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蘇少爺,你是納蘭王爺的外孫!”坐在後座的孫甲第如同一隻矯捷的猴子,大半個身子穿到了前排,上半身死命的扭曲着,似乎再次看清蘇安然的模樣。

“幹嘛,你幹嘛?擋着我了,你個歡樂多的小屁孩子!”蘇安然對於這個一驚一乍的傢伙實在無語。

“蘇少爺,我是納蘭王爺的粉絲啊,你能不能帶我見見王爺老人家啊。”孫甲第興奮的從後面抓着蘇安然的肩膀。

“放手,你個思路廣的屁孩子,你有病啊!”蘇安然的肩膀被孫甲第死死的按着,導致他雙手開車都有侷限性。

“甲第,放開手吧。你也知道納蘭王爺的事?”夏羽斐好奇的問道。

孫甲第聞言乖乖的放開手,但臉上依舊滿是崇拜的說道:“那是,我們那誰不知道納蘭老爺子的事情啊!但是我們從來沒停過納蘭老爺子有外孫什麼的。”

“對哦,你是西南那邊的吧。怪不得你知道我外公的事情。”蘇安然繼續目不轉睛的開着車,但是也釋然的說道。

“那是!在我們那,你可以不知道縣長、市長、省長叫啥。但是絕對不可能不知道納蘭老爺子的!老爺子就是我們那邊的傳奇!

。。。

依舊是段王爺公司頂層的會議室,但是如今坐在這裏的人已經不是段王爺這稱霸一方的地下皇朝的高層了,而是四大地下皇朝的代表,其中西北的王老虎居然親自來了。

對於這位一直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梟雄,夏羽斐還是有着強烈的好奇。畢竟在四大地下皇帝中只有這位王老虎他沒有見過了。

段王爺無疑是四位地下皇帝中與夏羽斐關係最好的一位,但是段王爺的生死之交卻是燕京夏家的最大的對手,宇文浮生。

而對於西南的納蘭王爺雖然只有匆匆一面之緣,但是夏羽斐與王爺的唯一繼承人蘇安然卻成爲了好友。

相比之下,只有王老虎似乎與自己沒有任何的交集之處。而眼前這位看似鬍子拉扎,把一件阿瑪尼穿出地攤貨效果的大叔,居然就是威震西北的王老虎,那個四大地下皇帝中最能打的男人。

這也不能怪夏羽斐有些驚奇,因爲據說這位陳大叔當年隻身去了西北,經歷了旁人不可想象的艱難後短短的五年就統一了全西北的地下世界,建立了自己的皇朝。

最讓人津津熱道的就是他的成名仗,當時王大叔是西北的一個小幫派,十五個人三條槍,結果居然幹翻了一個百來號人地方大幫派,而且還自己這方一個人手都沒損失。

王大叔更是一個人挑了對方三十來人,直接擒下敵方的老大。

只是想不到傳聞中那個牛X到不行的男人,居然就這樣坐在角落裏。不修邊幅的長髮和鬍渣,還有那件皺褶到不行的阿瑪尼,外加上一根兩頭燒的大前門煙。如果不是段王爺的介紹,夏羽斐還以爲這是哪裏混進來的乞丐了。

一米七八的王老虎絕不是外面傳聞的那種身高八尺,腰圍也是八尺的貨。而是有些偏瘦,前額的頭髮明顯遮住了眼睛,似乎不像是一個地下皇朝的執牛耳者,更像是一個落魄的藝術家。

不過夏羽斐還是發現了那劉海下的雙眸,那對偶爾閃過精氣的雙眸!這個王老虎絕不簡單,起碼是一個練家子,還是一個已經練出內勁的練家子。 一干人等全部介紹過後,段王爺拿出一張紅色的請帖,一改平時英倫紳士的風采,惡狠狠的說道:“孃的,昨天我遇刺後受到倭國的送來的帖子,他們是看我沒死故意想再氣老子一頓!各位先看看這個帖子。”

傳閱了一遍,在場人臉都紛紛變了個顏色。只見那精美的宣紙點綴着淡淡的墨竹水印,上面用秀麗的字體極其囂張的寫道:“天朝地下組織上次將我我山島組、晴川會上千武士玉碎天朝大陸,我大倭帝國極道組織大長老:天龍會,道鬼冢佳吉先生特組織我大倭帝國地下聯盟,誓將抹殺天朝地下組織之存在,從地下世界首先佔領天朝。”

“我問候他孃的全家女性!”一個滿身肌肉的大佬一拳把柚木的會議桌打了個凹痕,他是宇文浮生手下的二號戰將。

之後整個會議室都炸翻了。很多老大用盡一切自己掌握的詞句問候了一次倭國的矮子。

只是蘇大少在夏羽斐邊上好奇的問道:“我說,夏大少,剛剛那位大叔說要問候他孃的全家女性,那他爹那邊全家女性怎麼辦?”

