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的是眼看著自己最好的朋友就要離開了,她許瑩瑩真的不捨得,加上今天勸阻的人真的是太多了,脾氣是有點不好的。

點了點頭,特別是聽見南星的那一段事情,突然就更加覺得對不起,走到了這個炸毛的丫頭面前。

「其實我早就給你準備好了禮物了,看看這個吧!」敢斷定在這個世界一定是沒有這個東西的,一個很用心編織好的絡子就出現在了許瑩瑩的面前。

要是尋常的絡子也就算了,可是這個紅彤彤的東西,是她沒有見過的,像是一個方形,下面還有著流蘇。

「哇,這個是絡子嗎?真的好好看,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絡子。」馬上就從顧久檸的手中接下來了這個小東西,放在自己潔白的手心中把玩,然後就放到了自己的鼻尖聞了一聞,除了有著一股子顧久檸自帶的葯香,上面其他的香氣也是自己沒有聞到過的。

再一次發出了感慨的許瑩瑩,大著一個本來就很大的眼睛看著顧久檸:「這到底是什麼花的氣味啊!怎麼我從來沒有聞過呢?」

「這可是旭烈國特有的一種紫色的花,叫什麼薰衣草,名字聽起來就是非常的不錯的。」講的是娓娓道來。

聽得也是非常入迷的許瑩瑩,好像是在某一本古書裡面看見到了這個東西。

接著顧久檸就遣退了周圍的丫鬟,把是朋友的她拉到了一旁,就是因為彼此之間是有聯繫的,也是怕到時候自己真的走了不再回來被人發現了,皇帝南濟會遷怒自己的朋友白燁和許瑩瑩。

「瑩瑩,我和你說,要是那個皇帝知道我是不願意回來的,你就用映山紅的汁水染上這個叫薰衣草的東西就好了。然後交給南濟忽悠他,其實你也能看得出來那個太后只是傷心過度而已。」

交代完了這些事情,正在打算就這麼離開了,「真的要走了嗎?」只是簡簡單單的六個字,然後就讓顧久檸的內心揪了一下,是啊!誰也捨不得這樣的一群好朋友。

「瑩瑩。」加重了喊她的名字,好像是特別無奈的那個樣子:「大家還是能在江湖見到面的。」本來嘛!他們兩個神仙眷侶也是那種閑不得的人,只要哪裡有邪惡,作為正義的他們就會馬上出現。

這樣的俠義,到了江湖人人都是稱讚的,到時候在江湖裡面也是能快速的打聽到對方的信息的。

低下了自己的頭的許瑩瑩,憋屈著一個嘴巴,這個時候白燁和容墨就站在了門口,看著兩個女人是如何的捨不得對方的。

要是對象是個男人的話,可能這兩個人早就炸毛了。

也是知道不能再在這裡傷離別的顧久檸,發現門口自己的丈夫站著呢!看起來是已經在外面等待了很久,遲遲沒有見自己出來,才進來這裡找到自己的。

「白燁,相公,你們來了。」為了快點結束許瑩瑩帶來的悲傷,也讓這個丫頭轉移一下注意力,顧久檸就叫了這麼一聲。

雙手抱胸的白燁,首先說了話:「你們能不能別這麼快的走,瑩瑩的師叔還有點事情,可是他真的很想要給你們送別。」之所以和容墨一同進來就是為了這件事情,雖然白燁知道容墨好了,他們兩個之間也是有些事情要好好暢聊一番的。

但是他不會像自己的妻子一樣,這樣的纏著對方,不讓對方走,這樣真的很令人為難的,知道自己的妻子非常的傷心。

白燁走到了捂著自己的臉,要哭了的許瑩瑩的面前,用寬廣的胸懷抱住了她,讓她有了某種依靠。

「放心吧! 總裁愛妻情深 ,你這不是還有我嗎?」要不是顧久檸和容墨早就成婚了,估計早就拍死這兩個秀恩愛的人了。 第三百二十章鬼谷子的錦囊

兩雙可以殺人的眼睛看著這兩個你儂我儂的人,好像是在說你們真的是夠了。

「徒兒,徒兒,顧久檸那個丫頭要走了,這是真的嗎?」急急匆匆的許瑩瑩的師叔就進來了,看見了白燁和自己的女兒在哪裡摟摟抱抱的,心裏面是非常的不好受的。

只能藉助一下封建的禮教來約束這兩個人,「你們在這裡,光天化日的也不嫌是羞恥。」其實對於他們這些深山老林裡面修鍊的人來說,根本就不會在意這些的。

就算許瑩瑩再怎麼的呆萌,也不會想不到自己的師叔到底在想著些什麼,不過就是看不慣白燁罷了。

到底怎麼樣,人家白燁也是一表人才吧!他們兩個也是兩情相悅的,怎麼能因為了自己師叔的私心,就不能成仁之美呢!


