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擦!

卡擦!

連續兩道比成人手臂還要粗大的天雷劈落下來,直直的劈在了陳風的頭頂。

霎時間,陳風的身形就如一個人形炮彈一般,從天空中急速墜落下來。轟隆,地面被砸出來一個巨大的深坑,一陣煙塵從生深坑中瀰漫出來,馬上就迷糊了四周,完全看不清楚了。

天空中的雷雲像是感受到了什麼,毫無徵兆的向著四面八方散開了。

僅僅是十幾個呼吸的時間,籠罩方圓百里的黑壓壓的烏雲消散一空,天空變得晴朗起來。金色的陽光灑下,照射在了被陳風砸出來的大坑裡面。

陳風依舊是如之前一般,全身焦黑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身上沒有半分氣息,似乎被那兩道恐怖的天雷劈死了。

但仇婉君和赤甲地龍都能夠感受到,一股頑強的生命力在陳風焦黑的身體裡面燃燒,只差一個契機,一股頑強的生命力就可以衝破束縛,爆發開來!

等了許久,陳風焦黑的身體依舊是靜靜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仇婉君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死了嗎?」

緩緩上前了一些,靠近陳風,陳風依舊是沒有任何反應。這不經讓仇婉君疑惑了:「難道真的死了?」

猶豫了一下,仇婉君還是選擇了上前查看一下陳風是否被天雷劈死了。跳下深坑,用手試探了一下陳風的鼻息,沒有呼吸!

血液也沒有流動了!

心臟!

嗯,心臟似乎在跳動!

不對,心臟好像停止了跳動。

仇婉君仔仔細細的檢查了陳風的身體一番,但並不能確定陳風是否死亡,因為陳風的心臟剛才跳動了一下,之後就再也沒有半分反應了。

看著陳風那張完全分不清模樣的臉,仇婉君十分複雜。

在很早很早以前,她是很想很想要殺掉陳風的,但隨著她一路觀察陳風下來,她在陳風身上看到了許許多多陳江流的影子,漸漸的,她要殺陳風的念頭消失。反而一個更加可怕的念頭生了出來。


仇婉君都不敢想象自己為何會出現那種可怕的念頭,但她馬上就掐滅的那種可怕念頭。

而掐滅那種可怕的念頭的唯一辦法,那就是殺了陳風。

現在陳風既然死了,她就沒辦法再殺陳風了。

「既然不能親手殺你,那我就在你身上補一刀,就算你是我殺的了!」

仇婉君片刻之間,便已經變成了那個生殺予奪的玉真子。她的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隻匕首,在陳風精壯的胸膛上比劃了幾下,最後匕首來到了陳風胸膛位置。

「對不起了!」玉真子微微閉上了眼睛。「要怪就怪你那個無情無義的父親,一切都是因為你父親造成的,你的死,只是替你父親還我的情債!」

噗嗤!


玉真子的話聲落下,匕首完全沒入了陳風的胸膛之中。

嫣紅的鮮血順著傷口流出來,陳風似乎真的被天雷劈死了一般,依舊是沒有半分反應的躺在地上。

「吼!」

赤甲地龍朝著玉真子低聲嘶吼,猩紅的雙眼中滿是憤怒。陳風現在是它的救命恩人。

妖獸向來恩怨分明,陳風救了赤甲地龍一命,赤甲地龍就把陳風當成恩人。恩人的屍體,絕對不容任何人侵犯,即使是比它實力強的人也不能!

「哼,想不到你這頭畜生還這般重情重義!」玉真子冷冷哼了一聲。「之前他讓你做他的主人,你不願意,非要拚死渡化形雷劫。弄成現在這的結局,都是因為你這頭不開眼的畜生!」

玉真子此時很想要殺了赤甲地龍,但奈何傷勢太過嚴重,根本就無法出手,只得記下這個仇,等他日再報了!

托著疲憊的身體,隨便選了一個方向,快速離開了亂石林。

「吼吼!」

赤甲地龍憤怒的看著玉真子離去,想要出手阻難,奈何,它的情況比玉真子還要糟糕一些。別說阻攔玉真子了,就算是動一下頭顱都不能!

