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這只是本人自己一點粗淺的看法,還無法上升到公子的高度,公子太擡舉了。”

兩人在黑市寒暄了好長時間,男子才意猶未盡的離去,這就沒有電話,要有電話的話,恐怕還能留個張林的電話號碼。

這一路下來,整的張林一頭毛毛汗,生怕一語說到他身份上,整的對方心生警惕,他孃的,這年頭拉個人情也不容易啊。

男子走後,張林在黑市逛了一圈,最後在一個攤位上以五粒孕神丹的價格換了一本低級的臨摹武技,松鶴拳,雖然級別不高,但總比沒有好,拿着武技,又回到了破廟當中。

廟裏沒有人,二娃他們並沒有告訴丐幫後來人員這裏就是他們的總部。

張林沒有着急學松鶴拳,走到月老像後面,心神一動,又是鑽進了乾坤玲瓏盤當中,石臺上還有一卷卷軸,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張林必須達到煅體第五層才能獲得。

目光看向煅體房,張林忍不住就打了個寒顫,取出孕神丹,把所有孕神丹都倒在了手裏。

“媽的,拼了!”離選拔還有十天時間,在這十天之內,他必須感應到天地靈氣,引天地靈氣入體,突破出靈境,若不然,上臺也只有捱打的份。

如果正常修煉的話,十天時間他絕對是突破不了,現在就只有賭一把了。看了看那黑乎乎的十幾粒藥丸,張林心一橫,一把就塞進了嘴裏。

十幾粒丹藥入口,一大股暖流當即就順着喉嚨滑了下去,以前每次煅體,張林都只服一粒丹藥,這還是頭一回一次性就吞了十幾粒。

暖流順着喉嚨滑下,最後流到了胃裏,沒等張林想會有什麼結果,突然間一股能量陡然自體內爆開,能量來的非常猛烈,當即一股漲疼之感便從腳蔓延至頭頂,全身滾燙滾燙,似被火燒一般,皮膚一點點鼓起來,就有着要被撐爆的意思。

“啊!!!!”這種被火燒一般的感覺張林終於是忍不住了,殺豬般的大嚎了一聲。


能量肆意的在體內翻滾着,身體一點點撐大,還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這個時候如果他不把能量釋放出來的話,唯有身體撐爆的下場。


紅着雙眼,趁身體還能控制,他趕緊跑進了煅體房。

前面的器械他都已經用過,現在只剩下那兩排刀子沒有試過了,咬着牙,他跑過去把那兩排刀子啓動起來。

“啊!!!”滾輪飛快的轉動起來,張林站在兩排刀子的中間,一把把鋒利的刀子彷彿猛獸的利爪一般在他身上瘋狂的划動着,猩紅的鮮血當即就把整個身體都是沾滿。

不過這一來還真有效果,一道道口子在他身上生成,而就在這時候,那在他體內瘋狂翻滾的能量都是朝傷口處涌了過來,每出現一道傷口,這些能量都迅速將其修復,這樣一來,張林的身體竟然沒有再撐大的意思,雖然現在是裏外受苦,但總比爆體而亡的好。

就這樣一次次傷口劃開,又一次次被修復,如此循環,慢慢的,那刀子划進肉裏的深度似乎逐漸變得淺了一些。

………………………………………………

楊氏家族突然被襲殺兩名長老,現在整個家族高層都顯得亂哄哄的,根基動搖了不說,這事,恐怕還沒完。

近十幾年來,楊氏家族勢力不斷壯大,雖然有些仇家,但這些人還真沒有敢動楊氏的,如今這事來的太突然,不得不將他們引入深思,因爲事先保密措施做得比較好,因此,這事外人還不得而知。

“你們對這事有什麼看法?”楊家議事廳當中,族長楊戰眉頭緊皺在了一起,臉龐上佈滿了陰雲,這次的事情,對方除了那暗器之外,沒有留下任何痕跡,令他們根本無從查起,到現在連敵人是誰都還猜不出來。

看到衆人一籌莫展的樣子,二長老這時候道:“近年來咱們楊氏家族除了跟其他勢力有經濟上的衝突外,好像還沒有跟誰有過死仇,此次四長老五長老被殺,明顯是衝着我們整個楊氏來的,所以,這事,恐怕還沒完。”

