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此刻秦偉像是陷入了混沌之中,壓根就不知道外界發生了什麼事情?

晦明大師見得秦偉雙目無華,確是有中魔跡象!

頓時也不敢大意,這種症狀他可是見過不少。一般在修煉到了瓶頸之時,若沒有很好的引導很容易就會被魔障入體。

只是晦明大師卻是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秦偉小小年紀又是如何修煉到此種地步的?

然而還沒等晦明大師做出決斷之時,秦偉的雙手就閃電般的劃出,整個身體像是令狐般消失在原地不見蹤影,等到再次出現之時已經到了白袍男子的身側。

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白袍男子顯然沒料到秦偉竟然會跟自己過不去,剎那之間就反應了過來,在秦偉即將擊中自己之時猛的一掌拍出,頓時只見一道肉眼可見的靈力被催發立體而出,卻是迎着秦偉快速靠近的手掌飛了過去。

只是幾人沒想到的是,秦偉已入魔障,但實力卻是不減反增!

本來玄級高手的實力就已很強悍,再加上現在的秦偉被邪氣入體,體內靈力混亂的不得了,反而讓他的實力再上了一層樓了。

白袍男子實力雖然強悍,但此刻秦偉確是有一擊之力!

想象中的巨響沒有出現,白袍男子就知道壞事兒了,果不其然,在那真氣未曾挨近秦偉身體半寸之時,秦偉身體裏的真氣就被催發卻是帶着一股吞噬之力,硬生生的從白袍男子揮出的真氣流中穿了過去。

望着越來越近的手掌,白袍男子甚至能感覺到臉頰上的刺痛感。

一股深深的無力感突兀般的出現在了男子的身上,他竟然在緊要時刻閉上了眼睛!

等死嗎?

PS:更新送到!老酒求支持,大大們如果覺得文文還可以,請收藏一下吧!老酒拜謝了! 那一刻,白袍男子感覺自己離死神那麼近!

就在白袍男子閉目等死之時,晦明大師像是天神降世般飛至秦偉身前。在秦偉那依舊渾濁的眼睛尚未看清大師如何出手,就見到一隻大手慢慢的變大,變大,再變大。。。

“砰!”


一聲巨響過後,秦偉的身軀被摔出老遠,一口黑血“噗”的凌空吐出。

正在這時,萱萱剛好追了過來,卻是剛好看到了秦偉受傷一幕,頓時整個人像是發瘋般的衝了過去,看着已經人事不知的秦偉,大聲哭喊了起來。

“秦大哥你不要嚇我啊!你說過會照顧我一輩子的!你怎麼能說話不算數呢?我不要你死,不要你死!。。。。”

卻說倒地的秦偉雖然渾身痠疼不已,但那種被制的感覺確實消失不見了蹤影。心中也是一喜,暫時忘記了晦明大師的一掌之仇。

只是晦明大師的實力稱得上是深不可測,受得他一掌秦偉又怎可能毫髮無損?

秦偉雖然心中比誰都清楚,奈何傷勢實在不清,想說什麼也說不上來。只有任由小丫頭抱着哭泣,卻是感覺到手臂上兩個柔軟的麪糰狠狠的刺激着他的心,鼻孔裏面鮮血橫流。。。

廂房裏面,晦明大師看着傷勢好轉的秦偉,問道:“現在感覺如何?”

秦偉雖然有些惱怒,牛鼻子老道使勁太大,但也知道在人家地頭還是乖點的好,應道:“多謝道長關心,小子感覺好多了!”

“哦,那就好!”

看晦明大師的樣子卻像是放下了心中石頭,一下子就讓秦偉聯想起了什麼事兒來。只是那念頭一閃就消失不見了,等到再次去捕捉的時候卻是沒了。

屏退了幾人之後,晦明大師走進秦偉,道:“小子,你是慈厄那小子**出來的吧?”

“呃?”秦偉明顯一愣,卻是不知道牛鼻子老道是何意,一臉吃驚的瞪着晦明大師,意思是你趕緊給哥兒說道說道啊!

