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靜靜思考了片刻後,赤一吩咐道:“迪蘭!你和蕾伊娜在這裏待命,我和科莉先去上前打探一番!”雖然命令裏沒什麼語病,但迪蘭和蕾伊娜卻一齊吃驚的看着赤一,“赤一大哥,你不是從來不會讓普通人介入……”

然而,迪蘭的話還沒有問完,赤一就搶先回答了他,“呵呵,從剛剛這個姑娘附身蹲下的那一刻,我就聽見從她腰間隱隱約約傳來的金屬聲音了,我猜想,那一定是防身用的細佩劍吧!既然能將這種武器戴在身上,那一定有着不俗的劍術咯!”赤一說的很自然,讓其餘三人都對他刮目相看着,話中的不俗也就暗示着科莉她並不是普通人了吧。

“其實,就算我邀請了其他人和我一齊探路,沒有叫你,我像,你也會自己主動提出來吧……”赤一的話似乎說到了科莉的心頭,沒有錯,她的腰間的確藏着佩劍,但她平時都不拿出來的,而且,眼前這個屋子裏很可能就躲藏着放火的幕後黑手,她真的恨透了那些人,一定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會做出這種事來。

科莉無法回答,她只得默認的點了點頭,“好了,閒話等待會抓到犯人之後再聊吧!”說着,赤一便匍匐而去,科莉也一樣緊跟着他後面,迪蘭蕾伊娜兩人則是面面相覷,他們已經感覺到,赤一對於他們兩人的態度變化真的好大。

此時,赤一和科莉已經離開迪蘭他們有了一段距離,赤一忽然停止了前進,躬身坐做了下來,見到赤一停下,可以也停下了動作嗎,因爲她身着的是科南學院的校服,下身的僅僅過膝的裙襬,讓她無法再男生面前肆意的蹲下,值得靠在一旁的大樹旁邊,還好天色比較黑,一般的小幅度動作都死不容易被人看得見的。

“怎麼了,赤一大哥?”科莉忽然問道。

赤一長嘆了一口氣,嘴角忽然露出了難得的笑容,輕聲道:“小姐,雖然不知道你究竟爲何在此,但我可以確定……你是王室貴族的人吧?如果再往深處猜想,你或許可能還與女王陛下有着關係……”

科莉呆住了,眼神之中閃爍着不定,“爲,爲什麼你會這麼問呢?”科莉的發愣、目光呆滯已經告訴了赤一的猜測可能是八九不離十了,要不然科莉爲何會有如此表現呢?就連說起話來,也變得斷斷續續。

“就是因爲你的那個佩劍啊,那兩個小鬼見識比較少,當然不知道了,但我可是知道那種佩劍可是身份王族纔會擁有的吧,所以除非到了不得已的時候,你是絕對不會將那種東西展露出來吧!”赤一將眼神轉到了科莉身上,緊緊的盯着她,從她的表現來判斷自己是對是錯。

然而,科莉卻沒有迴應眼神,在聽到了赤一這番話後,卻突然變得奇怪起來,她那桃紅色的薄脣噙着一抹不易擦覺的微笑,真是少見的微笑,她甚至在迪蘭和蕾伊娜面前都沒有這麼笑過。

“赤一大哥,我想你應該是多慮了,不過有一點我要強調的,我之所以帶着細劍,是因爲我曾經聽說過一句話‘手中有劍,方纔能保護對自己最重要的人’,正因爲這句話,我才一直把細劍戴在身上啊!”科莉並沒有直面回答赤一的問題,而是意外的否認了,但她此時的所蓬髮出的特殊氣質,已經深深的感染了赤一,讓赤一不得不點了點頭,心裏暗道:這個女孩真的很不簡單。 就在迪蘭他們靠近房子的同時,房子內也同樣匯聚着幾個人,三個帶着奇怪面具的人,和一個連迪蘭他們都認識的沃利市伯登市長的管家──伊格爾,這三個面具人也和迪蘭他們有過一面之緣,就是他們三人還在貝爾姆之家的時候,那個私自和盜賊一族談話的戴面具的人。

