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空中一道金光閃過,青色光罩直接炸開,周圍風雲飄散,龍龜直接從空中摔了下來,在地面上砸出了一個大坑,殷紅泛金色的鮮血從胸口的傷口上汩汩流出,龍龜的氣息也越來越弱。

夜凌來到龍龜身邊,剛想將它了結掉,系統卻突然來了任務。

“叮咚,系統任務,四大神獸的收復,青龍、白虎、鳳凰、龍龜,任務完成,獎勵源點一百萬,獎勵《凝脈決》一本。”

出現了任務,夜凌也放下了殺心,一百萬源點不算什麼,但那本《凝脈決》卻讓夜凌非常感興趣,這部功法在系統商店中,夜凌曾經見過,是一種凝鍊血脈,使血脈返祖的功法,非常強大,更加關鍵的是無論是人還是妖獸都可以進行修煉,這更加說明了它的不凡,如此強大的功法,售價自然有點貴,價值整整三億源點,對於現在夜凌渾身上下只有幾千點源點的他來說,這更是一個天價。

夜凌散去了殺意,龍龜自然感受到了,低吼一聲,吼聲之中滿滿的懇求,對於一招就能破了它的最強防禦的夜凌,它實在是有些怕了。

“你是天生地養的神獸,卻助紂爲虐,跟着笑三笑荼毒蒼生,本罪不可赦,但你既是天生地養,而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與天地自有一番因果,所以你以後跟在我身邊,爲蒼生造福,贖罪吧,你可願意?”夜凌眼神冷漠地看着龍龜,霸天絕地的氣勢釋放出來,白衣颯颯作響,像是傲世萬古的神靈。

龍龜戰戰兢兢,心中升起一點反抗的念頭,低吼一聲,選擇了徹底臣服,它很清楚反抗的下場,況且以夜凌的實力,它覺得臣服於他,也不算沒有尊嚴。

“叮咚,恭喜宿主收復神獸龍龜,請宿主再接再厲!”

夜凌來到龍龜身邊,先幫它止住了血,坑底已經有一個小血泊,就算龍龜的血再多,也會流死,接着夜凌將它體內殘留的劍氣,逼了出來。

劍氣離體,龍龜的傷口也開始癒合了,氣息也逐漸穩定下來,應該說不愧是以恢復能力著稱的龍龜,如此嚴重的傷勢,放在其他神獸身上絕對不會這麼輕易穩定下來。

傷勢控制下來了,但想要徹底恢復,也需要不短的時間,夜凌可沒多少時間去等,將之前煉製的青元丹拿出來,用丹火練成液體,直接送進了胸口的傷口之中,青元丹雖然對天境之下有更好的療傷效果,但也不是說對天境就沒有效果了,只是不太好而已,而對於龍龜來說,效果卻很不錯。

青綠色的藥液進入傷口,不斷滋潤着那些血肉,讓龍龜不禁舒服的低吼一聲,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片刻之後,龍龜已經完全恢復,只是流了很多血,有點虛而已。

治好龍龜之後,夜凌這趟北極冰原之行,算是圓滿完成了,在茅屋找了找,連一本祕籍都沒有找到,倒是在潭底找到了之前龍龜蛻下的一塊龜殼,很結實,倒是一塊不錯的煉器材料。

“走吧”夜凌盤坐在龍龜背上,拍了拍他的腦袋,龍龜吼叫了一聲,四隻龜掌輕輕划動,很快便飛到了高空,夜凌沒有選擇立即回到竹樓山谷,而是騎着龍龜在整個冰原尋找起靈藥來,北極冰原,人跡罕至,普通人不可能在這裏生存,所以這裏一直處於一種未開發的狀態,自然一些寒性的靈藥也是極多。

在北極冰原呆了近一年,夜凌也打算回去了,整個北極冰原,在他的地毯式搜索之下,不僅找到了大量的靈藥,還得到了許多煉器材料,甚至還發現了兩個巨大金礦,不過對於現在的夜凌來說,黃金一點意義也沒有。

騎上龍龜,夜凌很快回到了山谷竹樓,一年未歸,這裏還是老樣子,竹林竹樓什麼都沒變,只是幾棵梨樹開花了,白色的梨花,讓整個竹林都飄散着淡淡的清香,溪水中的鯉魚也變的更肥了。