“哈哈,你小子也別吃驚!慈厄那小子也就這麼點兒實力,倒是浪費了這一身好材料哇!”

這下秦偉算是聽明白了,合着牛鼻子老道比慈厄上人還要牛*逼啊?頓時心裏就開始打起了小九九,心想嘿嘿,哥兒這次來天師殿就是爲了突破,遇到了大使哥兒哪能鬆手啊?嘿嘿,過了這個村可就難找到你這麼厲害的好手了哦!

打定注意之後,秦偉就哭喪着臉道:“道長,你看,要不你指點一下小子?哎喲,我的腰啊?咳咳咳,疼死我了。。。。”

反正秦偉算是想好了,自己好不容易遇到一個比慈厄上人還要牛掰的人,怎麼說也得求得幾招防身功夫不是?

對於秦偉的心思晦明大師心中像是明鏡似的,但這老頭子顯然不想這麼簡單就答應了秦偉的請求,言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要我教你也不是不行,不過呢,老夫有事兒問你,你須得老實回答。否則,哼,別怪老夫翻臉無情!”

秦偉哪想到老頭翻臉比翻書還快,一下子就被晦明大師的狠話給嚇到了,一顆小心臟砰砰的跳個不停。

“你可知道剛纔發生了何事?”晦明大師一臉凝重的問道。

“呃?什麼事兒?”

卻見秦偉撓了撓頭皮,一點也沒聽懂晦明大師所言何事!

晦明大師臉上閃過一絲慍怒,繼續道:“就是你爲什麼衝進老夫練功的後院!”

“哦!這個啊?道長,我。。。我。。。也不知道啊!”

這次晦明大師是真的生氣了,之前他還想着好生跟秦偉談談,找到那異象的根源,可是現在看來那小滑頭竟然如此狡猾,嘴巴咬的這麼緊,一點都不往外泄露絲毫。

大師生氣豈是一般?秦偉頓時感覺到一陣壓迫自晦明大師體內發出,卻是硬生生的壓制住了自己的靈力波動,整個人瞬間就被定在了臥榻上動彈不得!

秦偉急了,趕緊道:“咳咳咳,道長,我是真不記得了啊!您老到底想知道什麼啊?”

晦明大師冷哼一聲,道:“小子,你這是在挑戰老夫的耐心!實話告訴你,如果老夫沒猜錯的話,此刻你體內已經被邪氣佔領!哼,你不怕死,老夫乃至整個修真界可是擔心的要死!”

秦偉頓時“啊”了出聲,他是真沒想到這次的事情這麼嚴重。而且看晦明大師的樣子不像說謊,那麼就意味着自己體內真被邪氣侵入了。這,又豈是小事兒?

一下子跳了起來,拉着晦明大師的手臂,乞求道:“道長道長,你可得救救我啊!我還沒活夠呢!”

晦明大師呵呵一笑,道:“救救你?你以爲像是吃麪條那麼簡單啊!憑藉着老夫的實力都無法救你半分,你覺得這世上還有誰能救你?”


這下秦偉是真的傻眼了!晦明大師的強悍他是知道的,可是現在連晦明大師都救不了自己,那豈不是說自己必死無疑了?

哦,不!我不能死!雪兒還在等着我呢!爸媽的生死之謎我都還沒弄清楚呢,我怎麼能死啊?

心中這般想着,秦偉卻像是發瘋了似的就要往外衝去。

然而還沒等秦偉邁出一步,晦明大師就忽的一指點在了秦偉的百會穴,秦偉頓時失去了知覺卻是倒在了臥榻上沉沉睡去了!

在晦明大師的禪房裏面,白袍男子像是入定的老僧般靜靜的盤膝坐着。

見到晦明大師推門而進,男子睜開眼睛問了句,“如何?”

晦明大師徑直走到了自己的蒲團邊上,席地而坐。問道:“天問,你此次下山可是有事兒要辦?”

顯然白袍男子名字叫做天問,站了起來,應道:“家世預言華夏將有一場異變,遂着我到京師找晦明師叔你,說是一切聽你安排!”