迪蘭等人做夢也不會想到這個明明一表正經/看似一代有爲青年模樣的管家,居然在和這些神祕人做着見不得人的勾當,也許再過不久,伊格爾的事就會被外面潛入進來的正派人士所揭發也說不定。

值得注意的是,這三個帶面具的人身穿的衣着有些不同,其中一個穿的是暗紅色的錦袍衣,而且從他手背後的姿勢,和其他兩個戴面具的人對他的恭敬,他應該是這兩個人的上司。

“這回,事情可都辦的差不多了吧!我們的辦事能力你應該滿意吧?”紅衣的男人從他那神祕無比的面具內道出了一聲。

“呵呵呵……真是高明的手段,你們做得非常好,那這個價錢應該可以了吧!”伊格爾交給紅衣男人一張紙條,“接着只要把罪名全推到那幫敗類頭上,我們以後就完事大吉了,不過還是確認一下比較穩妥,沒留下什麼證據吧?”

紅衣男人看了紙條後,將紙條隨手一揮,紙條瞬間在空氣中消失不見了,依舊從他那面具中發出了讓人感懾的聲音:“好,就這價格這麼定了,這一切你只管放心,就算他們恢復了意識,也完全不會記得我們的事。”

“聽到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這樣一來,那個羅莉安也該放棄孤兒院的重建了,縱火等一連串案件也名正言順推到了那幫敗類頭上,這就叫做一箭雙鵰!”伊格爾那原本輕暇無比的臉龐此時也頗露出陰險的笑容,而且,就在他的手中,竟凌然握着那個學院曾經交給羅莉安的金幣卡,看來,羅莉安等人被劫和縱火案都是伊格爾着人辦的,這就是所謂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吧。

紅衣男子點了點頭,但卻忽然走到了伊格爾身旁,輕聲的問道:“恕我冒昧,我還是想請問一下,毀掉那間小孩子們住處到底有什麼好處?”

聽到紅衣男子的問話,伊格爾臉上的笑容忽然變得比剛纔更加陰險了,他一副無奈的樣子回道:“呵呵,看在你們勞苦功高的份上,我就破例告訴你們吧!其實,市長打算將那一帶的土地建築成高級別墅區,那裏緊靠着風光明媚的海道,而且離沃利市又不遠,如果真的建成,那帶來的財富收益可不是能估量的。”原來,伊格爾還不是整個事件的首腦,那個看起來假面仁慈的伯登纔是主謀。

“原來如此,果然還是爲了錢啊,而起,要是在豪華的別墅區當中,留着那樣一座破舊的房子確實會影響遊客的,更何況每天還要忍受着那羣小鬼的喧譁,作爲別墅區的價值恐怕會減半吧。”

“沒,沒有錯……正是如此……”聽到紅衣男子的分析,伊格爾也嚇了一跳,沒想到這個不曾露過面的人竟然有如此厲害點推理能力,這反倒讓他覺得花的價錢僱到這樣老練的人士反倒有些賺了。

紅衣男子的面具內,顯露出一副可笑卻沒有外漏的表情,忽然,這名神祕男子似乎像感覺到了什麼一樣,眼神中忽然閃出幾絲精芒,然後其微微的閉了一下眼,淡淡對他身後服裝和他相似的人說道:“既然都已經辦妥了,你們兩個就留在這裏待命吧,我還有事,就先離開了!”讓伊格爾沒有發現的是,在紅衣男子說話的同時,他的手指卻在不定的做着彎曲伸直的動作,直至他與那兩名手下對完話後,才停了下來。

“那我可就不多留你了!”伊格爾道了一句,在他看來,這個紅衣男子他僱傭來爲他辦事的,但這個人卻讓伊格爾覺得很深不可測,他的面具下究竟隱藏着什麼誰也不知道,如今事情已經辦完,那還是早些離開自己比較好,所以也就沒有說出挽留的話。

紅衣男子走到窗子的一邊,他輕輕擡起左手,腳下便升起一陣小旋風向外吹出,伴隨着一陣風吹過,紅衣男子已經從房間內離開,這個舉動讓伊格爾不得不嚥了口吐沫,轉身對紅衣男子的兩個手下吩咐道:“好了,剩下的就是將樓下那幾個小流氓搞定就可以了,我們之間的交易也就算完成了。”其他兩個面具男子都點頭示意。

