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上的精彩戰鬥,完全無法吸引住赫連素素的目光,她全部的心神都在關注著葉風,一雙明眸緊盯身畔的青衣少年。

睜眼的剎那,葉風就看到了那雙讓他一生難忘的眸子,裡面有著深深的情意和關切。

心中有靈犀,靈魂在悸動,兩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無言中。

「葉風,是不是突破了?」畢岩見葉風修鍊結束,問道。

「沒有。剛才偶有感悟,想通一些問題,略有收穫。」葉風笑道。

「在戰鬥中感悟,真沒天理,我們這些人和你的差距越來越大了。」太叔季雲苦笑。

葉風看了幾人一眼,搖頭一笑,也不再說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葉風能夠領先別人一步,並不意味這世上就沒有比他更妖孽的存在。大陸五域,其他的不說,就中州而言,得天獨厚,不知誕生多少天驕。葉風相信,中州絕對有不遜色於他的天驕人物,甚至更強都可能。

這還只是一方小千世界,三千世界,又會有多少絕世天才,逆天妖孽。更遑論亘古洪荒界,萬族爭霸,妖孽遍地。

所以,葉風從不會因為現在取得的一些小成就,就開始洋洋得意,心生怠泄。隨著修為增強,接觸到的秘密越來越多,他更加警醒,緊迫感更加強烈。

這一輪,終於有半步凝神被淘汰。

不是他實力不夠,而是運氣太差,居然碰上蕭絕。

蕭絕雄霸內門第一人的位置數年,無人能夠動搖。除了葉風,任何人遇到他,都不敢直言勝利。

面對這等絕代強人,氣勢首先就弱了一籌,蕭絕只出一劍,這位半步凝神就被擊敗,遺憾出局。

「蕭絕數年沒出手,實力越來越深不可測了,面對他,我沒有絲毫勝算。」宋火鑾震驚道。

「他的劍法近乎於道,精、氣、神全部融於劍法之中,的確很強。內門諸多強者,只有數人能對他構成威脅,真正決鬥,仍會是蕭絕勝出。」葉風感概道。

「你呢?蕭絕應該不是你的對手吧!」畢岩問道。

葉風微微一笑,並未回答,大家都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只有赫連素素心中才明白,葉風從來就沒有視蕭絕為對手,他的目標在更高的地方。

經過兩個時辰的比試,第五輪全部結束,接下來將是淘汰下來的1600人進過數輪比試,爭奪前三千中的剩下名額。

到了後面,剩下的都是精英強者,每場比試規定的時間也增加到半個時辰,而且一天也只進行一輪比試。

天價逼婚,總裁蛇精病 ,揣摩各種劍法。

第二天,迎來了新的一輪比試。

這一輪,葉風的對手終於不像之前那樣孱弱,變成一位半步凝神。換做其他的人,面對半步凝神,心中多少會有些壓力,甚至心生怯意。但對於葉風來說,半步凝神真的不夠看,僅僅實力不錯而已。他連凝神後期都能斬殺,又怎麼會在乎半步凝神呢?除非像蕭絕那樣的絕世天才,不能以常態的目光看待。

看著面前的青年,葉風非常平靜,平平淡淡的站在那裡,完全沒有戰前的緊張感。

青年見到葉風平淡的樣子,心中的怒氣更加旺盛,哪怕葉風以語言擠兌他,也要好過風輕雲淡的冷漠。

「葉風,沒想到竟然會遇到你,這更讓我開心,興奮。記住,我的名字叫駱承恩。」半步凝神青年冷冷的說道。

「駱承恩,駱家?」葉風淡淡的道。

「沒錯。在外面殺了一些阿貓阿狗,就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不知所謂了。不過先天前期而已,還想挑戰我們駱家的人,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誰。今天,我先讓你漲漲記性,不是什麼人你都能得罪的!」駱承恩不屑的說道。

莊末作樣 。」葉風語氣仍然很平淡。

「很快你就會知道的。放心,我不會殺你,最多只會廢掉你,讓你下半輩子在床上度過。」駱承恩陰險的說道。

「難道駱家沒有告訴你,不要惹我嗎?」葉風聲音中不帶一絲感情,道,「對了,我忘了告訴你,在落日山脈,我曾經斬了兩位凝神中期的狗,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們應該姓駱。」

駱承恩臉色大變,這才想起家族中的警告,不要輕易招惹葉風,他是駱承皓的。他也聽到過一些關於葉風的傳聞,以為人云亦云,將事實誇大。因為這是再普通不過的事,人們往往喜歡聽風是雨,添油加醋。此時聽到葉風的話,他才感到事態不妙,葉風的實力好像真的如傳聞中一樣。