突然還有點憤憤不平的許瑩瑩也是被自己的師叔和師父給寵壞了,走到了自己的師叔的面前:「師叔,你怎麼還是這個老樣子,要知道白燁也是很多的少女夢寐以求的,怎麼可以這樣的對待他。」

深吸了一口氣的師叔,簡直就是覺得恨鐵不成鋼,也不能這麼說吧!就是這個可是一直把她當女兒一樣,現在就想是女兒這麼遠離了自己,然後和別的男人跑了。

心裏面的滋味可以說是不能言語的,怎麼這個死丫頭就是不懂自己的心呢!

站在旁邊的顧久檸和容墨都聞到了一絲別樣的氣味,他們也是知道這個鬼谷子師叔是怎麼想的,畢竟他們不像這個許瑩瑩沉浸在了愛情的喜悅裡面。

馬上就開始轉移話題,「大師,我們真的要走了,我們走了以後,你們要好好的保重自己。」

其實顧久檸這樣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師叔這種老油條恍惚了一下,也能明白這個丫頭指的是什麼意思。

點點頭看著不簡單的顧久檸,「知道啊!所以這不是給你們送來了一件禮物了嗎?」說著師叔就從自己的葫蘆裡面倒出了一個錦囊。

錦囊上面還有著奇怪的花紋,看起來是非常神秘的樣子,讓人不得不多看看幾眼。

看見了這件東西,容墨首先就是一震,這些細微的動作怎麼能瞞得過在他身邊這麼久了的顧久檸呢!

不僅也讓她好奇起來:「大師,這個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我能現在就打開嗎?」覺得裡面就是暗藏了玄機,顧久檸對於師叔這樣的老頑童,當然是不客氣的了,直接上前就要打開。

可是雖然是一大把年紀的師叔,還是動作比較的靈敏,沒有這麼容易就讓她拿到手。

「大師,既然是送給我和容墨的,怎麼我們就不能收下了?」嗔怪的語氣問著這個賣著關子的壞老頭。

「久檸,我可不是這個意思,這個東西只能在你們路上打開,還有一點就是在最危機的時候打開就是了。」說完了這些話,師叔就把這個玄妙的錦囊交到了顧久檸的手中。


很神奇嗎?一點都不,這算是什麼,她可是不會相信,這個師叔還可以未卜先知了,可是人家作為一個隱居的半仙,為什麼不可以有這種能力呢!

將信將疑的顧久檸就把東西給收下了,然後回頭看看容墨還是保持著沉默,表情是非常之嚴肅。

聰明的顧久檸很快就能想到這一定是錦囊的問題,不過到底有什麼玄機,到了路上再說吧!

「既然愛徒的朋友就要離開了,就先一起用個早膳吧!」看見錦囊被收好,也沒有要被打開的意思,是放心了的師叔就問著這些人。

畢竟是出遠門,不用早膳那是怎麼能行的?微微點頭,然後眾人就跟著去了大廳。

走在前面的老人家師叔,突然就停下了自己的步伐,轉過了自己的頭來,眯著個眼睛看著大家,突然被這麼一搞的眾人,都快速的停下了自己的步伐。

「對了,我怎麼和白燁聊天的時候,聽見了他還有什麼事情要做呢!」半眯著一個眼睛的老頭子,樣子是十分的滑稽的。

不過這只是顧久檸心裏面的想法,周圍的大家都不知道這個滑稽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怎麼可能有事情做, 重生日本做監督 ,現在還被這樣的點名了,簡直就是心驚膽戰的。

