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艾,快扶我到甲板上去,我要上去看看。”葉飛從牀上直起身來,焦急的向大艾說道。

“船長,你彆着急,安德魯並不是真的看到大羣魔軍戰艦,只是幻覺而已,究竟是不是真的還不一定,他被天心盤砸中之後失去了控制別人精神的能力,反而自己經常產生幻覺,雖然有一兩次也確實應驗了,讓我們避開魔軍的追捕,不過大多數時候都是假的。”大艾向葉飛安慰道。

“哦,原來是這麼回事。”葉飛聽了大艾的解釋,鬆了口氣。同時,也爲安德魯擔心,失去了精神控制能力的邪眼一族,還能算是邪眼一族嗎?

雖然不用太過擔心魔軍戰艦的事情,但葉飛躺了十多天,渾身都似生鏽一般,這一醒來,又喝了碗粥有了點力氣,躺着確實難受,生磨死拽的,最後大艾只得答應讓他到甲板上去透透氣。

戰艦很大,是從魔軍基地搶來的魔軍“魔鯊號”戰艦。至少可以容納一兩百人,相對於幾名海盜加上葉飛幾人來說,實在是太過寬敞了些。

“老闆,你怎麼上來了。”

剛走到空曠的甲板上,正在戒備的艾爾文便發現了葉飛,立即走了過來。其餘正在警戒的衆海盜聽到艾爾文的呼聲,也都望向這邊,不過在看到大艾手中的鞭子之後,齊都回轉身去。

見衆海盜這般模樣,葉飛心中暗覺詫異,不知大艾用了什麼辦法,竟然讓這般海盜如此懼怕於她,思索着等有時間了一定得問個清楚。

“艾爾文,現在情況怎麼樣了?”看了一眼周圍海面,並沒發現魔軍戰艦的蹤跡,葉飛向艾爾文問道。

“暫時還不知道,不過安德魯說這次的幻覺非常清晰,應該是真的,他正在盡力看得更仔細一些。”艾爾文望向站在船頭的安德魯。

此時安德魯正閉着眼睛,一動不動的盤坐在甲板上,似乎正在努力的把握幻像,想看得更清楚一點。

見安德魯正在集中注意力,葉飛也不便打擾,向艾爾文問道:“對了,我們的希望號呢?你們不會搞丟了吧?”

“希望號喬納在駕駛,跟在我們的後面。”艾爾文指向戰艦的後方。

喬納?那個擁有十二翼實力的海盜頭子?葉飛向戰艦後方望去,果然看“希望號”緊跟在戰艦幾十米的地方前進。

“大艾,那個喬納究竟是什麼人啊?”葉飛回頭向大艾問出心中的疑問。

“船長,喬納多爾是遺忘古陸上的傳奇人物,二十幾年前突然出現在西印洋上,當時僅有三十幾歲模樣的他便已經有了十二翼的力量,令整個遺忘古陸爲之震驚,出道短短一年間,便征服整個西印洋所有大小几十個海盜團,並且仗着電系神器勝利之劍和十二翼法則力量,抵擋住三大巫妖王的輪番圍剿,威望僅次於左岸天王卡駑和右岸天王戈默,被遺忘大陸的海盜尊稱爲羅剎王。不過,就在傳言他要進軍中印洋的時候,卻突然失去了蹤跡,直到我們在魔軍基地救出他才知道他還活着。”大艾的眼神中,充滿了對喬納輝煌戰績的尊崇。


葉飛深吸了口氣,沒想到自己竟然救出這麼個厲害人物,十二翼法則力量,擁有電系神器,與左岸天王和右岸天王實力相當。不過,他是怎麼被抓住囚禁在魔軍基地裏的呢?

“大艾,你們有沒有問他是怎麼被抓住的?”葉飛扭頭問道。

“沒有。”大艾搖頭:“喬納自從將加格擊退之後,就再也沒有出手,一直板着副面孔,從來不答理海盜和我們,一個人駕駛希望號也沒有詢問別人,再說像他這麼厲害的人我們也不敢隨便招惹,我想如果船長去問的話,他可能會回答吧。”

