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浩然周圍,一個個的武道強者將這一片冰原封鎖,這些人大部分人是武祖,足有三十多人,還有兩尊半神強者。

如此多的力量,再此設下埋伏,只為了圍殺李浩然。

「你覺得,你們就一定能贏么?」

李浩然也不準備在逃了,他看著前方的獨孤無敵沉聲說道。

獨孤無敵哈哈笑著,並未著急出手:「當然!」


「獨孤霸下是我殺的!」

忽的,李浩然眼神一動,帶著一抹灼熱的光芒,高聲說道。

話音落下,周圍的眾人不由一震,緊接著眾人眼中露出了一抹不屑。

「呸!李浩然你也不怕閃了舌頭,獨孤霸下前輩乃是神下第一人,無人能及,你能殺他!」

猿白衣哈哈笑著,眼中儘是嘲諷。

他並不知道,獨孤霸下已經死去,以為李浩然在說話哄騙於他。

獨孤無敵眼神一凝,忽的停住了腳步,看著李浩然凝重的說道:「既然如此,那就讓我看看你的真本事吧!」

說話之間,獨孤無敵手中金光浮現,左右手兩柄金劍握在手中,此刻他手中的金劍已經顯露出了形體,竟是兩柄金蛇劍。

劍身鱗光閃閃,左手劍身的鱗片上印刻著一道雷紋,右手劍身的鱗片上印刻著一道火紋。

雷火雙紋交相輝映,竟生出了一團雷火之力。

這一瞬間,整個冰原似乎不那麼寒冷了起來,一股如夏季般的溫度忽然降臨,讓整個冰原上的冰雪快速融化,眨眼之間已經有無數條河流在冰原匯聚。

砰!

李浩然微微笑著,抬手一招,一顆半人半妖的腦袋被他仍在了地上,這個腦袋已經破碎,隱約可見其樣貌。

「果真!……你抓了櫻桃!」

獨孤無敵見此睚眥欲裂,一瞬間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忽的將手中的雙劍收起,看著李浩然凝重說道。

周圍的眾半神強者見此,臉色一變,他們都從這破碎的腦袋上面,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這一股氣息正是獨孤霸下獨有的氣息。

猿白衣見此臉色更是蒼白無比,尤其是聽到獨孤無敵的問題之後,頓時知道今日的圍攻恐怕再也不能進行下去了。

「當然!」

李浩然抬手一抓,拿出了一道封禁,封禁的正是櫻桃。

櫻桃一出來, 半暖時光(中) ,她忽的高聲喊道:「父親救我,父親救我!」

「櫻桃是老夫最喜歡的女兒了!李浩然將她放了,我饒你不死!」

獨孤無敵冷冷的看著李浩然,身上的氣勢越發的鋒銳,他如同是一柄毀滅天地的劍一般,就要降臨下毀滅之力,破碎天地。

李浩然絲毫不懼,將封禁復又收起,看著獨孤無敵笑著說道:「想要人也可以!拿東西來換!」

嗡!

獨孤無敵聞言,沒有任何猶豫的摘下了腰間的藏玉,徑直扔給了李浩然:「這裡面裝著我這些年來的珍藏寶物,價值無算!」

「哈哈!也不能光聽你說!」

李浩然哈哈一笑,心神透入了藏玉之中,打開一看不由一愣,藏玉內的空間足有百里之遙,這百里的大地上,擺放著一個個的書架,書架上面放著的都是武技。

這些武技都是天下獨一的武技,涵蓋的范極廣,從一開始入門的武技,到適合半神所用的武技,足足十億八千冊之多。

可惜,這些武技對李浩然沒用。

「獨孤無敵,那塊藏玉中的東西,不是要給我妖族的么?」

猿白衣見此面色一寒,忍不住高聲喊道。

獨孤無敵眼中冷意更冷,視線越過了李浩然,看著猿白衣說道:「暫且救下櫻桃,這些東西早晚是你的!」

「不夠!這些東西,對於其他人來說或許有價值,但對於我來說,沒用!再說了,櫻桃也不止這個價錢!」

李浩然嘻嘻一笑,抬手一番將藏玉送入了九重天界,搖頭看著獨孤無敵說道。

獨孤無敵眉頭皺起,接著又拿出了一塊藏玉,將此藏玉扔給了李浩然:「千億元晶,這可是相當於覆蓋了整個九鼎天朝的一座大礦的總礦產!」

啪嗒!

