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媽給莫北將洗澡水燒好了,將大爺趕了出去,一把拽過我坐到了牀上:“顧南,這姑娘挺不錯的!”

我無奈的點了點頭:“怎麼不錯了?”

“你看啊,這長得細皮嫩肉的,水靈靈的。眼睛又大屁股也大,這以後準生兒子。還能幫我洗碗,這肯定不是嬌生慣養長大的。你看她在咱家也挺開心,肯定不嫌棄咱家。”大媽在一邊分析的有理有據。

我一個沒忍住噗嗤笑了出來:“大媽,你這是給我選媳婦了,還是選母豬了,還得屁股大。”

大媽也跟着樂呵了一會兒,然後拉着了我的手:“顧南,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該爲未來考慮考慮了。本來我還指望着你跟白璃兩人能發生點什麼,可惜你就是不搭理白璃的。你說說你,白璃這麼好一姑娘,放你面前,你怎麼就不要了。”

“那你是喜歡白璃還是莫北?”我也不知道哪裏冒出來了這個想法,突然問道。

大媽想了一會兒:“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吧,白璃我是看着她長大的,那小時候就天天隔你屁股後面跑,長大了也是,你去哪裏,她就去哪裏。她爸媽也喜歡你,只是你這腦子裏面到底想的什麼?”大媽說着戳了戳我的腦袋。


“前段時間本來白璃是訂婚的,最後不知道爲什麼又黃了。”大媽在一邊自顧自的說道。

這時候的我又想起了白璃,她現在一個人在武漢,又會在幹嘛了?不對,還有韓非。

“顧南,反正我是挺喜歡莫北這個姑娘的,你自己也好好想想,該下手時就下手!”大媽說“下手”這一詞時,還狠狠地捏了捏拳頭。我看着一陣好笑。

晚上的時候,大爺大媽早早的就休息了,我洗完澡吹着口哨到了房間,莫北早已經躺好了,我點着了一根菸,心裏忐忑不安,今夜,我睡哪?總不能真和莫北睡吧,我和她什麼關係都沒有啊。

過了好一會兒,莫北終於開口說話了:“顧南,你坐那裏不冷嗎?”

我“啊”了一聲:“還行啊。”

“那你就這樣坐一夜吧。”莫北說完翻了個身子直接就睡過去了。

現在的我真的有些茫然,茫然到與人的關係我都不知道了。我與莫北,我與白璃,我與夏沫,是什麼關係?

我坐在椅子上,點着了一支支菸,我想就這樣坐一晚上得了吧。

“顧南,你還是過來睡吧。”莫北還是擔心我的,最終還是說出了口。

我有些猶豫:“咱們這不好吧。”

“喂,你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你知不知道多少人想睡我都沒得逞,再說了,你又不是沒睡過我。”莫北估計是沒話說了,直接將我睡她那次說了出來。

我想了會,索性的也不管了,脫掉了衣服直接上了牀,被子裏面已經有些許莫北的溫度了,我和莫北保持着一段距離,誰也碰不着誰。

關掉了電燈,就這樣,我和莫北靠在牀上,我和莫北說着小時候一些開心的事情,莫北是一個很好的聽衆,她會認真的傾聽,並且有時候插上幾句話。

空氣裏的氣息有些曖昧,卻並不尷尬。


後來莫北聽着我說話,迷迷糊糊的也就睡過去了,我將她的被子蓋好。莫北的呼吸很均勻,臉色溫潤如玉,睡得真香,我想,要是身邊有這樣一個人也不錯了。

入睡前,我再次給趙磊打了電話過去,那邊卻還是無人接聽。我有點鬱悶的關上了手機,這傢伙在搞什麼了。

(兄弟姐妹們,祝我生日快樂吧。) 抱着箱子,林川坐電梯上八樓,來到了黃安琪的辦公室門外。

第二次來這地方,第一次,黃安琪的祕書方潔,態度很是傲慢,這第二次,方潔已經完全換了一副臉孔。

她連忙從祕書檯走了出來,恭敬的說道:“林副總好,你總算來了,黃總等你好久了,東西給我吧,我先幫你保管着。”

林川隨手把箱子遞了過去,笑了笑說道:“方祕書知道的挺快啊!”

方潔說道:“回林副總,拍地的後續事宜都是我負責跟進的,我昨天就知道了呢!”

“哦,原來如此,有勞了。”

“這是我應該做的。”

留下一個笑容,林川隨即敲門進入了黃安琪的辦公室。

辦公室內,穿着小西裝,化着淡淡的妝容,美不勝收的黃安琪,正在起草公告。

看到林川進來,她連忙說道:“林川你來得正好,看看公告這樣發下去行不行。”

林川說道:“你是公司老大,你決定就好了。”

“可你是我的顧問。”

“我啥時候……好吧,顧問總比軍師好,不然容易被人罵我狗頭軍師。”


黃安琪呵呵笑着,把公告打印了一張出來,遞給林川。

“很好,我覺得沒問題。”

“夠拉仇恨麼?”

“夠。”

“夠讓下面的人覺得我胡來,是個天大的薩比麼?”

