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空一笑看出了李浩然的疑惑,微微一笑,並未多言,反倒是抬手之間,拿出了一枚蘊含著濃厚血氣的玉符。

此玉符為血色,上麵條條紋路密布,看起來像是血管一般,才一出現,便讓李浩然感受到了一股中正陽剛之氣。

此氣正是萬鬼陰邪之剋星。

「那麼浩然便不客氣了!」

李浩然也不扭捏,從北空一笑的手中接過了玉符戴在了腰間。

而後,李浩然也想見識一下陰靈之井和翰林儒墓,也沒有回去做什麼準備,直接讓北空一笑帶著他進入了封泉鎮陰室。

「王爺,此玉符只能維持三日時間,三日之後還請你務必上來!」

站在陰泉之井旁,北空一笑鄭重的看著李浩然說道。

李浩然一笑,拱手說道:「有勞大人打開井口!」

「起!」

下一刻,北空一笑大喝一聲,緊接著一團血氣化作了一隻大手將鎮壓在陰泉之井上的大鎮神碑抓起。

「我去了!」

李浩然看了眼那血色大手,也不遲疑,身體一動,直接跳下了井去。

砰!

待李浩然剛剛跳下之時,北空一笑這才將大鎮神碑落下,轉而又叫了兩個甲士在房間裡面守衛,等待李浩然上來之時,在去喊他挪開大鎮神碑。

……

嗷!

在井中,李浩然只覺得跳入到了一團軟綿綿的氣體之上,緊接著他的下降速度正在一點點的減少,且耳中傳來了一陣陣哀嚎。

這聲音比他先前聽到的鬼叫還要猛烈刺耳,隱約之中,一股躁動浮現在了李浩然的心頭。

「封鬼化神咒……」

李浩然也不遲疑,趕忙念動起了封鬼化神咒,他的腦袋很快又清醒了下來。

直到此時,他才發現,他正被一團陽剛之氣包裹,周圍的井壁上閃爍著片片綠瑩瑩的光芒,隱約之間還有一隻只的猙獰鬼臉浮現。

在他的身體周圍,環繞著一團繚繞的灰色氣體,這些氣體頗為神奇,似水流,卻又不是實質性水。

李浩然借著武聖玉符的保護,快速的朝著下方落去,大約片刻之後,他的眼前一片綠色光火亮起,緊接著一個閃爍著磷光鬼火的黑暗空間顯現在了他的面前。

咔嚓!

李浩然落到井底,踩斷了一根腐朽的枯骨。


他放眼望去,只見井底下的土壤都是沙土,沙土之中還有一些碎裂的骨頭渣子,那些鬼火都飄蕩在周圍,將整個黑暗空間映的昏昏暗暗。

在他的正前方,有一個廟宇式的建築,翹腳飛檐,屋頂上的琉璃瓦片已經碎裂了大半。

那凌空高聳的朱紅殿柱上,雕刻著一隻只稜角分明、聖靈活現的金龍,絢麗巨大的匾額楹聯,更是散發出了一股動人心魄的氣勢。

「翰林儒墓」

四個大字在匾額之上依稀可見,只不過因為陰氣的侵蝕,匾額上的字已經靈性全無,僅剩下了不朽的墨跡。

而門兩側楹聯之上的字跡,也早就模糊不清,其中還有一些字被人挖走。

「呼!這就是翰林儒墓么?怎麼沒有陰魂……」

李浩然緩步走去,來到儒墓大門之前,不由疑惑的說道。

吱呀!

褪了色的硃紅色大門被李浩然推開,露出了一條長長的墓道。

墓道兩旁放置著二十四座石雕,這些石雕都是神獸、武將和書生。

墓道的地磚乃是由青色的方磚鋪成,每隔三五步,便會有一句詩詞,這些詩詞都是在歌頌墓中埋葬之人的頌德之歌。

「可惜啊!這些字被腐蝕的太過厲害,要不然倒是可以吸收了!」

走入內中,李浩然看著地上的字,又看著周圍漆黑的環境,還有瑩瑩的鬼火,不由嘆了口氣輕聲說著。

嗚!嗚!嗚!

不過,李浩然沒走兩步,便有一陣陰風吹拂,緊接著李浩然眼前的墓道之上黃沙席捲,遮擋了他眼前的視線。

「頌德,不如書德,書德不如親力親為!」

「天下眾生為草寇,唯我陰風是聖王!」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哈哈……」

「好詩!」

「好人!」

「吃!」

……

一通莫名其妙的聲音響起,在說到最後的時候,十幾隻猶如煙塵般的陰魂,從書生模樣忽的化作了猙獰的惡鬼,朝著李浩然這邊瘋狂的撲來。 第八十四章第六代荀夫子

「收魂令!」

李浩然右手一揮,收魂令被他舉起,對準了前方化鬼而來的陰魂。

嗷!

