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又待了一天,和景深吃了一頓飯之後,到了十一號,蘇晚晚動身去了還是。

一同前去的還有文霜和小意。

文霜本來想給蘇晚晚再招幾個人的,但是被她拒絕了。

在品牌給安排的酒店住了一晚上,第二天,蘇晚晚去了漢服的公司。

這次拍攝的漢服的牌子是雲裳,拍攝的內容他們已經定好,今天去主要是先熟悉一下流程,然後拍幾個零散的鏡頭。

到了那裏,和導演交流了一下之後,蘇晚晚就先進去試妝。

妝畫完,服裝設計師從外面走了進來,看了她一眼,便去架子上挑了一件天水碧的對襟襦裙,遞給了她。

等到她換完出來的時候,全場都沉默了。

她手裏拿着拍攝時要用到的蓮花燈,蓮步輕移,慢慢的走入了人羣。

這套衣服彷彿就是爲她而做的,穿在她身上,彷彿她就是從古代仕女圖中走出來的一樣。 走到了中間,蘇晚晚見衆人都沒有說話,有些疑惑,眉頭便輕蹙起來。

“導演,可以開始了嗎?”

女子的清亮的聲音傳來,帶着一股雅緻的韻味。

衆人紛紛回過神來,開始不停的誇讚。

“我的天哪,蘇晚晚也太適合穿漢服了吧!”

“對啊,剛剛我以爲她就是古代人呢!”

…………

衆人的讚歎聲不絕於耳,但蘇晚晚彷彿沒聽見一般,按着導演需要的動作進行配合。

對於古人的一些動作禮儀,蘇晚晚很瞭解,所以和導演溝通的也很順暢,不到一個小時,拍攝任務就完成了。

拍完,導演看着相機裏的照片,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剩下的事情有文霜去和品牌方交談,蘇晚晚卸了妝換了衣服以後,就安靜的坐在了椅子上,玩兒着手機。

突然,面前突然暗了一下,蘇晚晚擡頭,發現雲裳的設計師站在了他的面前。

這位設計師看起來很年輕,留着長長的頭髮,紮在了後面,面容卻是那種剛毅的長相。

他伸出手,遞到蘇晚晚的面前,“你好,我是雲裳的設計師,喻遙。”

“你好,我是蘇晚晚。”蘇晚晚伸出手,兩人輕輕握了一下,隨即分開。

“你很適合漢服。”

“謝謝,你的設計也很好看。”

“蘇小姐瞭解漢服嗎?”喻遙坐了下來,和蘇晚晚說着話。

蘇晚晚愣了一下,沒想到這個設計師會問她這個問題。

她點了點頭,算是承認。

身爲一個古人,可能沒有人能比她更瞭解漢服了。

接下來兩人就着漢服展開了討論,直到文霜和品牌方談完事情,兩人都沒有停止。

但是喻遙看見文霜過來,倒也十分自覺。

和蘇晚晚互加了微信之後,便起身離開。

今天的工作已經完成,三人向着外面走出去,準備開車回酒店。

“剛剛你們在聊什麼?”

“和漢服有關的東西。”蘇晚晚應了一句,裹緊了身上的外套。

“這個設計師,是去年來到雲裳的,他設計的風格非常的古韻,就像是古代人穿的衣服一樣,所以他在雲裳非常的有地位,和他交好是個不錯的事兒。”

“嗯,知道了。”

看見車過來,蘇晚晚飛快的跑上車,將暖氣打開。

她沒想到南方的冬天竟然比北方還冷。

上了車之後,她給蘇墨打了個電話。

前幾天蘇墨告訴她他們戰隊已經來了海市,在這裏有幾天的訓練纔會開始比賽,讓她有時間去找她拿一下票。


電話打完,蘇晚晚報了一個地址,讓司機先拐去那裏。

T.R戰隊在上海也是有基地的,蘇墨現在就在那裏。

還好離雲裳不遠,開車不到半個小時就到了。

車開到一個大的別墅前,蘇晚晚給蘇墨打了個電話和他說了一聲,就掛斷了電話。

基地內,蘇墨正在和隊友進行練習賽,接了個電話卻突然跑了出去。

“老狗,幫我打一下,我出去一趟。”

“哎,隊長,隊長,幹嘛去啊?”