「死吧!」駱承恩臉色猙獰,驟然出手,這時候已經騎虎難下,既然放下豪言,就容不得他退縮。如果他真的廢掉葉風,家族絕對會獎勵他,不會有絲毫懲罰。

劍氣衝天而起,百米之內,儘是密密麻麻的恐怖劍氣,四周的天地元氣蜂擁而至,浩浩蕩蕩往葉風洶湧而去,毀天滅地般。

駱承恩也是絕世天才,一直隱藏不露,為的就是在大比中一鳴驚人,奪得滄瀾界名額。否則,以他的修為,早就進階凝神境。

即使他現在是半步凝神,面對凝神前期,也是不懼,因為他已經七魄全聚,只需要靈氣轉化完成,就是凝神前期巔峰,所以他絕對的信心。

駱承恩相信,面對他全力出手的恐怖一劍,哪怕葉風實力真如傳聞中一樣,也要手忙腳亂。而且他還有很多後手,即使葉風接下了這一劍,面對綿綿不絕的攻擊,也要飲恨當場。

這含怒出手,無窮的劍氣令日月無光,天地變色。

但是,就在他氣勢達到巔峰,悍然發出猛烈的攻擊時,葉風也出手了。

葉風這一出手,沒有絲毫多餘的動作,身體完全站立不動,承鈞劍猛地超前方斬出,憑空出現一道劍光。

這道劍光如雷霆在剎那間綻放所有的璀璨,如同皓日在人們眼前升起,這才是真正的風起雲湧,日月無光。

這不是葉風的三大劍招,而是他昨天臨時領悟的驚天一劍,經過一夜的完善,變得更加宏大,威力更甚。

駱承皓的一劍,在葉風驚天一劍下,頓時黯然失色,如琉璃失去光澤,變成普通的瓦礫。

「嗤嗤嗤!」

浩浩蕩蕩的劍氣好像陽春白雪遇到高溫一樣,在瓦解,在消融。

驚天劍光擊潰駱承恩無匹一招后,去勢不減,陡然轟擊在他胸前,劍氣透體而入,將他的丹田擊成粉碎。

「啊!」駱承恩發出一聲慘叫,身體被轟飛十米開外,狠狠的砸在地上,鮮血狂噴。

「你廢了我!」駱承恩面色慘白,驚恐的叫道。

「你教我的。」葉風淡淡的道。走到他的身前,一劍將玉牌粉碎。

在駱承恩狠毒、憤怒而又絕望的目光中,兩人被傳送出獨立空間,出現在外面。 無數人都被葉風驚天一劍震驚了,簡直就是匪夷所思,達到鬼神莫測的境界。雖然他昨天就用過這一劍,但畢竟那時是臨時創出,威力沒有今天大。而且剛才的對手是半步凝神,那種震撼感更加令人強烈。

一劍就廢掉了一位半步凝神,讓所有人見識到了葉風的狠辣,面對敵人,他從不留情,該下狠手時,不會絲毫遲疑。

蕭絕一劍淘汰半步凝神,葉風同樣不遑多讓,甚至更狠更無情。前者雄踞內門數年之久,實力是所有人公認的,葉風作為後起之秀,雖然傳聞實力強絕,畢竟只有少數人親眼目睹,仍然有很多人懷疑,此時,再也沒有一人敢否認他的實力,是真的能夠和蕭絕抗衡的人物。

這個時候,很多觀戰的核心弟子也開始真正重視起葉風來,的確是個值得尊敬的對手。

「葉風,你真的太兇殘了,居然一劍廢了半步凝神。」太叔季雲仍然心悸於葉風剛才的驚天一劍。

畢岩、宋火鑾、習牧也是震驚的看著他,這有點不像葉風的為人,按理來說,他不會下此狠手的。

「他是駱家的人,上來就是廢話連篇,想要廢掉我,只好以牙還牙了。」葉風淡淡的道。

超級貼身保鏢 ,難怪他會如此憤怒,葉風和駱承皓的三年之約,當初傳得沸沸揚揚,無數人耳聞。

「你和駱家的恩怨越結越深,以後要小心,他們不會罷休的。」赫連素素臉上露出一絲擔心。

「放心吧,我心中有數。只要不是駱山河這等人物出手,其他人還不能將我怎麼樣。」葉風微笑道。他身上寶物無數,除了聞人離給他的符寶,血神子傳承中還有著不少,所以他才敢放心大膽,絲毫不懼駱家。

「嗯!」赫連素素點頭,知道葉風不是莽撞之人,肯定將所有因素考慮周全。

駱家的人對葉風辣手無情的行為非常憤恨,卻那他沒有絲毫辦法。兩者本就仇怨很深,換做他們也會如此。上次落日山脈暗中襲殺葉風的事情被聞人離得知,已經被劍宗高層警告,不得妄動。

大比中,受傷時難免的事情,只要葉風沒有殺人,駱家就沒有責難的理由。怪誰呢?只能怪駱承恩技不如人,不自量力。

駱承恩和葉風的交談,別人聽不到,但劍宗觀戰的高層可是清清楚楚。所以,駱家也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下。所有的恩怨,等待駱承皓和葉風的三年之約,一朝解決。只要駱承皓斬殺葉風,一切仇恨都能得報。

