一隻怪物啊!!

而就在小凡因為資料筆記而震顫反應不能的時候,場下的戰鬥忽然產生了劇烈的變化。

掙脫了夢妖和奇魯莉安的雙重念力,沙漠蜻蜓煽動翅膀懸浮在半空中。

呼哧……呼哧……

劇烈的喘息,白色的氣柱噴涌,從沙漠蜻蜓口中發出,猩紅暴虐雙眸的視野籠罩了眾精靈。

「吼……嗚……吟」

漸漸變化的聲音,最後化成了單純的龍吟,仰天長嘯,沙漠蜻蜓的身體整個泛起紅芒,並不是之前的深紅,而是紅中帶黑的血紅啊!!

令人窒息的氣息散發開來……

鱗片一枚一枚的倒立起來,皮膚下面溢出的血液染紅了深綠的鱗片,就像是一台超功率運轉的機器一樣,沙漠蜻蜓整個身子冒起了白煙,由綠變紅,逆鱗改色。

「逆鱗?暴走?不對……是逆鱗加暴走……怎麼可能!這沙漠蜻蜓。它的精神意識怎麼可能承受得了!」

心悸的聲音,小凡注視著沙漠蜻蜓,眼底充斥著不可置信以及震撼。

「它,沒有意識!」

織世說出了小凡心底早就知道的答案。既然如此,織世也同樣沉默了下來,眼前的沙漠蜻蜓同樣讓她震撼不過更多卻是擔心。

沙漠蜻蜓的變化,小凡看在眼裡,他知道不能再這麼下去了,自己和織世精靈的狀況已經不妙,體力都是劇烈的消耗,再這樣下去已經不是自己能否收服沙漠蜻蜓的問題了,而是自己等人能不能從沙漠蜻蜓手中跑掉的問題了,而且已經拖了快半個小時了,小藍那邊不知道能不能.閱讀。 「我戳!還真來!讓我看看是哪只呆瓜精靈這麼有好奇心!若是不錯的話,小爺不介意收你做寵物!」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