夏羽斐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心想這都什麼情況了,蘇安然居然還有心情開這種無聊的玩笑,剛要開口卻聽到站在夏羽斐身後的孫甲第大吼了一聲:“我幹他爹的全家女性!”

這一下不僅夏羽斐無語,就連蘇安然也愣了一下,不過又點頭笑道:“孺子可教啊。”

夏羽斐一口血沒吐出來,這兩個歡樂多的貨遇上了可真讓他無語。

罵了一陣娘之後,大家的情緒也都冷靜了下來,夏羽斐發現很多大哥都在問候倭國的矮子。但是除了自己和蘇大少,只有段王爺和王老虎只是淡淡的看着大家。

段王爺手下的四眼託了下眼鏡,冷冷的說道:“倭國那幫矮子在S市新開了一個電器組裝園區,明面上是工業園區,其實就是他們在S市的前哨戰。

我已經查清楚了,那裏面二千多個僱員都是山島和晴川的人,上面的人對他們沒辦法,這羣矮子是用正規的投資手段進入的。”

四眼算是段王爺手下一個很能放話的老大了,大家見四眼開口,就示意讓他繼續說下去。

四眼繼續道:“那些矮子這次學聰明瞭,不像上次來暗殺堵截,也不用血焰的名義來做事。而是用合法的手段在各地安排釘子,找準了各地公司的老大後直接刺殺,這樣肯定會讓我們亂成一團。然後他們再消滅掉我們得力的兄弟後,我們不用火併,就輸了。

現在他們在大規模的準備在各地開設正規的企業,大家可以想象他們的僱員都是倭國黑幫的人手。第一,他們這樣賺了我們的錢。第二,我們的**必須要保護他們,因爲我們加入了WTO,而他們是合法的企業。第三,他們隨時可以方便的襲擊我們。”

那名李浮生手下第二戰將憤憤的說道:“我們大哥說了,段老大來計劃。我們這邊只要能幹掉那幫矮子,出多少人手都不在乎!”

這話一出,各個老大紛紛表示了同樣的意思。

四眼緩緩搖頭,面露難色的繼續說道:“上次邊境營救過程中,有**的一個組織幫忙。昨天晚上,他們來了個電話,代表着上面的意思。這次,不能在我們國內打,我們要去矮子的國內搞事。”

一個東北口音的老大問道:“難道這次上面的意思是讓我們去倭國?”

四眼點頭稱是,段王爺又接過話題繼續說道:“上面說了,這次他們負責武裝,除了核彈頭和航母之外,其他的都能滿足!他們不是喜歡暗殺麼?那麼這次我們也去暗殺!

古話說的好,來而無往非禮也。咱們可是泱泱大國,怎麼能缺了禮數?這次我們不僅要暗殺,還要順帶在倭國內狠狠的鬧一場。大傢什麼意見?”

段王爺話音剛落,大家鬨堂叫好,李浮生的第二戰將狂叫:“孃的!老子現在就能替宇文大哥做主!我們家的十三太保、八位護法、四大金剛都派出去!那啥,有***沒有?上來個幾噸,有用!”


“幾噸?”蘇安然吐槽道:“蘇大少,你說宇文家的大叔們是不是準備去炸了那個小島國?這樣不好吧?萬一炸不完還留點地方怎麼辦?要不我們給他弄個幾百噸?”

夏羽斐翻了下白眼,沒有接話,卻聽那個東北口音的老大大聲叫道:“我要汽油!”

見衆人不解的望着他,訕訕一笑道:“嘿嘿,想給他來個火燒一條街!”

“燒之前先搶光!”

“還要殺光!三光政策!”