龍龜在溪岸邊上的空地上落了下來,神獸的氣息讓溪水中的魚羣變得瑟瑟發抖,甚至有些翻起了白肚。

“收起你的氣息”夜凌敲了敲龜殼,從龍龜身上下來,往竹樓走去。

昂昂昂,龍龜三聲低吼,夜凌腳步一頓,停了下來,轉過身看着龍龜有些無語的搖了搖頭。

腳步輕輕一踏,一團黃光在腳下一圈一圈的擴散開來,以溪流爲中心,周圍大片土地陷落,同時一股股清水從地底涌了上來,短短几分鐘的時間,山谷之中便出現了一個幾百平方米的湖泊,面積不是很大,但深度卻不低。

“這個湖以後就是你的家,叫方寸湖吧,不過你給我悠着點,湖裏面的魚不要都給我吃了,留點魚種,”

夜凌囑咐一番,走進了竹樓,龍龜擡頭吼叫一聲,迴應一聲,收斂了身上的氣息,轉身爬進了湖泊之中。

又是一年過去,轉眼便到了劇情開始的時間,方寸湖上,夜凌盤坐在龍龜龜背上,手中拿着釣竿,啪,釣竿高高挑起,一尾紅鯉躍進了旁邊魚簍裏面。

“夫君,聶人王帶着聶風已經到了谷口,”夜靈調出一段全息影像,畫面上,一個散着頭髮的漢子,手裏拿着一把雪白的大刀,身邊跟着一位七八歲的孩童,摸樣甚是清秀。

“他們怎麼會來到這裏?”夜凌有些不解問道,但隨後便又明白了,此時聶人王的妻子顏盈盈因爲愛慕虛榮跟了雄霸,雄霸利用她對聶人王提出了挑戰,此時聶人王應該是去迎戰的路上,只是不知道怎麼回事,闖進了夜凌在谷口佈置的一個簡單的迷魂陣當中。


“讓他們出去吧,現在還不到接觸他們的時機,哦,對了,既然步驚雲的基因已經提取了,順便把聶風的也提取了吧,”夜凌想了想說道,克隆風雲主要是爲了研究風雲之勢摩袔無量,這種在原著中屬於那種超級大招,很讓他感興趣。

夜靈點了點頭,身體瞬間消散,谷口竹林當中,聶風緊緊的跟在聶人王后邊,焦急地尋找出路,整個人懵懵懂懂的,似乎還沒有從被孃親拋棄的悲傷中走出來,突然他感覺脖子一疼,急忙用手捂住,卻發現什麼也沒有,帶着疑惑和不解,又急急忙忙跟上了聶人王,在他們離去沒有多久,旁邊一片竹葉上,飛出一隻機械飛蟻,直接往山谷飛去。

看着聶人王帶着聶風離開,夜凌又繼續垂釣,聶人王雖然出現了,但和雄霸在樂山大佛決戰,還有幾天的時間,所以夜凌也並不着急。

三天後,樂山大佛的佛頭之上,雄霸摟着顏盈盈,雙手不斷在她身上摸索着,引來一聲聲浪笑。

聶人王帶着聶風剛來到大佛這裏,便看到了這一幕,頓時睚呲欲裂,心中燃起熊熊怒火,讓聶風躲好,直接飛上了大佛。

“雄霸!”聶人王雙眼赤紅,手中的雪飲狂刀嗡嗡作響,渾身凝聚的殺意,似乎要化爲實質,自古以來,躲妻之仇就不共戴天,所以今天他和雄霸之間,必有一死。

雄霸當着聶人王的面,伸手捏了捏顏盈盈的胸,雖然顏盈盈已經下定決心跟着雄霸,但在和她相處了數年的聶人王面前,多少還有點微不足道地羞恥心的,微微低了低頭,有些不敢看聶人王,但並沒有反抗。

“聶人王,若是你早答應我的挑戰,也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拿出你全部的實力吧,不然你今天不僅搶不會你的女人,你的命還要丟在這裏!”雄霸不愧爲雄霸之命,語氣也是霸氣無比。

聶人王早已經被雄霸惹起了心火,看了一眼在他懷裏的顏盈盈,直接提起雪飲狂刀就朝雄霸殺了過來,一出手就是傲寒六決當中的霜痕累累,一道巨大白色刀罡夾雜着凜冽的寒氣,直接朝雄霸劈了過去。

