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陽魔法卷軸內的火,怎麼可能這麼強大!”

“這根本就無從解釋!”

真真看着周陽和孫全的一戰,可王教官依舊一無所獲,百思不得其解。

準確的說,王教官此刻,迷茫了。 看到王教官瞬間出現在死亡了的孫全的身邊,周陽如釋重負的呼出一口氣。

“幸好,壓住虛無不出來替自己抵擋那一槍,不然的話肯定會被王教官看出來些什麼。”周陽想道。

要知道,虛無可以自己釋放,爲主人抵擋攻擊。對於孫全的一槍,即便是不能完全的抵擋,卻也絕對不會讓周陽傷的那麼重。

而周陽不讓虛無出來,其實有兩個原因。

第一,怕王教官看出端倪。

第二,周陽知道,自己受傷的情況下,強化身體更加有效。

“不過,下次不能這麼冒險了。如果這柄長槍的槍頭沒有被三才裂裏的虛無吞噬的話,後果不堪設想。”摸着有些變形的鱗波鎧甲的胸口,周陽一身冷汗。

要知道,這是拿命去賭,如果賭不贏的話,損失的就是自己的生命。

“噗!”

周陽再次噴出一口鮮血,“幸好自己已經達到筋骨齊鳴,內臟被強化了不少。如果是之前和王晴對戰的那會,自己現在可能就已經躺下了。”

舉個例子,周陽雖說穿着鎧甲,但是就彷彿鋼的飯盒裝着一塊豆腐。而周陽的內臟就是那豆腐,被猛烈的撞擊後,飯盒可能沒有什麼太多的變化,但是那豆腐絕對會變成爛泥一樣的碎塊。

當然,周陽強化內府以及骨骼後,防禦自然就更強了。


道理是一樣的。

“四哥!”

“該死的周陽,你死定了,你會爲你今天的愚蠢付出昂貴的代價。”

“等着我們兄弟盟的報復吧。”

“四哥的老大,孫斌已經是生死境初期的強者了,周陽你完蛋了。”

隨着王教官的入場,孫全的手下們也一擁而上,當看到孫全已經死的不能再死,各個憤怒的朝着周陽怒罵着。

“滴。”

一聲腕帶傳來的聲音,周陽連忙看去,“越級挑戰,一千積分?乖乖,真不少,加上之前的考覈,擊殺雙頭魔狼等,自己現在的積分已經四千多了!”

“真快!”

“看來,自己還是要走積分的這條路。”

思想過後,周陽根本沒有理睬孫全手下等人的怒視,轉身離開了挑戰館,回宿舍。

他當然知道,此時重傷的自己自然是強化身體的最佳時機。

······

“叫你不要隨便殺人,你怎麼還是殺了,太沖動了!”隨着周陽一起回來的王教官,皺眉的責備道。

“以後的你怎麼辦?積分怎麼獲取?人家也不傻,不和你挑戰,然後針對你出營區就擊殺,你的積分怎麼來?”

“靠聚能塔和幻靈塔,唉,你小子能叫人愁死!”王教官無奈的搖頭道。


周陽微微一笑,他當然也不想多殺人,但是孫全做了一件和韋領差不多的事情,就是拿着方安然來威脅自己,所以周陽才一時起了殺心。

“算了,你的路還是你自己走。”王教官無奈的看着周陽,起身就要離去。

“對了,以後擊殺人,獲得的腕帶裏積分可以劃出來,還有裝備可以去兌換館,兌換積分。即便是殘缺的,損壞的。”走到門口的王教官,突然說道。

“怎麼?”聽到王教官的話,周陽疑惑問道。

王教官隨即一指周陽不遠處,原本猴子使用的聖器奎寶殘缺的盾牌,說道:“別看它已經損壞,但是還能回爐,製作的材料還是有用的,所以軍校是回收的。”

“那麼你就可以獲得積分。”

周陽明白的點點頭。

“唉。”

看着周陽平淡的神色,王教官轉身離開。

看着王教官離開,周陽馬不停蹄的準備自己強化身體的材料,開始強化身體。

······

營區萬福樓。

作爲一個酒樓,而且能把酒樓開到影衛內島的營區內,可見多麼的氣大財粗,權勢與背影多麼的強大。

要知道,在營區內部消費,並不是金銀,而是完完全全的積分。

任何,所有的花費,都是積分。

萬福樓的一處闊達的包間。

包間內,金碧輝煌,卻帶有着溫文爾雅的柔潤,不讓人覺得粗淺,還令人覺得舒適。

原本大廳正中的一個碩大圓桌,此時卻被人挪到了一邊,而那原本是圓桌所在之處,有一個人佔了此處。

確切的說是一個死人,一個胸口被炸出一個深洞,已然看到背後的鎧甲的洞。這人,自然就是被周陽所擊殺的孫全。

“老四!誰?是誰?到底是誰殺了我家老四,告訴我。”此大漢滿臉鬚髯,熊腰虎背,比之孫全的身體都要有爆發感,面容上和孫全長得有幾分相似。

“二哥,冷靜一點,事情已經發生了。問問他們怎麼回事吧。”說話之人乾淨白皙,略顯幾分儒雅,倒是像似一屆柔弱書生。

而身後,則是揹着一柄巨大的深藍色彎弓。

彎弓淡藍色光澤流螢,一陣陣寒氣直逼,讓人不敢直視。

這兩人正是孫全的三個哥哥其中的兩個,老二孫武,老三孫雙。

而且,兩人更是有着不弱的實力,都是玄妙鏡後期的人物!