聽得二長老這話,楊戰輕點了點頭,這一點他自然想到,只是不知道對手究竟是誰,下次又會有什麼手段。

二長老的話,其他長老都能聽懂,六長老這時候顯得有些毛了,額頭竟然滲出了絲絲虛汗,“你的意思是說有人想把我們整個楊氏連鍋端了,這次是四長老、五長老,那麼下次就是我們在座的誰了。”

“可以這麼說,而且對方的實力絕對不在我們楊氏之上,就是比咱們楊氏強,也強不了多少,若不然,絕不會用這種手段。”二長老仔細的分析着,但就算他們想破腦袋,恐怕也想不到對方就是那丐幫的便宜幫主還有城裏李員外。

“二長老說得對,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們必然還會有行動,到時候只要露出馬腳,不怕查不到對方是誰,這段時間大家最少少出門,馬上全青大會選拔開始了,這次的兩個名額,我們楊氏必須全部拿下,等選拔閉幕,再出招把這隻狐狸引出來。”楊戰深吐了一口氣,緩緩說道,作爲一名引氣境強者,現在都只有乾着急, 首丘之情,總裁的新妻舊愛 ,跟皇室一旦掛上鉤,那他楊氏的地位無疑會節節攀升,而這一切,他們都壓在了楊氏這麼多年來獨一無二的天才楊晉身上。 張林走進煅體房就沒有出來,就這樣,在裏面待了七天七夜,在那兩排刀子的不斷切割下,他那膨脹的身體,終於是一點點的恢復了原樣。

形狀恢復了原樣,可他的身體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仔細觀看,那兩排刀子現在劃在張林身上,只是留下了幾道白印而已,並不像最開始一刀下去就切進肉裏,顯然,他現在的身體已經達到了一個臨界點,突破到了煅體第五層,若不是有相當大的力道,一刀下去,根本對他造成不了什麼傷害。

七天下來,張林的痛苦是減輕不少,體內沒有能量翻騰,刀子劃在身上也沒有了那麼痛,就是力量他都感覺比以前大了不少,感受到了這一狀況,他並沒有就此停歇,繼續任由那兩排刀子在身上划着,準備藉機直接突破出靈境。

然而,就這樣又是過去一天,可自從突破第五層後,這一天時間,他沒有感受到身體有任何變化,體內依然是那麼平靜,皮膚也並沒有強到刀子劃在上面冒火花的地步。這個時候他才明白過來,這個煅體房只能協助他突破到煅體第五層,想要感受到天地靈氣,引天地靈氣入體,還得需要他自己的感悟。

“啪!”從器械上下來,張林深吐了一口氣,全身上下瞧了一遍,又掐了掐,確實比以前強大不少,一般人想要從什麼都不是達到他這個地步,最少都需要一年時間,而他,只不過用了不到一個月時間,不過張林卻並不滿意,因爲離那選拔只有兩天時間了,這兩天如果他突破不了出靈境,那上臺也只能丟醜,最少他絕對不是楊家楊晉的對手。

可想要突破出靈境又談何容易,沒有經驗,也沒有老師教,靠他自己,可是有些費事。

“靈氣啊靈氣,你小子究竟隱藏在哪,我怎麼就發現不了你。”臉色一苦,張林也只能就此作罷,還有兩天時間,可經不起他浪費,買的那松鶴拳還沒有學,這兩天時間,他必須要把這松鶴拳練熟悉了,到時候上臺了,總不能老是躲吧!

腳步剛邁出煅體房,房間中那石臺便映入了他的眼簾。

“好像煅體五層就能取那最後一個光罩裏的東西了吧!”光顧着想突破出靈境了,還有個慰問品這茬事倒是給忘了,若最後一樣是個好東西,就算他沒有突破到出靈境,沒準還有點希望。

摩挲着手掌,張林準備翻獎了。

閃動的光罩扣在石臺上,這次張林沒有費多大勁,一把就從那光罩中將卷軸取了出來。

卷軸呈土黃色,看起來倒沒有那麼顯眼,緩緩打開卷軸,幾行字讓張林精神一振。

乾坤六合指,中級武技,武技不僅力道剛猛,更有暗勁流動……

看完介紹,張林略微有些興奮,雖然並不是想象中的超級武技,但也不錯了,看這介紹張林就知道,乾坤六合指是集全身力量於一指,這一指若是毫無察覺的點在一個人身上,就是高出自己好幾個層次的人,都必死,自身實力達到出靈境之後,就算沒有立馬斃命,那股暗勁也能給五臟六腑震碎。

