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這個我們是很清楚的。”唐銘章解釋道:“這一件事情也是受到了我們警方人員的注意的,雖然這件事情不是由我來管理的,但是如果說單憑介入的話,那麼我想也還是有着一些可能性的,畢竟我現在已經和當初的我不一樣了。”

“呵呵,這個是自然,你現在可是一名局長大人了。”唐影苦笑道。

“影隊長過獎了,在影隊長的面前,我一個局長大人又能夠怎麼樣?”唐銘章謙虛地道:“影隊長請繼續往下說。”


“雖然說這一次鍾氏集團也是通過了正當的方式對楊家珠寶有限公司進行攻擊的,但是在楊航董事長那邊,他已經是掌握了很多份資料的了,對於這件事情,我想他已經是完全的能夠和你說清楚的。”唐影點頭道:“等你去了楊家珠寶有限公司,我想楊航董事長也應該會和你說清楚這些事情的。現在的主要問題就是,楊航董事長在害怕着如果有着警方的介入的話,那麼鍾峯這個人可是會很瘋狂的對楊家珠寶有限公司進行着打擊的。”


“原來是這樣,不過沒關係,影隊長這件事情你就放心好了,我想我們也是能夠控制得住鍾氏集團的。”唐銘章恍然地道。

“現在這個時候,我們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爲好,畢竟現在楊航董事長那邊也是要有着一個強大的勢力去保護着他們的。”唐影搖手道:“如果說那邊有着計劃的話,那麼我想你們也是一定會在第一時間知道的,所以說,你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四個字。”

“哪四個字?”唐銘章追問道。

“守株待兔!”四個字從唐影的口中說出來。

這個時候唐銘章聽了,還真的是覺得受益匪淺,不是說他自己沒有學問什麼的,而是這個時候影把這件事情概括成了這四個字,着實是讓唐銘章覺得,影隊長這麼久跟着楊夢穎在學校裏學習,也真的是學到了很多的東西了。

“嗯,我們一定是會做到的,影隊長你就放心的做你的事情就可以了。”唐銘章點了點頭,保證道。

“那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就先走了,楊夢穎昨天才回來,今天還有着一些不舒服,所以要回家煮點補得給她吃。”唐影說道。

“嗯,影隊長您慢走就是了。”唐銘章點頭揮手道:“哦,對了,這個警察局,如果你以後沒有事情的話,你也是可以經常來的,畢竟我也是在這裏工作的,如果有空的話,我們倆一起出去喝點酒啥的都可以的。”

“嗯,知道了,先走了,再會!”唐影點頭道。

在當唐影離開了審訊室的時候,唐銘章也是叫了許多警察進來開會的,雖然說這是在審訊室,但是對於現在這個時候,唐銘章可是一會兒都不想要耽誤的,這一次的會議,也是在討論着接下來他們警方勢力要做着一些什麼任務才行的。

“沒想到嘛!你和這個警察局的局長也是有着這麼熟悉的!”楊夢穎和唐影並肩走在一起,淡淡地道。

“呵呵,以前在神祕特使局執行任務的時候來到了皖江市,所以那一次我和他也是在任務當中認識的。”唐影苦笑了一下,解釋道:“不過那個時候的他,也還是一個很普通的警察而已。只是沒有想到,才幾年不見,就已經算得上是提升到了局長這個身份的了。”

“不管怎麼說,唐影,這一次,我都還是要謝謝你救我出來的。”楊夢穎抿了抿嘴脣,靠在了唐影的肩膀上面,說道。

“這個是我應該做的,畢竟你是我的……你是我的好朋友去了。”唐影回答道。

“快回家煮好吃的給我吃吧,我已經是好久都沒有吃到你煮的飯了,昨天下午雖然吃了,但是畢竟昨天那個時候我整個人都覺得自己昏昏沉沉的,所以也就沒有太去品嚐你煮的飯菜了。”楊夢穎繼續地道:“今天我已經算是恢復的差不多了,所以,現在就回家煮飯給我吃吧,我好餓。”


說完,楊夢穎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一臉可憐兮兮的看着唐影。

唐影看着楊夢穎這個時候是這麼的可愛,也是不禁讓他想起了當初的潔,當初和她生活的時光……


鍾峯這兩天也是不知道公司裏是幹什麼了,總是有着一個莫名的勢力向着鍾氏集團進攻着的,雖然說鍾峯是能夠抵抗得住的,但是這麼頻繁的出現在了他的集團公司裏面,這也是讓他很爲難的。

