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不是現實分開,也會是生死相離。想到這裡,許風有些痴了。

屋外的海棠花在飄落,今天是秋天,這春天谷如今每日變化季節,讓許風更加感嘆春秋苦短。

還是過幾日讓雲姬把這裡恢復到和外面一樣才好,許風想,雖然這需要很大法力,但是季節正常些對於心情會好些。

在迷糊中,許風睡了。

第二天,許風醒來。雲姬已經在外面了,「快出來,繼續練功!」

雲姬說道,此刻她十分嚴肅。

許風知道雲姬意思,她是為自己好。她不希望自己因為兩人的感情耽誤了練功,所以雲姬如此嚴肅。

許風也一臉嚴謹,和平時一樣。他們繼續了每日的法術修鍊。


經過一個月的練習,許風掌握了五雷轟頂法術,下一步,就會進入到第三階段學習了。

「許風,我們下面進行最重要的一些法術學習。雖然你知道如何操練,但是有師父帶和你自己弄是不同的,你明白嗎?」雲姬說道。


「我知道!」許風說道。

「好,我們繼續,第三階段第一個法術,就是搬運大法。」雲姬說道。

「搬運大法,顧名思義就是無中生有,搬運過來。可是,如何能做到這樣呢?我們需要能量才能搬運,才能把遠處東西通過特殊空間搬運來。當然也可以把眼前東西搬運出去。」雲姬說道。

許風點點頭,他回憶起了那些口訣,自己記熟了的口訣,一下子就浮現在腦海。

許風開始默念,雲姬也在一旁將這功夫心授給了他。許風念動咒語,他手一伸,突然,一個杯子已經在他的手裡了。

許風有些吃驚。他看著這個木杯,他突然想起,這個娘給自己的杯子。

自己一直用它來喝水的,離開家很久了,自己都忘記了那些過去。

「這是你以前舊物吧,好好珍惜,有時候,失去了就不會回來了!」雲姬說道。

許風點點頭。

和這樣一個又年輕又滄桑的姑娘說話,真的感覺有些特別。許風靜靜地看著這杯子,他把它放在了一旁。

「你可以試著搬運很大的東西,比如石頭啥的!」雲姬說道。

許風知道,要通過特殊空間搬運東西很難,搬運大東西更是難。可既然雲姬說了自己總得試試才行。

他們此刻是在春天谷林子里,他想起在山谷外面看到的大石頭,很快,一塊很大石頭在他面前出現了。

許風雖然不知道這石頭是穿越了一種啥樣時空,可他知道,那是一種很神奇的過程,就像伊尹師父帶自己穿牆遠行一樣。

這塊石頭也是經歷了這樣的過程。

許風笑了,這樣大,放在這裡也不合適,乾脆般回去算了。許風又將意念對著它,念動咒語,將它搬了回去。

這搬來搬去有種奇怪的感覺。來的時候,不知道這塊石頭在哪裡,只是在心裡想著這樣的一塊石頭,想著它的形象,這樣一下子就來了。

走的時候,形象有了,可是去的地方不知道了,只是知道要將它返回遠處。

許風想,就這樣想應該沒事。這些細節問題就不去問雲姬了,顯得啰嗦。就這樣他手一揮,石頭就消失了。

許風有些累了,這時雲姬也睜開了眼睛。

「這只是第一步,搬運大法是改變事物位置,除了搬運石頭,其餘很多東西都可以搬運!也可以是你自己!這些都是相通的。所謂五行靈異,很多東西都是相通的!」雲姬說道。

許風在那裡想,五行靈異。是呀,自己能般石頭來,也可以把自己搬走,也就是遁術了。自己也可以把其他人搬來。

許風想到這裡,就覺得一切豁然開朗,雖然後面功法有專門的內容,可是提前預知一些東西還是很開心的。

果然,在接下來穿牆術的學習中,基本原理也都差不多,許風輕易穿過了一面大磚牆。

只是雖然知道原理,也知道那些訣竅,雲姬也給他心授了功夫,許風還是有些慌亂。他不知道自己為何心慌。

「你還怕啥?」雲姬上問道。

「不知道,我總覺得有巨大危險在靠近!」許風說道。

「你很聰明,的確很危險。你搬運其他東西時候,東西如果來不了,問題不大。可是你要搬運你自己過這個牆,如果中途出問題,意念出問題,外在環境出問題。你可能會卡在裡面。你就會死!」雲姬說道。