現在張林有着太遊虛步,配合着這乾坤六合指,關鍵時刻,還真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等到時候境界達到了引氣境,手指能夠噴出光束,這乾坤六合指也相當於一把利器,到時候可是要比手槍好用多了,畢竟手槍聲音太大,還要攜帶,子彈打一顆少一顆,這乾坤六合指手一擡就有,只要體內靈氣不斷,這種出擊也是不斷。

這裏面空間太小,不利於他練習,揣着卷軸,張林準備找個隱蔽寬敞的地方把兩卷武技都學了。

從乾坤玲瓏盤中出來已是深夜,廟堂當中,毛三跟大孬小孬三人呼呼大睡,根本沒有注意到張林從他們身旁走過,張林也沒有驚擾他們,拿着他讓毛三爲他準備的東西就朝平陽城外的密林中走了出去。

平陽城三面環山,北面更是連綿起伏,直接連接聖葬山脈,相傳,這聖葬山脈埋葬着遠古戰爭中不少隕落的聖人,現在裏面也都跟寶庫一樣,雖然有的被後人發現,但強大的結界,他們根本無法打開,只能等着歲月的流逝,這些結界一點點的弱下來,可即便結界弱下來,那裏面也不是一般人能夠去得了的地方,聖葬山脈中,妖獸橫行,越是往裏,妖獸越是強橫,在那聖葬山脈深處,相傳還有妖獸一族,這些妖獸實力非常強大,甚至有的都能夠化爲人形,而那些隕落的聖人之墓,也都在這聖葬山脈的深處。


夜,很深,月光下野獸興奮的叫聲讓人不寒而慄。

張林從破廟一路向北飛奔進密林,一步也沒有停歇,約莫有一個時辰後,他的腳步終於停在了聖葬山脈的邊緣。

張林不敢再往裏深入,就他現在煅體五層的菜鳥實力,若說一個一級的小妖獸,他還勉強能應付,要是來個實力稍微強點的,那就只有跑的份了。

目光在四周環顧了一圈,他找了一個稍微平坦的地方,趁着黎明還沒到來,他需要把這兩卷武技都學會。

松鶴拳是一項入門武技,只要不是很笨,都能夠習會,雖然級別不高,但若是將這門武技打得行雲流水,那威力也不可小視,拳法如水,隨機變換,怎麼來怎麼打,關鍵的還是看你的反應能力,隨機應變能力。

張林也還算有些天賦,卷軸上的信息接收之後,有一炷香的時間,便將其領悟,拳法變幻間,宛如仙鶴在空中飄渺,倒是那乾坤六合指確實有些難度,點了半天,他也無法將全身力量集於一指,在一棵樹上把手指都杵腫了,就這樣,黎明漸漸到來,太陽緩緩升起,經過一次次的實驗,一次次的領悟,當日上杆頭之時,張林的手指終於是在大樹上點出了一個窟窿。

天空中太陽高照,陽光透過一層層乾枯的枝椏,灑在地面,宛如點點繁星。

密林當中,一道黑色身影腳踩着飄逸的步伐,舞動的拳法刁鑽而又剛猛,在每一招的最後中指都凌空點出,順手將空中揚起的輕盈樹葉洞穿。兩卷武技學會,張林居然開始試着把三門武技合併起來,一套松鶴拳打下來,感覺似乎還不錯。

“呼……”抹着額頭豆大的汗珠,張林一屁.股坐在了一個石頭上。

雖然武技會了兩卷,但他的實力仍然還是停留在煅體五層的層次,這種境界想要通過只有兩個名額的選拔,可是有些艱難,更何況像楊氏這樣的勢力,對方青年一輩實力比他高不說,所學武技必然也不會比他低,想要取勝,貌似現在還真沒有什麼能夠幫他的。

“聽天由命吧!”喘着粗氣,張林躺在石頭上,疲憊的身體讓他想着想着竟然緩緩閉上了眼睛。

天空中鳥兒飛過,野獸沒有來襲,就這樣,張林竟然睡了過去。

而就在這時候,他懷中那鈴鐺突然自己響了一聲,緊跟着,那濛濛的金色光輝再度從他身上縈繞而開。 濛濛金輝縈繞在張林身上,彷彿月光給他披上了一件衣裳一般。

而就在這時,張林體內的丹田突然開始發生着變化,緊跟着,一股吸力突兀的自其身上蔓延而開,在這吸力之下,周圍天地中那飄渺的天地靈氣此時居然涌動了起來,一絲絲精純的天地靈氣順着張林身上的毛孔鑽進了體內。

