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器城和天丹城的強者處於守勢,藉助大陣防守,暫時還能擋住聖宗強者的猛攻,

拓跋野見聖宗強者潮水一般的猛攻,也不由得心中嘆服:「聖宗不愧為聖宗,手下強者訓練有素,配合默契,確實不是其他勢力能夠相比的,」

他非常清楚,就算天宇盟的強者,恐怕也沒辦法跟聖宗強者相比,除了那一千多萬年輕強者,只是那一千多萬年輕強者,修為還是太低了一些,無法派上大用場,

要是那一千多萬年輕強者有很多玄仙境強者,那麼他早就不怕聖宗了,

可惜啊,就算拓跋野全力培養他們,如今也沒有幾名玄仙境強者,天仙境強者倒有不少,不過大部分都是天仙境初期修為,而且還有很多是地仙境修為,

這樣的戰爭,地仙境強者壓根不能派出去,派出去就是送死,

拓跋野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年輕強者,當然不會讓他們去送死,


他仔細觀察聖宗強者所布大陣,找出破陣陣法,

然後,他傳音告訴龍辰和單風揚,讓他們去對付聖宗強者,

暫時,他還不準備現身,只是魔通天已經出動,負責鎮壓受傷的強者,收取死屍,

龍辰和單風揚知道破陣之法,事情就好辦多了,

他們指揮手下,偶爾反擊一次,直接攻破聖宗強者的大陣,使得聖宗損失不小,

他們反擊並不頻繁,還沒有引起聖皇的注意,

不過,聖皇見攻擊受阻,還是有些不爽,

「飛狐幫的諸位同道,你們趕緊想想辦法,攻破天器城和天丹城所布的大陣,否則這樣進攻就是浪費力氣,一點好處都沒有撈到,」

「聖皇前輩,天器城和天丹城所布大陣不光是組合大陣,而且大陣都有所改動,想要破陣很難,需要時間去揣摩,」飛狐幫的強者說道,

聖皇皺起了眉頭,冷聲道:「你們飛狐幫才是最擅長布陣的宗派,難道天器城和天丹城所布的大陣比飛狐幫的大陣還要厲害,」

「聖皇前輩,天器城和天丹城肯定是得到高人指點,他們所布的大陣太複雜了,」飛狐幫的強者說道,

「我不管那麼多,你們必須儘快破陣,我給你們一個小時的時間,」聖皇怒道,

「聖皇前輩,一個小時實在太短,我們恐怕無法破陣,」

「要是一個小時還沒辦法破陣,我要你們有什麼用,」聖皇動了殺心,

聖皇身邊一名強者說道:「聖皇長老,不要責怪他們了,我看天器城和天丹城的大陣確實很厲害,就多給他們一些時間吧,我們先圍而不攻,不急於一時,」

聖皇想了想,點頭道:「好吧,你們儘快去破陣,讓所有人停止攻擊,先把天器城和天丹城的強者包圍起來,」

命令下去,聖宗強者很快停止了攻擊,

天器城和天丹城的強者陷入包圍之中,他們明知道對手在研究他們所布的大陣,也不敢撤去大陣,

現在雙方距離太近了,都是結陣對峙,要是撤去大陣,遭到偷襲就沒辦法及時布陣了,

龍辰跟拓跋野取得了聯繫:「軒宇,對手在研究我們的大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拓跋野笑著說道:「師傅,既然敵人不想繼續戰鬥下去,那麼我們就應該發動攻擊,不給他們喘息的機會,也讓他們無法安心研究破陣之法,」

他把自己發現了破陣之法告訴了龍辰和單風揚,讓他們主動攻擊,

聖皇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天器城和天丹城的強者還敢主動攻擊,當龍辰他們發動攻擊,並一舉破了聖宗強者所布大陣,給聖宗強者造成了很大傷亡的時候,聖皇等強者都不敢相信,

