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看上去四十冒頭的鬼魂不禁不屑的嘲笑道。

“切,我在陽間的時候,可是一城師爺,豈能跟你這種下力的貨色相比。”

先前這位師爺立即出口還擊道。

“別什麼師爺不師爺了,你當這還是在陽間呢?就你現在這麼孱弱的身板,就算是來世投胎也叫你投個苦力身上……”

看上去四十歲的鬼魂立即白了他一眼,不過,卻彷彿幸災樂禍道:“幸虧那個小女鬼帶着上仙走了,不然她恐怕又得搶吃的了,就憑我們這些普通的傢伙,那可阻攔不了她……”

而那個師爺鬼魂這次到沒跟他擡槓,而是一臉贊同的感嘆道:“是呀!在陽間擺個地攤賺錢不易,沒想到死了到了陰間想賣點吃的東西積累陰德卻更不容易啊……”

陰間的酆都城,只有前後兩座城門,前面的城門自然是讓生魂進入的,而後面那個城門通往的地府,則是去轉世投胎的路。


乾默默口中的家,在酆都城的最深處,一路之上,夏樂三人卻大開眼界,只見酆都城的正中,有兩盞燈懸浮在虛空之中,一盞光亮無比,而另一盞卻昏暗黑沉,而虛空中兩盞燈的旁邊, 重生之剩女嬌妻 ,就那麼懸浮在半空之中。

夏樂聽李強說過,酆都城的這兩盞燈相當於陽間的白天和黑夜,只是這兩盞燈的光芒卻禁錮在燈的裏面,每當白燈現出光亮之時,住在酆都城所有的鬼魂都必須回到自己的“家”中,不可出門,而黑燈亮起的時候,纔可以隨意在城內走動。

這一點,倒是類似於陽間的禁宵令,只是與陽間的黑白晝夜顛倒了過來。

而兩盞燈旁邊的十座小型城門,則是一殿至十殿的閻王殿,每座城門口上,都有兩名陰兵目不斜視的把守着。

夏樂擡頭遠遠看去,只見十座城門口把守的二十名陰兵,卻都是紫色的眼珠,甚至還有一些陰兵押送着生魂,浮到了第一座城門之前,然後便帶着生魂向裏走了進去。

夏樂不難看出,這第一殿應該就是生魂們獲得鬼體的地方了。

想必小雨,也應該在裏面獲得了自己的鬼體吧?如果小雨真的獲得了鬼體,那麼就真的沒有救回陽間的希望了吧……

夏樂一想,便心中一痛!

他搖了搖頭,將這個念頭暫時壓下去,便隨着乾默默來到了她的家中。

乾默默的家,倒是類似於陽間,只是所有死去的普通人都居住在這酆都城,縱然酆都城再大,畢竟“佔地面積”也是有限,所以,每個鬼魂的居身之處也就比陽間狹小的多了。

只是,乾默默身爲紅鬼,居處卻比普通的鬼魂要大上不少,家裏擺設一應俱全,甚至,連睡覺的牀,都很是柔軟。

夏樂先是拿起一旁桌子上的一個瓶子一樣的容器,問乾默默道:“這個東西,我可以暫時用用嗎?”

“送給哥哥就是了!”乾默默立即甜甜一笑。

夏樂也不推辭,當下便拿起瓶子就將自己凝結出的那個水球裝進了瓶子之中,蓋上蓋子,然後一把就扔進了水鄉里。

做完這些,他才細細的打量着乾默默的家,看着眼前這些東西,夏樂不禁奇怪道:“咦?這些傢俱都是地府發放給你的嗎?”

“不是呀!”乾默默想都沒想,立即道:“這些東西都是我搶來的……”

“……”

搶來的?夏樂頓時無語,就連武妄和花詩雨的表情都是一怔。

不過,夏樂隨後卻很是奇怪道:“你爲什麼搶呢?”