這時,一直沒有開口的王老虎清了清喉嚨,似乎要說話。衆多老大見四大皇帝之一的他要發話了,立刻閉上了嘴。

王老虎手上折着一張紙,做了個千紙鶴的摸樣,放在桌上慢慢悠悠的道:“我能拿出手的人不多,就三十個,但是我的要求有點高,我要****步槍;40mm**發射器;大口徑狙擊步槍,單人動力傘,還要一定分量的注射用的毒針。”

周圍老大都紛紛開始吞口水,大家都似乎記起來一件事。道上一直傳說王老虎手上有一隻能與天朝頂尖特種兵較勁的死士。不論是單兵作戰能力,還是羣攻都異常的強。但是在國內幾乎還沒有見他們出過手。


上次邊境遇上伏擊,王老虎的損失是最小的。 寵婚晚承,總裁的天價前妻

“他這是要去打仗啊,夏大少。”蘇安然又吐槽道。

“不要問我,我不知道。”夏羽斐無奈的搖頭,看來道上傳言是真的了。

而之後王老虎手下的幾位老大也表現出驚人的語言能力,可謂是想嚇死人不償命。

一位坐在王老虎邊上的老大對着王老虎說道:“大哥,不要光派你的近衛軍,我們兄弟也要湊個熱鬧。段王爺,你給我任何軍火都可以,要軍用品,我可以派200個小弟過去,他們和正規軍打過,等同一個加強連的的正規軍。”

“還有我!”一個貴州口音的老大也叫道:“能搞到坦克麼?我手下有幾個以前打過仗的。。。”

“噗!”蘇安然正在喝水,結果一口噴到夏羽斐的身上,大家都好奇的轉了過來,想不到這貨還會有害羞的時候,靦腆道:“各位叔伯真是牛X到不行的人物啊,小侄今天長見識了。”

剛剛那位貴州口音的老大說道:“少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那邊離邊境太近了,隨時都會和金三角的人幹架,所以有正規軍的規模也算是正常。” 段王爺呵呵一笑,望向夏羽斐問道:“羽斐,你這次也要去?”

夏羽斐緩緩點頭,微笑道:“嗯,我會和蘇大少還有甲第一起行動。”

“就你們三?不成不成!”納蘭王爺的手下老大立刻反對道:“少爺不能去,萬一出了什麼岔子我們死一萬次都不夠啊!”

“我能出什麼岔子!那些矮子還不夠我一手捏的!滾滾滾,做好你們的事就成,外公那邊我會說的。”蘇安然雙眼一瞪,吼了回去。

段王爺點點頭,說道:“各位的所有要求我想上面都不會有問題!另外,我們都知道,我們四大皇帝手下一共有四十二個分公司。也就是說除了我們四個老大之外,還有四十二名大哥級人物。

爲了讓這次行動順利,所以上面提議我們能正式結盟,不設立盟主,一切問題大家集體商議解決。大家的意思如何?”

其實這本來就沒有什麼問題,天朝的四大地下皇帝本來就有不成文的協議。如今只是讓其表面化、明朗化了。

結果熱鬧的商量了一整天。天朝四大地下皇朝正式結了盟。

原本這段時間有些不聲不響的尤卻在幻界之境中嗤之以鼻道:“夏小子,你們搞的真是小兒科。那些什麼槍啊炮的能殺多少人?而且一顆子彈就結果他們讓他們死的太輕鬆了。。。”


夏羽斐翻了翻白眼,有點打趣的問道:“難道你也是一名愛國人士?還是一名小小憤青?”

尤幽幽道:“不要忘記,我雖然是魔族,但也是你們祖先!就算是魔族,也是一名天朝的魔族。”

夏羽斐眯起雙眼,內心一時澎湃不已,就算是魔族也有國家榮耀與歸屬感。到是對尤的看法又有些改變,還有些肅然起敬的味道。

“其實,照我說,就弄點毒氣彈,而且還要越毒越好,發作越慢越好,死的模樣越慘越好。。。”蘇安然坐在位置上隨意一說,卻在座的各位大佬都轉過頭來注視着他。

“這個。。。你們這麼看着我,我會不好意思的。。。”蘇安然尷尬的笑道。


“行啊!少爺!這注意好!”

“啊?”蘇安然滿臉莫名。

“是啊!蘇公子,這個注意真不錯!”

“罵了隔壁,那羣矮子以前不是有個什麼狗屁的731麼?這次老子也讓他知道毒氣彈的威力!”

