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

看到白起的時候,達摩再也忍不住,努力的坐起來,抱住白起失聲痛哭。她一個不經世事的小姑娘,一下子受到那種驚嚇,早就精神崩潰了!

“別怕,哥在呢!”

白起輕輕的撫摸着達摩的秀髮,輕柔的安慰道。

從達摩房裏出來,白起心中百般不是滋味,說句實話,達摩就好像自己的親妹妹。可是,自己卻沒保護好她!

“嘉琳兄,那個人被你關押在哪?”

“隨我來!”

報了仇,嘉琳雖然還有點鬱悶。但是沒有感情的他很快就放下了,提到那幾個無魂進化變異人,嘉琳又來了興趣! 另一座守衛深嚴的城堡裏,這裏儼然就是看押犯人的地方。

當白起看到斷掉雙臂的馮玉時,他竟然又恢復到了常人模樣。唯一不同的是,他身上多了一種戾氣,別人或許無法看出來。

但白起一眼就能分辨出來!

令白起驚訝的是,他竟然還能恢復到常人模樣!

這樣說來,除了自己,估計沒幾人能夠分辨出來那種無魂進化變異人轉化成的常人了吧!

“達摩呢,把達摩還給我,她是我的,她永遠都是我的,”

“你搶不走,你根本就不配…..“

看到白起的時候,馮玉撕心裂肺的吼道,一雙眼睛裏偶爾射出一道道惡毒的光芒,就好像一頭伺機而動的野獸。

“馮玉,你怎麼會變成這樣?“


白起有些迷茫,

“我怎麼了?我一直都很好,都是你,你們這羣卑鄙之人,將我騙到這裏來,削去了我的雙臂,我的同伴呢,都被你們殺了吧!好狠的心!“

馮玉猙獰的笑着,

Wшw ¸ттκan ¸co

“不要以爲這樣就可以嚇到我,告訴你,達摩只屬於我的。只屬於我的….”

馮玉越說越激動,一雙眼睛裏的眼珠上也漸漸的蒙上了一層暗灰色,戾氣也在他的身上漸漸的瀰漫!

“放開我,放開我,讓我去找達摩,快放開我!“

馮玉機械的吼叫着,羈押室外,九聖女有些害怕的抓緊了白起的胳膊,守在這裏的一個小嘍囉快速的靠前,

“總指揮官,此人只有在夜間時纔會發瘋,變成可怕的進化變異人,白天根本不會!“

“嗯,我知道了,謝謝!“

那名星盜嘍囉立即退後,不過,心中卻是一陣感動,白起身爲星盜王國的總指揮官,竟然向他說謝謝,太給面子了!

“算了,在他身上也問不出什麼!“

白起嘆了口氣,只好回去陪着達摩。十天以後,伊蘭卡斯從羅蘭帝國趕了回來,

“媽的,羅蘭帝國除了美女多點,別的什麼都沒意思!“

“是嗎?你這幾天除了看美女,你還幹什麼了?“

小貓神色不善的問道,伊蘭卡斯張口結舌,半天說不出一個字來,他在羅蘭帝國的這些天,所有事情都拋到了迪雲身上,美其名曰鍛鍊鍛鍊他!

而伊蘭卡斯這貨在這十天裏除了泡妞,就是睡覺,甚至連迪雲的工作進展都懶得過問!

迪絡趕到羅蘭帝國的第九天裏,終於找到了洛飛!

也就是當時殺死五血衛的五號星河戰艦艦長!

經過一番審問,迪絡終於發現事情不像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似乎,這裏面還摻雜了總指揮官!

而且,問到最後,迪絡心都涼了半截!

當時羅蘭帝國大肆圍剿自己,竟然是白起逼迫他所爲!

知道了這個事情的那兩天裏,迪絡幾次想要發作。可是,經歷了數次生死的磨練,再加上他本來城府極深,他終於忍了下去!

這件事,除了他自己,連迪雲他都沒有告訴!

迪雲年輕氣盛,嫉惡如仇,肯定會露馬腳!

以他們現在的實力,別說殺死白起,就是殺死伊蘭卡斯,都很困難!

說白了,星盜王國的真正兵權表面上在伊蘭卡斯手上,可只要白起振臂一呼,絕對超過一切!

而他迪絡也只不過是經濟部長,甚至都沒副手小貓的權利大!

迪雲呢,他只會沉不住氣!

“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付出血的代價!“

迪絡再次恢復正常,假裝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不過,從此洛飛,洛海,等人再也沒有出現過,他們人間蒸發!

又過了幾天,白起檢閱完迪絡新安排的羅蘭帝國負責人後,滿意的誇讚迪絡能力強!


