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他們早就知道,蠻濤不可能是傲爽的對手,而且有些高階靈師,已經發現傲爽現在已經是一名高階靈師了。可是他們還是沒想到,蠻濤,使用了蠻龍力的蠻濤,被傲爽一拳一腳便是拿下!

「濤哥!」

「即便已經是高階靈師,可是也應該沒有這麼變態吧!」


「我早就該想到了,那跟黑乎乎的棍子,可是有著一萬八千斤的重量!可是剛才被傲爽提在手中之時,好像就是一把普通的地階靈器!」

這時蠻濤的一眾追隨者們,也是著急的看向人形錢坑之中的蠻濤,傲爽如此輕易便是解決蠻濤這個結果,他們真不能接受!

傲爽看著手中的空間戒,靈魂之力侵入其中,強行抹去了蠻濤的靈魂印記。別忘了傲爽是如何突破到高階靈師的,當日傲爽被伊靈心的一席話,說的自己也是想起了很多過去的事。

當時傲爽思緒十分的紊亂,就連武者的心,都是有些動搖。幸好最後傲爽想通了許多,否則就連魔天,都怕傲爽出現什麼心魔。

而也正因為如此,原本就是中階靈師巔峰之境的傲爽,突破了。而且因為心靜的提升,傲爽本就強大與一般靈師階武者的靈魂之力,再度提升了許多。

強行抹去蠻濤留在空間戒中的靈魂印記,以現在的傲爽來說,很簡單。

而蠻濤顯然也是感覺到了什麼,想從人形淺坑中爬起來,可是此時他全身多處骨頭碎裂,所以根本做不到。只能心有不甘的看向傲爽,口中不時吐出幾口鮮`血。

蠻濤想起來了,上次和傲爽戰鬥,自己最後便是躺在人形淺坑中,而在此被傲爽砸進人形淺坑中,不知道蠻濤此時有什麼感想?

蠻濤現在什麼感想?除了對於傲爽一拳一腳解決自己有些難以置信。要知道,自從上次被傲爽和陰雲先後打敗之後,蠻濤也是苦修了幾天,而且也是獲得了一些突破。但是結果,相對於上次二人的比試結果,好像根本沒有任何改變。

蠻濤的心中除了難以置信之外,還很恨一個人,那就是李守,自己一眾追隨者之一。當時自己和傲爽競拍黑棍之時,雖然靈石確實有些不夠了,但是再加把勁的話,應該不是沒有可能,而且當時傲爽的空間戒中也只有二十萬的靈石了。

可是當時李守卻是對自己說:「咱們可以等到拍賣會結束之後,去六號包間堵他,沒必要現在和他整個你死我活的,到時候只需要濤哥盡量挑釁一下。我看六號包間內的人也不像什麼有心計的人,所以肯定忍受不了濤哥的挑釁,到時候來到風雲城城西,只要濤哥將其打敗,或者說打得昏死過去,那……他的空間戒還不是濤哥您的?」

……

確實,直到拍賣會結束,六號包間之內的傲爽和伊靈心,一共只競拍了兩件物品,那就是紅顏玉佩和那跟黑棍。這兩個物品,在眾人看來確實沒什麼大用,所以大多數人都認為,六號包間中的人,是剛從宗門之中走出來,啥也不懂的少年……

當時蠻濤對於李守的提議,也是極為贊同,可是後來,當他知道在六號包間中的人居然是傲爽之時,蠻濤傻了!確實是傻了,直到現在,蠻濤被傲爽砸進淺坑,全身骨骼多處碎裂之後,蠻濤還是感覺如同夢境一般。

是打敗了,距離昏死過去,還差一點。可是劇情根本不是按照自己的劇本來演的,傲爽把自己給打的毫無還手之力,而且還搶走了自己的空間戒!

「這力果,我要了……」此時傲爽的手中拿著一顆五彩斑斕的果子,這不是力果是什麼?

「力……果……」蠻濤本都已經放棄了掙扎,可是看到傲爽手中的力果之時,一股無名之火也是『騰』的竄起,那是他花費七十萬靈石才競拍得來的!蠻濤的聲音很虛弱,而且還斷斷續續的,可見剛才傲爽的一拳和一腳,有多麼的狂猛!

這時蠻濤已經不知道誰還可以幫自己了,胸脯也是劇烈的起伏著,他不甘!

「濤哥!」就在這時,站在演武台下的一眾蠻濤的追隨者,也是擔心的看向蠻濤喊到,他們不知道蠻濤還能不能站起來。

「傲爽……你不要把事情做得……這、這麼絕!」蠻濤費力的想站起來,可還是做不到,無奈之下,只得目呲欲裂的看著傲爽嘶吼到!

