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犁天族的子弟才能真正與來自四大超級部落的天才們攖鋒。

所以他們一出現,立馬就成了其他勢力追捧的核心,讓鬼老萬秋明直翻白眼的同時,也掛起諂媚的笑容迎了上去。

這個龐然大物,他可沒資格在人家面前擺譜啊。

可是很不幸,因為一時猶豫,萬榮部落被諸多勢力死死地擋在了圈外,只能聽著裡面七嘴八舌的阿諛奉承之語干羨慕。

犁天部落的帶隊人是個長得五大三粗的女子,她的身材彪悍得尤勝於尋常壯丁,最重要的是,她的人中和嘴唇中間竟然長著不算太密,但也十分明顯的鬍子茬兒,這五官的確長得極具衝擊力,狠狠地刺痛著周遭其他部族大老爺們的小心臟。

可沒有人敢因其長相就對她冷嘲熱諷。

這女人的名頭早就傳遍了蠻荒各族,犁天大軍最高統帥——張翠花。

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曾經手刃上萬敵族士兵,血債累累。

張翠花面對接二連三、如糖似蜜的馬屁聲,完全不為所動,只是用那渾厚沙啞的嗓音說道:「都給本帥讓開,別來煩我。」

「我們還要休息。」


可即便如此,這群大中小勢力的帶隊者還是厚著臉皮想要贏得她的好感,攀上犁天族這根粗壯的高枝。

畢竟背後有後台,為人處事都要有硬氣許多。

演武場中央的人越來越多,但四大超級勢力的人遲遲沒有現身,這就意味著四族大比開始的時間還沒有個定數。

就在圍觀群眾和諸多隊伍都在陽光底下等得心急火燎之時,天空中異變突生。

所有人齊齊仰頭,只見那厚厚的雲層之中,出現了一抹聖潔雪白的鳥影,最令人詫異的是,這大鳥的背上,似乎還有兩道人影……


(唔……今天回家晚了,可能第三更要等超過十二點了,不過請大家放心,每天三更絕不食言,要睡覺的朋友可以先睡,明天看四章,嘿嘿。)< 「我靠,那是誰,竟然有飛行坐騎,這也太拉風了吧。」

「不知道是哪個大人物?」

「這你都不知道?這靈鳥名曰仙靈鶴,乃是紅蓮西築主人,芙蓉大師的專屬靈獸,整個部族獨一份兒。」————

在百里族民們為藍天中的異象而驚嘆不止的時候。


演武場中的各族參賽隊伍也是紛紛舉目瞻仰,對著那越來越靠近地面的靈鳥指指點點,熱議連連。

「我的天,我就看到過幾次稱作陸行靈獸坐騎的大人物,這個更拽,更炫酷,竟然直接是坐飛的,她到底是誰?」

仙靈鶴背上那兩尊人影的身份成為了眾人討論的焦點,大家都很好奇,能擁有如此吸引眼球的靈獸坐騎,究竟是何方神聖。

萬秋明目光炙熱地望著那漸行漸近的靈鶴,嘖嘖讚歎道:「什麼時候,我也能擁有這麼一隻坐騎就好了。」

「真不知道是什麼尊貴的人物,擺出這麼大的排場。」

聽了他的話,在其身旁陪同而立的桫欏部落帶隊人則是恭敬道:「秋明兄以一己之力把萬榮部落帶上了西宏之巔,這等豐功偉績,將來必然會得到回報,擁有靈獸坐騎,也只是遲早之事。」

「哈哈,你太高看老朽了。」

萬秋明故作淡定地乾笑了幾聲,其實對於這番馬屁,他的心裡極為受用,可那等飛行靈物,四大超級部落的高層都沒有幾人能夠擁有,更別說是他了。

所以也只能是心裡滿懷憧憬,眼巴巴地傻望著流口水。

「黑,是芙蓉那傢伙。」犁天族的張翠花舔了舔嘴唇,聲音宛若悶鼓,「這麼多年都沒有看到她現身,難不成這屆四族大比是請她來主持?」

百里芙蓉駕馭著仙靈鶴準備落地,她饒有興緻地看著弟子,「怎麼樣,這感覺不錯吧,萬人景仰。」

雷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雖然我很不情願,但不得不承認這排場夠足,感覺夠爽。」

「嘿嘿,下面的那群人里,可有不少你的老相熟,什麼九聯部落、桫欏部落,當然,還有萬榮部落。」百里芙蓉別有用意地提醒了一句,便指揮著仙靈鶴降落在下方眾人自覺讓開的空地上。