只不過,他目光瞥向迪絡時,發現迪絡只是勉強在笑,白起還以爲迪絡不居功,也就沒放在心上!

到此爲止,羅蘭帝國版圖內的十多處初等星域,已經全都屬於星盜王國統轄!

銀河系本來也屬於羅蘭帝國,如今正式成爲星盜王國的一員!

值得一提的是,白起下令,星盜王國兼併羅蘭帝國的消息杜絕外泄,也絕不允許那些已經歸屬的初等星域泄露!

所以,羅蘭帝國名存實亡,只不過,宇宙知道事實真相的幾乎沒多少!

前往銀河系天蠍星的路上,白起的光腦手響了,是人魚女皇親自打來的,

“白起,羅蘭帝國那邊到底怎樣了?“

人魚女皇還等着分一杯羹—–一部分星域呢,可是,自從一擊挫敗金劍帝國後,羅蘭帝國連一點異常消息都沒傳出來!

“我與羅蘭帝國的統治者成了鐵哥們,你就不用操心了!“

“可是?“

人魚女皇還想說她的那份怎麼辦,卻被白起掛斷電話。沒辦法,人魚帝國剛剛經歷了一場戰爭,勞民傷財,人魚女皇只好採取休養生息的策略!

這樣做,一是爲了堤防捲土重來的金劍帝國!另一方面,也是一個緩衝的時間!

“天蠍星,我又來了!“

遠遠的從外太空看着這個猶如巨型蠍子一樣的天蠍星,白起心中一陣感慨。飛船穿過天蠍星迅速的來到卡塔中學!

再次看到卡塔中學前面豎立的那尊創始者雕像時,白起有些微微失神!

這一刻,他想到了蘇小小!

這個雕像與蘇小小的容顏竟是如此之像!

“叔叔,叔叔!”

正在白起感嘆的時候,一個可愛的小男孩跑了過來,拉着白起的衣服親切的喊着,白起低頭一看,心中忽然有一種莫名的感覺!

似乎這個小男孩與自己有血肉上的關係!

“觀氣術!”

施展觀氣術一看,白起心裏徹底的震驚了!

這個小男孩身上流淌的竟然有自己的血脈!

“蘇小小!”

察覺到自己的血脈,白起自然察覺到了蘇小小的。這個小男孩竟然是自己與蘇小小的兒子!

“叔叔,叔叔,她好像媽媽!”

“嗯!”

白起震驚之餘,雙臂有些顫抖的將小男孩抱了起來,眼睛有些溼潤的道,

“孩子,你叫什麼名字?”

“舅舅喊我黑白!”

“舅舅?黑白?”

白起嘴裏苦澀的咀嚼着這兩個字,他如何不知,小男子的名字其實應該是白黑。可是,蘇琪害死了艾麗絲,對自己害怕之極,怎麼可能讓這個孩子的名字叫白黑呢!

“媽媽呢?”

使用觀氣術沒有探查到蘇小小的氣息,白起心裏有幾分奇怪,又有幾分自責的問道,

“媽媽說,你會帶我出去玩!”

“帶你出去玩?”

白起一陣迷茫,這算什麼理由,這根本就不是理由。自己欠孩子的,肯定會補回來。

可是,既然來了,孩子也來了,總該見一面吧!

奇怪的是,從黑白見到白起的幾天裏,他都沒有探查到蘇小小的氣息!

看來,蘇小小是真的鐵了心了!


令白起奇怪的還有一點,黑白似乎並不怎麼掛念媽媽。跟自己在一起,也天天快樂無比!

“老公,你就這麼撿了一個孩子?”

九聖女見白起對黑白的愛幾乎超過了自己,有些分醋意的道。白起只好勉強一笑,開什麼玩笑,難道要自己說這就是自己的親兒子嗎?

那樣,不光九聖女會說自己瘋掉了,甚至連黑白這個小孩都會害怕!

黑白與達摩竟然也相處的很好!

甚至,黑白的可愛,也打動了有些不爽的九聖女!

卡塔中學,當白起將斷掉雙臂的馮玉送回來的時候,整個卡塔中學都暴動了!

且不說馮玉在學校裏也是一個風雲人物。但就他受傷這件事來說,就有不少人爲他打抱不平!

令白起驚歎的是,馮玉也很會來事,幾乎沒用多長時間,他就帶着一個二十多人的小團隊找到了白起!

“我要與你決鬥,我要奪回我的達摩!”

“可是,你的屬下傷害了我的雙臂。所以,我無法出手,只要你能戰勝這二十多人,我就徹底的死了心!”

馮玉看着白起挑釁的道,白起尚未說話,就聽見一個清脆的聲音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