現在蠻濤真相親手將傲爽碎屍萬段,他不管這裡是不是風雲城,即便風雲城中嚴令禁止出現殺人的事件。可是這一切,都是建立在蠻濤有那個能力的基礎上……

「你應該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將蠻濤空間戒中修鍊和療傷所用的丹藥收入自己的空間戒中后,傲爽直接將蠻濤的空間戒仍到了蠻濤的身邊。

在蠻濤的空間戒中,除了一些修鍊和療傷所用的丹藥外,還有幾本靈技,其他便什麼都沒有了。傲爽在剛才得到空間戒時,便是細細探查了一番,發現現在的蠻濤也是一個窮光蛋。而且那幾本靈技大多數都是蠻夷山的靈技,傲爽因為沒有修鍊蠻夷山的功法,所以這幾本靈技對傲爽也沒用。

雁過拔毛,人過的話,留下空間戒!

「咳……」看著傲爽仍到自己身邊的空間戒,怒火攻心之下,蠻濤不禁又吐出一大口鮮`血,臉色慘白的看著自己的一眾手下,不管不顧的怒吼到:「兄弟們!給、給我上!」

蠻濤好像已經忘了這裡是風雲城!

蠻濤話音未落,伊靈心便如同一道閃電一般來到傲爽的身邊,藏於寬大綉袍之中的雙手也是微微晃動。顯然,伊靈心這是在表明著她的立場:誰若是想出手,先過我這關!

「哼!」而就在這時,一道重重的冷哼之聲,突然從登記處響起,眾人循聲看去,原來是王萬里。王萬里作為傲爽父親傲天豪的好友,怎麼可能讓自己的侄子收到不公平的待遇?

瞬間,王萬里的身形便來到演武台的上方,看著蠻濤冷冷的說到:「蠻濤是吧?你膽子不小嘛?你忘了這裡是哪了?」

「還兄弟們給我上?你當這裡是蠻夷山?」王萬里看著蠻濤不屑的說到,這裡可是風雲城,天下五域,五座風雲城。而這五座風雲城中的五位城主,都不是什麼善茬!所以在自己的地盤,王萬里真沒什麼好顧忌的。

蠻濤看著王萬里,什麼都沒有說,對於風雲城的一些情況,在下山之前,自己的師傅便是和自己說過。而且剛才自己的行為確實有些過激了,有失一個三品宗門弟子的風範,涵養。

「這蠻濤上次敗給傲爽的時候,我看還是很洒脫的樣子,沒想到這次居然氣急敗壞了……」

「傲爽和蠻濤是第二次比試了,兩人在拍賣會上競拍之時結的怨,這一次是蠻濤的蠻橫無理惹怒了傲爽。聽說第一次,好像也是因為蠻濤挑釁於傲爽吧……」

「蠻濤三番兩次的惹怒傲爽,就算是脾氣好的人恐怕都忍受不了,何況是傲爽?傲爽可是狠人!」

……

看著蠻濤那過激的舉動,不少人都是搖了搖頭,在他們看來,輸就是輸了,洒脫一些不是更好么?若是讓蠻濤知道他們如此想,肯定被氣得昏死過去,敢情輸的人不是你!

而此時蠻濤的一眾追隨者,也是有些唯唯諾諾的,看向王萬里的眼神也是閃過遲疑之色。這些人大多數都是來自一些小型宗門,否則也不會跟著蠻濤,做蠻濤的追隨者。他們雖然不知道風雲城到底有著什麼樣的實力,但是蠻濤都不敢在王萬裡面前造次,他們就更不敢了。

「哈哈!」傲爽此時卻是一聲長笑,而聽到傲爽的大笑之聲,所有人都是看向站在演武台上上的傲爽,畢竟傲爽,才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

「蠻濤!你若是想讓你的這群小難兄難弟和你一起受苦的話……一起上吧!」傲爽說完之後,只見其雙目之中一陣靈光爆閃,而一身氣息,也是在此時變得愈加狂暴,霸道! 第二百六十章哥,我錯了!

「你們……一起上吧!」

一起上吧!

傲爽的話,好像觸動了在場所有人心中某根弦一般,所有人身體都是略微有些顫動,神情激動的看向此時一臉狂傲之色的傲爽!

