剎那之間.整個地上.全都是濃稠的血水和肉醬.如同一條熱氣騰騰的大河.

龍角火焰蜥喉嚨裡面.發出陣陣痛苦的嘶吼和哀鳴.再不顧秦逸.一雙利爪用力在地上一刨.頓時就刨出一個大坑.想要挖一條地道逃走.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想走.」秦逸冷笑連連.「冰封萬里.」

咔嚓咔嚓.

以龍角火焰蜥為中心.方圓五丈.頓時整個凍成了一塊.硬如鋼板.龍角火焰蜥之前的得意、猖狂全都不見.此刻眼中.全是驚恐、驚懼.任憑怎麼掙扎.都無濟於事.

「遮天魔爪.」

對方已被困住.秦逸再不猶豫.手臂一抓.頓時一條漆黑森森.慘意連連的鬼爪.從天而降.一把抓住龍角火焰蜥.拖進了吞天大墓.

「嘎嘎.秦逸.這是你真正意義上.第一次用元氣對付妖獸吧.幾乎可以用完美來形容.」望著龍角火焰蜥徹底沒入吞天大墓的血水中.魂拍著爪子.為秦逸鼓掌道. 「比想象的要順利一些.」秦逸閉目沉思.將剛剛戰鬥的點點細節.在自己腦中剖解開來.反覆琢磨.片刻之後.對元氣的使用.又有了新的領悟.

魂可以輕易地感覺到秦逸的變化.心中暗暗吃驚:「這麼強大的領悟能力.不僅僅是黑蛟破宙勁的功勞.他本身也可以說是人上人的天資.難怪黑蛟破宙勁和八極大法.會選擇他傳承.」

吞天大墓咕嘟咕嘟冒著大泡.要不了多久.龍角火焰蜥的屍體漂浮上來.

一顆湛藍色的妖丹.微微震顫.裡面不斷發出怒吼.飛旋一下.被秦逸抓到手中.

「藍色的妖丹.」魂咂吧著嘴.建議道:「這個對你來說沒多大作用.這裡既然是龍穴的話.大部分的妖丹.應該都是藍色的.白色的反而應該會是最少的一部分.

除此之外.還有很大幾率.能夠出現黃色的妖丹.」

「嗯.」秦逸將藍色妖丹拋入千幻世界珠.吞天大墓血海中冒出一根根鎖鏈.重新將龍角火焰蜥的屍體.給深深拖了下去.繼續熔煉.

「這吞天大墓.不知道是什麼材質製成的.當初知道你把它熔煉成本命法寶.我還想說你太魯莽了.不過現在看來.它或許才是你現在最強大的法寶.」魂望著血海滔天的大墓.道:「到了仙界宇宙.一般世俗宇宙的法寶.力量都會得到很大限制.但是它好像什麼影響都沒有.

等有機會的時候.我要好好研究一下.因為我從來沒有聽說過.仙界宇宙中.有什麼法寶叫做吞天大墓.」

魂搖了搖頭.道:「不過這也不奇怪.仙界宇宙畢竟這麼大.不敗龍帝都沒有達到每一處地方.或許它是哪個不出世的修道者煉製出來的.后來無意中.遺落到了世俗宇宙.」

說到這裡.魂話鋒一轉.道:「秦逸.我們繼續前進吧.既然這裡的妖獸.都能提供藍色妖丹.那我們就更加不能浪費時間了.」

「嗯.遠處那片湖泊.擁有那麼強大的靈氣.不知道有什麼寶藏蘊含其中.」秦逸目光凝聚.朝遠方望去.身形一動.頓時就像是切割虛空的刀芒一樣.剎那之間.就在百里之外.朝著遠方.急速飛馳.

嗡..轟.

整個天空的大團雲彩.都像是被刀鋒切開來一樣.分成了兩半.

距離越來越近.秦逸頭頂風暴之眼.不斷旋轉.很快就讓秦逸看清了遠處湖泊的景象.

整個湖泊.綿延數百里.裡面的湖水.竟然全都是鮮血一般的紅色.遠遠望去.就像是一顆巨大的血色瑪瑙.靜靜嵌在地面上.

湖泊噴薄出來的龐大靈氣.幾乎都形成甘霖一般.在四周細密雨絲一樣灑落下來.

整個湖泊上空.都凝聚成一團靈氣蘑菇雲.足足有數萬丈.彷彿聳立的高山一樣.叫人望而生畏.

而湖泊周圍的森林裡.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萬的妖獸.聚集在其中.很顯然都是被湖泊中蘊含的靈氣給吸引過來的.

這些妖獸.秦逸用風暴之眼望過去.一個個都凶神惡煞.飽含兇惡的氣息.只要有普通生靈經過.立刻就被拖入森林.瞬間撕成碎片.

魂也看到了湖泊的景象.目光一直朝著蘑菇雲下方望過去.道:「秦逸.你看看那座蘑菇雲的下面.是不是有什麼東西.」

秦逸點點頭.風暴之眼運轉.遠方千里的景象.在眼前不斷擴大.變得清晰.