「可惡,先後撤,重振隊伍,然後繼續攻擊天器城和天丹城的強者,」聖皇當即下令,

他們不敢跟天器城和天丹城的強者糾纏在一起,那樣傷亡會很大的,


聖宗強者快速撤離,而龍辰和單風揚他們沒有追殺上去,



聖宗強者也不簡單,早就留有後手,要是他們追殺上去,很可能陷入陷阱之中,

等聖宗強者撤離了,天器城和天丹城的強者也退回了自己的駐地,嚴陣以待,

他們都非常清楚,大戰才剛剛開始,他們不能有絲毫的鬆懈,

「龍辰和單風揚如此狡猾,竟然沒有上當,」聖皇心中不爽,

「聖皇長老,我們無法破開他們的大陣,而他們能夠破開我們的大陣,這對我們太不利了,」

聖皇怒道:「飛狐幫的強者就是一幫廢物,依靠他們是靠不上了,哎,」

「聖皇長老,我有一種感覺,我認為天器城和天丹城的強者之中好像有人很熟悉飛狐幫的布陣之道,所以我們的大陣會被輕鬆攻破,」

「難道飛狐幫也出現了叛徒,」聖皇臉色大變,

「聖皇長老,飛狐幫弟子也不算少,說不定就有人是天器城和天丹城派出去打進飛狐幫內部的,」

聖皇冷聲道:「飛狐幫提供的大陣不能用了,看來要用我們看家本領了,」

「聖皇長老,你準備讓我們的人布置什麼大陣,」

聖宗傳承了那麼多年,底蘊深厚,當然也有自己的底牌,

聖宗雖然不擅長把布陣,可還是掌握了幾個厲害的大陣,並且手下強者都訓練得非常熟練,隨時能夠布陣,

「玄幽紫煞大陣,」聖皇冷聲道,

玄幽紫煞大陣是非常厲害的殺陣,一旦殺了敵人,就能夠積聚煞氣,使得大陣的威力越來越強,

這個大陣,不屬於正派的大陣,而是來自魔道的大陣,

聖宗輕易不動用這個大陣,一旦動用,往往會把敵人趕盡殺絕,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坑死自己人

聖宗強者卷土而來,煞氣驚人,

拓跋野一時間也看不透聖宗強者所布的大陣,連忙通知龍辰和單風揚,讓他們做好大戰的準備,

與此同時,拓跋野催動了破法透明珠,想要查看出聖宗強者所布大陣的陣眼,

玄幽紫煞大陣一成,煞氣太驚人了,直接影響到了破法透明珠的威能,

拓跋野很無奈地發現,破法透明珠都沒有辦法看透玄幽紫煞大陣的陣眼,找不到破陣之法,

「聖宗不愧為聖宗,還隱藏了這樣的手段,玄幽紫煞大陣的威力,恐怕超過了九品仙陣的威力,」拓跋野震驚無比,

飛狐幫就算有這樣威力的大陣,也不可能傳授給聖宗強者,

所以,拓跋野不想都知道,這個大陣肯定是聖宗隱藏的手段,

聖宗殺氣騰騰而來,這一戰不好打,

雖然,他給龍辰和單風揚提了一個醒,還是擔心天器城和天丹城的強者抵擋不住,

好在他發現了一個可以利用的弱點,那就聖宗下屬宗派的強者沒辦法跟聖宗強者一起布陣,也就是說,聖宗下屬宗派那些強者是各自為戰的,他們所布的大陣,都是拓跋野極為熟悉的大陣,要破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他馬上聯繫龍辰和單風揚,讓他們各自派出一隊精銳強者,準備偷襲聖宗下屬宗派的強者,並告訴了他們破陣之法,

只要攻破了聖宗下屬宗派強者所布的大陣,魔通天就可以出手鎮壓他們,削弱聖宗的實力,

聖宗強者要是救援他們,就沒辦法全力對付天器城和天丹城的強者,相當於給天器城和天丹城的強者減輕壓力了,

龍辰和單風揚對拓跋野是無比的信任,馬上分派出一批玄仙境強者,準備突襲聖宗的側翼,也就是聖宗下屬宗派的強者,

很快,聖宗的強者跟龍辰他們對峙了,雙方都沒有急著出手,

聖皇站了出來,大聲道:「龍辰,單風揚,再給你們一次機會,馬上投降,否則死無葬身之地,」

「聖皇,你認為我們是被威脅就妥協的人嗎,」龍辰冷聲道,

「你們要是不投降,我會讓你們知道我們聖宗的厲害,」聖皇眼裡寒芒直閃,

龍辰和單風揚乾脆不理會聖皇了,他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當然,他們也看出了聖宗所布大陣的厲害,心中有些沒底,