張林睡得沉,這一狀況他並不知道,不過當那靈氣涌入體內,身體出現漲疼之感時,耷拉的眼皮,終於睜了開來。

看到閃爍在面前的濛濛金輝,張林愣了愣,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他就感覺像是有什麼東西在體內流動一般,像水,又像氣,而且他還能清晰的感受到,周圍似乎還不斷有着這種東西向他涌來。

這個時候他終於明白了,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天地靈氣。

感受到這一幕,張林大喜,臉上笑得跟花一樣,摸索了這麼久都沒有感覺,沒想到如今這種事這麼便宜的就來了,看到縈繞在周身的光輝,他知道,這應該是那鈴鐺的作用,起身盤腿坐在石頭上,張林眼睛一閉,學着電視裏那些修真者的模樣,開始細細的感受了起來。

太陽漸漸升高,又是緩緩下落,黑夜逐漸落幕,黎明又是即將來臨,就這樣靜靜的盤坐,一直到第二天天色矇矇亮,張林微眯的眸子方纔緩緩睜開,一夜的吸收,現在他,終於是邁入了修煉的第一步,出靈境。

感受到體內那悄然運行的靈氣,張林有說不出的興奮,這種充盈的感覺以前在地球可從來沒有過,全身上下,似乎有着使不完的力量。

偏頭看着旁邊不遠處一個足有千斤重的大石,張林體內靈氣一涌,腳下太遊虛步踩動,身形當即化爲一股風,閃電般的向大石掠了過去,淡黃色光華縈繞的手指猛的朝大石點了上去。

沒有任何聲響,不過此時,那原本堅硬無比的石頭,在張林這手指之下,竟然像是豆腐一般,直接一指插了進去。

手一伸,將手指從石頭中抽出來,張林冷笑了一聲,“爆!”

“轟!”一聲炸響,足有千斤重的大石,就這樣成了碎粒。

“娘希匹,有這金手指在,不怕點不死你。”看到面前的傑作,張林很是滿意,實力達到了出靈境初期,那麼選拔,就有希望了,而且有了這靈氣的輔助,他明顯的感覺到,不僅那乾坤六合指威力變大,就是速度都是跟以前不一樣了,他相信,現在若是對上青龍白虎某一個人的話,就算打不過,抵抗最少沒問題。

選拔即將開始,天也快亮了,興奮的摩挲着手掌,張林就準備離開這裏。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林中嘩啦的響了一下,緊跟着一陣大笑聲便是傳了過來,“哈哈哈!小娃娃莫着急走啊!”

“誰?躲在暗處算什麼好漢,有本事你出來的。”突然冒出的笑聲嚇了張林一大跳,轉過身本能的就把手槍掏了出來,不過想了想又是揣了回去,現在手槍已經犯案,誰知道躲在那的是不是楊氏的人。


“嘿!我說你這個小娃娃,怎麼就說我躲在暗處了,難道你這是明處?”目光四處環視了一下,好像對方說的也對,這裏面到處都是一樣的,也沒有個明暗之分。

“那你明明看到了我,還不現身,你不是躲在暗處那是什麼?”天色還沒有亮開,又有着樹林遮掩,張林根本看不清前方究竟是什麼狀況,只能根據聲音的方向來辨別。

“誰說我沒有現身,你看看你身後。”聲音的方向突然改變,張林猛的一轉身,一道身影赫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我勒個插!是人是鬼。”身影出現在他身後,張林絲毫沒有察覺,甚至連一點響動都沒有聽到,明明剛剛聲音還在他前方,現在突然就變到了身後,能有這般速度的,實力那究竟恐怖到什麼程度,腳下一動,趕緊向後閃開了有十多米遠。

然而不管他怎麼躲,那身影就跟牛皮糖一樣,始終會出現在他面前,離他不過五米,如此兩三下,張林也失去了信心,這是遇到真正的高手了,他這點實力怎麼能閃得過。

“我說你個老頭大清早不在家裏睡覺,找我幹什麼?”對方實力深不可測,如果是要害他的話,恐怕早就已經動手了,這個時候還跟他廢話,很明顯對方並沒有想要他命的意思,既然這樣,張林也不畏畏縮縮,拿點勇氣出來,更顯得有臨危不懼的心境。

跟着他的是一個老頭,看上去有六七十歲的樣子,一身麻衣,牙齒倒是保持的比較好,這麼大歲數了一顆都沒有掉。

聽到張林這話,老頭非但沒怒,反而笑了笑,“呵,速度倒是不錯嘛,修煉了什麼增強速度的武技啦?”

