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萬靈石只是你能有現在的資格能進行煉丹考覈罷了,至於能不能成爲一級煉丹師還要看你的造化!並不是你付了十萬靈石就可以成爲一級煉丹師!

我數三下,你們這幫散修凡是作弊的,要麼上交儲物袋裏的丹藥,放棄考覈,要麼就死在這丹宗好了!真當這考覈是兒戲麼?”

蘇宗主勃然大怒,散出歸一境五重天的修士,頓時全場修士震驚,齊齊看了過來,這修士已然噴出鮮血,一臉的萎靡之態,這靈動境的修爲如何抵擋這歸一境五重天修士散出的威壓?

“別別別,宗主饒命!我這就放棄!馬上離開丹宗!”這修士連忙吃了數粒丹藥,一臉暗淡之情,隨即帶着內傷趕緊離開了宗堂。

這蘇宗主一眼看去,頓時又有數位散修渾身一震,連忙露出尷尬的笑容,從儲物袋之中拿出了數百里準備好的丹藥,放在桌上,隨後連忙一同離開。

原來這幫散修都是有目的而來,爲了成爲這一級煉丹師冒着風險,私藏了丹藥,準備渾水摸魚!型號這蘇宗主早就有所察覺,從一開始同意讓這些散修進宗門的一剎那就已經預料了這件事情的發生。

“這一級煉丹師代表的是我丹宗的威名,因此弄虛作假者嚴懲不貸!”蘇宗主再次冷聲喝道,整個宗堂的修士都聽的一清二楚,每一個修士都渾身一震,看了一眼,心中有數,這纔再次點了點頭,繼續煉丹。

“恩?奶奶的!這二人爲何神情呆滯,緊緊地盯着我?”一直在煉丹的趙超被蘇宗主的話語驚醒,看了一眼,剛準備接着煉丹,這一擡頭就發現對面的白毅與杭胖緊緊地盯着自己,雙手放在丹爐之上,沒有任何動作。

這一看便就感到心中奇怪,腦海之中也沒有在想些什麼,隨後再次煉丹,但是心中卻是留了一個心眼,時不時的擡頭再次凝望一眼。

一個時辰過去了,一些弟子因爲堅持不下去,也離開了這宗堂,站在了外圍觀看,現場還有百餘位弟子還在苦苦堅持。

“這這這···不可能啊!這一個時辰每次我擡頭之時,就發現這白辰與杭胖都盯着我,爲何我做什麼他們就做什麼?我煉什麼丹,他們就凝鍊什麼丹藥,這二人莫非一直在仿照我煉丹麼?”趙超發現了一絲不對勁,再次看了看白毅與杭胖桌子上已經凝鍊好的丹藥。

這一眼看去,越看越是心驚,居然與自己凝鍊的丹藥一模一樣,就連自己喜歡在丹藥上做個小小的標記也是一模一樣,看到這一幕,這趙超頓時發怒。

“稟告宗主,對面這白辰與杭胖二人一直在抄襲我的煉丹!”這趙超大聲一喝,遠處還在巡察的蘇宗主,雙眉微微一皺,神情有些不自然了。

這一句話說出,無數修士與外圍的弟子紛紛看來,發現這白毅與杭胖依舊目光呆滯,緊緊地盯着趙超看。

蘇宗主與戴長老都到趙超身前,這蘇宗主心中明朗,但是有不好言語什麼,暗自給戴長老使了一個顏色,按時戴長老你來處理。

這戴長老先前對於這二人就感到有些茫然,如今讓他來處理也是心中激盪。

“什麼情況?”

“稟告宗主,戴長老,對面那白辰與杭胖仿照我的丹方與手法,從考覈開始就一直在抄襲!”趙超指了指白毅與杭胖二人。

這戴長老看見白毅與杭胖還處在呆滯的神情之中,這心中的疑惑便更大,再次檢查了一下這白毅與杭胖凝鍊的丹藥居然與那趙超煉的丹藥一模一樣,這時猛然頓悟,回頭一看,終於知曉這宗主爲何讓自己處理了。


這是一件難辦的事情啊,說這白辰與杭胖抄襲這趙超的煉丹不假,但是這白辰與杭胖並沒有使用任何可拿出的證據,若僅僅是煉丹一樣,就判定抄襲實在不公,畢竟這白辰與杭胖凝鍊的丹藥都是自己在凝鍊的。

但若說這白辰與杭胖並未抄襲,那這丹藥一樣的現象也無法說的明白,因此此事難以斷定啊!