此時,剛剛離開的紅衣男子身子上的衣服已經變成了黑色,他高高站在房屋的頂樓上,因爲黑幕降臨的關係,沒人能夠清晰的看到他的身影,他望着迪蘭他們正趕過來的方向,嘴間扯出一抹邪惡的弧度,這個笑容也很自信,就如同事情的發展都如他所料一樣,自言自語道:“哼哼,來的還蠻快的嘛?不過人類還真是無聊啊,爲了這點小事竟然這麼的大動干戈,真是愚昧……”說完,他便化成一道黑色光芒向四周輝然散去,從屋頂消失不見了。

……

赤一大膽的猜測並沒有得到科莉迴應,但他在內心非常堅信這個女孩絕非平常人士,剛剛的話就當做是行動前緩和氣氛的玩笑吧。

“小心點,我們兩個最好能夠無聲無息的先將門口那三個人解決掉!”赤一注視着房屋前的三人,說道。

科莉衝着赤一點了點頭,表示明白,看到科莉的迴應,赤一加快了腳下的步伐,驟然間,草地上瞬間留下了兩道彎曲痕跡,那是一衝而至所造成的,他準備用最快的速度擊暈那三個人。但當赤一用最快速度來到三人面前之時,他卻愣住了,手中握住的巨劍本應該出鞘,但也放了下來。

科莉見到這廝情形,心中感到很疑惑,趕忙追了上來。

同樣的,遠處的迪蘭和蕾伊娜對於這邊的情形也是大致能夠看得見的,他們也感覺事情似乎有些不對,便急忙擡起身子,湊了過去。

目光望去,赤一之所以會停下手來,是因爲那三個人是他熟悉的三人,正是身爲“黑鳥幫”的流氓少年,但看他們三個人卻露出雙目呆滯的神態,似乎什麼也意識不到,眼睛裏還充滿着殺氣。

“喂,我說你們這幾個蠢貨……在這種地方幹什麼?你們一大早消失了,難道就是爲了來到這個地方麼?”最開始赤一隻是懷疑這夥曾經的兄弟,但眼前事實擺着,這幾個人一同出現在這個地方,他們沒有嫌疑誰有嫌疑?

然而,赤一的問話這三個人非但沒有回答,反倒全部都怒視起赤一來,幾個人如木偶似的滿滿轉過身,各自從背後抽出鐮短刀,似乎對眼前的一切都充滿着敵意。

“喂,雷斯,我說你們幾個怎麼啞巴了?趕快回答我的話!”依然沒有回答,這讓赤一瞬間惱怒至極,毫不顧慮的衝了上去。

赤一之所以會頓時勃然大怒,是因爲黑鳥幫這些人還從來沒有人敢拿着真刀真槍的對着他呢,但他真正生氣的地方也並非是這點,而是他似乎從三個人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種不祥的存在,以至於他寒芒一閃,衝了上去。

赤一沒有舞動巨劍,但也沒有留情面,毫不猶豫的衝了上去,一層淡淡的紅色光芒從赤一身上飄蕩而出,瞬間在其拳頭上形成一層紅色的光暈,灼熱的能量頓時使周圍的溫度上升了許多。

這一拳明明已經結結實實的打在了雷斯身上,使其嘴中驟然吐出鮮血數尺,但他卻一句話也沒說,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依然用敵意的眼神看着周圍,就好像沒有感覺到疼痛一般,而且,手中的短劍也好不留情的揮了起來,赤一連忙跳後,躲開了這一擊。

“這、這力量……不可能啊?”赤一看着自己的拳頭,又看了看那眼神呆滯的雷斯,他自己想不通,爲什麼這羣兄弟會變成這個樣子,他們似乎就如同是木偶人一般,整個身體就好像被人控制了一樣,任憑外界的損傷,他們也都絲毫無所顧忌。