許風點點頭,他知道會有危險,沒想到會這樣危險。

「所以,穿牆術和以後你要學的遁術一樣,都要使用時注意力集中。你得全神貫注,一氣呵成。記住了!」雲姬說道。

「好,我知道了!」有時候,知道了危險反而沒那樣怕了,因為知道危險會來自何方。

許風在面對那堵大牆的時候,一下子就集中了精神,他念動那些咒語。然後快速沖向那面大牆。在穿過那一瞬間,許風啥都沒想,只是感覺如一陣風。

當他睜開眼睛,他已經穿過了。許風回頭看看,後面牆依然是牆。沒有洞也沒有破,不知道自己如何過的。雖然知道自己進入一種特殊空間,可還是有些神奇。

許風微微一笑。


「你可以試著多練幾次!」雲姬說道。

許風點點頭。

他繼續閉上眼睛,按照剛才要訣,重新穿了回去。反覆幾次之後,許風覺得自己已經很熟練了。

許風經過多次練習,他終於掌握穿牆術全部訣竅。他不管順穿反穿,都能瀟洒自如。

他知道,如果最後學到了遁術一節,這穿牆術就很簡單了。自己在學穿牆術的時候,也掌握到了一些遁術的訣竅。

許風腦海里全部都是這些法術,他知道,這些法術都是很有用的東西。

一個月之後,雲姬過來對他說道。

「好的!這幾日我們學習隱身法,這隱身法和穿牆術,搬運術其實是一樣原理。我給你說過,其實也就是把自己變走,就能隱身了。但是還有一個辦法是影響別人意念。也就是用前面控制術來實現。這兩個辦法都是常有和有效的。當然,最難就是把自己隱藏在一個獨特空間里。這種隱藏對功力要求很高,掌握不當,輕則吐血大傷,重則悶死身亡。」雲姬說道。

「是,師父!」許風恭敬聽到。

「所以千萬小心,最好是幾種方法都掌握!」雲姬說道。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師父,隱身時候,如果是把自己變走,就無法更近監控現場了。用意念影響別人呢?對方是一兩個人可以。如果是很多人,難度很大,即使成功,能量耗費也很大。所以,藏在那個獨特空間是最好的!」許風說道。

「是呀,那樣當然是最好。只是必須掌握好,不然就非常有害。那好,我們繼續傳授!」雲姬說道。

許風默念起伊尹的羊皮卷要訣,他很快就掌握了,當然這也是因為雲姬在心綬。許風知道,高人的心授是一種奇異的功夫傳授方式。得到了,就是得到了。

「那好,我們繼續來傳授筋斗雲,和七十二變!」雲姬說道。

「其實筋斗雲也不過是遁術的一種,這是一個障眼法,假裝上了雲。你要知道,其實高明法術都需要一些簡單障眼法來掩飾。如果不這樣,就沒法給凡人一個交代。其實騰雲駕霧很簡單,就那樣一下子就過去。只是凡人不懂,他們總是以為有些東西必須很複雜。所以就得編出很複雜東西給他們理解。記住了,筋斗雲,就是遁術的一種!」雲姬說道。

許風點點頭,其實那一刻,他感覺到體內接受到了一道金光,他知道,那是雲姬傳授了自己這個功夫。

「還有七十二變!「雲姬繼續說道。

雲姬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許風就感到一道金光又進入身體。許風知道,雲姬又將七十二變功夫給了自己。