這戴長老看見白辰與杭胖依舊呆滯,立馬一人給了一巴掌,輕輕的拍在了腦袋上,這一巴掌猛然把白毅與杭胖從功法之中驚醒,這二人連忙搖了搖頭,隨即精神抖擻起來。

“怎麼啦?怎麼啦?”杭胖大聲嚷嚷着。

白毅也是揉了揉雙眼,感到一絲痠痛,但是在此看向宗主與戴長老之時,心中也微微一顫,不禁嗤笑起來。

“你二人老實回答老夫,是否在抄襲這趙超的煉丹?”戴長老一臉憤怒的問道。

“啊···”白毅與杭胖異口同聲道。 “風嵐,接招,幻舞九天。”撒隆也使出了看家本事,他的身邊竟然出現了九個殘像,但是這些殘像並不像殘影一樣完整,只是撒隆用氣所凝聚出來的幻象。撒隆劍氣一甩,同時九道劍氣一同向風嵐襲去,一時間真假難辨。

風嵐只得向旁一躍,這時撒隆發動快襲,一劍朝他刺來,風嵐被這招弄得有些雙眼迷離,他猛一俯身再一次躲開。


撒隆立刻一側身,一串幻影合攏又再次展開追向風嵐,風嵐連番跳躍,想要拉開戰局,但撒隆仍是不依不撓,他躍上空中劍端發出劍壓轟炸着地面,一直把風嵐逼到死角。“機會來了。”撒隆看着順着路線奔逃的風嵐心中暗自高興。

風嵐被兩人的一番進攻打得有些亂了陣腳,看來是他太過自大了,沒想到星雲的兩個朋友這麼了得。他剛一回頭,就見撒隆從空中一劍襲了過來,他舉刀一擋,只聽轟隆一聲巨響,他的腳下陷下去一大塊。

夜幽在旁邊輕輕一笑,他並沒打算追趕得太急,但現在可以結束戰鬥了,他輕輕發出一股劍壓,雖然力量不大,不過足以將兩人炸上天。

“星雲。”場上傳來了風嵐的求救聲。

星雲看着一臉苦相的風嵐說:“唉,就讓你別太自信了嘛。”他拔劍也發出一股劍壓將夜幽的擋下,然後又打出一道劍氣直逼向撒隆。

撒隆一看形勢不妙,他立刻向後一躍翻身跳到夜幽旁邊,“看來要二對二了。”撒隆活動活動肩膀。

星雲也站到風嵐身旁,“怎麼樣?”他瞅着之前還自信滿滿的風嵐。

風嵐撓撓頭,“太大意了。”

“你能使用斬氣,看來你在獸人中也有隊長級別的實力。”夜幽說。

“嗯。”風嵐也讚賞地對夜幽和撒隆說道,“你們的水平也絕對是騎士中的上等騎士。”


“事實上我們都還沒拿到騎士頭銜,更別說上等騎士。”星雲說道,騎士一級又被模糊的劃分爲上中下三等騎士,上等騎士基本也就是人類軍隊中的隊長。

“不如我們換個地方打吧,真正的實力都還沒拿出來呢。”沒想到夜幽竟也會如此認真,看來他是想使用魔法了。

“嗯,我也還沒拿出全部的本事呢。”風嵐呲着牙笑道。

“星雲。”不知何時索倫走了過來。

“索倫叔叔?”星雲覺得很奇怪,這個時間索倫叔叔應該在軍帳那邊啊。

“現在有些事需要風嵐幫忙,可以嗎?”索倫說。

“是不是外面的獸族有什麼動靜?”星雲有些擔憂。

“嗯,是的,放心吧,沒事的。”撒隆摸了摸星雲的頭,他現在還只是個孩子,讓他承擔這些還太早。

“有什麼事儘管說就是。”風嵐豪氣地說道。

撒隆和夜幽也走了過來,這時遠處忽然傳來號角聲,所有人不禁駐足遠眺。

“這是獸族軍隊列陣的號聲。”風嵐聽着這聲音點點頭。

“獸人要進攻了。”同學們紛紛議論起來。

“我們想要你去城牆看一看,幫助我們瞭解獸人的具體動向。”索倫說。

“嗯,好吧,不過星雲、撒隆還有夜幽也要一起去。”風嵐對着他們一眨眼,他知道索倫是不會讓孩子去那裏的。

撒隆立刻豎起大拇指。星雲心中也一番竊喜,他既擔憂又渴望去戰場,他要快點長大,不能一直當個孩子。

“這…”索倫有些猶豫,他們才十六歲,都是羣孩子啊。

“讓他們去吧。”一旁出現了一個和藹的身影。

“木心老師。”索倫叫道。

“他們不是已經長大了嘛,呵呵。”木心院長梳理着鬍鬚。

索倫一愣,他看看眼前這幾個意氣勃發的少年,然後舒了口氣,說:“好吧。”

“謝謝木心院長。”撒隆和星雲還有風嵐歡呼起來,夜幽也露出微笑。

“我們也要去。”一旁的同學紛紛不甘心。

這時辛德老師攔住他們,“你們得回去上課。”他看看索倫然後鞠了一躬,“學長,拜託您了。”

