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因爲我的病,初中都沒有讀完……經常暈倒在課堂上,學校都不敢接收我,加上我成績又差,所以……所以就沒有再繼續讀了。”

“等將你的病治好了,再給你安排一間學校吧。”

……

“人呢?地上這些都不是。”

葉荒、王小虎、瑩瑩三人剛走沒有多遠,兩個黑衣人就來到了王小虎的家中。

“剛剛得到的消息,葉荒應該來這裏了沒有錯的。”

“但是現在這裏並沒有人。”

爲首的黑衣人聲音冷冽,身材瘦高,披頭散髮,鷹鉤鼻,法令紋頗深,一看就是心思深沉之人。

另一個黑衣人則和這個黑衣人恰恰相反,五短身材,面龐圓潤,臉上有着天然的笑紋。

不過二人都有一個共同點,腳上面都穿着紅色的鞋子。

血魔教!

“是不是走漏了消息?”

“不可能,這件事情根本沒有幾個人知道,消息不可能走漏。”

“那爲什麼葉荒好像提前發現了一般,就這麼走了?”

“巧合吧?”

“巧合?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巧合!繼續追蹤葉荒,我要馬上知道他的下一個落腳點!”

“是!”

瘦高的黑衣人轉身走出房間,圓胖的黑衣人也是跟着出去,但是在走出房間之前他停頓了一下,回頭向房間裏吹了一口氣。

幾隻肉眼根本看不見的蟲子從那個圓胖的黑衣人嘴中吐出!

蟲子迎風見長,馬上就長成拇指大小,分別撲在地上暈倒的四個蛇牙幫的幫衆身上。

可怕的一幕瞬間發生,那蟲子就彷彿是一個長着翅膀的蛆蟲一般,在落到地上暈倒的人上之後,就開始在人身上不停的蠕動,彷彿是在找一個能夠鑽進人體內的洞一般。

有兩個蟲子比較幸運,直接落在了臉上面,一個蟲子沿着耳朵,另一個蟲子沿着鼻子,眨眼間就已經鑽進那兩個人的體內。

“砰!”

門被狠狠的關上。

下一刻那兩個被蟲子入侵的人體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萎縮,彷彿血肉都被吸食一空,之聲外表一個皮囊一般,皮下還有異常的突起,在不斷的移動。

砰!


一具肉體突然炸開!

沒有一滴鮮血,只有漫天的蟲子!

原本還只是一個蟲子,但是這回就已經變成了至少有上千只蟲子!

那些蟲子瘋狂的想要向外面飛去,不斷的撞在窗戶上的玻璃上面,但是沒有一隻蟲子能夠逃出去。

片刻之後,這些蟲子好像耗費了所有的能量一般,紛紛墜落在地上。

這些雖然詭異殘忍,但是生命卻及其短暫,只要在十分鐘之內沒有找到新的宿主,便會死亡。

饒是如此,也是不敢想象這中蟲子在城市內大範圍傳播的景象!

“爲什麼要浪費這幾隻蝕屍蟲?”


門外的瘦高男子問向那個圓胖男子。

原來那蟲子叫做蝕屍蟲。

“給他們提個醒,我們到了。”

總管駕到 這麼多年了,還會有人記得我們嗎?”

“必定有人記得,就算有人不記得,我們也只需要再做些讓他們記得的事情就行了。”

“哼!你還是不要亂來的好,這次聖女讓我們出來,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葉荒,你不要橫生枝節。”

“葉荒,區區一個小輩,聖女居然讓我們二人同行,未免也太看得起他了!”

“聖女的吩咐只管遵從就是,那裏來那麼多牢騷?”

那圓胖的黑衣男子,聽到這句,再也不說話了。

其實他們二人都不知道,聖女不單單派出了他們兩人。

聖女現在比較迫切,比較急躁。

因爲她在葉荒身上犯下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那司機終於將葉荒三人帶到了鐘山市江北區。

“前面就是江北區了,你要去的地方能不能再具體一點?”

江北區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整個江北區根本沒有什麼商業建築,完全就是一幢幢獨立的別墅,是整個鐘山市最高檔房小區的集中地。

“好像是一個叫一品江山的地方。”葉荒又看了一眼信息,說道。

“一品江山?”司機萬分驚訝,一品江山可是在寸土寸金的江北區也是以貴而出名的!

“對就是一批江山。”

“你確定?”

“我確定,怎麼了?”