赤甲地龍現在能做的就是等,等到身上傷勢恢復了。將陳風這個恩人的屍體掩埋了,便離開亂石林,去往隕滅妖海,重新閉關衝擊妖修境界。

這一次赤甲地龍渡化形雷劫只是渡了一半,後面的四道雷劫都是陳風接下來的,所以赤甲地龍並沒有渡劫成功。

但也是極其幸運的,赤甲地龍在渡化形雷劫沒有成功的情況下存活了下來。這在妖獸渡劫歷史上,也算是一個奇迹了!

玉真子走後不久,插在陳風胸膛之上的匕首緩緩動了一下。

似乎有一隻大手在陳風的身體裡面,緩緩推動匕首,匕首一寸一寸的離開陳風的身體。

叮的一聲,匕首掉落在地上。

再看陳風的胸膛,哪裡還有傷口?一塊鮮嫩的皮膚長了出來,就連一點被匕首刺穿的痕迹也沒有看到。

與此同時,陳風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氣息越來越渾厚。

似乎有一股驚人恐怖的能量在陳風身體裡面潛伏,他體表的焦黑傷口開始快速癒合,結痂,脫落,重新生長出新肉出來。

那如同海洋一般澎湃的力量在陳風身體裡面爆發,彷如瀉閘的洪水一般,洶湧的衝上陳風的四肢百骸。

陳風身上的氣息節節攀升。

築元境六層巔峰!

築元境七層!

達到築元境七層之後,陳風豁然睜開了眼睛,一道明亮的精光在他的眼中一閃而過!

這個月更新了二十四萬字,對我來說已經是一個奇迹了,加油!給自己打氣! 陳風沒有去細細感受修為的驟然提升,而是撿起了地上帶血的匕首。

這是仇婉君插進他胸膛的匕首,雖然陳風之前一直處於昏迷狀態,但他的意識卻是非常的清楚的。

即使閉上眼睛,他也能夠清晰的感受到玉真子臉上表情的變化,以及匕首插進他身體的那股恨意。

「我雖然不知道你為何要這麼做,但你一定會為你今天所做的事情後悔!」

陳風深深的看了一眼玉真子消失的方向,將匕首收了起來。玉真子刺了他一匕首,他不可會什麼事情都不做!