“嗯。”葉飛心裏暗自搖頭,像這種人物,自己還是別去問的好,如果喬納願意,他肯定會來找自己的。不過,這樣厲害的人物如果能幫助自己,那找齊七大神器就容易多了。

“大家快準備!魔軍戰艦已經快形成包圍圈了!我們必須向北面逃離!”安德魯的聲音打斷了葉飛的思維,也打斷了甲板上原有的寧靜。

“安德魯,這次看清楚了?”艾爾文攬着有些緊張的安德魯問道。

“安德魯,你別緊張,慢慢說。”葉飛也走上前去。

安德魯看到葉飛略微鬆了口氣:“姐夫,我看清楚了,魔軍一共有一百三十一艘戰艦,分四個艦隊從四個方向包圍,現在東南西三個方向都已經完全合攏,只有北邊艦隊戰艦速度要慢些,還有很大一全缺口。”

葉飛擡頭望了眼周圍,依然沒有看到任何魔軍戰艦的影子,雖然不能肯定安德魯所看到的情況是不是真的,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略一思索,立即向安德魯問道:“北邊的戰艦多不多?”

“多,有四十三艘,船隻很陳舊,速度比我們要慢上不少。” 八零小甜妻 ,詳細的解釋着。

做戰是根本沒有可能的,只有利用速度上的優勢突圍。葉飛立即向艾爾文說道:“艾爾文,立即通知希望號,全力向北面航行,我們隨時準備突圍。”

在艾爾文傳遞消息的時候,戰艦已經轉舵,全速向北面航行,收到訊號的“希望號”也開始加速,緊跟在戰艦後方,保持着距離。

龐大的戰艦破開平靜的水面,激起層層浪花,不斷的將泡沫拋向後方。

衆人都屏息靜氣,準備即將而來的大戰。

四十餘條戰艦,以魔軍的標準配備,至少有五六千人,就算正面衝撞只圖突圍,也將會面臨數艘戰艦的齊射,也許第一輪炮射這艘戰艦就會被化爲碎片。

現在,只希望安德魯的幻覺是錯誤的。不過當航行一沙漏時間不到,前方出現的一張張白色巨帆粉碎了衆人心中幻想。

數十艘戰艦排列在遠方海平線上,形成一道弧線,向這邊合攏過來。

情況與安德魯在幻覺中看到的完全一樣,戰艦非常之多,在包圍圈的右側角,還有一個碩大的缺口,魔軍見到葉飛的戰艦出現,正在加速完成包圍圈,向葉飛這邊圍了上來。

“老闆,怎麼辦?”艾爾文向葉飛問道。

“還能怎麼辦,同這幫龜孫子拼了,殺他個片甲不留。”伊布大聲怒吼着,渾身一陣暴響,就要催動法則力量。

“對,同魔軍拼了,戰死總比監獄裏餓死好幾百倍!”

“殺一個夠本兒,咱多殺他兩個!”

……

大家都是海上求生的老手,知道這戰根本就沒法打。眼前的劣勢,讓所有海盜情緒都激動起來。


的確,一條船對幾十條船,葉飛、大艾等五人加上海盜七人,十二個人對幾千個人,誰都會認爲沒有勝算,只圖到時候能殺個痛快,死也死得壯烈些。更何況這些海盜,哪一個是怕死的貨色,眼見這種情勢早已經立下了拼死的決心。

“你們乾嚎什麼!還沒到必死關頭呢!一個個就尋死覓活的!船長又沒說沒辦法,你們還不趕緊把嘴巴給我閉好!”葉飛身邊的大艾冷聲喝罵道:“要不要我把你們都變成石像?”

大艾的喝罵聲如同瓢潑涼水般,澆熄了衆海盜拼死的激奮,雅易安舔了舔嘴脣,向葉飛說道:“西蒙尼船長,能衝出去我們當然希望衝出去,不過現在這種情況我們實在想不出什麼辦法,我們也不是怕死之輩,我看我們就同他們拼了吧。”

“大家先彆着急。”葉飛揮手安慰大家,“如果大家信得過我西蒙尼,我一定會盡全力帶大家衝出去。”

“信,當然相信,西蒙尼船長能以四人之力將我們救出魔軍月牙島基地,還將整個基地完全破壞,我們當然相信您了。”伊布大聲說道。

“是啊,西蒙尼船長一人之力就將整個月牙島基地摧毀,相信這些魔軍戰艦根本不是對手的。”另一海盜也說道。

“可是,西蒙尼船長不是重傷才醒來嗎?”雅易安小聲說道。

“對啊,西蒙尼船長才醒來。”

“要是喬納恢復到十二翼就好了。”