他們都是來自北域的某個宗門或者是世家,在同齡人中,都是被長輩譽為天才。在很久以前,家族的長輩們便是和他們說了風雲亂戰一事。

剛一聽到還有如此盛大的比試之時,所有人的心情都是激動的,他們夢想著有一天,在風雲亂戰之時,看著身前的一眾對手,狂傲的說上一句:「你們一起上吧!」

可是來到風雲城之後,在見識到了許多真正的天才之後。他們也是明白了,想法是美好的,自己很多次在心中所想的場景,根本不會有出現的可能。可是傲爽做到了,雖然現在風雲亂戰還沒有正式開始,但是傲爽已經用他強大的實力證明了!

傲爽的狂,傲爽的傲,在『一起上吧!』這句話中,體現的淋漓盡致!這話,根本不是開玩笑,所有人都是這麼認為!

這話,若是由蠻濤說出來,恐怕大部分人都會是一臉的鄙夷之色。但是說出這句話的人是傲爽,一拳一腳,便是將從三品宗門蠻夷山上下來的蠻濤打得站不起來!誰敢瞧不起傲爽?

就連蠻濤的一眾追隨者們,在此時都是有些打退堂鼓,傲爽的風頭太勁了!而且傲爽的實力足以讓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

就連陰雲,在此時此刻都是不禁有些佩服起傲爽來。陰雲自討,若是換做自己,能不能做到傲爽這樣的程度?

「傲大哥……」伊靈心看向傲爽,雖然伊靈心知道傲爽的實力,她也相信,憑傲爽的實力,完全可以獨自將蠻濤的一眾追隨者盡數擊敗。可是好虎架不住一輪狼,而且這些人也全都是靈師階的強者,因此還是有些擔心的問到。

「沒事。」傲爽笑了笑,他自然知道伊靈心想說什麼,也知道伊靈心在擔心什麼。可是傲爽真的毫無畏懼,隨後看向王萬里:「請行個方便,他們真想上來的話,我還是那句話,一起上吧!」

傲爽沒有稱呼王萬里為萬里叔叔,因為這裡人多眼雜,若是傲爽不小心暴露了的話。一些有心人,肯定會根據王萬里這條線索,徹查傲爽的一切。

對於傲爽的身份,在場的所有人,除了王萬里以外,都想知道。他們都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宗門或是世家,能夠培養出如此優秀的天才來!

「既然你執意如此,我也不便多說什麼了。」王萬里點了點頭,身形一閃便消失在了演武台的上空,沒有再說什麼。他見過傲爽的諸多手段,而且傲爽剛才手中拿著那根黑棍,在王萬里看來,也是極為不凡。

王萬里身為靈王境的強者,自然是見多識廣,那根黑棍,一眼便是看出了其中的不凡。除了在其中感受到一股莫名的狂躁之意外,還有某種霸道、剛猛的氣息。

見王萬里離開,傲爽看著此時站在台下蠻濤的一眾追隨者們,搖了搖頭。因為就在剛才傲爽眼神掃到他們之時,可以在他們的眼中清晰的看到一股閃躲之意

他們怕了!

他們除了是蠻濤的追隨者外,還全部都是靈師階的強者,可就是如此,在傲爽眼神隨意的掃視之下,居然怕了!他們自己也感覺到了來自內心深處的懼意,同時也是暗呼自己不爭氣。

「你們……你們還在愣什麼?想、想氣死我啊!咳……」蠻濤見到王萬里不再管此事,心情終於有些好轉,在他看來,即便傲爽再強大,可是好虎架不住一群狼。可是蠻濤卻是發現,自己的一眾追隨者們,居然都不敢正眼看著傲爽!

「我好像想起了一個詞語,叫什麼著?」

「是不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也想到了這個詞!」


台下的眾多觀戰之人除了蠻濤的一眾追隨者外,心中的想法都差不多,他們多想此時此刻站在演武台上,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是自己!

「兄弟們,上,幫濤哥報仇!」就在此時,蠻濤的眾多追隨者之中突然站出來一人,此人,正是曾經為蠻濤『出謀劃策』的李守。

其實李守現在的情況,也只能用苦不堪言來形容。自己為蠻濤出謀劃策,本想好好拍一個馬屁,結果沒拍好,拍到馬蹄子上了……這一下,可夠勁!