雄霸臉色一變,直接將顏盈盈推開,這個時候顏盈盈顯然已經沒了價值,留着也沒了價值,更何況這種愛慕虛榮的女人,若不是逼聶人王和他比武,他碰都不會碰。

雲層中,夜凌坐在龍龜背上,靜靜地看着聶人王和雄霸之間的戰鬥,聶人王的刀罡凜冽,招招充滿殺機,雄霸的三分歸元氣也是防禦極強,在憑藉風神腿這等靈活的身法,兩人也是棋逢對手,短時間內誰也奈何不了誰。 大佛之頂,聶人王和雄霸的戰鬥還在繼續,雖然稱不上驚天動地,但也可以算是異常激烈,一方是爲了報奪妻之仇,一方是爲了掃平天下剷除障礙,兩方誰也沒打算放過誰,頗有點不死不休的味道。

聶人王又是一招冰封三尺劈了下來,十餘米長的白色刀罡卻被雄霸撐起的透明氣罩擋了下來。

“你就這點本事嗎”雄霸崩碎刀罡,手心一顆圓形的元氣球滴溜溜地旋轉,眼睛裏滿是嘲諷之色。

“啊”聶人王怒吼一聲,直接提刀衝到雄霸身邊,開始瘋狂攻擊,忽然之間的爆發,讓雄霸措手不及,幾刀下來,便讓他受了重傷。


雲層之中,夜凌坐在龍龜龜背上,看着差點被聶人王一刀殺死的雄霸,不禁搖了搖頭,心道你雄霸那怕再爲了擾亂聶人王的心境,也不要去找死啊,要知道聶家人體內可是有麒麟瘋血的,一旦爆發那實力可是會蹭蹭往上漲的。

又被聶人王砍了一刀,雄霸拉開了與聶人王的距離,靠着風神腿不斷和他周旋,這個時候雄霸也看出來了,再這樣下去,他必死無疑,所以他必須想辦法解決聶人王,或者讓聶人王從現在的狀態中走出來。

忽然之間,雄霸看見了躲在旁邊的顏盈盈,身形一轉,直接來到她身邊,直接將她拽了出來,掐住了她的喉嚨,把她擋在自己身前,而這時聶人王的刀也到了,雪白的刀刃直劈而出,但在離顏盈盈頭頂一寸的地方停了下來。

眼睛當中的赤紅漸漸散去,聶人王從瘋血的發作狀態中走了出來,看着顏盈盈,眼中滿是掙扎,顏盈盈眼中也滿是悔恨,她選擇的男人竟然拿她當作擋箭牌,淚水從眼眶中止不住的滑下,她後悔了,但也晚了。

雄霸抓住機會,直接一掌打中聶人王,隨後又將顏盈盈直接朝大佛之底扔了下去,聶人王來不及反擊雄霸,直接跳了下去。

“抓住我的手”聶人王伸出手,朝着顏盈盈喊到,可惜顏盈盈並沒有聽他的,她沒有臉面活在世上,也無法面對聶人王和聶風,閉上眼,淚水從眼角滑落,在聶人王和聶風的呼喊中,墜入了水流湍急的江水之中。

聶風站在凌雲窟洞口,看着顏盈盈跌落的地方輕聲哭着,聶人王剛想躍入水中搜尋顏盈盈,背後的凌雲窟中卻傳來一聲聲的低吼,轟隆隆的聲音夾雜着熱浪,讓聶人王瞬間就明白了什麼,急忙使出一股巧勁,將聶風推走,他自己卻留了下來,他現在已經成了強弩之末,如果也一同離開的話,兩個人都得死。

“風兒,快走”

聶人王的聲音從背後傳來,聶風落在地面,往背後一看,卻只看到一道火紅色的影子,將他的父親抓進了凌雲窟當中。

聶風雖然沒有看清,但夜凌卻看得清清楚楚,龍頭、虎身、蛇鱗、馬蹄、牛尾,渾身燃燒着赤紅色的火焰,正是火麒麟。

雄霸從佛頭之上落下來,望着凌雲窟,眼中閃過濃濃的忌憚之色,剛纔火麒麟的威勢,他感受的真真切切,哪怕是全盛時期的他,對上火麒麟也是隻有一個隕落的下場,畢竟他現在纔不過先天巔峯,而火麒麟可是實打實地境巔峯,或許如果解決了它的神志問題,能夠達到天境吧。

雄霸深吸一口氣,將視線從凌雲窟挪開,放在了呆呆坐在地上的聶風身上,想到泥菩薩的批語,直接將聶風拿了起來,又看到了躲在一邊的斷浪,同樣將抓在手中,快速的離開了,與聶人王一戰,他深受重傷,他必須馬上回到天下會療傷,不然就有可能留下暗傷。