索倫點點頭,帶着星雲他們一同向城牆的方向走去。

聖城外獸族軍隊的最前面站着幾個獸族巫師,他們將自己的法杖插在地上立着,嘴裏唸唸有詞。這些巫師是獸族中的魔法師,在獸族中有極高的地位,戰鬥中常常在後方施展一些輔助魔法來提高獸人的活力與恢復力。

星雲來到城牆上,一眼望見那獸族旗幟的時候心一驚,眼前又開始閃爍起那日從碎葉城逃亡出來的情景。

“撒隆,你怎麼來了?”卡坤也正在城牆上觀望着。

“父親。”撒隆喊了一聲,然後看着外面的獸族軍隊,“原來這就是獸族的軍隊。”

“他們執意要來,沒有辦法。”索倫說。

“嗯,男子漢遲早要面對沙場的。”卡坤看着自己的兒子目光流露着期待。

“這不是天星陣嘛,看來波奇真的是着急了。”風嵐說。

“什麼是天星陣?”星雲問。

“你看那些巫師,”風嵐指着獸族軍隊前邊的巫師們說,“他們在用魔法改變天氣,通常這是不允許的,在獸族我們認爲擅自改變天氣是會受到上天懲罰的。”

索倫眉頭緊鎖,若不是顧及到自己揹負着一座城池,他也許早就躍下去廝殺個痛快了。

“你們最好準備準備了,最糟糕的還不是改變天氣,而是瘟疫。”風嵐皺緊了額頭。

“瘟疫?”聽到這個詞所有人都一驚,他們看着城下的巫師們,忽然這些巫師停下來朝天詠唱起來,地上的法杖發出五彩的光芒衝向天際,天上原本濃厚的白雲一下被染黑,開始滾滾地襲向聖城原本潔淨的天空。 楊恆把紫風、金羽和冥崆三個人都叫到了一起,把他的想法說了一遍,然後問道:「這其中肯定會有很多危險,你們想去就去,不想去就留在這裡。」

「我肯定要去!我以前去過很多大世界,還從來沒去過那個至上大世界,這次一定要去看看。」冥崆說道。

「我們都跟著你,你去哪裡我們就去哪裡!」紫風和金羽也同時說道。

楊恆點了點頭,再次找到了尹靈兒。

尹靈兒現在雖然已經突破到了至尊境界,但他還是不打算帶對方去至上大世界。

要是到時候發生一點意外,他連後悔都來不及。

「我要離開一段時間了,你帶著小貂和饒素娥他們留在這裡吧。我很快就會回來!」楊恆對尹靈兒說道。

「帶上我去吧,我現在是至尊境界了,不會連累你的!」尹靈兒淡淡回道,語氣中卻有一種不容反駁的堅定。

「你的實力,就算沒有晉級至尊境界也不會連累我啊。現在不太平,要是你走了之後小貂就沒人保護了。血貂族的可還一直在找你們。我還是會把那具分身留在這裡的。」楊恆勸說道。

尹靈兒臉上的表情微微一僵,良久之後才點了點頭。

至於饒素娥和林若水,兩人都還是神人境修為,楊恆也從來沒想過要帶她們過去。

不過她們兩個知道楊恆要走之後,也沒有要求一起過去,只是對楊恆叮囑了一番。

楊恆從無極仙峰離開之後,又來到了無極聖地。看到左悠揚和銘禎等人也在。

他跟眾人一陣寒暄,然後從四極寶殿里拿出一些尊級下品法寶分給銘禎等人。

「你這次應該會在這裡呆很長的時間吧?」左悠揚問道。

「我馬上就要走了,這次過來主要就是和你們道別的。」楊恆笑道。

眾人聽說楊恆又要走,明顯變得有些失落起來。

「難道不打算讓我們一起去嗎?」左悠揚接著問道。

楊恆搖了搖頭,嘆道:「這次可能要去很長的時間,而且可能會很危險。你們還是暫時留在這裡吧。我戴上小翼他們就行了。」

他接著拿出幾顆「化尊丹」給左悠揚等人,然後帶著小翼、火雲和魔甲朝著外面走去。

楊恆從房子里出來,看到綺波尊者帶著雪飛神人正好從對面走了過來。

「她們來這裡找了你好幾次了!」葛凝在楊恆耳邊小聲說道。

楊恆眉頭一皺,完全想不到對方找他有什麼事。

「我可是來這裡找了你好多次了,你終於回來了!」綺波尊者淡淡笑道。

「前輩來找我有什麼事嗎?」楊恆客氣問道,同時朝著一臉冷淡的雪飛神人看去。

雪飛神人立即把頭轉到一邊,一副很不屑的樣子。

綺波尊者似乎察覺到了兩個人似乎有點不對勁,有些尷尬地說道:「我這徒弟雖然有些任性,但是修鍊的天賦還算不錯。所以我想讓她跟著你出去歷練一番,說不定以後能走的更遠。」

「這…」楊恆一下就遲疑起來,「跟著我歷練的話,危險會很大,隨時都有隕落的可能。我看她還是留在無極大世界比較好。」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