就在赤一迷茫之時,令兩個人攜着短劍從側翼殺了出來,目標依然是赤一,赤一反應很快,這回他抽出了自己的巨劍,但卻看到幾道銀色光芒在他面前閃爍了幾下。

“錚,錚”隨着幾聲金屬摩擦音,那兩個人手中的短劍都掉落在了地上,原來是科莉趕了過來,將那兩人的短劍全部調到了地上。那兩人在看到自己手中的短劍掉落在地上後,甚至不知道身手去撿,而是怒氣洶洶的朝着科莉衝去。

科莉擺好架勢,準備迎戰,誰知這回換成赤一忽然擋了出來,他以最快速度抓住其中一人的手臂,拉攏至自己跟前,用另隻手重重的擊向其頸部,使其當場暈倒了過去。

“……”赤一看着倒下去的兄弟,深深地嘆了口氣,目光移向了另一個,也用同樣的辦法讓之立刻昏倒在地上,赤一已經看出了貓膩,原來他們雖然有着不怕死的樣子,所以對他們造成再多的外皮傷害也是無用,還是直接及其要害,要他們昏迷過去,纔是最佳良策。

見到只是幾秒鐘的時間,赤一就已經將兩人打暈,剩下的那個應該也是短工夫的事情,科莉於是將她的劍反握於腰間,因爲此時此刻,迪蘭他們二人也趕了過來,看到暈倒在地上的熟人,正是那些小流氓。

“果然是他們做的好事嗎?”蕾伊娜斷然的說了一句,她可是最開始懷疑他們的人,但迪蘭在看到倒在地上的流氓他們的眼神後,卻感到有些不對。 迪蘭和蕾伊娜有着同樣的感覺,但他卻因爲眼前倒下的這三人的樣子,回想起來了一些很重要的東西,腦間的記憶碎片一幕幕的重映在腦海中,那是和盜賊一族蓋亞戰鬥時的情形,那時候蓋亞那般樣子忽然出現在迪蘭的心頭,和此時那個正在與赤一交戰的人有大程度的相似。

不止如此,迪蘭腦中也閃過了另一幕,是他們在貝爾姆之家看到盜賊一族與神祕的蒙面人對話的情節,這些場景似乎在迪蘭的思維中連成了一條直線,難不成,這一切都是那個蒙面人策劃的?那他的目的是什麼呢?


“你們看他們的樣子,目光呆滯,不管外人如何呼喚都擺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我想他們的大腦可能被什麼力量暫時控制住了,蕾伊娜你忘記上次盜賊一族蓋亞的事情了麼?”迪蘭鄭重的說道。

在迪蘭的提醒下,蕾伊娜再次認真的看了看小流氓的樣子,在心裏對比了一下關於蓋亞的記憶,點頭道:“確實,很相似,但這是爲什麼呢?”


“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加快行動吧,也許真相離我們已經不遠了!”迪蘭將小流氓的身體安放在草地一邊,視線轉向了赤一與雷斯那裏。

赤一那邊,雷斯也已經被赤一一拳至弄暈,三個人都毫無生息的倒在地上,赤一的表情也忽然認真了起來,他看着這三個倒下的兄弟,心中有着非常不好的預感。


他分別手指放在三人的手腕處,頸部,以及後部,閉眼感覺這他們的心率脈絡,“果然是這樣,”赤一在心裏默默道,他已經察覺到幾人的身體跡象沒有任何問題,只不過他們的神智似乎很不清晰。

赤一緩緩的站起身來,他對於迪蘭的話雖然也贊同,但還是警惕的說道:“我想這次的事情可能並不那麼簡單,我們已經沒有多少閒置時間了,既然已經在房外發生了打鬥,那房間內的人肯定會有所察覺,此時屋子內還有亮光,而我解決這三個人也只用了兩分鐘而已,我們還是儘快到房屋內看一看情況!”