“夠。”

黃安琪大鬆一口氣,露出了愉悅的笑容來。

“你坐啊,別站着。”

“我覺得我還是趕緊去我的辦公點比較好。”

“哦,你的部門已經收拾出來,讓方潔帶你去吧,開會了再叫你。”

林川轉身走出去找方潔,跟着方潔來到高層會議室隔壁的一道門前。

隨着方潔開門,裏面果然是一個小型辦公室,有獨立的經理室,有辦公大廳,雖然只有七八個座位,但是,麻雀雖小,也是五臟俱全。

“林副總,昨天下午四點鐘之前,這地方還是雜物間,已經儘可能去弄了,環境還可以,就是東西都是新的,會有一些味道,你將就一下。”方潔對林川說道。

“沒關係,幾天就沒味道了。”

“嗯,你辦公室裏面,我專門放了幾盤綠植,還買了香薰。”

作爲總祕,方潔的辦事能力自然很強,事無鉅細,連香薰都給準備了。

林川很是滿意:“方祕書,謝了。”

“還是那句話,這是我應該做的。”

“你去忙吧!”

“好的林副總,我最後彙報一下,黃總交代過,你部門要幾個人,由你說了算,你要什麼人,由你說了算,工資制度,由你說了算,你可以從外面僱人,也可以從公司各部門挑人,在你物識到合適的祕書之前,黃總讓我儘可能的先兼顧一下,所以,有什麼事,林副總你儘管差遣我做就是了。”

“黃總真是這樣說的?”林川很是意外,也突然有了一些想法。

“是的。”方潔予以了肯定。

“行,等黃總通告全公司之後,第一時間給我把設計部的副經理劉劍,以及一組組長段其聰調上來。”

“好的,請問調來之後,他們分別是什麼職位?”

“無所謂,因爲,我要開了他們。”

“這……”方潔一臉懵比。

“不行?”

“不是。”

“另外給我調兩個人,一個是大水牛,一個是歐菲菲,都是設計部的。”

“不會……調來了也開吧?”

“想什麼呢?”

“明白了,那職位……”

“大水牛副經理,歐菲菲副總祕書。”話畢,林川進了自己的獨立小間,坐下來,打開電腦準備看熱鬧。

很快,黃安琪把潤色好的公告發到了公司的內部論壇,還有公司的工作總羣。

整個公司瞬間就被這突如其來的爆炸性大消息炸開了,說什麼的都有。

太離譜了,公司居然要自主拿地建房,自主銷售一同龍服務,並且地已經拿了,還一次性拿了五塊,還他媽是北郊極度落後的不毛之地。

並且,還是以高出市場價一大截的價格來拿的,這簡直是在玩花式作死!

比作死更作死的是,剛成立的這個所謂的開發部,居然從設計部調了一名小職員上去主政,這隻有腦子進水的人才能幹出來的事情。

可是,黃安琪居然真就幹了,還是在沒有通知任何股東,沒有通過任何決策會議的情況下乾的。

黃安琪這是瘋了,公司要完了……

同時間,四張調令被方潔發了下去,把劉劍,段其聰,大水牛,歐菲菲調到了八樓。

走前面的大水牛和歐菲菲,過大年似的,笑不攏嘴。

走後面的劉劍和段其聰卻是截然相反,他們哭喪着臉,家裏死人了一般。

走進辦公室,見到林川,他們對視一眼,當場就是使勁的道歉,求林川放他們一馬。

林川說道:“段其聰你不是說我沒機會成你上級嗎?現在如何?”

段其聰悔不當初的說道:“林副總,我錯了,我掌嘴。”

下一秒,段其聰噼啪打着自己。

和舒適的工作相比,骨氣算個屁!

也是倒了血黴了,像林川這種一秒直接上天的升遷,公司歷史上完全沒有過。

林川是唯一一個,而自己,居然給開罪了。

後悔死了。

林川看着解恨。

大水牛就更解恨了,平常受這廝的氣多了,爲了生活,不得不忍氣吞聲。

雖然也幻想過有朝一日爬這廝的頭上去,有冤報冤有仇報仇,狠狠躪他,但那終歸是遙遠的夢。

現在,林川這無疑是幫忙圓了自己達不到的夢。

爽啊,太爽了……

“你架子倒是很大,還要我們林副總請你是嗎?”見劉劍無動於衷,大水牛對他喊了起來。

“不,不是。”劉劍趕忙也開始掌嘴,疼啊,可是,不疼,就要丟掉飯碗,他也是腸子都悔青了。

兩人接連自抽了幾十巴掌,臉都打腫了,悽慘得不成樣子,林川才喊了停。

段其聰說道:“林副總,你大人有大量,千萬別和我計較。”


“對的林副總,是我們眼瞎,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你,我們知道錯了,你給我們一次機會,讓我們回設計部去,我們肯定會改過自身的。”劉劍急忙接話。

“就你們這種垃圾,你們不配!”林川把兩份準備好的解僱令甩在他們臉上,“趕緊給我滾。”


不都掌嘴認錯了嗎?還要解僱?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