晦明大師頓時恍然大悟,開始的時候見到天問使出的那招投石問路,他已然知曉這年輕後生怕是和自己的師兄晦達有關,頓生較量之心,這纔有了再內院的那場在外人看來極其平凡的對戰。

但兩人都清楚,晦明大師的實力着實強悍。雖然天問一直不服師父天下第一,但見識了晦明大師的禪功之後,天問才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了。

PS:更新送到!老酒求支持!要花花啊!如果覺得文文還可以就請大大們收走,回去慢慢看吧!老酒拜謝了! 燕京國際機場。

陳天囂旁邊赫然站着老爹陳久功,弟弟陳天張確也在其列。

中組部的通知已經下了有些時日了,本來陳天囂還想在京城在呆幾天的,但昨天中組部副部長章一民親自打電話傳達了總理火家保的旨意,東湖市副市長已經離職,讓其火速到東湖市就職。

這不一大早的他就開始收拾東西,但臨行前老爺子的叮囑卻是不會少。一直弄到快中午時刻,他才走進機場。

其實這時候陳天囂是不願意離京的,京城的風雲已經成形,而且又是在換屆之際,很多事情只有在京城才能更好的遍觀全局,而在地方上就沒有這麼好了,一旦京城生出什麼變故來,那自己可算是鞭長莫及了!

但大佬發話,陳天囂又豈敢不從?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陳天囂回頭看着弟弟陳天張,道:“弟弟,我這番離京,家裏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哦!替我照顧好二老,記住,該低調的時候就要低調知道嗎?我估摸着京城將有一場大變,切記不要強出頭,萬事多跟爺爺商量一下知道嗎?”

陳天張也是一掃往日玩世不恭,一臉捨不得的望着大哥陳天囂,應道:“大哥,你放心吧!我肯定能把家裏照顧的妥妥當當的!你就安心去赴任吧!我還能不聽爺爺的話啊?”

“老大,時間也不早了,你就上飛機吧!家裏的事兒有我和你爺爺在,不會出什麼大事兒的!倒是你,東湖市的情況還是比較複雜的,你去了。。。記住,不管什麼時候我們陳家都會支持你的!”

“恩呢,爸,我記下了!弟你們保重,我走了!”

看着哥哥頭也不回的向飛機登機臺走去,陳天張的眼中流下了一泓清淚。雖然哥哥陳天囂平時很嚴厲,但怎麼說還是親兄弟,現在突然沒有人在耳邊唸叨了,陳天張反倒覺得有些不適應了。

陳久功也是國家部委中人,自然不像兒子陳天張那般沒有出息。深深的望了一眼漸行漸遠的大兒子,卻是直接轉身上了身邊的邁巴赫轎車。

陳久功見車廂裏氣氛有些沉悶,就聊起了兒子的事情來,問道:“老二,幫裏最近怎麼樣啊?”

說到幫派的事情,陳天張一下子就來了興致,一掃臉上的憂愁,道:“幫裏沒什麼大事兒啊,就是我們天地門馬上要跟天龍幫的人大幹一場。哈哈哈,爸,你看着吧!咱們陳家一統京城道上勢力的一天就要到了啊!”

陳久功感覺到事情沒有兒子說的那麼簡單,“哦?是嗎?說說你怎麼安排的吧!老爸給你把把關。”

等到陳天張一五一十的將自己的計劃說給了陳久功聽之後,陳久功果然不愧是在部位呆過的人,一下子就發現了計劃中的不足之處,尤其是對於陳天張任用新人羅炳坤,有些不以爲然,甚至是反感。言道:“老二,這羅炳坤爲人如何啊?”

誰知陳天張卻是故意賣關子,嘿嘿一笑道:“爸,你老就別操心了!你的顧慮我都知道,不過呢,你咋知道你兒子我沒有別的打算哇?哼,這次就讓他們看看我陳天張如何一個人玩轉整個道上!”

