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四眼毒蟾這次腦袋迅速地扭向一旁,同時後背上的金黃色小疙瘩同時噴射毒液,萬道毒液空中交錯,編織出一張夢幻般黃色大網罩向山雞妖。

山雞妖發出一聲痛苦地嘶叫,全身的羽毛都在毒液的腐蝕之下冒著絲絲熱氣,燒出一個個密密麻麻的小洞。

同時一雙雞爪也沒能倖免,被噴上毒液以後,上面很快秘出很多細小的血珠,一會兒功夫便成了血淋淋的一片,樣子慘不忍睹。

四眼毒蟾抓住這寶貴時機,迅速朝遠方跳去,能否活命就在此一舉了。

「好大的魄力,好強的隱忍力,我想在它丟掉第一隻眼之後便知道自己今天是鬥不過山雞妖了。

為了求得一絲生機,它竟然用自己另外兩隻眼麻痹山雞妖,在最後關頭髮動致命一擊,真是太厲害了。

沒想到妖獸之間的爭鬥也同樣小覷不得,以後永遠不能小看對手啊,不到最後一刻不能放鬆警惕,不然這山雞妖就是最好的例子。」

「嗯,還是左老頭你的眼光毒辣,我還以為是山雞妖自己一時大意呢。」

狀若瘋狂的山雞妖見四眼毒蟾要逃走,不顧一切地向四眼毒蟾撲去,只是自己全身上下被毒液噴了個遍,攻擊力大打折扣,對四眼毒蟾有些無可奈何。

四眼毒蟾所有的毒液在剛才全部用完,更無攻擊力可言,雙方就這樣糾纏到了一起。

四眼毒蟾的蟾皮和山雞妖的雞冠在修真界都能賣上一個好價錢,正當喬虎正準備出去撿個便宜的時候,一個人從後面拉住了他。

然後就見一陣強風刮來,吹起漫天紅土,一個龐然大物發出嘶嘶叫聲從遠處飛來,一張口將四眼毒蟾和山雞妖囫圇吞入了肚中。 喬虎見狀驚出一身冷汗,只見這龐然大物分明就是一條巨蛇,三角蛇頭,幽綠雙眼,身長十米,合抱之粗,暗黃色的皮膚上面有許多紅色的小斑點,正是紅斑蛇。

喬虎連忙隱匿起自己的氣息,回頭看看救自己一命的人,竟然是呂芸兒。


喬虎險些驚喜出聲,呂芸兒連忙沖他擺了一個噓聲的口型,喬虎說不出話只好點點頭向呂芸兒示意。

紅斑蛇將四眼毒蟾和山雞妖吞進肚裡之後,肚子鼓起了兩個肉球,一雙冰冷的眼睛掃了一遍四周之後便慢悠悠地爬走了。

喬虎見紅斑蛇已經走遠,轉身對呂芸兒笑道:「你怎麼會在這裡,莫非你一直在暗中保護我么?」

呂芸兒輕輕地笑了一下,答道:「你倒是想得美,但是就我這身本事能保護的了你么,我也是尋紅斑蛇尋到這裡的。」

「那真巧了,你順便還救了我一命,大恩大德小生無以回報,只好……」

「以身相許了,是不是?」

「沒想到你也有此意,那感情太好了。」

「呵呵,這種報答小女子可承受不起,你想要報恩也可以呀,把你的小命交出來,我看剛才那條紅斑蛇好像還沒吃飽哦。」

「不是吧,你看剛才它的肚子,都脹成這個樣子了,」說著用手比劃給呂芸兒看,惹得呂芸兒咯咯笑,「而且就算我肯,你也不忍心對不對?」


「那可不一定哦……」

呂芸兒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強風驟起,紅斑蛇竟然去而復返,龐大的身軀在空中迎風亂舞,直奔二人而來。