“爸爸走了以後,我每天都餓肚子,開始的時候,那些鬼魂看見我就一臉驚恐的跑掉了,後來,我實在餓的撐不住了,就搶了一點食物,但沒想到,賣食物的那人見我搶了也不說話,然後,我每次餓了都去搶東西吃,但是它們也不阻止我,它們甚至還給我送來了這些傢俱……”

乾默默說的極爲輕鬆,就像非常普通的事情一樣,而夏樂聽到耳中,卻不由得有些感嘆:想必自從自己的師祖轉世投胎之後,自己的這個小師叔就沒了依靠,整天只能以搶食物填飽肚子,幸好她有紅鬼的實力,若她只是一個普通的鬼魂,恐怕早就淪落到十八層地獄,當一個餓鬼了……

“唉。”夏樂嘆了口氣,蹲下身子再次把乾默默抱在懷裏,只是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不過他不說話,乾默默卻張口了,她眨巴着一雙大眼睛,認真的望着夏樂,嫩聲道:“哥哥和阿姨還有叔叔先在這裏休息一下吧,我去幫哥哥找夏雨姐姐……”


說着,她就從夏樂的懷中一下跳到了地上,小小的身子站的筆直,甚至,臉上還帶着一絲嚴肅的神色。

夏樂三人看在眼裏,不由得覺得有些好笑,但卻沒人敢小視她,因爲三人都知道,接下來,就能看到化身千萬的本領了!

瞬間,乾默默雙眼中的猩紅越發濃郁了起來,一股氣浪從她身體裏猛然迸發了出來。

這氣浪登時便越過三人,吹起了三人的頭髮,甚至就連三人的衣服,也是獵獵作響。

三人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就見乾默默那可愛的小臉上已經被兩朵猩紅的顏色所佔據,下一刻,乾默默嫩聲嫩氣的輕喝了一聲,然後陡然展開了雙臂。

在她那小小的臉上,似乎還帶有一絲凜然的神色。

猛然,就從她展開的雙臂之間,竄出了無數透明的影子,而這些影子卻都停在乾默默的身前,一一重合了起來。

而這些影子無論從相貌上,還是穿着上,都與乾默默本人一般無二!

甚至,影子的雙眼之中,也透出了兩道濃郁的猩紅!

wWW▪ ттkan▪ C〇

一時間,四道猩紅的目光就這麼對視了起來……

乾默默眼中的猩紅之色更加劇烈,而從他雙臂之前竄出影子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整個房間裏,頓時增添了一股詭異的色彩。

而夏樂三人,早就已經目不轉睛的盯着乾默默,似乎不想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隨着一個個人影越來越快的從乾默默雙臂之間涌出,夏樂頓時有種錯覺,似乎一個個影子重疊在一起,組成了另外一個人一樣,而影子也隨着重疊的越多,變得不再透明,而是實質起來……

陡然,乾默默嘴中一聲嬌喝,隨着最後一個影子從她雙臂上竄出,整個房間頓時涌起了一股滔天巨浪!


這股滔天般的氣浪吹過夏樂三人的身邊,登時就讓三人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心顫。

就連武妄和花詩雨,這樣的頂尖高手,都不例外! 隨着這股巨浪襲過,房內所有的傢俱頓時都被吹動起來,一些小巧的傢俱,甚至被這股巨浪掀飛,砸在了其他傢俱上面,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而也在這一刻,乾默默終於放下了自己的雙臂,兩隻眼中的猩紅也慢慢退卻,但卻顯示出了一絲疲憊。

下一刻,她隨手朝房門一指,這些重合在一起的影子便像是接收到命令一般,一個個的閃身往房外衝去,隨着這些影子一個個的動身,一瞬間,也像是得到了實體一般,一個個身影都實質了起來。

夏樂心中數着,直到第一百個分身衝出房門,他纔不禁鬆了一口氣。

“一百個我已經出去尋找夏雨姐姐了……”

乾默默的聲音之中掩飾不住疲憊,但卻閉上了雙眼,像是操控着什麼一般。

“我該怎麼做呢?”