現在的劉佳輝已經是回到了楊家珠寶有限公司了的,和鍾峯的合約已經是解除了,所以這一次,鍾峯也還真的是覺得很無助了。

“小吳,你知道這一次的這個事情到底是誰在背後指使麼?”鍾峯對着自己的助理小吳說道。

“董事長,其實我覺得這個事情,也還是有着一定的聯繫在裏面的,當初你對楊家珠寶有限公司進行了一些攻擊,而現在楊家珠寶有限公司也是緩了過來了,所以這一次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應該是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對我們公司進行的攻擊。”小吳解釋道。

“不可能啊,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現在也是剛剛緩了過來,雖然說這個時候他們公司是有着很多公司幫助着的,但是你要知道。”鍾峯繼續地道:“畢竟現在楊家珠寶有限公司也是剛剛緩了過來,也還是需要一些力量撐一段時間的,總不可能這麼快的就恢復了吧!”

“而且對於楊航那個人來說,他的性格我是知道的,他絕對不會敢和我們公司發起進攻的,畢竟我們公司在他們的面前,可還是有着一個很重要的導向作用的。雖然說我之前是向着楊家珠寶有限公司進行了一些打擊的,但是你要知道,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是能夠在這麼快的時間裏恢復過來的,如果說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楊家珠寶有限公司這一次真的是遇上了很大的問題的。”

“董事長您這麼說雖然是沒有錯誤的,但是你要知道,楊航那邊,現在已經是有着魏氏集團以及其他集團公司的協助的。”小吳解釋道:“如果說這一次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對於這件事情來說,楊家珠寶有限公司這麼做的話,也是對他們公司有着一個很重要的很有利的影響的。”

“好了,你就讓我一個人先靜一靜吧。”鍾峯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淡淡地道。

“那董事長這樣的話,我就先出去了?”小吳問道。

“出去吧!”鍾峯點了點頭,揮手道。

在小吳走了之後,鍾峯也是自己一個人在辦公室裏面想着這個問題的,雖然說楊航是有着一些嫌疑的,但是如果真的是楊航引起的話,那麼對於這一次的這個事情的話,鍾峯也覺得不會是楊航的,畢竟這件事情如果楊航非要這麼做的話,那麼一旦被鍾氏集團進行了反擊的話,那麼就會變得不堪一擊了,所以這個時候鍾峯想,楊航的可能性還是沒有多大的。

可是,既然不是楊航的話,那麼又會是誰呢? “楊叔叔,這一次的這個事情,您覺得如何???”唐影在楊航的辦公室裏面,這個時候裏面只有他們兩個人的,所以唐影說話也是很自然的,問道。

“哈哈,當然是很好的了,小影啊,這一次真的是多虧了你的了,記得我好像是知道鍾峯身邊可是有着幾個殺手保鏢在身邊的,你既然也能夠對抗的了,真的是了不起啊!”楊航豎起了大拇指,對着唐影說道。

“楊叔叔,這些都不是我做的,這個的話,您應該去感謝一下我的徒弟林亦秋,這一次那些殺手們,也都是他一個獨自面對的,我只是救了大小姐而已,其他的事情,還真的是沒有什麼的。”唐影解釋道。

“不管怎麼說,這一次也是你幫了我這個忙,才讓我開始覺得緩了過來了,如果說這一次沒有你的幫助的話,那麼我想,我也一定是會在中途倒閉公司的。”楊航說道。

“楊叔叔說笑了,感謝我倒還不如感謝一下你自己呢!”唐影苦笑了一下,繼續地道:“雖然說你現在是很好的,但是對於之前的那幾個月,我是看見了的,如果說當初你沒有堅持下來的話,恐怕也是肯定不會撐到了現在的,所以,楊叔叔您感謝我倒還不如感謝一下你自己呢!”

唐影說的這句話,是真的對楊航抱有着一個堅定地信念而說的,雖然說當初的楊航也是要放棄了的,但是這個時候唐影看着楊航硬是挺了過來,也還真的是覺得楊航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人。

“說到了這個的話,我當然是要感謝你和我的岳父方雲的。”楊航繼續地道:“如果當初不是我的岳父方雲讓我堅持下來的話,那麼我估計我真的是要撐不住了,但是至於你的話,也是岳父方雲和我說到了讓我去找你的,畢竟如果這件事情有着你的幫助的話,那麼是很簡單的,所以,那個時候的我,也還是很快的通過了唐璐找到了你的。”


“找我?”唐影很疑惑,道:“難道說你知道我能夠解決的了這件事情?”

