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當時他的樣子一定很帥,哎呀,我怎麼偏偏閉上了眼睛。」

「芸兒,芸兒!」一個聲音將呂芸兒從幻象中拉回了現實。

「啊,師父是你,你回來了啊,他傷得怎麼樣,有事沒事?」

「你個丫頭剛才胡思亂想些什麼,一會兒哭一會兒笑的,師父老大遠走一遭你也不問問師父累不累,回來就直接問人家。」

呂芸兒撒嬌地說道:「哎呀,師父你就別賣關子了,我知道您老受累了,來我替師父揉揉肩、捶捶背。」

真箇華青山能讓呂芸兒撒嬌的,恐怕也只有李木雲一個人了。

說著呂芸兒走上前去,將手搭在李木雲的肩膀上,用心侍弄起來。

「嗯,這還不錯,丫頭你的手藝真不賴,也不知道將來誰有這個福分。」

「討厭,師父你別老是岔開話題啊,芸兒問你的話你還沒有回答芸兒呢!」

「唉,我剛才親自去了回望峰一趟,雖然我很看不慣伍鍾平的嘴臉,但這事我們的確做得有些過分,所以我還得拉著我這老臉走一遭。」

「嗯,師父這叫忍辱負重,那後來呢?」

「呵呵,就你這丫頭片子會說話,我過去一看,情況不容樂觀啊。」

「啊,難道喬師弟不行了?」說著呂芸兒的雙手不自覺地用大了力,疼得李木雲哎喲叫出了聲。


「啊,師父對不起,芸兒被您嚇住了。」

「瞧把你嚇得,那喬虎沒有死,只是扔在昏迷,還沒有脫離危險。」


「哦,師父您說話總是愛拐彎,真得怪嚇人的。」呂芸兒聽罷暗暗鬆了一口氣。

「那您有沒有送一些丹藥過去啊,我們玄女峰最不缺丹藥了,您就多送一些,也算替徒兒道歉嘛。」

「送啦,說什麼我李木雲也不能讓那個伍鍾平落下什麼口實,咱玄女峰有的我都給他送了過去。」

「啊,師父您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方了?」說著呂芸兒更加捶背捶得更加用心了。

「呵呵,我哪是什麼大方,只是不想被人家看扁而已。而且……」


「而且什麼,您又開始賣關子釣芸兒胃口了。」

「而且,如果我所料不差,按照伍鍾平的臭脾氣,他會原封不動地將丹藥送過來。」

「什麼!師父您怎麼可以這樣,那喬師弟的傷怎麼辦。」

「你別心急嘛,其實我們玄女峰有的丹藥,他伍鍾平也都有,所以喬虎的傷你不用擔心,只要有伍鍾平在,斷然不會讓他輕易死去的。

雖然伍鍾平這人非常令人討厭,但不得不說他還是很有本事的。」 夏日的午後,烈陽高高地掛在天上炙烤著下面的大地,地面上的空氣升起騰騰的熱氣。

已經到了夏至,是一年中最熱的時候,這個時候人們一般都窩在屋裡,用午睡打發這段難熬的時光。

華青山上也不例外,雖然山中的氣溫不像平原上那般炎熱,但正午剛剛過後的溫度還是會讓人感到些許的不適。

回望峰上本就稀稀鬆松的人群這時更是冷清,只有庄大周和柯守一兩人在涵虛堂的屋檐下一邊躲避著毒辣的日頭,一邊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著。

「四哥,你看這大比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小老虎怎麼還是老樣子,都睡了這麼長時間,也該醒了吧。」