最近功夫傳授有些加快,許風知道,其實那些高級法術分類也不一定精確。很多法術基本功是一樣的,直接可以舉一反三。

許風知道,自己越往上學,應該是學得快,掌握得慢。也就是說,這些法術自己很快可以得到,但是要實際運用得好,就得花出很多的時間精力。

「這七十二變,其實是一回事,也就是是個障眼法而已。七十二變,不可能是把自己變成七十二種東西。這個要訣是,搬運七十二種東西來而已,順便把自己同時隱身或者變走!當然,還有一個方式實現七十二變,就是控制別人思維,讓他以為你能變成七十二種東西。

這幾個方法呢,都要掌握,不同場合就用不同辦法!」雲姬說道。

許風默默想著伊尹羊皮卷的那些要訣,他點點頭。


「其實,越高級功夫,只需要一句話,師父心裡一傳,你就得到了!以後我們的傳授會更簡單!」雲姬笑了。

許風也笑了。

「七十二變,當然最高級是搬來七十二種東西,然後把自己隱藏起來!「許風說道。

「是呀,所以你就得把前面的法術都熟練了!」雲姬說道。

「是,師父!」許風在默念那些做法,既然自己能搬運,也能隱身,那七十二變也很簡單。

「其實七十二變就是搬來七十二種東西!」許風在念著。

他開始了實踐。此刻是在樹林里,他突然把自己隱身起來,隱身在特殊空間里。這雖然不是第一次練習,但是是第一次和七十二變一起用。

他馬上搬運來一塊大石頭。如果外人來看,那就是自己變成了一塊大石頭。

許風笑了,他躲在了空間里。過了一會,他使出法術把那塊大石頭搬運了回去。然後他走出空間,站了起來。

這整個速度很快,就像是他變成了這些東西然後他又變了回來。

雲姬微微一笑,「不錯,這是你第一次變身!」

「是呀,還可以變成任何東西,毛毛蟲啥的,都可以!」許風笑了。

「是,所謂七十二變,只是一個數字,其實不止的!」雲姬笑道。

「那我繼續了!」許風說道。

他慶幸自己前幾日好好練習了隱身術,許風知道,就是因為熟悉了隱身術,這七十二變自己才能做好。

他繼續,這回,他把自己變成了毛毛蟲,還有一些小貓小狗。這下把雲姬笑死了,在一旁樂不可支。

許風隱藏起中,不過他心裡也笑嘻嘻的。

這天又快樂度過了。

筋斗雲許風開始不熟悉,後來也漸漸熟悉。他其實已經悟到了遁術,羊皮卷里也有。

許風在練習筋斗雲的時候,就和遁術一起練習了。這和隱身術,七十二變也都差不多,都是一個道理。

許風越來越熟悉,只見他身子一晃,往空中翻了個筋斗,他一下子就消失了。

這樣的感覺很快樂,許風加緊練習這個。

「既然你都熟悉了,我把遁術都傳授給你!另外,還有呼風喚雨,撒豆成兵,你都能理解了!」雲姬說道。

「遁走之術能理解,就是把自己搬運走,一個道理,呼風喚雨和撒豆成兵可能需要我多學習下!」許風說道。

「是呀,其實這些東西,都有咒語可以掌握。這些咒語是很神奇的。宇宙的秘密都在裡面!」雲姬說道。

「是,師父!呼風喚雨也是搬運大法的延伸。把那些風雨都搬來。只是如果這樣的話,也不能多做,違反自然,總是不好!」許風說道。

「是啊,自然法則這是必須得敬畏的!」雲姬說道。

許風又感覺到一道金光進入自己身子,他知道,這兩個功夫自己也會了。

「呼風喚雨就是搬運的一種,但撒豆成兵更多是魔幻術!和前面的控他和迷魂一個原理,只是更高級而已!」雲姬說道。

許風知道,二十四級魔法師的魔法,自己都已經學到了。只是學無止境,任何等級都是虛幻,每個等級還分很多法力層次。

許風知道,一個優秀的魔法師,一定是綜合能力強,各個等級功力層次高。這樣才能做到全面的出類拔萃。

只是自己能做到那樣出類拔萃嗎?

「你能做到的!」雲姬說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