“沒,沒什麼。”

司機也是第一次來到這種地方,看似好像是在故意繞路,但實際上是司機對於路況也不是很熟悉。

“到了,前面就是一品江山了。”

一品江山並不是某個房子的名稱,而是這個社區的名字,這個社區裏面住的幾乎都是達官貴人,但是從這一刻起,這裏就要多幾個年輕人了。

葉荒在將車費結了之後,就朝着那幾棟房子走去,葉荒也不清楚哪一棟是大蛇說的哪一棟。

但是事實上也不用葉荒多想,葉荒剛下車還沒有走幾步,就有一個看似應該是服務人員的人上前。

“是葉荒先生吧?”

“對,是我。”

葉荒已經猜出,這應該是大蛇安排的。

“葉荒先生您好,大蛇先生已經等您很久了,請隨我來。”

怎麼大蛇也來了?

葉荒沒有說什麼直接跟着這人來到了一幢看起來裝修很是中式的建築面前。

“葉先生,大蛇先生就在裏面,請。”

那人將門打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葉荒直接進去,王小虎和瑩瑩也是跟着葉荒進去。

“葉荒!真是讓我好等啊!”大蛇從房間裏面走出。

葉荒面對大蛇的熱情一時還有一些不適應。

“我看這裏的房子應該價值不低啊!大蛇局長你費心了。”

“唉,哪裏哪裏,其實這裏是我自己的一處房產,我可沒有用安全局的手段。”

葉荒想着也是,在進入到這個社區之後葉荒就有這樣一種預感,單單是看這裏房子的裝修和環境就知道這裏不是什麼普通小區。

但是安全局的標準葉荒最是清楚,怎麼可能會給一個新人安排如此豪華的住所?

就算是葉荒自己也是不行,但是就猜測肯定是大蛇做了什麼手腳,現在看來果然是。

“大蛇局長你也太客氣了吧……”

“唉,不客氣不客氣,倒是葉荒老弟你來我鐘山市也不跟我提前打個招呼,這個實在是有些過分了啊。”

這才一會功夫大蛇已經摟着葉荒的肩膀叫葉荒老弟了。

“對了,這兩位是……”

大蛇彷彿現在才注意到葉荒身後的這兩人一般。

而實際上王小虎和瑩瑩已經站在葉荒伸手尷尬半天了,第一次進這種高檔的地方,兩人都有一種發自內心的不知所措,甚至連怎麼站都不知道,害怕自己的鞋子弄髒了地上的名貴地毯。

“這兩位是我的朋友。”

“小虎,瑩瑩,這位是大蛇局長。”

“大蛇局長好。”王小虎趕忙鞠躬。

“大……大蛇局長好。”瑩瑩也笨拙的問好。


“咱們還是坐下說吧。”葉荒提議,一羣人站在玄關這裏,好像也不是太合適。

四人落座,客廳非常大,沙發也非常軟,但是王小虎和瑩瑩卻都是正襟危坐。

“呵呵,想必大蛇局長已經看出來了,瑩瑩並不是普通人。”


葉荒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茶說道。

大蛇也在仔細觀察瑩瑩,把瑩瑩看的直發毛,渾身都不自在。

“瑩瑩小姐,確實不同尋常,我看不透。”片刻後大蛇終於將目光收回來,承認自己看不透瑩瑩。

葉荒也同樣看不透瑩瑩,但是直覺告訴自己瑩瑩體內有一股及其強悍的力量,而且這力量還及其熟悉,給自己的感覺就像是朱靈的力量一般,葉荒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感覺出現了錯誤。

“大蛇局長,其實這房子是我給瑩瑩討的,不過眼下我在鐘山市也沒有地方住,我看這裏還挺大,這一陣子也就住在這裏了。”

給瑩瑩討的?什麼意思?難道……

“葉荒,你的意思是你已經將瑩瑩納入了安全局?”

“在你鐘山市的地頭上,還沒有跟你說一聲,是我的不對,大蛇你不要見怪啊!”

大蛇輕輕搖頭。

“見怪談不上,但是既然在我中鐘山市加入安全局,那就是我的屬下,但是現在我這個做上司的連屬下的能力是什麼都不知道。”

何止是大蛇不知道,就連葉荒都不是很清楚。

“不過雖然不知道瑩瑩的能力是什麼,但是我在瑩瑩的體內隱隱感覺到了一股及其強大的力量,而且我也不會懷疑葉荒你的眼光,所以瑩瑩加入安全局我是沒有什麼意見的。”

瑩瑩始終沒有說話。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