雷岳跟著這個霸氣外露的師尊躍下鶴背,面對無數投射過來的尊崇目光,頓時生出了一種高人一等的清爽感覺,這令他自嘲地搖搖頭,「我這算是狐假虎威么?」

答案是肯定的。

只不過,借師傅的能力逞逞威風,也在情理之中。

「哈哈,芙蓉姐們兒,你可想死我啦。」

剛剛落地, 萌師在上:逆徒別亂來

雷岳循聲望去,只見一個壯得令他心臟亂跳的女人帶著色眯眯的目光朝百里芙蓉走來。

然而後者出奇地沒有表現出什麼不滿,反而是雙眼彎成了月牙,盛滿笑意地迎了幾步,「翠花大妹子,好久不見,你最近可是好生威風啊。」

「哪裡哪裡。」張翠花一舉一動都散發著一股豪氣,「再怎麼也比不上你統帥在四族威名赫赫的紅蓮軍霸氣啊,那種嗷嗷叫的軍隊,真是眼饞死我咯。」

「哈哈。」百里芙蓉輕笑了幾聲,拉過雷岳介紹道,「這是我新收的弟子,雷岳。」

隨即又指著張翠花,「這是犁天部落的三軍統帥,張翠花,論年齡,她小我幾歲,你就稱呼翠花嬸嬸就行。」

「呃……好,翠花嬸嬸。」雷岳舌頭僵直,心裡滿是彆扭。

眼前這個壯女人怎麼看怎麼爺們兒,叫嬸嬸著實不自在。

張翠花則是粗獷地笑了起來,「嚯嚯嚯,以後我就叫小雷雷好啦,想來能讓芙蓉大姐看上的年輕人,定有過人之處。」

「嬸嬸過獎了。」雷岳倒是被她這話誇得不太好意思————

此時此刻,周遭各大勢力的隊伍眼看著對他們不屑一顧的犁天族的大佬竟然主動迎上去和這個從靈鶴上下來的蒙面女子交談甚歡,各自面面相覷,眼裡透著滿滿的駭然之色。

讓犁天部落三軍統帥如此對待,再加上有資格收服飛行靈獸,能是一般的角色么?

當即便有人蠢蠢欲動,準備上來攀關係了。

但在張翠花那碰了一鼻子灰,也讓這群人長了不少記性,目光紛紛放在了雷岳身上,在他們看來,如此年輕的一個人,對於奉承話的抵抗力應該遠遠不如張翠花這種老成持重,見多識廣的上位者。

不遠處,萬秋明已經陷入了獃滯之中,渾濁的老眼瞪得仿若一對鈴鐺,雙股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他清晰的看見,在那兩尊大佛身旁的年輕人,竟然是消失已久的天雷部落頭號餘孽,雷山獨子——雷岳。

想到這,他暗自帶著隊伍往後退了幾步。

這令因為角度問題沒有看到雷岳真面目的桫欏部落帶隊人大惑不解,「秋明兄,為什麼他們都上去拉關係去了,我們反而還要後退?」

萬秋明兇狠地瞪了他一眼,呵斥道:「少廢話,愛退不退,你要願意巴結,儘管上去吧。」

他風雲突變的態度嚇得那人啞然失色,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讓這位前一刻心情還挺正常的萬榮部落權威剎那間火山爆發。

這時,萬榮部落的隊伍里走出來了一位生得狐媚之氣十足的青年男子,這人正是萬榮部落少公子萬胡林。

他看著鬼老問道,「大爺爺,那人的背影好眼熟啊。」

「當然眼熟。」萬秋明頭痛得閉上雙眼使勁甩了甩頭,「那人正是天雷部落的那個小餘孽,雷岳!」

「什麼?!是他?」聽到這熟悉的名字,萬胡林的狐狸眼睛豁然瞪得滾圓,嘴巴也難以自禁地長成了「o」形,就連那天生上翹的眼角,都是因為極端驚駭的情緒而情不自禁地微微下垂。