唐影疑惑地看着楊航,這個時候,楊航也是很認真地看着唐影的,雖然說當初方雲是對着楊航說到了讓楊航找到了唐影,讓唐影來解決這件事情可能會好很多,但是這個時候楊航知道了唐影肯定是有着很多的問題是要問自己的,所以他也就是沒有隱瞞下去了。

“方雲指揮官那個時候和我說了很多,但是說得再多,我最後也都是聽下了讓我去找你的,所以,自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打了一個電話給唐璐,讓她告訴我你在哪裏。”楊航解釋道:“畢竟當初在夢穎她趕走了你之後,我也是沒有再繼續的和你聯絡了,所以這個時候,我也還是要和你說一聲抱歉的,畢竟那個時候我也是很忙的,雖然說公司裏面的事情我都是能夠解決的,但是那個時候還真的是讓我很煩惱。希望你能夠理解。”

“嗯,楊叔叔,我自然是理解着你的。”唐影點頭道。

“所以在那個時候,我也是通過了小璐的關係,才知道了你原來也是在學校裏面的,所以那個時候開始,我也是很快的就來到了學校裏找你了。”楊航解釋道:“你應該還記得那件事情吧!”

“嗯,記得,楊叔叔您繼續說。”唐影點了點頭,示意楊航繼續說下去。

“所以,後來那個時候,我也是讓賀伯開始對你進行了一些幫助的,你應該也感受到了那段時間有着莫名的力量在幫助着你的吧。”楊航說道。

“是啊,只不過,令我沒有想到的是,賀伯那邊也是有着人有修煉者這樣的能力的。”唐影點頭道:“真的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外面的世界才真的是大呢!”

“其實那個修煉者,也是賀伯花錢僱過來的,只不過這件事情我之前是不清楚的,在當楊夢穎被你救回來之後,我才知道了這個事情。”楊航解釋道。

“沒事兒,等有時間的話,我也還是想見見那個修煉者的。”唐影搖頭道。

“嗯,這一次的事情,你做得很好,這樣一來的話,我們也是對鍾氏集團進行了回擊了。”楊航繼續地道:“只是,接下來的事情,不知道等着鍾氏集團這樣的一個大型企業集團倒閉了之後,會交到誰的手裏。”

“唐影,你應該也知道,我是不可能會繼續的交手鍾氏集團的,畢竟鍾氏集團那樣的大型企業公司是有着很大的掌管能力才能夠操控的了的。”

“嗯,這個我自然是知道,可是,如果公司不轉讓給您的話,那麼這家公司,自然的也是要面臨着很大的危機感的。”唐影點了點頭,淡淡地道:“畢竟一家公司如果沒有了董事長的話,那麼對於這家公司也是面臨着一個很危險的問題的。”

“你能夠想到這一點兒,也自然是說明了你對這個事情很在乎。”楊航認真地道:“唐影,我有着一個想法,想要和你說,你看可不可以?”

楊航這一次是看着唐影的眼睛的,所以唐影也是感覺到了楊航是很正經的和自己說着話的,這個時候唐影也是認真的挺起了身子的。

“楊叔叔你就說吧,你要我做什麼?”唐影說道。

“唐影,我想,鍾氏集團轉讓到你的手裏,畢竟鍾氏集團是一個大型的企業集團公司,如果說沒有一個適合的人來管理的話,那麼我想,鍾氏集團以倒,勢必會對皖江市來說造成一個很大的影響。”楊航繼續地道:“對於你,我現在已經是完全的瞭解了的,我相信,如果鍾氏集團在你的手裏繼續的發展下去的話,那麼肯定是會有着很大的發展的,你覺得呢?”

唐影本來也還是覺得楊航是會有着一個很重要的事情要和自己說的,但是令唐影意外的是,楊航找唐影說的這件事情,其實並不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對於楊航這下說的這個事情,唐影還真的是吃了一驚。

“楊叔叔,你看,我吧,又沒有什麼商業基礎的能力,你讓我去掌管一家這麼大的企業公司,我覺得有些不合適吧!”唐影爲難地道。

“唐影,雖然說你沒有什麼商業能力,但是你要知道,什麼事情,都是習慣了就好的,我之前也是一個很普通的員工而已,至於後來,也還是慢慢地提升到了董事長這個位置的。”楊航看着唐影的模樣,不禁覺得有些好笑,解釋道:“雖然說你現在是一個貼身保鏢兼學生,但是對於你來說,這些都是一些很容易的事情,所以對於這一次的這個事情,我也還是覺得,把鍾氏集團轉讓到你的手裏會比較的合適。”