李守知道,等蠻濤傷好以後,恐怕再也不會認自己這個追隨者了。其實就算自己不說,蠻濤最後肯定還是回去找傲爽的麻煩。可就是自己嘴賤,而且李守也沒想到,六號包間中的人是傲爽。

所以抓住這個機會,李守真想好好表現一下。

「噗!」但是李守不說話還好,他一說話,蠻濤也是看向了這邊,當發現說話之人是李守時,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嘴角抽動,又是吐出一口鮮~血。

李守見到蠻濤又是吐出一口血,也知道對方正處於暴怒的狀態下。

可是現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他只能硬著頭皮,來到了演武台上,看著還站在台下的眾人:「你們還站著幹什麼?上來啊?我就不信,咱們這麼多人,還打不過一個?」

此時仍站在台下的蠻濤的追隨者們互相看了看,都有些猶豫。最後,還是有著十幾個人來到了演武台上。蠻濤的追隨者,有著五十多人,可是不知怎的,現在只剩下三十多了。而又經過這碼子事,其餘還站在台下的人,也是漸漸散去……

「難當大用!」陰雲不屑的看著漸漸散去的人群,陰森森的說到。


傲爽,你確實是個不簡單的對手,但是等我能夠熟練的使用陰風扇后,我還真想會一會你。看著站立在台上,一副風輕雲淡神情的傲爽,陰雲心中暗想到。

「不行,我突然有些肚子疼,你們等我一會,要是我沒回來,就先開始吧……」就在這時,剛剛走上演武台的一名蠻濤的追隨者,突然捂著肚子,痛苦的說到。緊接著,也沒有在乎眾人同不同意,便速度極快的幾個起落,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中……

「哈哈!」

「怕就說怕了,哪那麼多事?」

「蠻濤的手下,人才不少啊……」

對於這名追隨者所說,眾人都是嗤之以鼻,在場的所有人,都是靈師階的強者。哪有那麼容易就會肚子疼?明明就是怕了,想趕緊離去。

「哎……」看著剛才說話之人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還站在演武台上的寥寥十幾人,都是嘆了口氣。而蠻濤躺在人形的淺坑中,臉色越發的凄苦,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都準備好了么?可以的話,我就要開始了啊……」傲爽晃了晃脖子,看著站在自己身前的十幾個人隨意的說到。

聽這語氣,好像在說著什麼無關緊要的小事一般!

「來吧!」李守強裝鎮定的大喝一聲,自空間戒中取出一把劍形靈器,將長劍斜橫在自己的身前,而其餘十幾人,也均是擺開了架勢。

「呼!」傲爽看著擺開架勢的十幾人,深吸一口氣,整個人在此時平靜如水,此時在傲爽的身體周圍,感受不到一絲的靈力波動。

「蹬!」過了約莫三息的時間,演武場都是有些安靜了下來,眾人能清晰的聽見微風吹拂的聲音之時,傲爽出手了!雙腳猛然一蹬地面,整個人拔地而起向十幾個人掠去!

傲爽的身體周圍散發出陣陣狂暴的氣息,外人看起來,猶如那遠古的凶獸,破籠而出!

人未到,狂風先至!


傲爽急行的身體帶起一陣狂猛的狂風,這十幾個人感受到這股狂風之後,身形都是不由向後退出幾步。而站在前面的幾人更是首當其衝,身體都是一歪,搖搖晃晃的費力穩住身形。

這時演武場上的所有人都是目不轉睛的看向傲爽,他們都想看看,傲爽到底能不能做到一人獨戰群雄,或是說傲爽怎麼完成如此壯舉!

「喝啊!」就當傲爽快要達到十幾人的身前,距離幾人只有一米之時,傲爽徒然發出一聲大喝!這道聲音,震耳欲聾,就好似鐘鳴一般!

「咣當~」靈器落地的聲音傳來,原來就在傲爽這一聲大喝之下,有幾個境界較低的人,不由痛苦的捂住雙耳,而手中的靈器,也是掉落在了演武台上。

乘勝追擊!不,應該說是痛打落水狗!

也沒見傲爽使用什麼靈技,也沒有感受到傲爽身體周圍的靈力波動,攻擊方式很簡單,一雙鐵拳,一記記腿鞭!便足以摧枯拉朽的,將這十幾個本就毫無鬥志的人,盡數擊潰!

瞬間,在演武台上,只有兩個人還站著,一個便是傲爽,另一個便是李守。

倒不是說李守有多強,而是傲爽剛一衝過來,李守便嚇得躲在了人群的最後方。而當時的情況很混亂,所有人都沒有發現!

「你……你、你來啊!」李守見十幾個人瞬間便被傲爽解決,只剩下了自己,也是咽了一口塗抹,看著傲爽強裝鎮定,竭力想掩飾自己內心的懼意。但是看到李守此時略微發抖的身體和眼神之中的恐懼之色之時,所有人都知道,李守撐不了多久了。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便來了。」看著李守,傲爽面無表情,身形一閃瞬間來到李守的身前,右拳也是在李守的眼中無限放大!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