雄霸離開了,夜凌騎着龍龜從雲層當中落了下來,因爲特意讓龍龜收斂了氣息,所以凌雲窟中的火麒麟並沒有感知到,在它的地盤上來了另外一隻神獸。

“在這呆着!”囑咐龍龜一聲,夜凌走進了凌雲窟,洞口火麒麟剛纔留下的灼熱氣息還未消散,淡紅色的牆壁上平整光滑,呈琉璃態,千百年來被火麒麟的火焰灼燒,如今已經變成了一種火系煉器材料。

夜凌腳步不停,繼續往裏面深入,路上隨處可見一條條岔道,岔道和岔道之間看起來似乎並沒有聯繫,但夜凌可是知道,這些岔道四通八達,有的相互連接在一起,有的盡頭又是一條死路,更加危險的是這些通道中都殘留着火麒麟的氣息,這種灼熱的氣息會讓人心中煩躁,時間長了,即使先天境的高手也會發狂,最後迷失心智,活活困死在這裏,或者成爲火麒麟的食物。

危險雖然不少,但對於夜凌面前還是有些不夠看,沒用其他的手段,神光眼一掃,便發現了正在“進食”的火麒麟,不過夜凌沒打算現在就去找它的麻煩,凌雲窟的好東西可不僅僅是火麒麟。

轉身走進了旁邊的一條岔道,牆壁依舊是暗紅色,只是沒有那條主通道那麼“鮮豔”罷了,七拐八繞,又走了不短的距離,一具骷髏出現在了夜凌面前,在骷髏旁邊還有一把長劍,劍首鑲嵌着一枚紅色鱗片,劍身上紅暈流轉,看起來常邪異。

夜凌擡手一吸,這把火麟劍便飛到了手中,剛一入手,一道邪念便從劍把上傳了過來,不過呼吸間便被夜凌鎮壓,火麒麟尚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只是它的一片鱗片上的邪念。

火麟劍嗡嗡顫抖,隱隱約約發出一聲哀鳴,看來它早已經產生了靈性,只是在夜凌霸道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沒有意義。

收起火麟劍,夜凌看了一眼地上的骷髏,覺得這麼將他曝屍荒野也不是個事,特別是斷帥此人生前是爲斬殺火麒麟爲民除害才死在這裏的,不管他有沒有私心,夜凌既然見到了,本着人道主義精神,也不會讓他如此。

意念控制之下,骷髏下方的岩石如同水流一般向兩側化開,骷髏漸漸沉了下去,兩側的岩石重新合起,最後隆起了一個小石包,在石包前面一塊岩石升了起來,成了一塊石碑,上邊刻着兩個字,斷帥!

給斷帥立了一個墓,沒有過多停留,夜凌便又進入了旁邊的一個岔道,走到這個岔道的盡頭,又是一個骷髏出現在了夜凌的面前。

骷髏背靠着一塊隆起的巨大石柱,渾身纏繞着手臂粗的巨大鎖鏈,夜凌數了數一共八條,一端纏繞在骷髏身上,另一端深深插入石壁之中。

在骷髏旁邊的一塊石壁上,隱隱約約有些字跡,雖然被灰塵遮住,但以夜凌的眼力,自然看清了它的內容。

“吾名聶英,欲斬火麒麟,解蒼生之厄,但誤吞其血,修爲暴漲,卻魔念叢生,隨創《冰心決》,可入魔太深,無力迴天,恐爲禍蒼生,於自縛凌雲窟,有緣人得之,望傳我聶家一份,化解瘋血”

果然是聶英,夜凌暗歎一聲,心中對他的遭遇不免有些感慨,只是爲了避免爲禍蒼生,便自縛凌雲窟,讓本應該鎮壓一個時代,成爲武林神話的他,受盡痛苦折磨而死,這是何等的高義,又有多少人能夠做到,只能說時運不濟,天妒英才!

將牆壁上的《冰心決》仔細看了一遍,即使夜凌也不得不感嘆這聶英的天才,這《冰心決》的作用十分強大,不僅能夠鎮壓魔念,守護靈臺清明,一定程度上還可以淬鍊靈魂,壯大精神力,增加靈魂強度,讓夜凌欣喜不已,雖然他有靈魂修煉聖法《天魂九變》,但這樣的功法誰也不嫌多!

