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在空中,也要提防有人攻上山來。

就在這時,空中出現了一道身影,他站在劍上,向着此處飛來。

嗚嗚……

守衛立即拉響了警報聲。

一位長生境的長老出面,見到此人時,臉色凝重:“劍皇,天人境,實力可以匹敵虛神,這是……劍散人!”

“我這次來,是找我的好朋友君陌切磋劍法,還望通報一下”

劍散人響亮的聲音傳盪開來。

說是切磋,誰都知道這是生死之戰。

長生境的長老,聽到這話,臉色更加凝重起來。

不過他倒是沒有把話說死,而是回道:“我去看看君陌真人在不在,這幾天他挺忙的,很可能會讓你白等的”

長老不覺得君陌真人能夠打敗這個瘋子。

劍散人微微一笑道:“他是聖子的貼身侍衛,要是他不在,那我只好把你們聖子抓了逼他出來”

長老眼角一眯回道:“莫要欺人太甚!”

說完這話,他也沒有在和劍散人廢話,向着君陌所在的樓閣飛去。

這要是慢了,劍散人一發瘋,一劍就把他砍了。

好在他最後說完了一句硬氣的話,成功溜了,好在劍散人神智還算正常。

他不怕爲萬勝宗犧牲,只是這種不明不白的犧牲,不值得,對萬勝宗也沒什麼貢獻。

巡邏的長老離開之後,鎮守的士兵看到劍散人,也是臉色發白。

不過他們都是鎮守在原地沒有離開半步。

若是劍散人敢硬闖的話,他們也會讓其知道,萬勝宗的道兵,絕不是貪生怕死之徒。

懼怕劍散人,是極爲正常的事情。

劍散人這人就是不正常。

像鬥牛一樣極其好鬥,非要與人爭個東竭劍道第一。

之前有一位天人境的大能,成爲劍皇,劍散人立即向他發出了挑戰。

這位劍皇不出來應戰,結果劍散人就把他俗世的家族滅門了,斷了這位修煉者的後。

爲了切磋,劍散人什麼事情都能做的出來。

當然在這幾百年間,劍散人的確沒有敗過。

所有人的虛神實力劍道高手,皆死在了他劍下,他也被稱爲劍仙路上的鬼見愁。

他也成不了劍仙。

有他在,別人也沒有機會成爲劍仙。

劍散人踩在劍上飛行,與飛山保持着一樣的速度。

在飛山後面的不遠處,出現了一艘雲船。

雲船之上,有着幾道人影,目光也是向着飛山這邊看了過來。

劍散人向着這艘雲船看了一眼,不屑地道:“景晨道人,你真是好算計,竟然想要趁人之威,可這又有什麼意義呢?” 迦樓飛山,宮殿內。

“聖子爲何戴着面具”

在蘇御的幫助下,君陌將六合劍法練習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


只是看着蘇御帶着面具,讓他有些不解。

蘇御回道:“我怕別人認出我來”

君陌微微一愣,旋即認真地道:“聖子果然謹慎啊”

蘇御感到有些意外,君陌也會說出這般奉承的話。

不過看君陌那個樣子,確實是認真的。

“聖子,你戴的這個面具,是何方神聖,恕我直言,眼睛長得像雞蛋一樣,嘴巴四四方方,沒有眉毛,像人又不是人”

君陌仔細看了一眼蘇御所帶的面具,眉頭皺起。

“這是歐布奧特曼,他來自M78星雲!”