夏樂聽到乾默默疲憊的聲音,不禁有些心疼,出口詢問了一下。

“不用哥哥,哥哥坐在一般休息就好了,接下來哥哥不要打擾我了,我要專心操控這些分身。”

乾默默閉着眼睛搭了夏樂一聲,便就不再說話,專心的操控起這一百個分身來。

夏樂見此,也只好閉上了嘴巴,帶着武妄和花詩雨來到牀邊坐下,緊緊地盯着乾默默的動作。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夏樂的心中不由得越來越緊張起來。

唐僧是個廚 ,能找到小雨嗎?如果找到了小雨,但是小雨卻有了鬼體,成了酆都城合法的一員,那自己該怎麼辦呢?

帶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夏樂絲毫不敢放鬆的盯着站在地上的乾默默。

終於,半個時辰之後,乾默默緩緩睜開了眼睛,也就在這一瞬間,一羣黑氣一樣的細線陡然從房外射進了她小小的身體之中。

英雄聯盟之傲世為尊 ,這一百個分身的時間已到,都紛紛從外面回來,回到了乾默默的身上。

夏樂的心情更加緊張,他甚至能聽到自己的心跳,因爲,能否找到夏雨,就等乾默默開口講話了。

“哥哥。”乾默默的聲音雖然很是疲憊,但眼中卻掩埋不住一股失落:“我沒有找到夏雨姐姐,酆都城太大了,一百個我半個時辰也沒有走遍所有的角落,看來只能等明天才能再次搜尋了。”

“沒事。”夏樂不知道爲什麼,心中居然莫名一鬆,他從牀上站起身來,走到乾默默身旁,將她一把抱在了自己的懷中。

看着這個滿臉疲憊,就連鬼體都有些酥軟的小女鬼,夏樂不禁安慰道:“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尋找吧,告訴我,你想吃什麼,我去幫你搶些回來。”

說着,就把懷中的乾默默抱在了牀上。

“我沒事,我睡一會就好。”乾默默小小的身子已經癱軟在了牀上,她眼睛半合半張,顯然是極爲疲憊,不過,她卻還死死的撐着,說道:“我明天還是分離出五十個我來吧,雖然…雖然數量上是少了一點,可是,可是我堅持的時間卻要長的多了……”

說完這句,乾默默終於堅持不住,倒頭睡了過去。

“唉,看來這化身千萬的副作用也很大啊!”

武妄看着熟睡的乾默默,不由得搖了搖頭,感慨了一句。

“咱們出去看看吧,我這小師叔可不能吃我們陽間的食物,我們還是出去給她搶上點食物吧。”

夏樂也是嘆了一口氣,這次又沒能找到夏雨,讓他心裏頗爲緊張起來,甚至,他有一丁點的灰心,難道的自己這些天來的努力,真的付之東流了嗎?

“唉!”再次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夏樂才帶着兩人走出了乾默默的家。

一路在酆都城閒逛着,那些鬼魂們見了三人無一不跪拜下來,甚至有幾個攤子的攤主,得知三位上仙需要一些陰間的食物時,都不由的立即雙手奉上,生怕讓三位上仙產生一絲不滿。

而夏樂本來準備是要搶的,卻不想攤主門都雙雙送到了自己的手上,這一下,可讓他有些不好意思了。

甚至,還有一個“財大氣粗”的鬼魂想送三人三匹紙馬,以方便三人趕路。

但卻讓夏樂給一口拒絕了!