赤一建議着,後者他又想到了如果這麼全然進入的話,那他們司機逃跑怎麼辦,連忙回頭叫住了迪蘭和蕾伊娜,“迪蘭,你和蕾伊娜暫時不要跟着我們,你們在外面留守不要讓其他人逃跑了!”赤一認爲他們兩個人一直就總在一起,所以還是讓他們留守在外面以防不測比較好。但科莉卻用一種稍帶有一絲嫉妒的眼神偷看了兩人一眼,但其表面卻並沒有什麼變化。

“那赤一兄,請小心啊!”迪蘭關心道。

“放心吧!”赤一本想添一句“我又不是新人的,”但他這次卻手中了口,對着身後的迪蘭二人做出了一個“OK”的手勢。

在赤一做出這個決定之時,科莉也毅然的看了赤一一眼,心裏有種說不出的味道。

到了屋子門邊,赤一意外發現,這個棟房子的們根本就沒有鎖,難道是故意的,還是裏面藏有埋伏?帶着這些考慮,赤一激發起了身體的每一個細胞,察覺着周圍隨時可能突發事情,帶着身後的科莉走了進去,房屋內的一樓毫無動向,也沒有藏匿着敵人,那麼此時此刻就剩他們在外面觀看到的二樓的燈光了。

……


屋子內伊格爾依然沒有外面的一舉一動有任何察覺,可能是太過於興奮了吧,以爲自己天衣無縫的計劃已經順利完成,他此時正坐在椅子上,手裏拿着金幣卡,擡起頭望着他,像這種眼睛裏只長着錢的人,在看到錢之後整個人都會變成這個樣子,而那兩個蒙面男人就站在他的身後,看似正在待命。

伊格爾望着金幣卡望得出神,心裏應該在想着這次計劃成功市長會賞賜他多少好處,他要用這筆錢做什麼什麼事呢?吃喝嫖賭?不好不好,再說自己的年齡也不小了,應該用筆前給自己買一處容身之地,然後找個可憐之女娶到家,過點幸福的日子。

心裏越是這麼盤算着日後怎樣怎樣,伊格爾就總覺得有些不安呢,這就是所謂的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吧。

“我這心裏,總覺得還有些不妥,你們兩個覺得呢?”憋在心裏的話他反倒有些恐懼,所以還是問出來比較好。

“是啊,甚是不妥!”兩個面具男人連思考都沒思考,就回答了他的疑問。

這樣的回答讓伊格爾很意外,這是開玩笑還是……但僅僅是這一點火星之意,瞬間就使伊格爾慌張了起來,“怎,怎麼?難道你們還有事情沒有處理明白嗎?”

“那倒不是,只不過我們已經感覺到有人以潛入到了這棟房子的周圍了,我想,他們一定會根據房間的燈光而找到這裏,可能再過幾分鐘,他們就會從那破門而入的!”兩個面具男人在說出此話時依然表象聲色無動於衷。

“你,你說什麼,你們怎麼不早說?那我還留在這裏幹嘛,那豈不是太危險了?你們快帶我離開這裏啊!”聽到這個消息,伊格爾的心神瞬間就亂了,他甚至都沒有去考慮蒙面男人說的到底是真是假。

“已經來不及了,有兩個人已經順着大門走了進來,而且他們還在外面留了兩個看守,想要從這裏逃走,除非會使用遁地術,否則沒有別的希望!”

聽到這裏,伊格爾慌張了起來,他心想自己總不能在這裏坐以待斃吧,他要逃出去,誰知,他這個想法纔剛剛促成,就被其中一個蒙面人用手握住了後背。

蒙面人面下的寒意忽然加重了許多,而伊格爾僅僅是做了一個回頭的動作後,就停止了掙扎,伴隨着蒙面人的面具下傳來了陣陣寒意,握着頸部的手邊也發出了黑紫色的光芒。瞬時間,伊格爾瞬間感覺到全身的神經都彷彿膨脹起來,毛孔也如撕裂了一般,痛不欲生。

“啊── ”一聲來自男人的苦嚎叫出,從二樓的房間裏震耳欲聾般的傳了出來,這讓赤一和科莉,以及外面的蕾伊娜都聽的清清楚楚,不禁感到驚訝,這是誰的聲音,聽起來並不像是赤一的啊,怎會叫的如此慘烈。在這裏,赤一似乎感覺到一股怪異的能量波動,很熟悉,這使他不覺的加快了腳下的步伐,趕去二樓。