“楊叔叔,你也知道,我以前做的也不是這個,至於現在的話,我現在也已經算得上是一個殺手家族裏的成員了,如果說還要辦一家公司的話,那麼說起來也是有着不好聽的。你說呢?”唐影解釋道。

“呵呵,這個的話,自然也是可以的,雖然說你現在是一個殺手,但是你知道這個世界上面,有着多少殺手們也都還是有着自己的公司和代言產品的麼?”楊航苦笑道:“所以,這一次的這個鍾氏集團轉讓的事情,還是交到你手上我會覺得比較安全。”

“畢竟這一次的這個事情,對於誰來說,都是一個重要的打擊,而且我相信,鍾峯受到了這樣的方面的事情,他的那些客戶們,可能也是有着一些騷動的,所以,你去接手的話,我覺得他們是會相信着你的,雖然說你現在還是一個學生,但是你的實力已經是完全超過了學生的。”

“對了你不是還有着魏東那樣的商業高手小弟的麼?你可以讓魏東幫着你一起打理公司啊,而且現在魏氏集團和我們楊家珠寶有限公司也是合作了的,並且鍾氏集團也是和楊家珠寶有限公司處於一個合作的狀態的,只要是你接手了的話,那麼也就是可以和魏氏集團那邊合作了,這樣一來的話,我們三家公司,都是合作伙伴了,你覺得呢?”

唐影在聽了楊航說的這些話時,也是覺得了有着一些道理的,畢竟如果自己接手了鍾氏集團的話,那麼是可以完全的讓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和魏氏集團作爲自己合作伙伴的,而且魏氏集團和鍾氏集團也都是處於着一個類型的公司,所以這樣一來的話,那麼對於這件事情,自然地也是有着一定的好處在的。

不過,唐影是真的覺得自己擔任不了這個職責的,畢竟唐影的職業可都是一些打打殺殺的,如果說要讓自己從商的話,那麼還真的是可以說是白癡了。

“那就先暫時這樣吧,楊叔叔我也是看看的話,如果在我的帶領之下,能夠使得鍾氏集團發展的更好的話,那麼我就接下去好了,你覺得呢?”唐影想了想,說道。

“嗯,那就這樣安排吧,你也別太擔心了,你看我的公司這件事情你都是可以處理的這麼好的,你害怕鍾氏集團那樣的公司麼?”楊航點頭道:“不過,在你接手了之後,是要改一改鍾氏集團的名字的。”

“嗯,這個是自然地。”唐影點頭道。 鍾氏集團這兩天也是在被楊家珠寶有限公司攻擊的不成樣了,這個時候的鐘峯,是讓兒子鍾帆來到了公司裏面的,因爲鍾峯現在有着一個預感,那就是,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那麼自己的家人肯定是會受到傷害的,所以這個時候,鍾峯他也是讓鍾帆來到了自己的集團公司裏面的。

只有這樣的話,鍾峯才能夠覺得自己很安心。

唐影是讓唐銘章開始行動了的,因爲如果這個時候唐影還不出行動的話,那麼對於這件事情,唐影覺得楊夢穎的學習問題真的是一個很危險的例子的。

鍾峯和鍾帆也是知道了楊夢穎丟了的事情的,只是那個時候的他們,都顧不上這件事情,倒不是鍾帆顧不上,而是鍾峯顧不上這件事情。

因爲畢竟現在鍾峯的集團公司是受到了連續不斷的攻擊的,所以對於這一次楊夢穎的失蹤,鍾峯他也是並不重視這件事情的,因爲自己的公司都快要垮臺了,他哪裏還顧得上楊夢穎,所以對於這件事情,鍾峯是沒有再去顧上的了。

雖然鍾帆是有着一些意見的,但是這個時候看着自己父親的公司已經是成爲了這般模樣,他也是理解了父親爲什麼不願意去管楊夢穎走丟的那件事情了,畢竟這一次鍾帆來到公司裏面,是有着很大的改變的,不是變好,而是變壞!