他們都不敢表現出來,免得影響手下強者的士氣,他們的態度強硬一些,也能夠讓手下心裡多幾分底氣,

另外他們派出去的強者,已經隱藏在側翼,一旦戰鬥開始,他們就會發起攻擊,

龍辰和單風揚只能祈禱,希望他們的突襲能夠起到一定的作用,

拓跋野比龍辰和單風揚更加著急,他一直在思考破陣之法,卻沒有任何頭緒,

聖宗所布的大陣還沒有催動,他無法看出端倪,只希望大陣催動之後,能夠看出陣眼所在,這樣才能破陣,

聖皇見自己的話沒有人回應,頓時怒了,

「殺,殺光他們,」

聖宗強者終於動手了,玄幽紫煞大陣大陣出擊,煞氣更加驚人,

煞氣籠罩之下,直接能夠影響對手的實力,

紫色煞氣把天器城和天丹城的強者都籠罩了進去,讓天器城和天丹城的強者心中都有了陰影,隨著煞氣增強,甚至直接削弱他們的實力,

拓跋野發現煞氣跟血煞魔神的煞氣有些相似,突發奇想:「我應該把血煞魔神放出來,讓他大肆吞噬煞氣,提升修為,」

他也不耽擱時間,想到就做,把血煞魔神放了出來,

不過,血煞魔神不能暴露,否則被聖宗強者看到了,就會有所警覺,

他只能讓魔通天幫忙,把血煞魔神帶到天器城和天丹城臨時駐地下面去,

煞氣主要籠罩了天器城和天丹城的強者,所以他們的駐地是煞氣最濃郁的地方,

血煞魔神只要到了一定範圍,就可以吞噬煞氣,

煞氣無孔不入,自然也能夠進入地下,而血煞魔神就在地下吞噬煞氣,不會引起聖宗強者的注意,

血煞魔神到位之後,催動血魔珠,開始大肆吞噬煞氣,

血煞魔神提升修為,靠的就是血煞之氣,煞氣也是血煞之氣的一種,對他修為提升有很大幫助,

這是難得的機會,玄幽紫煞大陣凝聚出的煞氣,不管是品質,還是量,都比他吞噬戰場上的血煞之氣要強多了,

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吞噬足夠的煞氣,他甚至能夠突破瓶頸,讓修為更進一步,

血煞魔神吞噬煞氣的速度是很驚人的,他開始大肆吞噬煞氣,天器城和天丹城那些強者頓時感覺壓力減輕不少,

不過,血煞魔神的智慧是很高的,他沒有做得太過分,他懂得細水長流,所以他放慢了速度,盡量不讓聖宗強者察覺到異常,

聖宗強者跟天器城、天丹城的強者對攻,雙方都有大陣輔助,暫時難分高下,不過,誰都看得出來,聖宗強者的大陣更厲害,把天器城和天丹城的強者壓製得很厲害,

要不是血煞魔神在地下吞噬煞氣,恐怕天器城和天丹城的強者更加不濟,

「聖皇長老,玄幽紫煞大陣真是厲害,我還是第一次見識到玄幽紫煞大陣的威力,」一名聖宗強者驚嘆道,

「這才剛剛開始,一旦出現傷亡,有了血煞之氣的加入,玄幽紫煞大陣的威力會倍增的,」聖皇有些得意,

大戰開始不久,龍辰和單風揚同時下了命令,他們派出去的精銳小隊出動了,沖向了聖宗強者的側翼,他們的目標是聖宗下屬宗派的強者,

因為聖宗下屬宗派的強者沒辦法跟聖宗強者一起布陣,所以他們在側翼保護聖宗強者,並沒有出手,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