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到這個世界時,王文志與其他二人的反應截然不同,他對這裏的風土人情非常喜歡。

在與妖魔多次相遇並引發戰鬥後,他才發現這裏是一個妖魔橫行的世界。

王文志在冥月的提醒下摸出了真摯的謊言和真言之刃,並用先前從妖魔身上搜出的水晶幣在這個世界中閒逛起來,還時不時偷偷來幾張自拍。

水晶幣就是這個世界的貨幣,妖魔們不看水晶的純度,而是看重量和顏色,顏色越深、重量越重的水晶越值錢。


在湖邊行走時,從湖中竄出了一頭滿口獠牙的四腳魚,王文志和四腳魚都在考慮用對方做晚餐時,突然一羣妖魔衝了過來,輪着大斧將四腳魚砍死了。

這些自認爲救了王文志一命的善良妖魔,主動提出免費護送他一程的善意要求,讓王文志更加喜歡上了這裏。

揹着四腳魚的妖魔從行囊中取出一大塊醃製肉,用刀子切割成條狀分給大家,它把最大的一條遞給王文志:“看你個子這麼高,多給你一點。”

“謝謝!”王文志咬了一大口,沒有想象中的硬,“真好吃!”

“連這種簡陋的食物都吃的津津有味,一定是鄉下來的吧?”


“是啊!”

這裏景色優美,土著也很好客,要是帶着紀淑靈來就好了。王文志冒出了這樣的想法。

“主人,淑靈姐姐說,如果你今天晚上沒回去的話…”後面的話冥月省略了。

“臥槽!”王文志大叫一聲,把其他的妖魔嚇了一跳。

“怎麼了兄弟?”那妖魔拍着王文志的後背。

“沒、沒事。”王文志看看天,看來這個月只能自己睡了。

“主人,冥月可以陪你的。”

“不行不行不行。”王文志搖着頭,“我怎麼能做出這麼禽獸不如的事?”

“怎麼啦兄弟?”妖魔又狠狠的拍了兩下,“怎麼開始說胡話了?”

“沒事,我是被那隻魚嚇的。後怕!”

“哦,畢竟鄉下來的嘛,難怪。”妖魔善意的笑笑,露出一口層次不齊的綠牙。

“那個,大哥。”

“說吧兄弟,跟我你還見外啊?”

“你知道離開這個世界的方法嗎?”

“哈哈哈哈!”所有妖魔都笑了起來。

那個妖魔拍着王文志的肩膀:“你真是鄉下來的啊,兄弟!”

“難道沒有辦法嗎?”王文志決定再考慮其他方法。

“不是沒有辦法,而是所有王國的人都知道,蘭克斯中央的世界之塔,會帶我們離開這個世界。你居然不知道這一點,果然是鄉下人啊!”

“呃,原來是這樣。可世界之塔在哪呢?”

那妖魔指着旁邊的湖:“就在這無盡之海的中央。”

王文志跟隨這羣妖魔來到它們的目的地,那是一座入口像墓地的地下城。

裏面散發着昏黃色光芒,城市很小,大約只有一平方公里,但匆匆忙忙的妖魔絡繹不絕。

“這裏是獵人據點。”妖魔拍拍身上的戰利品,都是一些奇形怪狀的野獸和草藥,“獵人據點遍佈在蘭克斯的各個角落,是獵人出售獵物和休息的好去處。”

“當然,想喝一杯或找樂子的話更不能錯過。”它摸着一隻路過的異性妖魔的臀部,哈哈的笑着。

找樂子?看着這些能讓人做噩夢的異性妖魔,王文志一陣反胃。

不過這裏的酒蠻好喝的,爲了感謝這些妖魔一路上的照顧,這頓酒還是王文志請的…反正又不是自己的錢。

酒館中有位妖魔詩人,正彈着一種五絃的木製樂器,節奏感分明,頗爲好聽,一曲結束後很多妖魔都叫起好來。

這頓酒喝完獵人們就和王文志分開了,因爲它們要去處理獵物。獵人們走後王文志又多要了一些醃製食物和烈酒,偷偷塞回左手等着帶回去給大家品嚐。

正在閒逛的時候,一隻妖魔看上了王文志腰中的匕首。

“兄弟,匕首很好看,出個價吧。”

“不賣。”廢話,沒了這個東西還怎麼跟妖魔交流?

無論妖魔出什麼價,王文志就倆字,不賣。那隻妖魔鬱悶的走了。

攤販們賣的東西蠻有趣,除了野物和草藥之外,還有衣服、布匹、武器、鎧甲、礦石,各種各樣的生活和野外用品。

王文志買了一堆用各種顏色的水晶製成的漂亮匕首,回去後可以當成土特產送人,自己買了一把精美的雙手大劍,準備掛在寢室牆上。

他還發現了這個世界的菸草和茶葉,各買了幾大包。

王文志興致勃勃的轉着,真把自己當成旅遊的了。

正當他蹲在一個地攤前,把玩着一種七絃樂器時,先前想買他匕首的妖魔偷偷摸摸的湊過來,一隻黑爪神不知鬼不覺的伸向王文志腰間。

就在妖魔即將得手時,想去拿其他樂器的王文志正巧一扭身,那妖魔把他的項鍊拽了下來。 整個地下城都安靜了下來,神經比較大條的王文志沒注意到怪異的氣氛,他拿着七絃琴和口琴詢問着目瞪口呆的老闆。

“這個怎麼賣啊?”