蘑菇雲的霧氣.一層層被穿透.在蘑菇雲的最下端.一隻龍爪.連接著一截龍軀.浸泡在湖水中.

龍軀雖然只有一截.但是上面的鱗片.閃爍著華麗的金色光澤.幾乎能刺瞎人的眼睛.流暢雍容的線條.叫人心弛神盪.

龍爪張開.縱橫睥睨.彷彿隨便一動.就能把虛空撕裂.將一整片星域.都給抓落下來.

將自己看到的景象告訴魂.魂立刻驚得大吼起來:「一隻龍爪.一截龍軀.啊啊啊.秦逸你沒有騙我.是真的.是真的.是真的.」

魂一連問了三次.得到秦逸的確認后.它幾乎都像是要發狂一般.身子都緊繃了起來:「秦逸.不論發出多麼大的代價.都要把它們得到啊.一隻龍爪和一截龍軀就算是對於其他的修道者而言.都是不可多得的至寶.更別說是你了.

成年巨龍的龍鱗.煉製一下.至少都是中品仙器的鎧甲.

一截龍爪要是煉製一下.絕對是至少上品神器的強大武器.比現在的死神鐮刀還要強大.

你的左臂.現在不是和遮天魔爪融合了嗎.你可以將這條龍爪.再融入遮天魔爪.

這樣一來.遮天魔爪就會變得更加堅硬.更加強悍.就算是聖器.都無法劈開它.就算是下品神器.你都能憑著手掌將它抓住.一把捏碎.

@而那截龍軀.雖然只是龍的屍體的一部分.但是讓你現在突破到不朽境.絕對綽綽有餘.」

看到魂的失態模樣.秦逸也知道.這龍爪和龍軀.必定非同小可.

當時在深淵監獄中.只熔煉了一截龍尾.就讓他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好處.

而這一次龍爪和龍軀.比龍尾足足要大上了四五倍.

「不過湖泊周圍.聚攏了不知道多少妖獸.」秦逸遠遠望去.遮天蔽日.遠處森林裡.全是各種妖獸.「很顯然都是被龍爪和龍軀吸引過來的.」

「那就殺開一條路.」魂惡狠狠地道:「為了龍爪和龍軀.什麼代價都是值得的.這些妖獸.都是巨龍豢養的妖獸.再強大也不會強大到哪裡去.而且落雪門讓新晉弟子來這裡試煉.這些妖獸.也必然不會十分強大.」

「和我想的一樣.」秦逸長袖一轉.身邊頓時出現七把冰劍.稍微一摩擦.就發出滾滾雷霆聲音.震動人心.

幾乎沒有猶豫.秦逸急速.朝著湖泊飛去.一股股風雷巨響.浩浩蕩蕩.彷彿是熊熊燃燒的火焰上.被潑上了一大勺滾油.整個森林中的妖獸.瞬間沸騰了.

嗡.

一聲巨響.森林最外圍.不知道多少蜜蜂.遮天蔽日.飛了起來.每一隻都足足有成人大小.全身布滿了一尺長的尖刺.尾巴上的毒刺.更是透出一股滅絕一切生靈的味道.一對對複眼.閃爍著狡詐、姦邪的光芒.齊齊朝秦逸望了過來. 「秦逸.這些是翠岩毒蜂.獸兵下階.一般一萬隻翠岩毒蜂中.會有一隻蜂后.蜂后是獸兵中階.它體內擁有的不是蜂蜜.而是採集日月精華、天地靈氣產生的日月凝漿.在晉陞不朽境的時候.擁有伐毛洗髓、脫胎換骨的神奇功效.仙界宇宙不知道多少修道者.在晉陞之前.絞盡腦汁.都要得到一小份日月凝漿.好讓自己真元穩固.

對於翠岩毒蜂.你只需要小心它們的毒針就可以了.

要是被刺中.身體立刻就會僵硬如石頭.元氣流動不暢.最後活活變成石頭.」魂大聲給秦逸解釋道.

秦逸閉口不言.全身真氣沸騰.發出巨響轟鳴.就像是一顆燃燒的流星.電光火石.橫行照射.日月經天.帶著無比沉重的壓迫.狠狠一下子.就砸進了蜂群之中.

「冰雪劍陣.」

唰.

七把冰劍.由電光連接.形成大陣.呼嘯而出.砰砰砰砰砰.在蜂群中連連炸開.一隻只翠岩毒蜂.直接四分五裂.炸成大片肉塊.被風霜封住、凍結.漫天拋灑.

七把冰劍剛剛飛出.秦逸手指連彈.又是七把冰劍凝聚而出.飛旋而出.

砰.

轟.

霜雷大陣.再度在蜂群中炸開.

一群群翠岩毒蜂.甚至沒有來得及做出反應.就徹底炸碎.

屍塊被冰霜凍住.被雷電燒焦.就連一滴鮮血.都沒有低落.就墜下地面.

秦逸的真氣.就像是**大海一般.綿綿不絕.氣息悠長.一座劍陣剛剛飛出.下一座劍陣.就在面前凝聚完成.轟一聲飛出去.沿途之中.屍山血海.硬生生在蜂群之中.沖開了一條血肉通道.寒氣森森.殺意凌然.

