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

白光一閃,宇文天瞬間感覺到周圍的天地法則劇烈變化著,極短暫的時間裡,又變得穩定了,不過,卻不再是之前那樣的環境了。

宇文天知道,他應該進入了下一關!

睜開了眼睛,他緩緩吐出了一口氣,努力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緒,他感覺自己的心境上,似乎被拷上了一套枷鎖。

「該死!怎麼會這樣?念頭不通達,道路受阻,前途已經受限了!難道我的道就這樣結束了?」

宇文天的神色萎靡,無精打采,彷彿大病了一場!

心境受創,很難恢復!

那個心結,除了自己,誰也無法打開,若是運氣不好,很有可能再次入魔!

「難道我的道真的就止於此了嗎?不會的!不會的!絕對不會是這樣的!」

「心鎖又如何?入魔又如何?若有阻我,不論神魔,皆可滅之!」

……

「哼!枉我將你當成朋友,不料你是這種人!連凡人都不放過!魔頭!受死!」

就在宇文天的心境有些變化的時候,一道聲音突兀地在背後響起。

他轉過身,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一堆屍體之中,而這堆屍體,正是宇文天在之前滅殺的那一群凡人。

至於這道身影,一身白衣,手中拿著一把玉簫,冒火的眸子,殺氣騰騰地瞪著宇文天,恨不得將宇文天生吞活剝。

「玉簫靈!」

看不到這道身影,宇文天先是一愣,隨即面色再變,身體微顫,忍不住驚呼出來。

這道突然出現的身影,真是玉簫靈。

不過,此時的玉簫靈,不再是以前的那個朋友,而是真正拔刀相向的敵人。

宇文天知道,這是考驗,這個「玉簫靈」,是假的,但這的確是他的敵人,他必須要將其斬殺,不然,死的會是他!

但是,讓他斬殺自己的朋友,他做不到!

即便是知道這人是假的,這一切都是假的,但他還是無法下手!

「為什麼會這樣?大道是在為難我嗎?」


宇文天心裡嘶吼著,看著那道飛殺而來的身影,痛苦萬分地抬起了手掌,一掌拍出。

對待朋友,他下不了手,所以,他只用了一成的戰力。

「啊……」

但是,留給他的,並不是刺入眉心的玉簫,或者是被擊退的身影,而是一道凄慘的吼叫聲和一團血霧。

[山海經]雙界代購 ,被自己輕輕的一掌,擊殺了!

宇文天的身體一陣搖晃,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那隻伸出的手,劇烈顫抖著,似乎是無力抬起,卻也無法放下,彷彿被束縛在虛空了一般。

「我,最終還是對他出手了!為什麼?」

宇文天的神色變得有些獃滯,最後又變得猙獰起來,對著無盡黑暗嘶吼起來。

只是,憑空一道白光一閃,他再次被捲走了,出現是,又在另一個空間,同樣的視覺,同樣的黑暗,不同的是,天地法則更加壓抑了。

「宇文天,你太讓我失望了!你竟然是一個魔頭!這麼多凡人的性命,你就不怕上天與你清算嗎?」

「宇文天,算我瞎眼了!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殘殺無辜,暴虐如魔,你無可救藥!」

「你這樣的惡魔,不應該活在這世上!去死吧!我代表死去的生靈,來與你清算!」

……

瞬間,宇文天還未站穩腳跟,便聽到了四面八方的質問聲響起,放眼望去,一道道身影緩緩走來,每一道身上,都散發著恐怖的殺意。

離別賦,虛箴,燕歌行,闇,宋致遠,木俠,白少游,獨孤戰天……等等,全部都是與宇文天交好的那些天才,十多個人,每一個身上,不再是以前的那種友好的氣息,而是無法掩飾的殺意。

「不!這不是我的本意!這只是考驗!」看到這一道道身影,宇文天整個人彷彿虛脫了一般,喃喃自語道:「但是,為何要讓他們出現!他們是朋友,不是敵人!老天是在折磨我嗎?」

這些人一出現,那裡會給宇文天時間,幾步之後,全部施展自己的殺招轟殺過來。

宇文天面色劇變,他感覺到了危險,這裡每一道身影發出的攻擊,跟真正的本尊發出的巔峰戰力一樣,宇文天必須要出手,而且還要全力以赴,不然,死的是他自己!

幾個呼吸之間,宇文天似乎做出了某種選擇,右手一動,噬神槍瞬間出現,身上的氣勢大漲,金蓮佛影綻放,寶相莊嚴。

「殺!」


他的雙眼彷彿充血了一般,面孔有些扭曲,猙獰無比,大喝一聲,提槍衝殺過去。

確實如他所料,這一次,他面臨的是真正的殺招,這些複製品,釋放出的,都是真正的戰力。

不過,每一個人,都只能發出一擊!

然而,這樣的戰力,還是給宇文天帶來極大的麻煩。

!! 半晌之後,當小和尚被宇文天一槍刺穿眉心之後,宇文天自己也被擊飛了數十丈,頭髮散亂,衣衫破爛,狼狽不堪。

終於解決了死亡的威脅,然而宇文天卻是高興不起來,他半跪在地上,看著那一具具凄慘的屍體,身體劇烈的顫抖著,眼睛中竟然充斥著極為濃郁的恐懼。

「我竟然殺了他們?我竟然殺了他們?為什麼不是他們殺了我?難道在生死面前,我也是這樣自私嗎?」

那些屍體如同真的一樣,彷彿宇文天真的殺死了原人,而不是在進行試煉。

一股戾氣蔓延上心頭,同時,在宇文天的心上,又加上了一把鎖,一把大鎖!

宇文天心煩無比,他感覺自己的意識彷彿一分為二了,一般模糊,一般卻是死亡的深淵。

他彷彿要迷失了!