吩咐夜靈將《冰心決》記錄下來,夜凌又把視線放在了旁邊的《傲寒六決》上面,這是聶英專門爲發揮雪飲狂刀的威力,創造出來的六式刀決,威力也非常不錯,這一點從聶人王和雄霸比試時,動不動就劈出十數米的刀罡就能看出來了,雖說有雪飲狂刀的加成,但也說明了刀法本身的不凡。

驚寒一瞥、冰封三尺、雪中紅杏、桃之夭夭、踏雪尋梅、冷刃冰心,這便是傲寒六決的六招,其中前五招夜凌都見聶人王使出來過,但第六招卻並沒有從他身上看見,看來是已經失傳了。

夜凌同樣讓夜靈把傲寒六決記錄了下來,並且他還決定修煉這部刀法,不僅是因爲刀法不錯,而且還因爲這部刀法使出來非常霸氣,讓他很喜歡。

搞定功法的問題,夜凌還從聶英骷髏身上拿下了一根肋骨,對於聶英這樣的天才,夜凌還是有些想法的,他打算用克隆技術將他克隆出來,讓他爲自己效力,同時也再爲天才武者計劃增加一個模板,類似於張無忌和張三丰。

至於說能不能克隆成功,夜凌並沒有擔心,以現在他所掌握的克隆技術,不說通過一根肋骨克隆人了,就是通過化石克隆恐龍也輕而易舉,事實上也是如此,爲了得到更加強大的變異獸,夜凌還真讓生化研究部克隆出了不少恐龍。 將聶英厚葬,夜凌離開的時候,也並沒有毀掉牆壁上的字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緣法,或許某一天還會有人恰巧來到這裏,習得這些武功,再出現一個“聶英”也說不定。

離開這裏,夜凌又看了一眼火麒麟,發現它現在已經“進食”完畢了,聶人王只剩下了半塊身體,還是被燒焦了的那種。

走出岔道,夜凌繼續朝着火麒麟的方向前進,沒走多遠,便看見了牆壁上一條條藤蔓,上面還長着許多鴿子蛋大小的紅色果實,正是血菩提,一種不錯的靈藥,不僅能夠臉上,還能大幅度提升功力,傳說是火麒麟的血液滴在岩石上而誕生的,與電影版風雲世界當中的血菩提不同,這個電視劇版的類似於一種靈藥植物,而電影版的則更像是火麒麟精氣凝結而成的,明顯也算是一種天材地寶了。

作爲一名煉丹師,遇上這等靈藥,自然沒有放過的道理,直接將藤蔓連着整個巖壁切下,放進了內天地當中的一座火山之中,那裏不僅將會成爲血菩提的栽培之所,以後也會成爲火麒麟的家,畢竟離開了火麒麟,這血菩提能不能成活恐怕就是一個問題。

將血菩提整個打包,夜凌心中也沒什麼有傷天和的想法,至於什麼萬事留一線,更是扯淡,火麒麟註定是要被夜凌收走的,沒有了火麒麟,這些血菩提早晚也會枯死,與其暴斂天物,白白浪費,倒不如在夜凌手裏,物盡其用,煉製成靈丹,將來讓它發揮真正的作用。

在火麒麟的老窩門口收割血菩提,那怕是夜凌對異能的控制再怎麼完美,切下這麼一大塊巖壁,也引起了火麒麟的注意,剛剛“進食”完畢,準備休息一下的它,被夜凌打擾,暴怒不已,仰天一聲怒吼,便衝了出來。

炙熱的氣息夾雜着轟隆隆的巨大聲響,就像是它的開場白一樣,宣告了它的到來。

一出老窩,兩顆拳頭大小的暗紅色眼球便盯上了夜凌,緊接着二話不說,直接朝夜凌衝了過來,暗紅色的火焰釋放着恐怖的高溫,那怕還沒到夜凌跟前,夜凌身上的衣服就要差不多融化了,要知道原衣是能夠承受上萬攝氏度的高溫的啊,由此可見這些麒麟真火除了溫度高以外,還有附帶其他方面的攻擊。