畢竟也是許瑩瑩的師叔,也要好好的想辦法討好才行,想一想他一個堂堂的將軍,居然在這種事情上面心虛,真的是讓人感慨不已。

「沒有啊!」只是這麼的回答了,摟著白燁的胳膊的許瑩瑩很快腦子就反應了過來,自己的師叔是故意在找茬的。

哎,在心裏面嘆了一口氣的許瑩瑩真的是拿著師叔沒有辦法:「師叔,白燁都說自己沒有事情了,就讓他和我們一起吧!」

這也算是一種懇求了,不知道這樣的自己能不能讓師叔對白燁好一點,自己也算是服了軟的。

聽見了自己的妻子在為自己說話,然後就更加的拽緊了許瑩瑩的手。

也能看得出來,也是早就看出來了他們是真心相愛的,突然也覺得鬼谷子師叔做的有點過分了。

「好了,好了,大家就在一起吃一個飯吧!以後就不能這麼容易的碰見了,這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顧久檸為許瑩瑩說話也是情理之中。

遇見了這樣的事情的師叔,第一時間一定是馬上離開,讓他們自己吃好了,不過想到了再也見不到這兩個人,還是停了下來。

「好,好,好,反正我看著某人也是沒有什麼胃口,我老了,也不需要吃這麼多。」說著這些莫名其妙的話的師叔,自顧自的走在了前面。

在餐桌上面,也是一種壓抑的氣憤,有師叔的不滿意,還有的是離別的悲傷,搞的非常的沉重。

這是顧久檸這樣活脫的人不願意看見的事情:「大家以後還是有機會見面的,江湖總會有相見,大師,你也看開一點,不要這麼的古板。」 第三百二十一章遭遇

聽了這話的師叔,鬍子不由的吹上了天,怎麼能說是自己古板呢!


怎麼一個個都和自己對著干呢?「你和容墨就是回去有什麼樣的打算嗎?」也是能知道那個太后其實一點問題都沒有,師叔就知道是顧久檸這個鬼機靈的計謀而已。

不過昨夜夜觀天象,還有昨晚他們兩個回來的容顏,上面分明是有黑氣兩團,知道要發生什麼的鬼谷子師叔,想到的就是給他們這個錦囊,讓他們在關鍵的時候打開。

也是為了轉移話題,雖然真的不喜歡古板兩個詞,但是顧久檸這個丫頭也不是這麼好耍的。

所以到了最後許瑩瑩的師叔,選擇了用這樣的方式打斷這個鬼丫頭。

「沒有什麼打算啊!就是遊山玩水什麼的,然後過幾天沒有絲竹亂耳的生活。」對於在場的人,都是自己的認識的信任的,再說了可以在許瑩瑩的面前說善意的謊言,但是絕對不可以對師叔也這個樣子。

許瑩瑩的師叔真的是妖的很,,到時候自己沒有走,然後就給自己搞個什麼幺蛾子,突然到南濟的面前說,其實世子妃是真的想要離開,太后一點事情都沒有。

放下了自己的筷子,死死的盯著兩個人,覺得自己視如己出的許瑩瑩就是和他們學壞的,過什麼兩個人的世界,想當初自己的瑩瑩是多麼乖巧和討人喜歡。

現在的隔閡是越來越大了:「你就不怕我去告訴旭烈國的國主,然後你們就出不去了嗎?」故意這麼威脅顧久檸,只是看看她的反應,也是好好的氣一下她,給自己出了這口惡氣。

「怕什麼,要不是為了周圍的百姓,我可以和容墨殺一條血路來,更加何況的是,這樣做對大師你,有什麼好處呢?」鳳眸流轉的顧久檸,時不時的看看容墨。

還是這樣能迷倒萬千少女的臉,從她的眼中滿滿都是他,沒錯他們經歷了這麼多的生生死死,早就達成了一種默契,要不是為了心中的仁愛,他們根本就不用和南濟皇帝在那裡費什麼口舌了。

沒錯,的確是對鬼谷派沒有什麼好處,這樣的事情師叔是一定不會做的。

「容夫人,你來告訴我一下,你是用了哪種辦法讓太后昏睡這麼久的。」大概也是猜到了什麼的師叔,笑眯眯的眼神看著,就隨意的問問她,能找到一種自己沒有見過的昏迷人的方式,也是學到了。

叫一聲顧久檸容夫人,當然是能讓她高興的了,可是停頓了半刻就緩緩的起了身子:「時辰真的不早了,郎君我們該上路了。」

其實坐在旁邊的容墨早就吃好了,一直在平平靜靜的聽著自己的妻子和大師的對話,心裏面是越來越愛自己的妻子了,怎麼能這樣的有智慧呢?