李浩然接過藏玉,只是看了一眼,仍舊不滿意的說道:「還不夠!」

說著,他又將藏玉送入了九重天界。

正好這些元晶可以植入九重天界的地下,改善九重天界的土地靈性來用。

「你不要得寸進尺!」

獨孤無敵含怒說著,他隱忍不發,就是擔心李浩然會對櫻桃下手。

李浩然哈哈一笑,看著獨孤無敵說道:「你不願意給也好,反正櫻桃是不死之身,我只要抽出了她的魂魄,這具身體自可有大用!如此的話,倒也算是極好的報仇!」

「該死!」

獨孤無敵聞言臉色又是一變,怒喝一聲,抬手拿出了三枚藏玉,盡數扔給了李浩然:「這是我身上最後的寶物了!」 第七百七十四章崩裂琉璃

啪嗒!

李浩然將藏玉拿在手中,仔細一看,仍舊搖頭說道:「獨孤無敵,你也太沒有誠意了吧!這裡面的東西,分明就是給周圍這些人的報酬,裡面的東西對於他們來說是最需要的,可對於我來說沒用!」

三個藏玉,一個藏玉中放著海量的靈礦,都是鍛造兵器的極佳材料,足可以裝備一支千萬武者大軍。

一個藏玉裡面放著海量的丹藥,這些丹藥都是提升修為的丹藥,也有一些增強身體潛力的珍惜丹藥,對於武帝以上的武者沒用。

最後一個藏玉裡面放著的是靈米,天地鍾靈之食,此靈米非同一般,並非是普通的靈米,而是珍貴的龍牙米。一粒可讓一個凡人洗去凡胎,成為武者,經常食用就算是不用修鍊,也能夠達到武宗的修為。

此三個藏玉中的東西,對於軍隊亦或是某些強大家族勢力來說,極為珍貴,乃是必須之物。對李浩然沒有什麼吸引力。

不過,他也沒有將這東西還給獨孤無敵,而是直接將這些東西,送到了九重天界中去。

獨孤無敵緊握的雙拳已經青筋暴露,他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眼神裡面吞吐著一團濃烈的火光:「你竟敢戲弄於我!」

「獨孤無敵,殺了他吧!只要殺了他,櫻桃小姐也能夠救回來的!」


猿白衣臉色陰沉的喊著。

周圍的其他幾位半神也同樣表達出了這樣的想法,這些藏玉中的東西,本是屬於他們的,現在卻被李浩然得到,他們自然是要殺之而後快。

嗡!

「你可要想明白了,我施展的可是儒門古族的封禁之術,此術已經斷絕,乃是我從天域之門中所得,普天之下除了我之外,沒有人能夠解開此禁制,倘若你敢動手,我就將將她置於靈火之中煉化,既然殺步死,總能夠煉化吧!我有浩然正氣,足可以引落浩氣長河的力量,將她活活煉死!」

李浩然復又拿出了封禁囚牢,警告似的看著前方的獨孤無敵說著,他的眼中也閃爍著一團耀眼的光芒,說話之間,正有一團團不斷變換的靈火從他的手指之間躍動而出,最後化成了一團南明離火。

南明離火一出,囚牢中的櫻桃猛然高聲尖角了起來。

「南明離火?」

紳士守則


話音落下,周圍的空氣之中一片壓抑,所有的高手都在等待著獨孤無敵的命令,只要獨孤無敵一聲令下,李浩然立馬就會粉身碎骨。

獨孤無敵心有顧忌,不忍捨棄親情,思量許久,方才張口一嘆:「罷了!老夫就將時空之城三分之一的寶物送你吧!」

嗡!