刺耳亂人心神的聲音瘋狂響起,還不等這些陰魂撞擊到武聖玉符散發出來的血氣護罩之上時,收魂令上光芒一閃,散發出了一股不可抵抗的吸力,將這十幾隻陰魂徑直吸入了收魂令。

「果然是個寶貝,竟這麼輕鬆的將陰魂給吸收了!」

李浩然看著收魂令上浮現的數字十三,微微一笑,心裏面也輕輕的鬆了口氣。

眼前遮眼的黃沙消失虛無,好似從未出現過一般。

李浩然復又開始朝著前方走去,不多時他來到了墓道的盡頭,這裡有一殘破的宮殿式古墓。

古墓的正門是一面石碑,上面用小篆書寫著墓主人的生平,在石碑的一側,有一個一人高,一人寬的漆黑孔洞,從中絲絲陰冷的氣息緩緩散發而出。

「一代大儒,死後竟然無法安息,真是可悲啊!」

李浩然看著墓碑上的介紹,對這位墓主人生出了一絲憐憫,他並未盲目的進入裡面,而是四處觀望了一番,發現在這一座墓的後面,還有十幾座並排而建的古墓。

這些古墓都已經被人盜取,墓門破碎,碎石隨處可見,有的墓就連穹頂也被人給掀開了,隱約之間,可以從破敗的墓洞看到瑩瑩鬼火在閃爍。

「這後面的墓陰氣雖重,卻並未有陰風!看來這陰泉就位於這第一座古墓的下面了!」

李浩然巡查了一番之後,這才斷定了陰泉位置,重新回到第一座古墓前,沿著盜墓賊盜開的墓洞,徑直走入了古墓之中。

在李浩然的身影徹底消失在墓洞前的時候,外面整個翰林儒墓之中,忽然颳起了一團漆黑的陰風,將整個儒墓籠罩了起來。


隱約之間,可見無數的陰魂在空中遊盪,而在眾多陰魂之中,正有一眼中閃爍著猩紅色光芒的強大陰魂,冷冷的看著前方李浩然進入的古墓。

「去!吞了他的靈魂,將他的皮肉帶來給我做衣服,我要到上面去……」

陰冷的聲音傳遍整個儒墓,好似帝皇的命令一般,使得這漫天的陰魂齊齊嚎叫了起來,下一秒籠罩了整個儒墓的漆黑色的陰風,化作了一團旋風朝著李浩然進入的古墓狂涌而去。

對此,進入古墓的李浩然並不知曉,他從盜洞裡面走出,來到了墓道之中。

看著牆壁上鮮艷的壁畫,還有那鎮墓的神獸圖像,只覺得一切都很新奇。

「嗯?這壁畫有靈……」

在李浩然將手放在壁畫上的時候,忽然察覺到了一絲若有若無的波動,當即心頭一急,趕忙運轉起了筆墨華氣書。

大約片刻之後,李浩然心滿意足的離開了漸漸失去光澤的壁畫,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壁畫中蘊含的墨元氣並不是很多,一番吸收之後,也僅僅是讓李浩然的血肉力量提升了一鈞。

走過廟宇式的破敗大門,李浩然來到了主墓室。


「哎!這裡破壞的可真夠徹底的啊……」

看著墓室裡面的碎裂陶瓷器,還有那牆壁上面的凹槽,李浩然不由一嘆。

在墓室的正中央,那一口石棺卻並未被毀掉,一股更為陰冷的涼風從這棺材裡面散發出來。

李浩然循著陰冷氣息朝著前方走去,在來到石棺前的時候。才發現這石棺已經被人從裡面破壞,有一個僅容一人出入的孔洞在石棺的底部被洞穿,透過洞內散發出的瑩瑩光芒,李浩然可以隱約看到有一片如水般的淡綠色且散發著綠色熒光水面,浮現在了他的面前。

「那就是陰泉!」

李浩然心頭一動,也不遲疑,直接跳入了棺材裡面,從那個孔洞之中朝著下面滑去。

孔洞之中濕滑無比,看起來好像是許久都未曾有人來過了一般。

李浩然順利的來到了孔洞的盡頭,映入眼帘的是一個約有三四十平方米的空間,空間的牆壁是用一塊塊拳頭大小的方磚堆砌而成,這些方磚上都刻著一些稀奇古怪的字。

這些字李浩然並不認識,卻散發出了一股懾人魂魄的氣息,不過這些氣息並非是嚴謹合一,而是因為這破開的孔洞,出現了力量的泄露,使得這些石磚被陰泉之力腐蝕的厲害。

而在房間的正中央,有一口直徑一米長的水池,水池裡面有一口泉眼正在不斷的朝著上面噴涌著綠色的泉水。

水池清澈見底,底部更是白骨累累,不知道有多少生靈被這陰泉所害。

嗷!

正當李浩然觀察陰泉的時候,一聲聲的鬼嚎震天動地的響起,讓李浩然只覺得後背有些發毛,不由朝著身後進來的孔洞看去。

這一聲鬼嚎讓房間牆壁上的氣息一動,緊接著一道金色的光芒綻放出來,瞬間將滿室的陰邪之氣消除,化作了一張大網,牢牢的封鎖住了陰泉的力量。

不過,這張大網卻對李浩然沒有半點的約束。

緊接著,李浩然便看到了一團黑氣忽然從孔洞中衝下,狠狠的撞在了金色光罩之上。

嗷!

下一秒一團腥臭的黑煙泛起,黑氣在和金光交鋒之後,直接選擇了退去。

而這金光護罩卻在這一擊之下,黯淡了不少。

「這要有多少陰魂,才能夠組成如此恢弘的黑氣……」

方才的攻擊李浩然看的清楚,尤其是他手中的收魂令,更是在黑氣下來的時候,發出了一絲顫抖。

他知道,那些黑氣並非是單純的鬼氣,而是由無數的陰魂組成的黑氣。

若非是這金光護罩的保護,恐怕這一擊會讓李浩然群鬼噬身,打他一個措手不及,就算是他有武聖玉符,恐怕也會被瞬間而來的巨力衝倒。

「武聖玉符被腐蝕的厲害,看來我被陰魂盯住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