“二爺,是那周陽……四爺去找周陽…….”

隨即,先前跟孫全很近的下人,添油加醋的訴說了事情的經過。

“好一個周陽!看我不把他碎屍萬段了!”

孫武濃眉一挑,雙眼赤紅,氣喘如牛的冷喝道。

“慢着二哥,此時還要多加商議。”

看着孫武就要轉身離去,四個兄弟之中,智慧最高的孫雙及時攔下。

“三弟,這還有什麼好說的?殺了咱們的四弟,我自然要把敵人的腦袋給破碎了!”

孫武猙獰的看着孫雙道。

“二哥,四弟的死,我也難過,但是這其中有諸多蹊蹺,你這樣貿然前去,萬一。”

孫雙看着自己的哥哥,皺眉道。

“老三,莫非你怕了不成?有什麼好多想的,什麼萬一!根本沒有萬一!一個小小造化境後期的小子,還不夠我一斧頭的,你別攔着我。”孫武推開孫雙便要出門。

“二哥,你糊塗啊!你想想,老四當時是不是也這麼想的?老弟可是玄妙鏡中期的,不也是死在了周陽那小子的手中。”

“我看,他能輕易的斬殺了四弟。足以說明,他完全可以和我們玄妙鏡後期的人,一戰!如果有些底牌的話,不定結果會怎樣。”孫雙急道。

聽着孫雙的話,孫武頓時覺得有些道理,駐足轉身問道:“老三,平時就你的點子多,那你說怎麼辦?老四的仇,咱們不能不報!”

“二哥,仇咱當然要報,但是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你,告訴我,現在有沒有人跟着周陽?”

孫雙問向先前說話的手下。

跟隨,這是在營區,所有復仇的人,經常慣用的伎倆。要知道,營區內禁止殺人,如果動手,自然會被雷鳴地獄轟至成渣。


所以,一般情況下,都是跟隨。二十四小時的跟隨,哪怕是輪流看守在仇人的房間門口。

爲了就是,仇人出了營區,自己能第一時間知道,同時堵門擊殺!

聽到孫雙的問話,那人怗怗竦竦的回答道:“有,有,一直都有。周陽現在把自己關閉在自己的房間,想來是恢復傷勢。”

“本來你的主子已死,想來也是你保護不周,罪該一死!但是,現在留着你還有些用處,爲了給四弟報仇。多派些人手,輪流的監視着周陽。但有走出營區的動向,你立刻回來稟報!”

“事情辦得好了,我饒你不死,滾!”孫雙厲聲喝道。

“是,謝謝三爺不殺之恩,小的一定辦好,辦好。”

聽到自己不死,這人點頭如搗蒜一般,轉身離去。

“三弟,這就是你的辦法?倘若那小子不出營區怎辦?乾脆我和他單挑,來得實際!”看着自己的三弟,搞出無關緊要,不痛不癢的辦法,孫武急道。

“二哥,你彆着急!聽我慢慢給你說。”

“現在咱們唯一的辦法,就是留意周陽所有的動向,不讓他得到積分。沒有積分,他基本寸步難行,光靠着聚能塔和幻靈塔,根本無濟於事。”

“再說,在營區待着,每個月都還要繳納三百的積分!”

“所以,咱們只要扼殺周陽一切積分的來源,就好了!如果周陽着急了,那麼一個就是出營區斬殺魔獸,第二個就是退出考覈。”

“無論哪一個,咱們都能擊殺周陽。反而,一對一,咱們只怕會吃虧。所以,挑戰等,我們都不要做。”孫全眸光鋥亮的說着。

“要不要把事情現在就告訴老大。”孫武問道。

聽到孫武的問話,孫雙搖頭道:“最近大哥閉關,你也知道。哪一次都是把自己封閉起來,即便是腕帶都不打開。等大哥日後出來,在說吧。”

······

影衛內島,深林間,某處。

“腕帶有震動。”一棵巨大的樹上,在樹葉之間,竟然隱祕的躲藏着一個人。

“孫全和周陽挑戰了?”這人臉上露出一絲微笑,“也好,藉助孫全之手鏟除周陽,那更省了自己的事了。”

“滴。”

這人剛剛關掉信息,在等待着什麼,腕帶再次發出震動,“又怎麼了?”

“什麼!孫全竟然讓周陽殺了!周陽怎麼可能有這樣的實力!”一時間,此人滿臉的震驚!

“現在是地龍根關鍵的時刻,我不能去找周陽的麻煩。實力強,就強一些吧!反正服用了地龍根之後,我的防禦會無限增加!或許,也能突破到玄妙進入生死也說不定!”

“叫周陽多活幾天好了。”隨即這人眉毛一挑,驚喜道:“不對,擊殺了孫全,孫斌自然不能放過周陽,還有孫全的其他兩位哥哥!”

“對,有了他們的制約,我完全可以放心!”

想到這,此人一臉的笑意。

這人正是玄妙鏡後期的韋然! 韋然等人的事情,自然是周陽所不知道的。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