“魔、魔鬼…”攤販瞪着大眼睛,下巴一張一合的。

“魔鬼?有這種貨幣嗎?”王文志抓着腦袋,卻絲毫沒意識到到處都是兵器出鞘的聲音。

“主人,快跑吧,你已經暴露了。”

經冥月提醒,王文志才注意到拿着七絃琴和口琴的已經不是妖魔的爪子了,而是一雙人類的手,僞裝居然消失了!王文志轉過身,那個偷走項鍊的妖魔還傻傻的看着他,就像被石化了一樣。

王文志一把搶過項鍊,向大門口奔去,這時妖魔們才反應過來。

“有魔鬼混進來了!”

“殺啊!”

“殺了那個魔鬼!”

王文志在妖魔羣中橫衝直撞,不少武器都落到他身上,但在妖力特性的影響下,這些普通性質的武器根本傷不到他。

妖魔實在太多了,它們將門口堵的死死的。王文志心中說了聲“去他哥的”,然後加速向門口撞去。那些妖魔就像被保齡球擊飛的球瓶,慘叫着飛向四面八方。

突出重圍後,王文志一溜煙的跑向遠方,緊接着一大羣妖魔張牙舞爪的追出來,高喊着口號向各個方向追去。

所有妖魔都遠離後,附近的雜草不斷出現被踩踏的痕跡,沙沙的腳步聲一直延伸到地下城的入口。

“主人,”空氣中傳來冥月的聲音,“趁妖魔們都去找你時,用隱身戒指溜回地下城偷東西不好吧?”

“有什麼關係?在這個奇妙的世界裏,我的尋寶之魂又開始燃燒了,讓我們去大肆掠奪吧!”

“唉…”冥月的嘆息聲消失在地下城的入口。

紫色月亮和藍色太陽交替後,辛澤劍偷偷帶着艾布洛尼婭和索爾貝蘭踏上旅途。不辭而別是因爲受不了被傾國跪拜的場景。

艾布洛尼婭再次召喚出地獄的雙頭鳥。

爲等雙頭鳥放慢速度很沒必要,所以辛澤劍也坐在鳥背上,好在雙頭鳥的體型巨大,坐了三個人都不擁擠。

“你就不能看點正常的書嗎?”

艾布洛尼婭又在翻那本金瓶梅:“據說這是人類世界中的名著,怎麼會不正常?”

“名、名著也分爲糟糕的和不糟糕的兩種…”

“戰鬥場景如此詳細且扣人心絃,這一定就是不糟糕的那種。”

“我詞窮了。”

草原的盡頭是一望無垠的花海,一直伸展到眼界盡頭的金黃色很容易令人聯想到油菜花海。一些很像水母的生物,撲閃着透明的身軀在空中飛舞,爲這片世界增添了幾分奇幻色彩。三三兩兩的妖魔扛着武器在花中前行,它們拖着野物辨別着方向,由於距離太遠所以沒注意到天空上的大鳥。

辛澤劍禁不住掏出手機攝影,這裏的食物雖然噁心,妖魔的認知也有些奇葩,但風景真算得上世間罕見。


感覺到艾布洛尼婭逐漸靠近,舉着手機的辛澤劍隨口問了句“怎麼了”。

接下來的事已經不能夠用出乎意料來形容了。

艾布洛尼婭的手從背後伸到眼前,辛澤劍還以爲她要指什麼東西,突然那隻手換了一個方向,將辛澤劍的頭扳到側面,然後夜魔就吻了上來。

“唔…”

就在不知所措的青年被堵住嘴時,夜魔的另一隻手已經伸到不該神的地方揉了起來。

前三秒是一片茫然,之後是身體本能帶來的墮落,就在突如其來的雕像式溼吻進行了一分鐘時,辛澤劍的理智才殺了回來。

“你、你在幹什麼?”

“書上寫的很有意思,所以想試試。”兩個人嘴間連接着一條粘稠的液體,夜魔舔下嘴脣,將液體吸入嘴中。

“我、我覺得你還、還是不要試的好,就算想嘗試也不要找我,我已經有未婚妻了。”

“可是書裏面的人都是結婚後才玩這種遊戲的。”

“所以才說你看的書比較糟糕啊!不要再捏了,否則我真把持不住了!”

“人類真是虛僞的種族,”艾布洛尼婭收回手,“嘴上說着不要,身體卻誠實的很。”

辛澤劍已經沒有辯解的心情了。

索爾貝蘭拉了下艾布洛尼婭的斗篷。

“前面有很多奇怪的東西。”

夜魔一看,黑壓壓一片鳥類正迎面飛來。

艾布洛尼婭使用遠視魔法,遠方的畫面在魔法熒幕上變得清晰起來。

哪裏是鳥類啊,全都是妖魔。它們擁有近似人類女性的身軀和頭顱,本應是雙臂的地方被青藍色的翅膀所替代,下肢也長着鳥類的細長腳爪。

“它們肯定不是來問好的,”艾布洛尼婭重新戴上兜帽,“從嘴部和腳爪的鋒利程度可以看出,這是一種肉食生物。”

“妖魔算不算生物還要另說。”辛澤劍的臉色已經恢復正常,但某個部位還不不屈不撓,讓他很是尷尬。

本來辛澤劍還想看看這些人身鳥有沒有溝通的可能性,結果它們一靠近,就嘰嘰喳喳的發動了羣狼式的攻擊。

好在早有準備,跟在後面八名力天使抄着武器一擁而上,艾布洛尼婭也在雙頭鳥周圍展開魔力護盾。

力天使的戰鬥力在這個世界中有些犯規,數量多的一方反而成了被屠殺的對象。

人身鳥的智商也低的可怕,直到被天使宰殺大半之後,意識到獵物太強的鳥羣才四散逃走。

“如果方紅嶄還在,一定會抓一些回去做研究。”

辛澤劍這纔想到那隻不死鳥還活着,不知道被應龍關到哪裏去了。辛澤劍曾下令讓他不能反抗,所以沒有越獄的危險。

“不要再提那個名字了,想到他我就反胃。”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