因爲全身傳來的麻痹感覺讓伊格爾身體不由自主的朝着門的方向前進了數步,此時的他已經毫無力量在招架住自己的身體,反之自己的意識也開始漸漸模糊起來,最終變爲一片漆黑。

身體自治地倒下,手中的金幣卡也因爲手指無力而滑落前去,在地板上移動了一小段距離,而這一幕卻正巧被從樓下趕來的赤一科莉所見。

“伊格爾……管家,你,你怎麼會在這個地方呢?”科莉看到自己曾經的科南學院前輩此時正半跪在地上,伸手欲抓住什麼東西,在仔細看,他要得到的東西,那不正是今天交到羅莉安手裏的金幣卡嗎,科莉瞬間只覺得心中在隱隱作痛,傾吐了一句:“怎麼會?”話裏擺明了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可又不得不去相信,而眼前的蒙面人又是什麼人。

赤一沒有理會眼前苦不堪言,微微作動的伊格爾,因爲他的表情已經告訴了他,剛剛的慘叫就是他發出來的,而讓他發出慘叫的人應該正是依然冷靜的站在他們身後的那個蒙面人。

屋子內此時只有一個蒙面人,剛剛卻還是兩人啊,那麼另一個呢?原來在剛剛他們對伊格爾做手腳的時候,另一個人已經順着窗戶飛越了出去,他的目標理所當然是在房屋外面的迪蘭與蕾伊娜。

伊格爾此時的表情和房屋下小流氓的表情頗爲相似,眼神中暗淡無色,身體如木偶般僵硬地移動着,但此時伊格爾嘴中卻一直不停的低聲重複着幾句話:“我的錢,還給我,我的錢,還給我……”在將金幣卡重新拿回手中的時候,伊格爾居然做出了嬰兒抱似的動作,將卡片抱在懷裏,依舊重複着那幾句話。

科莉知道,眼下雖然伊格爾有着重大嫌疑,但心地善良的她還是走上前去,想要扶起伊格爾,誰知,除了那幾句話,任憑科莉如何的託動他,伊格爾仍然是沒有其他反應,就好像整個人都瘋了一樣。

“你這可惡傢伙,你到底對他做了什麼?”眼前,赤一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他怒視着那個手背後面的蒙面,怒斥道。

“呵呵呵……”如此笑裏藏刀陰險的聲音,讓人不得已肝顫起來,他向伊格爾這邊走了幾步,俯下身來將一隻手放在伊格爾的肩膀上,伊格爾對此沒有任何察覺,依然重複着那幾句愚昧的語言。

“正如你們所看的啊,這是一個視財如命的人,這樣的下場不是正適合他這樣的人麼?來,告訴眼前這兩位俊男俏女,你們的計劃……”蒙面男人在伊格爾肩膀上輕輕拍了兩下,伊格爾意外的停止了剛剛一直重複的話,眼眸中也不停的交換着顏色,他放棄了手中的金幣卡,忽然向赤一和科莉跪拜起來,將他與市長串謀一切想要建立高級別墅區的事情全部道了出來。

聽了一段毫無感**彩的表述後,頓時,赤一和科莉才恍然大悟,知曉了整個事情的概貌。

科莉更是不能容忍這樣的事實,“怎麼能這樣做?爲了這種毫無意義的事,不但傷害了老師他們,讓充滿回憶的地方化爲灰燼,還讓孩子們的心靈受到創傷……”

但赤一的表情完全沒有大變化,因爲他知道,伊格爾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狀態,與眼前這個神祕人物恐怕脫不了干係。

“可以了!說到這就行了!”面具男人再次拍了拍伊格爾的肩膀,果然,伊格爾如同掌上玩物似的停止了說話,有去身手抓向那已經破爛不堪的張金幣卡。 蒙面男人從伊格爾身邊走開了,不再去理會他,因爲此時伊格爾已經如同一個單細胞的生物,對他來說毫無任何作用了,可憐的伊格爾剛剛還一副怡然自得的樣子,才過了短短的瞬間,就變得這般模樣,看來人的路途轉折,就算是有莫名的大起大落也是正常不過的了。

伊格爾雙臂抱着金幣卡,呆呆的在那裏望着,沒有任何反應,彷彿他的世界裏只有黑白一片和那金幣卡了。

“科莉,這個笨蛋管家就交給你了,趕快把他帶出去,我來收拾眼前這個棘手的傢伙!”