蘇安然沒有想到自己隨口一說,居然得到所有老大讚同。

段王爺也立刻掏出手機打起了電話,不一會笑眯眯的說道:“行了,上面說馬上騰出兩個軍工廠全力趕進度。”

在座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覷起來,騰出兩個軍工廠全力趕進度?這可真是嚇人的很啊。。。

王老虎又折了一個猴子摸樣的摺紙,低低的說道:“看來這次上面真的是火了,這次的血本可是下的很足啊。”

段王爺點了點頭,又對手下說道:“既然上面這次這麼下血本,你們這些傢伙也不能給我丟人!誰在倭國丟了人,就特麼的自己游回來!”

又轉過頭,對在座的所有人說道:“各位一切保重!要平安回來,和那些矮子一起死,不值得!”

所有的老大聞言,都在交代身後的人相同的話,估計,帶來的都是公司裏最厲害的好手。

一整天的會議在各位大哥級的人物各種問候聲下結束,晚上段王爺當然準備的好吃好喝加上那些所謂的娛樂節目。

夏羽斐與蘇大少對這些東西都不感冒,於是帶上孫甲第就出去瞎溜達了。說是瞎溜達,其實是有目的的逛街。因爲幻界之境中的食物等東西不多了,所以夏羽斐得再次的採購一回。

三個男人隨便找了個超市,大大的採購了一回,期間夏羽斐問了下孫甲第的食量,結果不出所料。這個新加入的傢伙也是一個飯桶! 教科書式寵愛[重生] ,除了方小蠻與皮蛋之外,又多了一個吃貨。

一次採購,簡直要搬空了超市的肉食品櫃檯,期間蘇安然還買了很多零食小吃,讓夏羽斐翻着白眼詛咒他成爲一個死胖子。

三個人,六輛手推車。買單的時候,夏羽斐很不要臉的對蘇安然說:“付錢。”

蘇安然本來瞪着眼睛不可思議的看向夏羽斐,但是一旁有些小姿色的收銀員像是花癡一樣的看向蘇大少時,他只能一本正經的掏出皮夾,取出一張某銀行的限量金卡付了這筆“鉅款”。

三人在旁人驚訝的眼神中推着六輛堆成小山的手推車出了超市,在地下停車庫的無人角落將這些東西都收進了夏羽斐的幻界之境中。

孫甲第是第一次看到這種“變戲法”,一時之間覺得神奇而牛X,鼓譟着要讓夏羽斐把自己也給變沒了。

這讓夏羽斐很無奈,難道把他弄去幻界之境看那個無良大叔尤麼?而且現在自己的修爲,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再幻界之境裏放活人。

等一切收拾好,那輛奧迪A6再次開在馬路上的時候,夏羽斐的手機又一次響起來了,是龍三!

“喂?”夏羽斐淡淡的開口。

“夏先生,我們在你的出租屋裏等你。”龍三依舊那種不冷不熱的語調。

“哎,好吧。你們又私闖了。”夏羽斐很無奈的回答,隨後掛了電話,讓蘇安然開車回自己的小屋中。

可憐的蘇安然,堂堂天朝三大家族的下一代掌舵者,四大地下皇朝納蘭系的下一位皇帝,居然就成了夏羽斐的私人司機,他似乎自己還沒意識到這一點,還很溫順的點頭稱是。

悲催啊,這一幕如果給外人看到會怎麼想?

等回到了小屋中,讓夏羽斐驚訝的是除了龍三龍七龍九,居然還有葉若秋!這個臉比紙薄的李老師居然會主動的來找自己。


影後重生:厲先生撩妻成癮 ,看她的模樣,夏羽斐就知道她是記起了第一次救她那晚發生的事情了。想到這個,夏羽斐腦中也不自覺的浮現出那個曖昧的晚上,以及雪白的肌膚。

兩人一時都尷尬的站在原地,倒是龍三似乎後知後覺,起身說道:“夏先生回來了啊?這位是?”他問的當然是孫甲第,對於這個昨天才出現的小弟,龍組的情報看來也沒有及時的更新上。

“噢,我小弟,孫甲第。”夏羽斐淡淡的解釋道,又看着龍三似笑非笑道:“不要告訴我段叔所謂的上面聯繫人就是你啊?”

“是的,”龍三點頭,繼續道:“上次在四嶺鎮的時候就和夏先生提過了,爺爺們對上次的事情也很惱火,所以這次纔會讓四大皇帝的人出手。”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