之前發生的一切,似乎已經在改變著他的心!


就在這時,一道白光憑空出現,宇文天出現在了一個新的空間中。

跟之前一樣,全新的天地法則,熟悉的場景。

「宇文天!你怎麼能這樣做呢?那可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啊!我輩習武,有所為,有所不為,若是自恃武道,欺凌凡人,那修道又有何用?」

一道嚴厲、憤怒的斥責聲響起,宇文天抬眼看去,只見南宮羽站在自己的身前五丈處,身上雖無殺氣釋放,但冒火的眼睛里,卻是濃濃的殺意。

「宗主?怎麼會是你?」南宮羽猛地一出現,宇文天瞬間沒有反應過來,還以為真的是南宮羽出現了,不過,很快他便知曉了自己的處境,

眼前的南宮羽,無疑也是一道大道法則複製的虛影幻象。

不過,卻極為傳神,本來宇文天此時的心境極差,意識有些混亂,被南宮羽這樣一斥責,心中的戾氣更盛了。

「宇文師弟,你怎麼是這樣的人?你連自己的朋友也不放過?你魔根已深,自裁吧!」

又是一道聲音傳來,宇文天腦袋稍稍一偏,便看到了一道身影出現在黑暗裡。

「羽師兄?」

看到這道身影,宇文天眼睛微眯。

來人是羽化書,他在南宮羽的一側,原本謙虛面善的羽化書,此時卻是滿臉的憤恨,看著宇文天的眼神,極為不善。

宇文天雖然意識有些混亂,但是,他並不是失去了自我,他還有自己的思考能力。

「羽師兄也出現了,這該死的大道,到底要玩什麼?折磨我嗎?為何我會恐懼呢?為何我會猶豫呢?為何我會難受呢?」

「這一切都是虛的!我不會對自己的朋友出手的!他們只是投影!他們只是法則的投影!但是……我還是動手了!」

看到羽化書的身影,宇文天整個人身上散發著暴戾的氣息,彷彿是一頭睡醒的凶獸一般。

而這時,又是一道身影在另一側出現了,這道高大魁梧的身影,讓宇文天熟悉,卻又很陌生。

「他大爺的!老二!你這個傢伙,真是讓我失望,連這種事情都做得出來,就你這樣,還敢做我逍遙的兄弟!」逍遙憤怒地瞪著宇文天,撩起衣角,道:「從現在起,我與你不再是兄弟,咱們割袍斷義!此後,我們便是敵人,死敵!人魔不兩立,有我沒你!」

說著,他用力一拉,只聽「呲」的一聲,那塊衣角,被逍遙撕掉了,用力扔在地上。

看到這一幕,宇文天彷彿被人在心頭刺了一劍一般,整個人一陣劇顫,彷彿眼前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大哥,他……他竟然與我割袍斷義?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不!不!這不是真的!這只是幻象!這只是幻象!」

宇文天喃喃自語一番之後,這個人又變的暴戾起來了,激動之下,身體的肌肉都在顫動著,散發著兇殘的氣息。

這時候,又是一道道身影出現了,宇文天看得真切,這是摩天嶺的長老和眾弟子,每一個人都是殺意無窮地看著宇文天,大罵著,指責者。


「假的!都是假的!」

激動之下,噬神槍再次出現在手中,宇文天的雙眼立即血紅一片,面孔猙獰,大吼一聲,揮槍便刺。

瞬間,場上亂成了一片!

半晌之後,宇文天身上的殺氣漸漸消散,但整個人身上的殺意,卻是絲毫不減,眼睛中的血色還沒有褪盡,身上的暴虐氣息仍在。

看著周圍的一具具屍體,有的被刺穿了心臟,有的眉心被破,有的屍身被分成了幾塊……

總之,他們的死狀很慘!

宇文天的心神再次受到極大影響,出手不再計較「巧」,而是一種「殘暴」。

數息之後,白光一閃,他被自動傳送到第七十關。

依舊是在黑暗之中,但是,他一出現,就看到了三道身影。

一人兩獸!

這一人,是他的大伯宇文建,而這兩獸,分別是小朱和小金!

「大伯?小朱?還有小金?竟然是你們!」看到這三道身影,宇文天的眼神稍稍清明一些,心中一喜,之前的經歷,讓他的心,陷入了一種無力的境地,看到親人,他似乎有些好轉。

然而,很快他便變色了。

「天兒!你真讓我失望啊!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你對得起你父親嗎?你對得起宇文家嗎?」宇文建一看到宇文天,並不是關懷和撫慰,而是一頓痛斥,神情失望之極,眼睛中的殺意漸濃。

這還不算,宇文天似乎要出言辯解,但是小朱的聲音卻想起來了。

「宇文天!你怎麼能這樣做!我是你的第一個朋友,我把你當成哥哥,你竟然做出這等天理不容的事情,太讓我失望了,你竟然連凡人不放過!你竟然連朋友也殺!你竟然連結拜的兄弟也殺!那你是不是也將我給殺了!宇文天!我討厭你,我要殺了你!」

小朱的聲音一如既往的稚嫩,但無疑是一把重鎚,砸在了宇文天的心上。

而這時,小金也幫腔了,說的與小朱幾乎一樣的話,宇文天在失落中,不但沒有散去身上的戾氣,反而滋生出了無限的恨意和暴戾。

「虛妄!亂我心神!該殺!」

宇文天大吼一聲,噬神槍一掄,直接砸向了一人二獸。

「啊……」

三道身影幾乎沒有什麼還手之力,很快被宇文天殘暴地虐殺,留在眼前的,只有一堆碎肉和那一道道似乎沒有消失的凄厲慘叫聲。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