喬虎擺出一臉驚容對呂芸兒說道:「呂師姐,我只是和你開個玩笑,幹嘛這麼較真啊。」

「還有心情耍嘴皮子,趕緊逃命啊!」說著猛拽了喬虎一把,御劍而起。

喬虎當然不會傻傻地等死,破蒼嗖的一聲從後背飛出,喬虎向上一躍正好被破蒼接住,兩人一起亡命狂飛起來。

再看紅斑蛇,不愧是四級的妖獸, 重生之韶華似酒 ,速度竟然比兩個人還快。

喬虎已經將速度提到了極致,可是後面的紅斑蛇距離兩人越來越近,喬虎甚至可以聽到夾雜在風中的蛇信吞吐的滋滋聲。

喬虎看了旁邊的呂芸兒一眼,大聲喊道:「呂師姐,我們分開跑吧,這樣至少有一人還可以活命。」

「好啊,你向左我向右!」

說完兩人便一左一右分開了,紅斑蛇見狀略一停頓,便向喬虎追了過來。

喬虎看到紅斑蛇追了過來,將手中的幾枚細針悄悄地放回儲物袋內,然後心裡大聲喊道:「左老頭,你快出來呀,情況危急啊!」

「哇,好大一條蛇,臭小子快跑!」

喬虎聽到這句話差點沒從天上一個跟頭栽下去,「這還用你說么,我已經在跑了,可是我跑得沒有它快,你快快想想辦法吧。」

「我能有什麼狗屁辦法,老夫如果肉身還在的話一口氣就能解決掉它,可是現在我只剩下一副殘缺的魂魄,能有什麼狗屁辦法。

唉,等會兒你被吞了以後,要不了多久就會被它徹底消化掉。

你倒是痛快了,老夫藏在這葬天鏈中,它消化不了還得排出體外,想想就噁心啊。」

「左老頭你不想辦法也就算了,那今天我這條小命就交代在這裡了。」

「臭小子不用對老夫使激將法,沒有辦法就是沒有辦法,我勸你別在我這費心思了,還是跑快點吧。」

喬虎回頭看看馬上就要追上的紅斑蛇,哀嘆一聲道:「你別追我啦,就算你是條母蛇,我對你也不會產生興趣的。」

紅斑蛇當然聽不懂喬虎在說什麼,仍然在後面窮追不捨。


「臭小子前面有個石洞,快進去躲一躲。」

喬虎向前看去,只見石洞位於一個山坡下,洞口很大,裡面幽深一片看不到盡頭,洞口滿是錯綜複雜的蛇印。

「我靠,左老頭你什麼眼神,那是紅斑蛇的老窩,你讓我親自送上門么?」

「這時候你管那麼多幹嘛,這樣逃肯定是死路一條,進去搏一搏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話音剛落,紅斑蛇已經追了上來,眼看一張嘴就要將喬虎吞進口中,喬虎眼疾手快,嗖嗖嗖幾聲將王斌賣給自己的飛針全部擲了出去。