柯守一喝了一口涼水,說道:「誰說不是呢,十四還真讓人操心。」

「這短時間小師妹也不搗亂了,可以說上一個月是我們回望峰最消停的日子了,不過這樣的生活我反而倒有些不習慣,怪想念以前的生活的,希望小老虎早點醒來吧。」

「呵呵,萬幸的是師父說十四已經渡過了危險期,蘇醒也只是時間的問題。不過我看你就是一副賤脾氣,不然怎麼會被人家玄女峰的弟子治得服服帖帖的!」

「這是誰嫉妒我庄大周驚艷絕代的才華,在背後造我的謠的?四哥別人不相信我你還不相信嗎? 神醫棄女:邪王嗜寵小狂妃 ?」

「行了,老六你就別在我面前強撐了,咱兩是什麼關係,可以穿一條褲衩的交情。

你就說上次吧,因為十四的事情我們回望峰和玄女峰冷戰上了,大家辛辛苦苦地堅持了一個月,結果宋師妹傳話說邀你一同出去遊玩,你還不是屁顛屁顛就去了?」

「四哥,你沒有明白小弟的一番苦心啊,俗話說的好,冤家宜解不宜結。

我們這樣一直對峙下去也不是個辦法,所以我才會大義凜然地過去替小老虎好好地教育了她們一番,她們對此也非常後悔……」

「老六,幾天沒見,你的臉皮又厚了幾分,真是一日不見,又厚三分,四哥我佩服佩服。」

「哪裡,哪裡,四哥你言重了。」庄大周笑著說道。

這時兩人聽到裡屋里發出哐當一聲想,在這個寧靜的午後這聲音顯得異常清晰。

兩人聽到這個聲音后瞬間石化,然後互相望了一眼,迅速從地上做起來向裡屋跑去。

推開裡屋的房門, 漫漫仙途:上神,寵我吧! ,一隻腳下著了地,另一隻還在床上,正大口地喘氣。

昏迷了一個月,喬虎整個人瘦了一圈,臉色也略顯蠟黃,看上去很是虛弱。

庄大周快步走上去扶住喬虎,關切地說道:「小老虎你終於醒了,你躺著別動,你現在身體還沒有恢復,你要什麼跟我說,我幫你拿。」

柯守一也跑上來將喬虎又放倒在床上,不等喬虎回答,庄大周就興沖沖地大聲喊道:「師父師娘,師弟他醒了,小老虎醒了。」

喬虎看到兩人興奮的模樣,心裡一陣感激,想想自己昏迷這幾天一定讓他們非常著急。

「剛才我醒后感覺有些口渴,於是想要下床倒杯水喝,沒想到全身都沒有力氣,差點摔倒,情急之下將床邊的臉盆打到了地上。」

喬虎說完這幾句話,就感到有些疲憊,喘過幾口氣才又感覺好一些。

「你躺著別動,我幫你倒。」庄大周走到桌子旁,拿起上面的水壺倒了一杯茶水。

「來,給你,小心點。」柯守一將喬虎扶起來,庄大周將茶杯遞到了喬虎手中。

喬虎接過,咕咚咕咚幾口就將杯子里的水喝了個一乾二淨,目光中透露出意猶未盡。

「你慢點喝,還有很多那。」庄大周將茶杯拿回來,又連續倒了好幾杯,喬虎全部一飲而盡。

「好了,我喝飽了。」喬虎將茶杯遞迴給庄大周,擦擦嘴唇滿足地說道。

「呵呵,你再想喝還沒有了呢,一壺水都讓你喝乾了。」庄大周打趣道。

這時從屋外傳來陣陣匆忙地腳步聲,「小老虎,你醒了?還是六哥在搞惡作劇。」

伍小田人還沒到,聲音就傳了過來。

然後就見伍小田張著兩隻大眼睛從屋外跑了進來,見到喬虎以後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你怎麼才醒啊,真讓大家替你擔心。」伍小田見到喬虎後走上前就沖喬虎的肩膀給了一記粉拳,埋怨道。

「咳咳,咳咳!」

這一拳一落下,喬虎便咳嗽不止,好一陣才停下來。

伍小田一拳下去就已經後悔,連忙關心地說道:「對不起啊對不起,我忘了你大病初癒,身體還沒有好結實。」

「沒,沒事。我都記下來了,等我好了一定要讓你還回來。」

「呵呵,好啊,那你就快點好起來吧,我等著呢。」

這時展雲風、吳常修、石永光等人陸陸續續從外面走進來,見到喬虎蘇醒俱是十分高興。

不一會兒,伍鍾平夫婦也走了進來,喬虎見到伍鍾平就想下床行禮,被伍鍾平一把攔住了。

「你剛醒,身體還很虛弱,還是老老實實地在床上躺著吧。來,把手給我。」

伍鍾平坐到床邊,伸出手搭在喬虎的脈搏上,靜心摸了一會兒然後問道:「怎麼樣,你現在感覺如何?」

「徒兒只是感覺有些餓,其他倒是沒什麼。」喬虎不好意思地說道。

「嗯,你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只是吃了一個多月的流食,所以身上才會沒有力氣,等會我讓老二給你做一頓飯,你吃過以後就會好很多。」