……

衆海盜七嘴八舌的說着,葉飛暗覺鬱悶。原來,這些人都以爲是自己炸燬月牙島基地的啊?不過眼下也不是告訴他們真相的時候,就錯打錯着吧,海盜世界裏力量纔是說話的根本。

“大家放心,雖然我剛醒來力量還沒恢復多少,不過我有辦法讓大家離開。”葉飛整理了下思路,看了衆海盜一眼,繼續說道:“剛纔我已經觀衆察過了,魔軍戰艦速度比我們慢,包圍圈的缺口還有十五海里左右,而我們距缺口還有十海里左右,只要我們能將速度再提升一下,就能搶先通過缺口,就算時間來不及,也只會面對兩三艘戰艦的攻擊,只要不戀戰逃離的希望還是非常大的。”

衆海盜都是在海里求生的行家,剛纔之所以一個個要鬧着拼命,一方面是在監獄裏受夠了窩囊氣,一方面也確實因爲魔軍太多亂了陣角,此時聽葉飛這一分析,頓覺有理,齊都點頭稱是。

“西蒙尼船長果然厲害,不過我們的戰艦現在已經達到最高速了,要怎麼提速呢?”伊布不解的問道。

葉飛和艾爾文互看一眼,回想起通過紫羅峽時所用的方法,露出會心的微笑,剛想說出辦法,旁邊一陣浪濤聲,只見“希望號”速度突然提高,很快超過“魔鯊號”,將“魔鯊號”拋在後方向前駛去,而立於希望號之上的喬納雙掌爆發出一團藍色光芒,幾乎將整個希望號都籠罩在內,他每向海面拍出一掌,“希望號”勢必速度猛增爆射出老遠一段距離。

衆海盜訝異的望着疾駛而去的“希望號”,齊都明白過了,紛紛運轉法則力量,準備效仿喬納提升戰艦的速度。

雖然衆人這十餘天來恢復的力量有限,很多人的法則力量都僅恢復少許,但集合在一起的力量還是極爲可觀。

“西蒙尼船長,喬納的辦法確實很好,可是照這樣衝過去我們這十來天恢復的法則力量估計也快用盡了,如果魔軍也用這個辦法加速,到時候萬一被攔下來可怎麼辦?”雅易安有些擔憂的問道。

雅易安的問題確實難住了葉飛,一時半會不好做答,大艾見葉飛楞住了,臉色微變就要喝斥雅易安,被葉飛出手止住。

“你的擔憂非常正確。”葉飛點了點頭:“不過就算我們會被擋住,將會面對的也只有一兩艘魔軍戰艦。”咬了咬牙,葉飛握緊手中的“海神三叉戟”,堅定的說道:“我的力量應該還夠發出一次攻擊,到時候就算拼了這條命,我也會爲大夥打開一條道路的。”

“老闆!”“姐夫!”艾爾文、安德魯和高奇三人齊聲驚呼。

“船長,你不能再作戰了。”大艾焦急的說道:“你受了重傷纔剛剛甦醒,要再勉強發出攻擊後果將不堪設想。”

直播之我是修仙者 :“如果不能衝出去,我們大家都活不了,只有這樣我們纔會有條生路。”

“船長……”大艾還想說話,被葉飛給制止住,然後扭頭向衆海盜說道:“大家分成兩組交替全力摧動戰艦,如果被攔住就由我來出手解決,千萬不要停下,一旦停下我們就會陷入包圍,大家看怎麼樣?”

“好!有西蒙尼船長這句話,我們就拼了!”

“反正最多一死,就算沒了法則力量照樣宰他兩個墊底!”

衆海盜摩拳擦掌,立即分成兩組開始利用法則力量摧動戰艦航行。


每批三人,全力摧動戰艦之後,整艘戰艦的速度立即提升了上去,比原先高了不止一節,如離弦之箭一般疾射而出,向前方的“希望號”追了上去。

此時,葉飛不得不感嘆喬納的實力之高。喬納在月牙島被關了二十幾年,還被禁魔牌吸收法則力量,剛出來便與加格在月牙島上力拼之時受了重傷,雖然“希望號”要小很多,但以他一人之力竟然能保持如此高的航速,而且看起來似乎還未用上全力,足見其修爲之高。

見衆海盜都全力的催動戰艦衝刺,葉飛也坐了下來,閉上眼睛休息凝聚力量,準備迎接可能遇上的戰鬥。

他還能發出一次攻擊,並不是他說大話。雖然他剛剛甦醒過來,但實際上他的法則力量已經在他昏迷的時候恢復了不少,與加格拼鬥中所覺醒的火之法則和因爲“海神三叉戟”覺醒的水之法則,連同他原本所具備的光之法則,三種法則的力量更是在體內融會貫通,雖然總量上因爲互相的衝突減少了許多,但卻更加精純。