科莉點了點頭,上前將伊格爾扶到牆的一角邊,同時用着相同的語氣回道:“你要小心啊!”科莉勉強的將伊格爾扶到樓梯大廳的一樓,將他鬆軟無意識的身體放在沙發上,仍然不屑的呼喚着:“伊格爾前輩,伊格爾前輩,你清醒清醒啊……”雖然科莉仍抱着希望,但卻得不到任何迴應。

這邊,赤一見科莉已經差不多轉移到了安全位置,隨着他臉部皮肉的一絲顫動,眼底頓時閃過一絲殺擊,這是面對敵人時的表現,也是赤一很少會顯露出來的樣子。

拔出身後的巨劍,在其頭部上搖晃了一拳,然後僅憑一隻手的力量,用劍尖指着蒙面男人斥問道:“說吧,你們到底是誰?”

蒙面男人一點都不懼赤一的這般態勢,斷然回道:“呵呵,只不過受人僱傭嘛,別人出錢,我們出力,但這次的買主伯登市長讓我們下手除掉他的管家,我們也是奉命行事啊!”蒙面男人的話說的很自然。

“你應該知道,我問的不是這個意思。”赤一強調了一句,他只得是能夠操控人的心靈,這種事絕非普通人能夠做到的,也就證明他們的身份絕對可疑,“能夠隨意的控制人的神智,想必應該是什麼可怕組織發明的招數吧!”

“呵呵呵,原來你是指這件事啊,你放心,這種低級的詭控術只能控制得了那些沒有鬥氣體質,和魔法能量充斥的普通人身體,對於你們這樣的準騎士,是不起作用的!”

赤一揣摩着他的話,眼前這個居然一下就把這祕法的實情說出來了,這到底是真是假呢,難道他就這麼有信心贏過自己麼?不管怎麼樣,還是先試一試他的實力到底如何,如果自己的實力遠遠碾壓於他,那倒是將他擊倒逼問他也不遲,但這個想法只是一個空談。

隨着力量與戰意爆發置頂的同時,赤一已將體內的鬥氣力量全部釋放出來,淡黃色的鬥氣立即散發於體外,實質般的將其包裹在內,對於這次戰鬥,赤一知道他不能有所保留,瞬間的偏差都有可能致自己於死地,所以他一開始便使出了全力。

周圍的空氣也隨之抽動了起來,緩緩不息的氣流急促的旋轉着,在地上因而可見一個以赤一爲中心的圓圈風波。

“哼哼哼!沒想到這個王國除了他意外並不都是廢物啊……”蒙面男子低聲的說道,這個聲音對於處在即將爆發力量的赤一時聽不到的。

“你還有時間在那裏自言自語些無聊的東西嗎?”人未到,劍先至,雖然是表面看似平平無奇的橫斬,但卻隱含着氣吞五嶽威震山河的王者之風的力量。以至於地板受到其揮力的影響,裂痕紛紛飄上,地板的不屑殘渣散落一片。

但蒙面人似乎毫無所動,只是右臂稍稍傾起,一把長劍從空間中閃爍出來,蒙面男人將其握住,轉身斜臂,用其靈巧的身姿擋下了這一擊,身體並沒有晃動的過爲厲害。

怎麼可能,蒙面男人那邊竟無大礙,反倒赤一這邊卻感覺力道有些不對,這氣勢磅礴的一劍竟然未傷他分毫,反倒被他那被巨劍短上數倍的長劍忽然旋轉了一圈,使赤一連同右手一起蕩了出去,而緊接着必殺招就是疾如閃電地向赤一胸口刺了過來。

赤一當然不會就此落敗,雙腿用力一蹬,瞬間跳躍其了六七米,背後直奔屋頂,爲了阻止蒙面男人的繼續攻擊,赤一在半空中連續向他揮出了數道銀色劍氣。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