「什麼,師父說我睡了一個多月?」

「嗯,你已經昏迷了一個半月,不然你以為呢?」伍小田搶著說道。

喬虎說道:「我以為我只是睡了幾天而已,沒想到是這麼長時間。」

伍鍾平說道:「你先安心養傷,其他的事情就先別管了,好了,你們留下一個人照顧他,其他的人就先出去吧。」

其他人聽了,紛紛走了出去。 喬虎見人走得差不多了,向伍鍾平開口說道:「師父,徒兒有一事相求,徒兒這次沒能如願進入前五名,還請師父施恩,救救徒兒的母親。」

楚慧連忙走到喬虎的床邊,攔下喬虎道:「傻孩子,你還真當了啊,你師父那麼說只是為了激勵你,其實你娘早就沒事了。」

喬虎心裡雖然也有預感,但是聽完師娘的話心裡才真正踏實下來。

兩人又囑咐了喬虎幾句安心養傷,爭取早日康復的話,也就走了。

二師兄去為喬虎準備晚飯去了,一轉眼間屋裡又剩下了喬虎一人。

「左老頭,你在幹嘛?」

喬虎等了一會兒,也沒有聽到左痞天的回應,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左大俠,左前輩,左爺爺……」喬虎把所有好聽的稱呼叫了一遍,可是腦海中仍然空蕩蕩的,聽不到左痞天的回應。

「難道他有事出門了?不能啊,葬天鏈還在這裡呢,再說他一老妖怪在這裡也沒有什麼熟人啊,真是奇怪。」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石永光便送來一桌泛著油水,香氣四溢的飯菜,喬虎像是餓狼撲食一樣開始大快朵頤起來,暫時將這件事情放到了腦後。

「啊!」喬虎摸了摸鼓得圓圓的肚皮,舒舒服服地打了一個飽嗝,躺在床上開始平胃起來。

「六師兄,我還不知道,最後大比到底是誰拿了第一呢,是玄女峰的呂芸兒么?」

庄大周拿過一張凳子坐在床邊,翹起二郎腿擺出一副客官你且聽我細細道來的架勢,說道:「當然不是她,她在打贏你后第二天便因傷退賽了。

說起這次大比的最後結局,還真是充滿了戲劇的色彩,出人意料的事情一件接著一件。

先是你在和呂芸兒的比試中當場昏迷,人事不知,然後是連池峰的段志華淘汰了苦竹峰的大高手許印龍。

最美遇見

最後兩人打了將近一個時辰,才分出勝負,劉風的震風錘雖然兇狠,但還是拿柳長青沒有辦法,最後只能屈居亞軍。」

喬虎沒想到在他昏迷后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呂芸兒的退出和許印龍的失敗著實讓他吃驚不小。

不過,柳長青柳師兄的最後奪冠倒是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

在床上了躺了一個多禮拜,喬虎便好了個七七八八,下地活蹦亂跳起來,一點看不出是大病初癒的樣子。

伍鍾平也對喬虎的恢復速度感到很吃驚,本來依他所料,喬虎至少還要卧床休息半個月才會像今天這樣。

因為昏迷期間各種靈丹妙藥的作用,喬虎原本燒焦的右手退掉了死皮,又長出了新肉,除了皮膚的顏色看上去比身體其他部位要淺,喬虎感覺和以前沒有什麼兩樣。

傷好了以後喬虎也曾問過自己昏迷以後,還有沒有別人來看過自己,不過得到的結果很讓他失望,除了回望峰上的人,只有玄女峰的李長老曾來看望,並且還帶來了很多丹藥。

但是這種淡淡的惆悵很快就被師兄弟間的喜悅衝散,還有一個多月不見的小灰,在喬虎醒來后就一直纏著他不放,這讓喬虎回想起小灰小時候還是跟屁蟲的日子。

不過這個當年的小不點已經長成了龐然大物,喬虎和它站在一起,倒顯得非常渺小。

除了一直沒有音訊的左痞天,日子好像又重新走上了正軌,自喬虎蘇醒以後,左痞天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杳無音訊。

沒過幾天,華青山上上下下忽然大發起靈石和各種丹藥,丹藥的種類千奇百怪,當然主要還是療傷和恢復類的,同時每名弟子還可以去廣濟閣領取下品寶器仙劍一把。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