「不錯。」萬秋明布滿溝壑的老樹皮臉此時更是平添一倍的褶皺,花白的眉宇間充滿了凝重,「看來那小子野雞變鳳凰了,攀上了大人物,和他在一起的那個女人究竟是誰?」

說完,他重新看向萬胡林道:「胡林,這次在大比中如果碰到那小子,立刻集結人手把他殺了,不然遲早成為我們的心腹大患!」

萬胡林聞言,狠戾地獰笑了起來,「我明白了。」< 「這位公子真是玉樹臨風,一表人才,風流倜儻,英俊瀟洒啊(此處省略一億字)……。」

「公子,我是小刀部落的,很榮幸能見到您這樣的貴人。」

「公子,我是陳鐵部落的,希望能得到您的指點……」

諸如此類的馬屁聲魚貫入耳。

雷岳頭疼欲裂,一邊應付著這位大哥,「我不是貴人。」

一邊應付著那位滿臉雀斑的大姐,「我只是個虛相中期的小菜鳥,而你是真身境的大高手,我難道指點你怎麼把修為倒退回虛相期么?」

雷岳認為,這幫人吹捧得太不著邊際,溜須拍馬的功夫不到家,缺乏必要的談話技巧,根本無法給人帶來感官上的享受。

所以,談話沒有再進行下去的必要了。

索性直接來到百里芙蓉的跟前,說道:「師傅,這幫人太煩人,我去那邊玩玩兒。」

「哪邊?」百里芙蓉早就看到自己的弟子被一群馬屁精纏身,但樂得看他窘迫應付的樣子,也就沒多管,此時聽他這麼說,不解地問道。

「看到了些老朋友。」雷岳咧開嘴。

百里芙蓉聞言秀眉輕輕挑了挑,呢喃道:「老朋友?」

說完這話,她很快就明白了過來,手背朝外揚了揚,「去吧去吧,注意安全,有事兒就叫我。」

「知道,那徒兒先去了。」雷岳恭敬地鞠了一躬,繼而便朝萬榮部落所在的方位緩緩踱步而去。

鬼老萬萬沒有想到,縱然自己用最快的速度撤下隊伍避其鋒芒,可還是被目光毒辣的雷岳發現了蹤跡。

見「尊貴的公子」帶著不懷好意地笑容朝某個方向極有針對性的行進,所有拍馬者登時精明的反應過來,自然是不願意錯失這個讓「尊貴的公子」開心的機會,紛紛緊隨其後,跟在雷岳的屁股後邊形成了一條壯麗的人潮線。

「大爺爺,您看那是什麼情況。」萬胡林修為還沒到真身境,眼神自然不如萬秋明那麼利索。

鬼老聽了他的話,頓時從憂慮中回過神來,抬起頭,目光直接鎖定在了那領頭的青年之中,大驚失色。

「快撤!」

他沒有猶豫,眼下的情勢不饒人,就沖這天雷餘孽方才落地的排場,萬秋明就知道,眼下的雷岳,已經遠遠不是他可以肆意踩踏之人。

相反,對方可以毫不吃力的反過來踩自己,到時候,恐怕萬榮部落都將在在場各族注視之下顏面掃地。

但在他倉促下令的背後,似乎是忽略了一個關鍵性因素,那就是整支隊伍都處於演武場內側,而通往出口的方向,正是氣勢洶洶席捲而來的龐大馬屁精隊伍,還有那領頭走得不緊不慢,悠然自得的雷家青年。

也就是說,萬榮部落已經避無可避,再退,就是演武場看台的圍牆了。

萬秋明咬著牙,本就赤紅的雙眸更是被熊熊的心火平添了幾分血色。

裂錦

除了馬屁精隊伍之外,其他的部落勢力則是持作壁上觀的態度,饒有興緻地看著這位「貴公子」到底想做出些什麼事。

「鬼老,想不到,我們又見面了。」

雷岳總算是站到了萬秋明的面前,但出人意料的是,他並沒有當眾發難,而是露出潔白的牙齒,滿臉盛著笑容。

至於這笑容背後蘊含著怎樣的情況,那就不得而知了。

總之,萬秋明感覺很不爽。

「是啊。」鬼老在雷岳身後無數勢力的強迫壓力之下,也只能強顏歡笑道,「世事無常,想不到再見雷公子竟然是在這樣的場合,不過如今一見,老朽只能是讚歎一句虎父無犬子,想必雷山族長知道雷岳公子如今所取得的成就,肯定會閉目含笑的。」

聽完他滿口的鬼話,雷岳不以為然地嗤笑道:「你鬼老頭怎麼就敢斷言我父親死了。」

說到這,他聲音徒然變得冷漠如臘月寒冬,讓聽者不寒而慄。

「你鬼老都還沒死,我父親怎麼捨得死?」

萬秋明胸腔內充滿了殺意,可只有硬憋著,臉上訕訕地笑道:「雷岳公子,在此之前,我們的確有很多誤會。」

「不過滅掉天雷的乃是北蒼氏,我即便是想幫也是無能為力啊。」

他說話的時候,忽然靈機一動,立馬將屎盆子扣在了北蒼部落的頭上,心忖你雷岳不是牛逼哄哄的么?我反將你一軍,看你敢不敢對超級勢力也這麼放肆。

「哼,鬼老,你少和我玩這些機謀詭詐的東西。」雷岳不經意地瞥了站著的萬胡林一眼,隨即又注視著萬秋明道:「你也別怕,本公子也不是那種不顧全大局之人,我來這,只是想問候你一聲,再順便告訴你,這次四族大比,你們可得小心了。」

至始至終,人數眾多的馬屁大軍始終沒有得到表現的機會,他們沒有得到雷岳的指令,自然沒人願意當這個出頭鳥。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