飛針打在紅斑蛇的蛇鱗上,發出叮叮叮的聲響,竟然全被擋在了體外。

不過飛針也耽誤了紅斑蛇片刻,趁這段時間喬虎連忙向石洞飛去。

忽然只聽呼的一聲,紅斑蛇巨大的蛇尾向掃帚一樣掃了過來,快若閃電。

喬虎猝不及防被蛇尾正面掃中,當即一口鮮血噴洒在空中,身體不受控制地向地面砸去。

「臭小子你沒事吧,挺住啊!」

這時候一個黃色的倩影從對面飛來,將喬虎一把接住,然後沒有一絲的停頓便向石洞快速飛去。

「你怎麼又回來了,這下我們都跑不掉了。」

「別說話,趕緊調息你的靈力,不然我這樣帶著你飛馬上就會被趕上。」

喬虎聽罷連忙收起情緒,暗暗地將傷勢暫時壓下,然後從呂芸兒手裡掙脫出來,兩人一齊向洞內飛去。

洞口直徑大概有三米,裡面也沒有立刻收縮變窄,兩人飛在裡面一點也不覺得擁擠。

光線很快昏暗下來,只借著呂芸兒仙劍發出的綠光兩人才能看清石洞內的大概情況。

此時兩人也不辯方向,沿著石洞一直往前飛,漸漸地兩人感覺石洞有些變窄了。

這對兩人來說是個好消息,因為石洞越窄紅斑蛇越不可能追過來,兩人就可以爭得一絲喘息的時間。

兩人一直加緊往洞裡面飛,沒有注意到紅斑蛇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停了下來。

它覺得這裡是自己的老巢,只要自己把住洞口,這兩個人類無論如何也逃不出去,遲早也要落到自己手裡,所以決定先找個地方將肚裡食物消化掉再說。

「哎喲!」

喬虎只顧趕路,沒有注意到石壁上凸出來一塊,腦袋哐當一聲就撞到了上面。 呂芸兒連忙停下來問道:「你沒事吧?」

「沒事,只不過是腦袋比以前大了一塊。」

「呵呵,這裡比起洞口小了一半,我們還是步行吧,它好像沒有追上來。

剛才我已經向據點發出信息,如果有人看到的話就會來救我們的,不過不知道我們能不能挺過這段時間。」

喬虎驚喜道:「沒問題,我們向裡面走走,看看有沒有小洞之類可以藏身的地方,相信段老大一定會第一時間趕過來的。」

呂芸兒望了望幽深的山洞,仙劍發出的微弱綠光打在她白皙的臉龐上,更有一種別樣的美。

漆黑深邃的山洞內,一男一女並肩向前走著,一小片地方被微弱的劍光照亮,然後又很快暗淡下去。

兩人無話,山洞立刻靜寂下來,甚至安靜的有些可怕,只能聽到兩人的腳步聲。

「臭小子,雖然這裡不是花前月下,楊柳水岸,但一個活生生的大美女就站在你旁邊,你怎麼能無動於衷呢?

氣氛讓你搞得這麼沉悶,真讓老夫受不了,你出去以後千萬不要和別人說你認識我,我可不認識這樣的呆瓜。」

「左老頭你別能不能消停一會兒,給你機會表現的時候你不好好表現,現在倒說得沒完沒了。」

「你知不知道有句話叫做有妞不泡,大逆不道,每個女人或丑或美內心都希望男人關注她,只不過有的矜持有的開放罷了。」

「左老頭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你這些歪門子道理都是跟誰學的?」

「呵呵,江湖經驗而已,不足掛齒。」

喬虎悄悄瞄了一眼呂芸兒,只見她白皙如雪的俏臉上看不出一絲的懼意或者焦急,一雙眼睛仔細地盯著腳下的路,神情認真之極。

呂芸兒感覺喬虎在看自己,便扭過頭去問道:「怎麼了,你有什麼事嗎?」

魔鬼失樂園 ,心裡沒來由的一陣慌亂,連忙答道:「沒,沒什麼事。」

呂芸兒見狀嘻嘻一笑,問道:「我好看嗎?」

喬虎竟不敢看她,抬頭瞅向山洞上方,雖然那裡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到,「好看,你是我見過最好看的女孩。」

「真的?那你見過多少女孩,不會就只有我一個吧?」

「沒有,我長大的村莊和華青山上不是有很多麼。」

「呵呵,等你以後走出華青山就會知道這世上比我漂亮比我美的女人有很多,到時候你就會把我忘掉的。」

「不能,我不會的。」

「呵呵,這世上的諾言太重,重得經不起時間的考驗,最後都會像流沙一樣沉入河底。

不過這塊大陸這麼大,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你總記著我幹嘛?」

喬虎忽然覺得兩人談論的不是一件事情,自己鼓足勇氣說出來的話卻沒能讓對方聽懂。

也許她不知道這話字裡行間包含的情愫,也或許是她裝作不知道,或者是她不在乎。

這讓喬虎感覺很彆扭,原來她不是那個意思,一瞬間喬虎好像失去了這一生的勇氣,只得轉移話題道:「既然我們的前途一片光明,那你以後想做點什麼?突破極限問鼎天道嗎?」

昏暗的光線很好地掩飾了喬虎表情上的變化,呂芸兒完全沒有看清,所以也沒能感覺出喬虎語氣上的細微變化。

她歪著腦袋想了一下,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要做什麼,身邊的人都在修仙,父母也讓我修仙,所以我就修仙了啊。那你呢,你想做什麼?」

「我剛開始踏上這條路的時候,是想有一天能夠出人頭地,讓父母過上好日子。

後來來到這裡以後,我見到了守護,他們不僅實力強大,而且還是我們人類的保護神,所以我以後一定要做一名守護,而且還要成為五星守護,抵禦妖獸的入侵。」

呂芸兒聽完,本來言笑晏晏的臉上瞬間沒了光彩,只不過因為光線昏暗,喬虎也沒能發覺。


「那你以後是不是見了妖獸就殺啊?五星守護要殺很多妖獸的,你不覺得那樣有些殘忍么?」

「怎麼會,妖獸見了我們人類不是一樣一個都不放過,所以有一天我變強了,一樣會見一個殺一個。

我多殺一個妖獸說不定就是救了很多人,你們女人就是太心慈手軟了。」

呂芸兒聽罷只哦了一聲便不說話了,她也不太清楚為什麼聽完喬虎說的這些話心裡會這麼難受,讓她一下子沒了說話的興緻。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