見兒子自信滿滿,陳久功也不好再說什麼,但心中總感覺這樣做還是有些不妥,但想來此刻兒子肯定聽不進去,也就不在說什麼了。

然而在天師殿,晦明大師的禪房裏面卻是另外一番景象。

白袍男子也就是天問,看着臉色冷的可怕的晦明大師,有些怯懦的問道:“師叔,你怎麼了?”

晦明大師卻是不答反問道:“你師父當真這麼說的?”

天問立即應道“對啊,臨行前師父確實這樣說給我的!怎麼,師叔你不相信我啊?”

“哦,這倒沒有,就是有些懷疑。”心中卻想着“這麼大的事兒晦達怎不親自告知與我?反而派天問這麼個小子過來,師弟你意欲何爲呢?”

天問見晦明大師眼神飄忽不定,不時從自己身上掃過,心中也是一顫,五指卻是悄悄的並在了一起。

許久之後,晦明大師也未想出個所以然來,遂帶着天問一起奔向了秦偉所棲廂房。

臥榻邊上小丫頭萱萱見是晦明大師,趕緊站了起來,道了聲“大師好!”然後就退到了一邊,卻也不敢詢問秦偉到底怎麼了。

晦明大師用手指了指臥榻之上昏睡着的秦偉,對着天問道:“天問師侄,不你來看看?”

天問卻是不多言,徑直走到臥榻邊上,左手拉過秦偉的手腕,右手兩指並在一起搭在秦偉的脈搏處,卻是閉上了眼睛。

良久之後,天問睜開眼睛,面色凝重道:“師叔,恕師侄愚鈍。我。。。”

晦明大師眼中閃過一絲疑慮,卻是一閃即逝,道:“無妨無妨,連師叔我都拿不準他到底犯了何病,你也別感傷了。要是你師父在場。。。呵呵,不說了,讓他好生休息吧!”

萱萱見晦明大師要走,頓時就急了。卻也顧不上矜持,一下子竄了出來,跑到晦明大師面前,哭訴道:“大師大師,你快救救秦大哥吧!我不要秦大哥死!”

本來晦明大師是要離去的,奈何萱萱拉的太緊,大師卻也不好甩開萱萱的手臂。看了眼天問,吩咐道:“天問,你幫師叔盯着點主殿吧!”

天問臉上閃過一絲疑惑,卻是不多言,徑直走了出去,順帶帶上了房門。

萱萱見大師留了下來,臉上閃過一絲喜色,趕緊鬆開了晦明大師的手,吐了吐香舌。

“嘻嘻,大師,我就知道你能救秦大哥!這下你逃不掉了吧?嘿嘿!”

晦明大師也被萱萱的調皮給逗樂了,笑着說道:“能不能我還不知道呢,不過,此事讓老道遇到了斷然不會撒手不管的!小娃娃你去外面守着房門,切記不可讓人打擾到我,可曾記下?”

萱萱也知道此事非比尋常,頓時一掃臉上的笑意,徑直走了出去,像是門神一樣立在房門外,一邊道:“秦大哥,你趕快醒過來吧!萱萱終於能幫你忙了喔!”


只是小丫頭哪裏知道房間裏面,一場與死神的大戰纔剛剛拉開帷幕。

PS:更新送到!老酒求支持,要收藏,求包養啊!推薦,花花有沒有? 廂房裏面秦偉緊閉雙眼躺在臥榻上,臥榻邊上晦明大師將拂塵放在矮桌上,然後盤膝坐在了臥榻上。

輕輕揮了下道袍,躺着的秦偉卻是坐了起來。雖然整個人依舊無神,但卻是有些不一樣的感覺出現!

只是這時候的秦偉因爲被晦明大師制住穴道,正在沉睡哪裏有分毫感覺?

然而就在晦明大師將體內真氣從秦偉背上打進體內之時,一股強悍到了極點的真氣瞬間就將晦明大師的真氣包繞吞噬個乾乾淨淨,卻是霸道無比。


晦明大師頓時大吃一驚,輕“咦”了一聲,然後就取出另一隻手灌滿真氣守住了秦偉的靈臺,頓時一股清流像是溪流般鑽進秦偉體內,秦偉的身體卻是微微動了一下,想來是起了作用。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