開什麼玩笑,紙馬那是活人能騎的嗎?:

而他也瞬間就想明白了這些鬼魂的心思:這些鬼魂,見自己是千百年難一遇見的“上仙”,無非就是想討好自己,想讓自己在閻王面前美言幾句,好下一世能轉世投胎個富貴世家裏。


雖然這些鬼魂不說,但夏樂卻是心知肚明,不禁心中暗笑不已。

當然,他也不會傻傻的拆穿自己,凡是鬼魂們送上來的食物,不論是硬梆梆的東西,還是水果一樣東西,他都一一笑納,扔進了自己的水鄉里。

而這一手,卻讓這些沒有見識過修煉者手段的普通鬼魂更加肯定了夏樂三人的身份——上仙果然是上仙,無論手裏有多少東西,一扔進懷裏就消失不見了……

之後,三人才再次回到了乾默默的住宅之中,而乾默默,依然還在牀上昏睡着。

夏樂先把一個被氣浪推倒的小桌子扶正,然後又把一路上收來的食物一股腦的全部從水鄉中取出放在了桌子上,接下來,便坐在了牀邊,溫柔的看着牀上那個熟睡的小小的身影。

不知道爲什麼,夏樂感覺自己對自己的這個小師叔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情緒,他覺得,每當看見這個小傢伙的時候,卻不能將她看作自己的師叔,而是下意識的將她當作了一個孩子,甚至更近一層!

連他自己都被嚇了一跳,按照他的性格,根本就不該有這樣的情緒纔對,就算是對待夏雨,也不曾這樣溫柔過,但是,一看到這個小傢伙,心底卻沒由來的產生一股濃厚的溫柔。

武妄和花詩雨靜靜的看着躺在牀上的乾默默,武妄生性好動,此刻讓他安靜下來便陡然感覺渾身不自在一樣,他很想出去轉轉,就算是透透氣也好,他感覺自己呆在這狹小的屋中,都快要憋壞了,但是,他卻根本不敢離開青陽仙劍的範圍,因爲他知道,在這陰間,一旦沒了青陽仙劍的庇護,自己只有死路一條,所以,也就按耐住了性子,一聲不吭的坐在了牀邊。

忽然,武妄百無聊賴之下,不禁打了一個哈欠,而這個哈欠像是傳染開來一般,不光夏樂覺得一股睏意襲身,就連花詩雨,也不禁掩嘴輕輕的打了一個哈欠。

這些天,三人一直只顧着趕路,在路上卻根本沒有怎麼休息過,甚至,在抵達野鬼村之前的那段路上,都沒有睡過,只是此時,實在沒有事情做了,緊繃的精神也放鬆了下來,三人才不由得感覺睏意襲身。

其實夏樂也考慮過自己三人是否在出去尋找一下,可他想到,就連乾默默分身出一百個人半個時辰之內都沒能將整個酆都城搜尋完,自己三人,而且又不能分開,那能在這座巨大的酆都城內尋找到什麼時候呢……

有了這個想法,又加上三人實在是極爲睏倦,只覺得自己眼皮打架,然後,就躺在這張牀上,沉沉的睡了起來。 當夏樂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現,除了他自己,剩下的人早都已經睡醒了。

武妄百無聊賴的坐在椅子上,手裏拿着陰間的一個食物正在細細的研究着,而花詩雨,卻盤坐在一旁的地上,顯然是正在修煉。

而自己的那個小師叔乾默默,此刻卻蹲在牀邊,瞪着兩隻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自己……

“我睡了多久?”

夏樂搖了搖頭清醒了一下,不禁一陣慌神,自己這一睡不知過了多久,可不要耽誤了尋找夏雨魂魄的時間。

“四個時辰。”武妄放下了手中的食物,站起身向夏樂走了過來:“現在已經是第二天了,如果今天不能找到夏雨姑娘的魂魄,那我們就只剩一天的時間了。”

武妄的面色有些凝重,夏樂看在眼裏,心底也是一沉,算算日子,距離夏雨死亡已經過去了五天,如果今天還找不到夏雨的話,那真的就只剩下一天的時間了!

一天的時間能幹什麼?夏樂不知道。


“哥哥別擔心呀,再過七個時辰我就能再次分離出五十個我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