唐銘章這個時候是已經帶着警察正在來鍾氏集團的路上面的,雖然說唐影現在也是在他的身邊的,但是對於這件事情,唐銘章在弄明白了這件事情之後,也還是覺得自己作爲了一名警察,肯定是要秉公辦案的。

畢竟前些天楊夢穎是已經在警察局裏面做好了口供的,而且對於楊航,他也是交給了唐銘章一些很重要的文件的,所以在唐銘章看到了那些文件之後,也是對這件事情進行了一些調查,也是查明瞭這件事情的,所以這個時候,唐銘章是帶動了警察局一半的警員們出動的。

雖然說上一次鍾氏集團也是面臨着那些問題的,但是經過了警方的初步調查,也還是沒有對這件事情進行深刻的調查,所以就沒有找到這件事情,這一次可就是有着一些不一樣的。

這一次唐銘章是親自調查了一下的,也就在調查了之後,唐銘章發現了許多問題都還沒有解決,所以這一次唐銘章是很氣憤的帶動了警察局一半的警員出動的。

“影隊長,這一次的這個事情你就放心好了,我一定是會讓鍾峯進去蹲着的。”唐銘章看着唐影,說道:“如果說還有着其他的事情你要和我說的話,那麼我也一定是會解決好的。”

“嗯,鍾峯董事長的兒子,這件事情我也交給你來處理好了,至於之前楊夢穎綁架的事情,他也是參與了其中的,所以,這一次你大可以放手的去準備。”唐影點了點頭,然後道。

“是的,影隊長,楊航董事長上一次給我的那些報告當中,也是寫着了他想要將鍾氏集團轉交給你的,你看這件事情?”唐銘章說道。

“我們還是等到鍾氏集團鍾峯鍾帆父子倆被抓進去了再說這件事情吧,據我所知,這件事情還不是你們警方管的。”唐影淡淡地道。

對於這件事情,唐影本來也就是沒有多少的肯定能夠拿下的,而這個時候楊航又把那份報告交到了警察局裏面,所以這個時候唐影也是必須要想一想這件事情了。

畢竟自己如果一旦接手鍾氏集團的話,那麼對於這件事情,自然也是要重新的開始的。

爲什麼要重新開始,那是因爲唐影不想要接着鍾峯的手段繼續的經營下去。

雖然說鍾峯有的地方經營方式很好,但是對於唐影來說,即使是再好,也只是一個過去式了,不能夠回到現在了,所以唐影也是下定了決心,只要是自己接手了鍾氏集團的話,那麼自己肯定是要給鍾氏集團一個大的改變的。

……

“小璐,你今天干嘛也不學校上學了?”楊夢穎這個時候,正在餐桌對面看着唐璐,對着她問道:“要知道現在可是離着高考越來越近的了。如果你再這樣玩下去的話,那麼是真的很危險的。”

“哎呀,夢穎姐姐,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只不過今天的這個日子會比較的特殊而已,嘿嘿!”唐璐開始有了一些不耐煩,於是道。

“笑得這麼開心,是不是又有着什麼樣的好事情要發生了?”楊夢穎看着唐璐笑了起來,說道。

唐璐這個時候笑,也是因爲之前唐影告訴了唐璐今天唐影是要有着很重要的事情要去辦的,所以唐影就讓唐璐在家裏面看着一點兒楊夢穎,畢竟這個時候唐影去處理這件事情,沒有人在身邊看着楊夢穎的話,那麼是有着很大的可能性楊夢穎又會被別人抓走的。

所以唐影也就是讓唐璐在家裏休息了一天。

至於唐璐知道唐影的事情,那也是唐璐要求着唐影告訴她的,畢竟唐影現在已經是成爲了楊夢穎和唐璐的好朋友了。

至於後來,唐影也就是告訴了唐璐這件事情了,但是唐影要求着唐璐不能夠和楊夢穎說起這件事情,所以對於這件事情,唐璐現在只能夠是乾笑着了。

“這個嘛,現在不能夠說,但是等到下午的時候,你自然就知道了,嘿嘿!!!”唐璐做起了很神祕的樣子看着楊夢穎,對着她說道。

“切,有那麼神祕麼?如果實在不行的話,那我就只有等着唐影回來讓唐影告訴我了,哼!”楊夢穎有些不服氣地道。

“嘿嘿,這個是命令,不能夠說的,嘿嘿!”唐璐笑道。

“命令?除了我,還有誰能夠命令你?”楊夢穎聽見了那兩個字,於是疑惑地道。

不過接下來,唐璐也就並沒有在那裏乾坐着了,對於這件事情,唐璐現在雖然是不能夠說,但是對於下午的話,那麼唐璐就是能夠說的了。

畢竟唐影讓唐璐現在逼着,以唐璐的性格,能夠憋着一個上午就已經是很不錯的了。但是如果對於憋一天的話,那麼唐璐覺得她不可能會做到的。

唐璐去到了廚房裏面,把唐影早上一大早煮的早餐全部都拿了出來,擺在了楊夢穎的面前,和楊夢穎一起吃了起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