身處海上,水元素極爲密集,剛運轉鬥核吸收水元素,便覺數不清的水元素如潮涌般匯聚過來,突然遇這種情況讓葉飛一時手忙腳亂,好不容易將雜亂的水元素控制好,慢慢的轉化爲法則力量儲存於鬥核之內。

平靜下來之後,葉飛發現水元素和光元素最多,而火元素幾乎沒有,略一思索便明白其中道理。原來自己身處海面之上,水元素本就最多,同時又是白天,光元素當然也很多,而在這種地方,火元素根本就只能存在於空氣之中,加上長期與水元素相互消融,已經及爲稀少。

明白過來之後,葉飛立即放棄對火元素的吸收,專注於吸收水元素和光元素。

隨着水元素和光元素的不斷涌入,就如喝水一般,鬥核內水系法則和光系法則的力量也越來越多,葉飛漸漸沉浸於這種充實力量的過程之中。

“轟”的一聲,魔晶炮的轟鳴將葉飛驚醒過來,原來已經接近了缺口。

前方喬納獨自駕駛的“希望號”已經衝進了缺口,剛纔的炮擊正是針對“希望號”。不過,最快的魔軍戰艦離希望號都有十刃左右的距離,以魔晶炮五刃的射程,炮彈只能落在海面。

“我們能衝過去了。”比較雙方的距離,等衝過缺口的時候至少離魔軍戰艦還有六刃以上的距離,在魔晶炮的射程之外,所有海盜臉上都洋溢着微笑。

最近的魔軍戰艦僅有四艘,其中三艘離得還較遠,僅有一艘戰艦速度稍快。見“希望號”已經衝過缺口,只得將炮口轉向葉飛等人所在的戰艦,想要將葉飛等人截住。

“哈哈,就憑他們也想將我們攔住。”所有海盜都大笑起來。

突然,所有海盜臉上的笑容都凝固了,慢慢的轉化爲詭異。只見那艘戰艦速度突然加快,至少提高了三四節以上,破開海浪如同一條巨鯊一般疾射而來。

“糟了!這艘是魔軍的旗艦,裝有魔晶動力裝置!”大艾臉色大變驚呼道。

“大家快用上全力!”與此同時,衆海盜也七忙八亂的驚呼起來。

“什麼魔晶動力裝置?”艾爾文不解的問道。

“是一種最近纔出現的戰艦動力裝置,利用魔晶做爲動力加快戰艦速度,不過由於運轉的時候會產生高溫,由於降溫問題,這種動力裝置只能短暫的提高速度不能持續使用,同時製造也很是困難,造價極高,目前只在魔軍各艦隊旗艦上使用。”大艾解釋道。

原來是類似於鐵甲艦那種魔晶動力裝置,遺忘大陸竟然也有研製出來還運用到大型戰艦上,葉飛臉色也凝重起來。

此時,魔軍旗艦的速度提升之後,竟然高出“魔鯊號”將近兩節以上,以這樣的速度,不等自己衝過缺口就已經被納入魔晶炮的射程了。

“魔晶動力裝置的使用時間是多久?”葉飛連忙問道。

“剛研發出來是1分鐘,現在改進之後已經可以支持2分鐘了,不知道這艘旗艦上裝的是不是改進版裝置。”大艾迴答道。

“糟糕!”葉飛臉色變得更爲難看了。


照現在的速度,再有三十秒不到,就會被魔軍旗艦納入射程之內,之後一分多鐘時間必須躲避數不清的魔晶炮襲擊。

這艘旗艦上至少有六十門魔晶炮,一分多鐘足夠射出三百發以上的炮彈。

我的天啊!

所有人,都不敢想像怎麼躲避這麼多的炮擊。

“怎麼辦?要不我們衝上去同他們拼了?”伊布向葉飛問道。


“對,我們衝上去同他們拼了。”高奇也在一旁怒吼着。

所有海盜都血紅着雙眼,又吵着要同魔軍拼死一戰,竟然連催動戰艦航行的正事兒都停了下來,魔鯊號速度立即降了下去。

“慢着!現在還不是拼命的時候,你們全部出手將戰艦速度提升上去,我來想辦法。”葉飛堅定的說道。

所有海盜被葉飛堅定的眼神所感染,齊都重新凝聚法則力量催動戰艦。

“艾爾文、安德魯,你們倆準備在進入魔軍戰艦射程之後,啓動戰艦的防護罩。”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