摧枯拉朽.一往無前.再往前飛.秦逸看到一團巨大黑影.如同一棟三層小樓一樣.豎在自己面前.

定睛望去.是一頭巨大的翠岩毒蜂.光是肥碩鼓囊囊的肚子.就佔據了它體型的八成之多.

那鼓囊囊的肚子.稍微一動.裡面就傳來波浪滔滔的聲音.滾滾靈氣.散逸而出.

「秦逸.這就是蜂后.它那蜂囊裡面.就是日月凝漿.」魂吼道.

不過蜂后的面前.至少聚集了三四千的翠岩毒蜂.形成銅牆鐵壁.將蜂后保護住.

「白鈴兒.」秦逸低喝一聲.

「是.主人.」白鈴兒淺笑一聲.頓時化作一道白光.撕裂而出.如仙女下凡.幾乎是縮短了空間的距離.瞬間就到了蜂群面前.纖纖素手一翻.

「白蓮靈骨.混沌遮天大陣.」白鈴兒身形一動.雙手連連捏出法訣.九朵白骨蓮花.一下子化作陣法.籠罩方圓數里.一下子將蜂群困在其中.

頓時之間.整個陣法中.一般混混沌沌.一般清晰透明.彷彿分割了陰陽.裂開了乾坤.

群蜂頓時像是炸開了鍋一樣.又慌又亂.發出嗡嗡巨響轟鳴.幾乎要把人的腦門都撐得炸開.

轟.

猛地一震.一大群翠岩毒蜂.沖了出來.四下飛散.蜂后拖在最後.艱難地挪動龐大身軀.緊隨其他毒蜂.從陣法中衝出來.

「冰封萬里.」

眼看群蜂散開.秦逸剎那之間.一掌拍出.

咔咔咔咔.

無數寒冰氣息.瞬息之間.將周圍虛空凍結.一隻只翠岩毒蜂.懸停半空.身上毒刺.都染上白霜.動彈不得.

秦逸一步踏出.龍精虎猛.龍行虎步.氣息巍峨.一拳打出.

@「星河爆裂.」


這一拳.誰也無法形容其速度.也沒有人能夠形容它的霸道.霸絕天地.震撼時空.

轟轟轟轟轟轟.

成片成片的翠岩毒蜂.直接就被轟成了血肉泥漿.在半空不斷蠕動.

剎那之間.秦逸就如同一顆流星一樣.衝到了蜂後面前.

蜂后一對複眼中.滿是怨毒.死死盯著秦逸.口中無數尖牙利齒.嘎嘎作響.像是在念出什麼詛咒.全身密集的容貌.如同鋼針一樣立起.要朝著秦逸.猛射出去.

「遮天魔爪.」

秦逸根本不給對方絲毫機會.一爪狠狠抓下.

頓時之間.蜂后一切陰謀詭計.全部破裂.

砰.

蜂后的腦袋.一下子被秦逸拍進了腔子里.龐大的身體.微微一顫.就被遮天魔爪直接抓進了吞天大墓.



半空之中.成片的血肉之間.頓時出現了一大片空白地帶.

秦逸五指一曲.一隻只死亡的翠岩毒蜂的妖丹.化作湛藍湛藍.海水一般的天河.滾滾蕩蕩.捲入千幻世界珠.


秦逸速度不停.如離弦的箭一般.往前疾射.

「嘎嘎.這一次.至少得到了一萬數量的藍色妖丹.還有一隻蜂后全部的日月凝漿.這些日月凝漿.對於還未踏入不朽境的修道者來說.可謂無價之寶.甚至對於小巨頭而言.都是足以讓他們心動的寶物.」魂得意大笑.

轉瞬之間.秦逸身形一掠.已經進入了森林的範圍.

猛然.一陣吱吱嘎嘎的聲音傳來.秦逸眼角一掃.就看到一隻只人面蜘蛛.每一隻都有四方桌大小.背後長著三對翅膀.騰空而起.飛了起來.蜘蛛絲一吐.就在半空罩成一張大網.更像是一張猙獰的人臉.朝著秦逸嘶吼連連.一口咬了下來.

「攝魂蜘蛛.」魂臉色一變.「這裡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這蜘蛛怎麼了.」秦逸眉頭一皺.手中光芒一閃.聖器空靈之戟驟然而出.剎那之間.就刺出數萬下.

奇異的光線.從空靈之戟鋒芒上綻放出來.散發出強悍的氣息.吐氣開聲.鋪天蓋地的蛛網連番爆炸.頓時就把一大半的蜘蛛絲.都徹底炸碎.從半空飄落下去.

「攝魂蜘蛛.是一種極為詭異的存在.誰也不知道它們是從哪裡孕育出來的.有傳言說.它們只會出現在至少百萬人廝殺的戰場上.是無數亡魂的怨氣和冤氣凝聚而成.它們雖然長著人臉.但是它們真正的殺手鐧.是腹部上的雙眼.


意志不堅定的人被它們望上一眼.甚至會被奪舍.變成被攝魂蜘蛛控制的行屍走肉.」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