火麒麟的氣息不弱,這一點從原著當中它能夠橫行無忌就可以看出,不過它今天對上的是夜凌,以它滿打滿算地境巔峯實力,在僅僅武道修爲就天境巔峯的夜凌面前,就不堪一擊。

夜凌輕輕一甩,砰地一聲,火麒麟便!倒飛而去,撞在了巖壁之上,暗紅色的麒麟真火,帶來的高溫,讓那些經過千年炙烤的巖壁,不僅出現了一大堆裂紋,還開始融化了。

火麒麟從巖壁上掉下來,甩了甩腦袋,眼睛裏似乎有些迷茫,但看到一旁的夜凌之後,又恢復了暴虐,渾身火焰大漲,再次朝夜凌衝了過去。

結果不出意料的是,火麒麟再次被夜凌抽飛,而且這次更恨,從巖壁上掉下來的時候,嘴角已經開始流血,殷紅色的鮮血,似乎燃燒着火焰,在地面上燒灼出了一個個小坑。

夜凌的兩次攻擊,似乎激起了火麒麟的兇性,嘶吼了幾聲,身上的火焰再次熊熊燃燒起來,與之前不同的是,原本赤紅色的火焰隱隱有變黑的趨勢,同時一股邪異的氣息從中流露出來。


夜凌眼神微眯,饒有興致地看着火麒麟的變化,若他所料不差的話,讓火麒麟變的神志不清的原因,也就在這了。

暗紅色的火焰黑化之後,火麒麟的氣息也變的更加狂暴了,赤紅色的眼睛裏滿布黑絲,再看火麒麟不說已經不是瑞獸了,就連兇獸都直接跳過,直接過渡到了魔獸的類別。

既然找到了火麒麟的癥結所在,夜凌也收起了玩鬧之心,直接轉化佛元力,用如來神掌拍了過去,對付魔氣自然是用站在他對立面的佛元力更好!

一個個金色的磨盤大小的佛掌,在空間中顯現,朝着剛剛魔化還沒有放大招的火麒麟就拍了下去,噼裏啪啦,每一個佛掌拍在它身上都能淨化一絲魔氣,同時精純的佛元力也藉機進入它的身體,幫它驅逐體內的魔氣。

一開始魔化的火麒麟還不斷反抗,但隨着身上的魔氣被淨化,眼神也逐漸清明起來,被壓制的神智也甦醒過來,知道夜凌是在幫它,所以也不在反抗,反而配合起夜凌來。

夜凌見此也停下了如來神掌,直接走到它身邊,按住它的天門,直接將佛元力渡進了它的體內,這種直接的方式,可比一掌一掌的拍效率高多了,火麒麟體內魔氣遇到源源不斷的精純佛元力之後,直接冰雪消融,瞬間就被逼了出來,消散於天地之間。

昂,感受到身上的變化,火麒麟親暱的用腦袋蹭了蹭夜凌,想要從身上站起來,不過卻因爲身上的傷勢而作罷。

“以後跟着我吧,在這裏你只能當一隻兇獸,跟着我說不定會成長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夜凌並沒有說大話,以系統穿越諸天萬界的能力,以後肯定會來到一個擁有真正意義上神獸麒麟的世界,那時侯隨便獵殺一頭麒麟,提取它的血脈,用來給火麒麟提高血脈純度,把它變成真正的神獸,夜凌完全能夠做到。

火麒麟低吼了幾聲,隨即頭頂上便出現了一個金色印記,夜凌用血液包裹着魂力滴在上面,金色印記將血液吸收,夜凌立刻感覺和火麒麟建立了一個聯繫,同時也明白自己現在只要一個念頭就能讓它魂飛魄散。

火麒麟臣服,系統也隨之來了提示。

“叮咚,捕捉火麒麟任務完成,獎勵《聖麟決》,獎勵《役獸術》”


“主人,主人”一聲稚嫩的童聲在腦海中響起,夜凌瞬間便明白了這是契約簽訂之後,火麒麟的神識傳音,只是讓夜凌有點詫異的是,這火麒麟竟然是頭雌的,而且貌似還遠沒有成年,或者說心智非常不成熟,對應人類的年齡來說,只有七八歲。

夜凌摸了摸它的腦袋,拿出兩顆青元丹塞進了它的嘴裏,失去了魔氣火麒麟修爲也從剛纔的初入天境,跌回了地境巔峯,所以青元丹對它來說還是有非常不錯的效果。

感受到青元丹帶給它的好處,火麒麟興奮異常,從地上站了起來,圍着夜凌興奮的吼叫,不時還親暱地蹭夜凌兩下,完全是一種小孩子心性。

“主人,主人”識海中傳來火麒麟歡快的聲音,夜凌拍了拍它的腦袋,讓它安靜下來。

“以後你就叫紅兒吧,聽見了沒有,還有以後不準吃人!”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