向在座的人作了揖,揮動了自己的長袖,長袖隨著清風慢慢的掀起來。跟在了妻子的後面,想要一生一世都這樣站在她的背後保護她。

「等等我,久檸。」也是馬上就起身的許瑩瑩,是看見了自己的朋友居然走的這樣的著急,又是嗔怪的眼神看了自己師叔一眼,怎麼能問這樣的問題。「白燁,你也快點跟上。」

完了,還不忘讓白燁也跟著,畢竟這是一次送行的機會,這江湖上面的事情不是誰都能說得清楚的,也許這就是最後的一次送行了也不一定。

被就這麼拋棄的師叔,嘴裡面還有一口飯,慌慌張張的咽了下去,結果還差一點就噎住了,不停的往自己的嘴巴裡面倒茶水,想著讓這些晚輩等等自己,可是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來。

含含糊糊的說著等等我,可是卻一個人都沒有理他,現在也不是生氣的時候了,忙著就跟在這群人的身後。

來到了大門口,一輛不算豪華也是比較有內涵的馬車就停在面前,一個趕馬的馬車夫,就沒有了其他。

看見了這樣出行的兩個人,他們好歹也是世子和世子妃啊!怎麼可以這麼的簡陋,既是沒有怎麼在貴族的圈子裡面生活過的許瑩瑩也是非常的不滿意。

「久檸,我不想要你連一個隨從都沒有,到時候誰來保護你。」剛把誰來保護你說完,容墨的眼睛就往這邊瞟了一下。

突然是覺得自己好像是說錯話了的許瑩瑩,吐了吐自己的舌頭后,很窘迫的說了一句:「對啊,容公子還可以保護你,可是誰又來保護他呢?」還是放心不下。

網游之一代大帝 :「在外面好好的照顧一下自己,有什麼事情也可以找白燁一起商量一下。」

聽了這些就有點不服的老頭子:「她是我的徒兒,為何出了事情就不能找我了?」

眾人都不知道這個脾氣古怪的老頭子是什麼時候來的,不過就許瑩瑩和白燁現在在心裏面是真的不想要見到他。

但是又是對自己有養育之恩的師叔,所以他們兩個都不會明面上的表現出來的。

目送著他們兩個上了馬車,許瑩瑩居然不爭氣的流下了眼淚,還好旁邊有白燁的擁抱著,才沒有覺得這麼的寂寞和孤單。

喃喃細語:「久檸她真的走了,就這麼走了。」

一輛樸實無華的馬車就朝著朝陽的方向去了,未來會越來越美好的,只要他們彼此都想著對方,沒有什麼困難是解決不了的。

旭烈國的宮殿內,淑妃一整晚都沒有睡覺,起初是摔了幾件很珍貴的器皿,趕走了身邊所有的人,想了一個晚上都沒有想清楚,可是一個很陰暗的想法早就在看著顧久檸為太后診治的時候就想到了。

第二天,精神是非常不好的淑妃,也是用了很多的胭脂水粉讓自己看起來氣色好一點,在偌大的宮殿裡面,也只有她的技術是最好的了,所以她一直都是自己上妝。


同樣也是因為這個妝畫得比較的精緻,得到皇帝南濟的青睞也是有這個原因的。

一個上好的檀木簪子就在手中斷了。 第三百二十二章美景

斷了的檀木簪子差點就扎進了淑妃細嫩的肌膚,黑紅一樣的簪尖染上了紅彤彤的鮮血,讓人很是心疼。

怎麼連個簪子都在欺負本宮,憤怒的把木簪就朝著琉璃地板扔了過去,清脆的聲音在這個偌大的宮殿裡面發出的很詭異。

也許是那個國主答應了昨晚來的,可是卻沒有允諾,這些都是怪誰的好,不就是哪裡冒出來的個什麼鬼的神醫——顧久檸嗎?

天還是蒙蒙亮的那種,淑妃看著遠處的天邊,她的這個寢宮是最能看到藍天的了,都是皇帝陛下的賞賜,可是現在她覺得屬於自己的東西快要沒有了。

就是因為昨晚明明是自己的生辰,皇帝陛下也是答應了陪伴自己的,然後居然沒有。

周圍的宮女都在細心的照料著她,聽到她半夜在發飆,知道了她在煩心著什麼,都勸導著她說是因為皇帝陛下剛剛失去了愛女,太后又倒下了肯定是很忙碌的,一下子沒有顧得及娘娘,還望娘娘能看的開點。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