說著,獨孤無敵抬手一揮,從他的手指上飛躍出了一個指環,指環上面銘刻著一副江河山川圖,此圖銘刻的極為巧妙,竟是一組特殊的符文。


啪嗒!

李浩然抬手將指環接住,立馬將精神滲入其中,緊接著指環山的江河山川圖開始流動了起來,而後李浩然竟透過精神看到了一方世界。

這是一方被煉化在戒指中的有靈世界,這方世界已經孕育出了五行乾坤之力,只不過還沒有凝聚出天道法則,只能夠依靠汲取玄黃境的力量來維持戒指內生靈的生機。

在這個戒指裡面,擁有三千種族,每一個種族都是一個部落。這些部落中人的足有千萬之眾,他們世代供奉獨孤無敵的神像,為獨孤無敵傳遞香火願力。

在這一處世界的最深處,還有一處洞天,洞天裡面放著一些天下至寶,這些至寶都是時空之城的珍藏,乃是可以令半神,甚至是神都為之動心的寶物。

看到這些東西,李浩然知道獨孤無敵是真的服軟了,他也不是不講信用的人,抬手一番,將手中的戒指封禁在了青銅塔中,接著揮手將封禁囚牢朝著獨孤無敵拋去。


「解封之法呢?」

獨孤無敵這才鬆了口氣,看著女兒的樣子,微微一笑,抬眼對著李浩然說道。

嗡!

話音剛落,李浩然打了一個響指,櫻桃就從封禁之中被徹底的釋放出來。

「父親,殺了他!這個可惡的畜生,竟敢囚禁我,還敢拿我勒索父親,一定要殺了,抽了他的魂,讓他永生永世不得好死!」

櫻桃凝重的說著,眼中滿是惡毒的看著前方的李浩然。

嗡!

這個時候,還不等李浩然退去,周圍的諸多強者已經聯合施展出了封禁之法,徹底的將這片天空封禁。

獨孤無敵摸了摸櫻桃的髮絲,抬頭看向了李浩然:「李浩然,交易完成!現在你可以去死了!」

「是么?」

李浩然微微一笑,抬手一揮,一道洞玄神光飛出,李霸天等原咫尺天涯境的三十多位強者盡數站了出來。

這些人大部分是武祖,有四五位半神強者。

且李虎身上散發出來的半神氣息極為濃郁,隱隱之間能夠引下劫難氣息。

忘記以前說愛你 ,隨時可以召喚神劫下來,只不過他壽元無多,自知無法渡過神劫,這才壓制氣息,安心的為大唐神宮出謀劃策,鎮壓氣運。

眾人一出,猿白衣等人臉色一變,將要出手的攻擊,紛紛收回,他們見到這些人的時候,心中已經生出了退意。

「好!好!好!李浩然,你竟還有幫手,我當真是小看了你!不過,你也別高興太早,吞了我獨孤無敵的東西,我遲早會讓你加倍還回來的!」

獨孤無敵哪裡吃過如此的虧,他咬牙切齒的看著李浩然,沉聲的說著。

他已經沒有了戰意,這裡也不是安全之地,他可不想和李浩然拼的兩敗俱傷,而讓別人撿了便宜。

「走!」

言罷,獨孤無敵捲起櫻桃,頭也不會的朝著遠方飛馳而去。

猿白衣等人緊跟其後,眾人臉色難看,一幅吃了蒼蠅的苦澀樣子。

「哈哈……浩然,這一手當真有我的風範!」

李霸天哈哈笑著,讚賞的看著李浩然說道。

李浩然點頭一笑,對著眾人拱手一抱:「多謝諸位前輩幫忙,這一次能夠有驚無險,全靠諸位壓陣!之前得到的寶物,我已經灑落在了九重天界,咱們神宮的弟子可取各處歷練,若有機緣,自會得到!至於那些武技,我將收錄在武庫之內,諸位只需要和玉君生說一句,即可借閱!」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