“修煉什麼跟你有關係嗎?你找我不會就爲了這個吧,你要要的話給你就是。”當然,張林根本不認爲對方是爲了他的太遊虛步來的,畢竟對方的速度可不止比他快了十倍,只希望不是看中了他懷裏的震天鈴跟乾坤玲瓏盤就是。

聽得張林這話,老頭不屑的冷笑了一聲,撇了撇嘴,“呵,誰稀罕你那不入流的東西,給我都嫌佔地方,老頭子我只是碰巧遇到你而已,可沒有要打你什麼主意,不過……你身上兩樣東西倒是看着不錯。”

果不其然,對方老妖怪的火眼金睛果然已經將他懷裏的東西看穿。

張林心裏暗暗驚了一下,這兩樣東西可不能讓他拿走,沒了乾坤玲瓏盤,他還怎麼回去。“懷裏的東西?沒錯,我懷裏是有兩樣東西,這是我爹逝世前留給我的,給我說什麼‘真爲假時假亦真’,你要啊?你要也可以給你。”

“真爲假時假亦真?看着也不像啊?不過倒確實像少了些什麼!”

“啊?”聽到老頭這話,張林沒明白什麼意思,難道缺個口?

“呵呵,放心吧,老夫我不會要你東西的,要了我也帶不走。”老頭灑脫的一笑,張林倒是終於放下了心,不要命也不要東西,這樣最好。

心裏這樣想,但張林不可能表現出來,“這也不要那也不要,那好,既然你只是路過,我還有事,就不奉陪了,再見!”

“呵呵,小娃娃何必這麼着急,實話告訴你吧,其實我現在只是靈魂狀態而已。”

“啊?”這話一出,差點沒讓張林驚掉下巴,剛準備邁出的腳一軟,險些沒倒下去,整了半天,原來真是遇到了一個陰魂不散的鬼,不過看這樣子也不像啊,跟個大活人沒有區別。

瞧着張林那詫異的樣子,老頭輕笑了一聲,“這只是我的元神而已,我的本體被困,所以只能元神出竅,而且還不能走遠,在這碰到你也是緣分,看你根基不錯,一個月時間不到就從普通人修煉到了出靈境,所以,我想跟你做筆交易。” 老頭這一出元神出竅整的張林有些冒汗,他實在想象不到面前這糟老頭子究竟是什麼實力。而現在老頭居然要跟他做一筆交易,這整的張林又是一愣,兩者懸殊這麼大,能有什麼交易可做。

不過現在想走也走不了,他也想看看對方究竟想做個什麼樣的交易。

“什麼交易,你說吧!”張林顯得很淡定,但內心卻是狂跳起來,這要是哪句話沒對他口味,老頭一發飆,那他這條小命就只有在這歇菜了。

老頭那張臉似乎永遠都在笑,也不知道累不累,“好多年前我曾與一名強者戰鬥,本來他並不是我的對手,可當時突然又來了一幫,在一羣人的圍殺下,我因寡不敵衆,最終被他們打壓下去,雖然沒有打過他們,但他們也殺不了我,最後只能聯手將我困在聖葬山脈的一處寒冰地宮當中,就在前面不遠處,寒冰地宮被他們施了陣法,我被困在其中根本破不開,只有從外面將這些寒氣驅除,我才能將大陣震開,從而脫困,而想要驅除這些寒氣,就必須需要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

“麒麟火珠!”

“麒麟火珠?沒聽過!”這什麼麒麟火珠他確實沒聽過,但他知道,這東西絕對不是什麼容易到手的玩意兒,老頭實力深不可測,能將他都困住的東西必然更加兇猛,而能解開這東西的,必然不是什麼凡品。

“沒聽過不要緊,只要能弄到手就行。”

“那就請直說吧!那東西在什麼地方,怎麼才能弄到?”張林不想跟他拐彎抹角,老頭能這樣說,必然也有了那東西的眉目,現在就看能不能弄到手的問題。

“呵呵,我就喜歡你這樣的人,開門見山,不知道你是否得到消息,這聖葬山脈當中有個聖墓即將開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