戰場中間,一百個獨立空間中斗得非常激烈。因為人數減少,也為了更方面觀戰,此時只剩下一百處空間。

內門大比,這個時候已經進行到了最激烈的時刻。基本上,都是實力極其高強的精英弟子,每一個都是絕世天才,很多都有天大奇遇,寶物無數,修鍊有奇功秘術。

近千半步凝神,數百先天圓滿,彼此間戰鬥,萬眾矚目。

半步凝神對戰半步凝神,先天圓滿對戰半步凝神,每一場比試都備受關注,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

沒有任何人的實力讓人小覷,能夠走到這一步,都是有著真實水平的。

對於這些天才弟子來說,越階作戰如同家常便飯。

這一輪已經過去一半,居然有十幾位半步凝神折戟於先天圓滿手中,可見戰鬥的慘烈。


一般來說,半步凝神擁有精神力,可以輕鬆擊敗先天圓滿。但這是相對於常人來說的,劍宗這等超級宗派,並不缺少逆天人物,無視境界的差距。

葉風就看到,一位先天圓滿武者,面對半步凝神的精神衝擊,居然一劍劈開無形的精神風暴,令對手精神受創,搶得先機,一舉淘汰對方。

劍宗天才恐怖如斯!

忽然,葉風心中一動,有人在注視他,順著目光望去,正是蕭絕、孟崖笙、慕容疏影和一個冷漠的灰衣青年。後者正是這幾天崛起的余觀魚,和孟崖笙一樣,被很多人看好,能夠和蕭絕比肩的人物。

彼此間的目光在虛空中相遇,戰意蕩漾。

葉風微微一笑,點頭致意。

天才都是寂寞的,渴望對手。彼此之間都將對方視為最大的競爭對手,期待一戰。

「可惜要讓你們失望了。」葉風呵呵一笑。

接下來的兩輪,葉風都是輕鬆晉級,雖然對手都是半步凝神,卻未能給他帶來壓力。

也許是因為葉風廢掉駱承恩的緣故,令兩人心有餘悸,害怕葉風下狠手,一身修為化作流水。

面對葉風,心中懼意已生,氣勢無法達到巔峰,一身實力尚未出手,就先弱了一籌。

高手之間,氣勢和意志的作用更加大,精氣神不能達到巔峰,失敗的概率更大。

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更何況是面對葉風,本身實力差距就大,這氣勢一泄,就更沒有可比性了。

葉風也不是狠辣陰毒之輩,駱承恩之所以被廢掉,是他咎由自取。駱家本就和葉風恩怨頗深,他還想羞辱葉風,廢掉葉風,心思狠毒。最終只能自食其果。

這兩輪,葉風沒有用驚天一劍,而是使出另一門高階劍法——浮光掠影劍法。

面臨葉風快得不可思議的浮光掠影劍法,兩人只是掙扎片刻,就被擊碎玉牌,無奈接受淘汰的命運。這還是因為葉風不想再出風頭,只顯露小部分實力的緣故,否則的話,他只需一劍就能解決掉。

浮光掠影劍法,正是葉風最近一年中修鍊成的。


這門劍法講究快、狠、准,一劍刺出,如光一般,瞬間攻擊到目標,連影子都沒有留下。

結合浮光掠影、金光分影等幾門劍法,葉風創出一式新的絕招,加上融合驚天一劍,所有的感悟融會貫通,終於令這一絕世劍法大成。


葉風命名為『天涯共此時』。

這一劍,速度快到極致,無視空間和時間。

這一輪結束后,葉風、赫連素素、畢岩、太叔季雲、宋火鑾和習牧都晉級兩百強。

除了葉風和赫連素素輕輕鬆鬆,畢岩四人都是經過慘烈戰鬥,艱難的擊敗對手,身上傷勢頗為嚴重。

畢岩和太叔季雲兩人都有極品法器戰甲,但他們並未動用,這是底牌,還不到關鍵時刻,不是動用的時候。

四人雖然身有傷勢,不過問題不大,只要回去,經過一夜的修鍊,就能傷勢復原,回歸巔峰狀態。

枯木峰,月光星輝灑落山間,異常迷人。

「葉風,你還是決定進入前百名就放棄,不去爭奪第一名嗎?」聞人離道。

「師傅,第一名有什麼好爭的,還是留給別人吧。不管是功法,還是法器丹藥,這些獎勵我並不需要,我又不缺這些東西。名利最是害人,武者不應該執著於這些,我可不想玷污了自己的武道之心。」葉風笑道。

「你心中有數就行了。」聞人離面帶微笑。

「師傅,大比結束后,我想回家一趟。出來兩年多了,我想回去看看父母。」葉風臉上浮現一抹思念。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