陳風收回目光,細細感受一下身體的變化。

煉化了四道天雷之後,修為達到了築元境七層,而且得到的真元無比的精純,比之靈力還要精純無數倍。

這也使得陳風丹田的真元運轉的更加流暢自如,施展武技的時候更加得心應手,攻擊更加快速。

這個不是最重要的,被天雷劈過幾次之後,陳風發現自己的身體便強了。

雖然還是**凡胎,但陳風覺得,他即使不用真元抵抗的話,一般的普通兵器也無法傷害到他的身體。

「很有可能是天雷將我的身體淬鍊了一遍,這才使得我的身體變得這般強悍的的!」陳風暗暗握了一下拳頭,全身磅礴浩瀚的力量凝聚於拳頭之前。這一拳,怕是有三四千斤的力量。

陳風相信,就算是不使用全力,他現在也能夠輕而易舉的戰勝玉真子。甚至林綵衣也能夠輕易戰勝。

收回拳頭,內視一下,發現丹田氣海再一次擴大了一倍還要多。裡面蘊含的真元猶如長江大河,真元無窮無盡。

在丹田氣海的最下方,一柄短劍靜靜的懸浮在其中,散發出恐怖的殺戮氣息。

這是殺戮之劍,還差幾道殺戮之氣,便可以達到兩千道殺戮之氣了。陳風隱隱覺得,殺戮之氣達到兩千道之後,殺戮之劍便可以提升到凡級七品。

對此,陳風隱隱有些期待。

凡級六品的殺戮之劍就已經這麼厲害了,凡級七品的殺戮之劍必定更加鋒利恐怖。


正當陳風要收回內視的神識的時候,不由輕咦一聲。

一個淡淡的乳白色米粒光團懸浮在他丹田的上方,乍一看去,十分不起眼。

陳風的神識剛一來到這乳白色米粒光團旁邊,便感受到了一股神聖的能量。這股能量似乎是神靈賜予的,無比的聖潔,高貴,不是凡人能夠擁有的。

「這……這東西怎麼和狼牙玉發出來的乳白色光芒一樣?」

陳風驚訝的看了看自己右手手腕,發現狼牙玉還在手腕之上,就如一塊普通石頭一般,沒有半分出奇之處。

之前陳風被天雷劈中之後,從狼牙玉上不斷流出一股溫和的暖流,進入陳風的身體,護住陳風最後一口生機不滅。

在這股暖流的作用之下,陳風的身體不斷的接受改造。在天雷的洗禮之下,身體每一點雜質都被剔除,身體變得比之凡鐵還要堅硬幾分。


而不知何時,在陳風的丹田上方有一顆米粒大小的乳白色光團。

這粒乳白色光團是什麼時候形成的,怎麼形成的,陳風一無所知,似乎就是毫無徵兆的誕生了一般。

陳風試探著用神識操控這粒乳白色光團,沒有任何反應。這顆米粒大小的乳白色光團在他的丹田之中,卻不受他神識的控制。

想了想,陳風調動一絲真元,緩緩靠近那顆米粒的小的光團。

真元直接從那米粒大小的光團中穿過,就如穿過空氣一般,沒有遭遇任何阻礙!似乎這顆米粒大小的光團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這是怎麼回事?」

陳風百思不得其解,但隱隱的,他覺得丹田中乳白色的光團是他身體的一部分,只是目前的他還不能完全控制罷了。

狼牙玉是陳風母親青羅給他的唯一遺物,而他丹田中的乳白色光團和狼牙玉散發出來的乳白色光芒一模一樣,之間必然有些聯繫。

如果說誰能夠知道他身體的變化,那麼也只有她的母親青羅了。

想到此,陳風也不再為身體的變化傷腦筋了,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被天雷批過之後,他早已經是衣無寸縷,全身光溜溜的了。還好儲物戒指並沒有被天雷劈碎,連忙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件平時穿的黑色長袍穿上。

做完這一切,陳風這才有時間去打量赤甲地龍。

此時,赤甲地龍看待陳風的目光就如同看到鬼一樣,銅鈴大的眼中有驚訝,高興,但更多的還是不可置信。

一個明明死掉的人,莫名其妙的活過來了,即使赤甲地龍的心臟在強大,這時候也承受不住啊!

「小傢伙,你的情況看起來不太妙啊!」

陳風縱身一躍,來到了赤甲地龍的面前,居高臨下的打量著赤甲地龍。

赤甲地龍費力的眨了一下眼睛,不明白陳風是什麼意思。

陳風拍了拍赤甲地龍龐大的頭顱,道:「還是那句話,做我的獸寵!」收回手,淡淡道:「當然,你要是不同意的話,那我也只能殺了你,取走你的妖丹了。」

「正好,我有一頭妖獸夥伴,它叫大黑,雖然我沒有在它的神魂上留下印記,但它從靈魂深處把我當成了主人。大黑也是九級巔峰妖獸,你的妖丹對於大黑來說有極大的助益。吞下你的妖丹之後,大黑說不定就可以衝擊妖修境界了。」

赤甲地龍喉嚨里發出憤怒的低吼,眼中有著深深的畏懼。

陳風深知打一巴掌給一個甜棗的道理,剛才威脅了赤甲地龍一通,於是馬上說道:「當然,如果你願意做我的獸寵的話,我可以幫助你療傷。並且我可以保證,在一年的時間內,讓你成功渡過化形雷劫,成為妖修!」

赤甲地龍銅鈴大的眼中閃過擬人化的光芒,似乎對陳風的話有些意動,但又在擔心著什麼。

正在陳風等待之間,一道意念傳入了陳風的腦海。

「我可以做你的獸寵,但我有一個要求。」

「你說!」

陳風倒是對赤甲地龍能夠傳遞意念有些意外,但並不是很奇怪,畢竟赤甲地龍已經渡過一般的天劫了,靈智早已經大開,現在就差化成人形了。簡單的操控神識與人交流,並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

赤甲地龍想了想,試探著問道:「我只能做你獸寵一百年時間,如果一百年內,我沒有成功化形的話,我自然會離去,到時候你絕對不能阻攔。」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