蘇御想了想笑道。

因爲是帶着面具,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對於蘇御的話,君陌每一句都聽得極爲認真,希望從中獲得益處。

不過對於蘇御說的詞彙,君陌還是有些不解,旋即問道:“奧特曼是何方神聖,他來自星雲,看來也是大人物吧”

蘇御想笑,不過還是忍住了,輕咳了一聲道:“奧特曼是拯救人族的英雄,在大災難來臨的時候力挽狂瀾”

君陌聽聞登時心中升起崇拜:“看來這奧特曼,是一位星宿之神啊”

同時君陌對於蘇御更是佩服起來。

不過才二十歲的年紀,就已經以星宿之神爲偶像,想來也是心懷着拯救人族於危難的遠大志向。

就在這時,巡邏長老過來了,見到君陌跪拜道:“君陌真人,大事不好了”

隨後他又看了君陌旁邊的那位帶着面具的男子,一臉疑惑,不過也沒有出口過問。

君陌回頭道:“什麼事情,這麼慌張”

巡邏長老道:“劍散人要和你切磋”

君陌聽聞,也眉毛一挑:“哦?”

隨後再次看向蘇御。

劍散人挑戰落寞,其餘人,很可能趁虛而入。

他需要聽從蘇御安排。

蘇御拍拍手,道:“都出來吧”

緊接着走出了二十多名和聖子體型相當的男子。

他們和聖子穿一樣的衣衫,帶着同樣的面具。

君陌有些驚訝地道:“原來聖子早有預料啊”

蘇御回道:“你放心去就行了,我這裏很安全”

君陌點點頭道:“聖子保重,我和劍散人比試完就會馬上過來”

有着陣法,有這麼多人以假亂真,背後還有花素晗,這麼一位虛神大能。

聖子太穩健了,這樣的安排,想要殺他,幾乎是不現實的。

因此君陌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巡邏長老也看呆了,聖子這是玩的哪一齣?


隨後他又看向君陌,覺得君陌的行爲也是難以理解。

劍散人啊,劍仙道路上的攔路虎啊。

誰見了他不避開?

君陌怎麼還要出去迎戰。

等到君陌出了宮殿之後,巡邏長老叫住了他:“君陌真人,我知道你劍道修爲少有人能及,可是這個時候,我們可以不打啊”

君陌看了長老一眼沒有回話。

巡邏長老繼續說道:“我們飛山加大火力的話,能把劍散人狠狠甩開”

長老所言也是實話,飛山最大馬力飛行的話,劍散人御劍飛行是追不上的。

君陌也知道長老這話,出於好意,當下道:“要成爲劍仙,就不能畏懼,要有一顆勇往直前的劍心,況且我和劍散人遲早都有這一天”

想要成爲劍仙,就避不開要戰勝劍散人。

說完此話,君陌後背的劍暴射而出,在天空劃過了一個弧度之後,來到了君陌的腳下。

君陌御劍飛行離開。

巡邏長老望着君陌的背影也是嘆息一聲:“修劍之人,怎麼就這麼頭鐵呢?希望君陌真人沒事”

“老朋友,好久不見啊”

劍散人望着不斷飛過來的人影,心中很是高興。

君陌也是如此,二人相見,就像多年失散的老朋友重逢一般,不自覺的臉上就浮現了笑容。

“大荒劍陣我已經復原了,在我們打鬥之前,看看我的傑作吧!”

劍散人開口道。

在出手之前,他想和君陌展開劍術交流。

劍陣雖然是復原了,君陌若是能夠提出建議的話,也能讓其更加完善。

君陌開口道:“此處距離飛山太近,不如我們到遠處討論”

劍散人笑道:“也好”

隨即二人離開飛山十里,在這個位置,二人切磋的時候,也不會傷到飛山的人。

君陌看了一眼空中的劍紋,搖搖頭:“若是一個月前,你將復原的結果給我看,我或許會大加讚賞,只是現在看來,你的復原方法有些繁雜,缺點很多”

聽了這話,劍散人原本高興的臉色,瞬間凝固下來。

千年沒有解決的問題,他解決了,結果君陌並沒有任何震驚,反而是覺得不夠好。

顯然劍散人有些不服氣。

劍散人眼睛一眯,冷笑道:“莫非君陌覺得我的方法,有很多改良的地方嗎?”

君陌搖搖頭,微微一笑:“你的方法,漏洞太多,劍紋複雜,運行的時候,容易出現問題”

聽到君陌這麼說,劍散人,更加不服氣,粗聲道:“君陌,你什麼意思?你行你來啊”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