幾人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家隊長在一局比賽沒打完的時候就離開了座位,目光紛紛開始對視起來。

“隊長不是談戀愛了吧?”

“對啊,前幾天還找經理要了三張票呢。”

“這個我知道,要的還是貴賓席,這肯定是送妹子的吧。”

“哎臥槽,快來看。”


胖胖此時已經站在了窗邊,這裏能清楚的看到大門口的情況。

幾人也圍了上來,紛紛看向外面。

蘇墨拿着門票就急匆匆的跑了出來,連外套都沒穿,一到大門,就看見蘇晚晚站在車旁。

“妹妹。”

“三哥。”

聽見聲音,文霜和小意也伸出頭來看了一眼,畢竟這是一個近距離看世界冠軍的機會啊。

“三哥,你怎麼沒穿外套就跑出來了,冷不冷啊?”說完,蘇晚晚伸手碰了一下蘇墨的手,回車裏拿了一個暖貼出來。


“拿着它。”

“哎,好。”蘇墨拿着手裏的暖貼,笑的跟個傻子一樣。

文霜和小意看見這一幕,心中就明白了。

得,又是一個妹控。

“票給你,一共三張,貴賓席,離臺上最近,讓你看看你三哥的颯爽英姿。”

“切,三哥,你又不是二哥,哪有什麼颯爽英姿啊。”

“你二哥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個山溝溝裏待着呢。”蘇墨撇撇嘴,對於蘇晚晚覺得他沒有蘇凜更加颯爽英姿這件事十分的不滿。


“好了,你快回去吧,外面冷。”

“好。”蘇墨伸手揉了揉蘇晚晚的頭,“你回去吧,好好吃飯。”

“知道啦,三哥拜拜。”

車開走後,蘇墨回到了基地,手裏還拿着一個已經熱了的暖貼。

一進去,就看見隊裏那幾人一臉揶揄的笑容看着他。

“隊長,你說實話,你是不是談戀愛了?”

“你放心,我們不告訴經理。”

“但是現在讓談戀愛啊,隊長你不用擔心,要是經理不同意的話我們去幫你說情。”

幾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蘇墨有點兒沒聽明白。

“誰說我談戀愛了?”

看他這個神色,幾人都覺得他是在掩飾,心中還覺得有些好笑。

切,你還裝,我們都知道了。

“隊長,我們都看見了。”胖胖指了指窗戶的方向,“你跟人家都又牽手又摸頭的,還說沒在一起,隊長,你不能當渣男啊。”

聽到這,蘇墨就明白了。

感情是剛纔打練習賽的工夫被他們拿來看八卦了。

頓時,臉上的笑意一收,又稱爲了那個冷酷無情的T.R隊長。

“剛剛的練習賽是不是輸了?”

“額……是吧。”

“行。”蘇墨看着面前的幾人,“今天晚飯都別吃了。”

“別啊隊長,我們錯了,不是說好今天吃大餐的嗎?”

後面的人在吵鬧,但蘇墨卻沒有理會,重新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過了一會兒, 青春逆鱗

蘇晚晚躺在牀上,本來想玩一會兒手機的,但是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再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黑透了。

這是她來到現世以後第一次來海市,曾經的蘇晚晚是來過的,那些看到的風景印在了她的記憶裏,所以她很想自己親眼看看。

如今她站在二十層樓高的地方,看着下面的燈火通明,似是明白爲什麼這裏會被稱爲魔都了。


真的,是很有魅力呢。 第二天,要開始拍攝視頻,蘇晚晚一早就到了雲裳。

換好衣服後化好妝後,一切都準備就緒,但工作人員遲遲沒有叫她過去,她看了一眼小意,示意她去打聽一下情況。

拍攝的地點在一個棚裏,導演和攝影師此時坐在那裏,臉上一片焦急。

“那個聞老師不是已經確定好今天會到的嗎?爲什麼會臨時反悔?”

一旁負責聯繫的工作人員站在那裏,一臉的害怕和不知所措。

“昨天打電話的時候還說的好好的呢,可是剛剛就說不來了,也沒說爲什麼。”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