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城,戰鬥越加的慘烈了起來。 此時,林家的一百名死士竟然都已經死了大半,只剩下寥寥數人,而對方的二十一名強行提升修為的隊長們,現在卻還剩下十五六個,很顯然,即便是血拚,先天後期也很難是控靈境前期的對手,這可是隔著一個大境界,非同小可。

剩下的十五六個隊長,修為早就退回到了先天後期巔峰,但是,那段時間卻是給他們爭取到了極大的戰鬥優勢,令戰鬥完全的扭轉起來。

現在天域城的西南城區,到處都躺滿了屍體,橫七豎八,很多人都被劈成了兩截,內臟滿地都是,裹在鮮血中,令人想要作嘔。

然而,這些早已經殺紅了眼的人們,豈會在乎這些東西,一個個滿身是血,卻堅定的和對手衝殺了起來,不死不休!無比慘烈。


「殺!」

出乎了雙方的意料,林家人沒有想到這些野狼小隊的人一個個竟是如此兇狠,比真正的狼還要狠厲很多,以前實在是太小看對方了。

而血殺組織的人也沒有想到對方會那麼的頑強,這些養尊處優傢伙,在殺紅了眼之後,竟是也悍不畏死,一個個勇往直前。

不過,顯然林家下面的戰圈,在沒有控靈境高手的情況下,已然敗下陣來,到了現在,林家下面還能戰鬥的,僅僅只有兩千人,而對方則還有六千多人。

天空中,林望瘋和凌拔二人已經是遍體鱗傷,而剩下的八大長老,竟是已經死了五人,顯然,他們也堅持不了多久。

「速速投降,歸於我血殺組織,我還可以饒爾等一命!」

大師兄站在空中,現在的他雖然也受了些傷,不過,這只是些皮外之上,跟林望瘋以及凌拔相比,完全算不得什麼。

「投降。笑話,你以為我是夢家那些不戰而逃的孬種嗎?在我林望瘋的眼裡,豈有投降二字?」

秋風蕭蕭,已經窮途末路的林望瘋在此刻,卻是露出他男人的一面。

下面那些戰得遍體鱗傷的林家人,不由的望向了林家主,心裡也感到一絲豪情萬丈,是啊,男人就當站著死,豈能當縮頭烏龜,向對方低頭。

「林家的兄弟們,我一時失策,對不起大家了,不過,今天大家就算戰死,也要拉幾個墊背的。給我殺!」

隨著這林望瘋悲憤且懊惱的怒吼,林家人士氣猛地增長了不少,頓時一個個不要命的怒吼著再次和對方戰鬥在了一起。

「給我全部殺了,一群不知好歹的東西,給你們活命的機會都不要,還從沒見過這麼賤的。。」

在大師兄眼裡,這些都是一些庸人,一些賤貨,事已至此,唯有血流成河!

在一間破爛的屋裡,一名男子舔了舔嘴角的血跡,眼裡有著淡淡的紅光閃爍,手裡全是鮮血,而他卻是興奮無比:「哈哈,突破了,多虧了這次大戰,讓我撿了個便宜。哈哈,控靈中期了。。。」

**大笑,顯然,這兩天他吸取了數百具屍體的精血后,突破了,他的氣息被以前強橫了好幾倍,這樣的戰鬥對他來說,完全就是天上掉餡兒餅,不用自己出手,卻是偷偷獲得了天大好處。

「砰。。砰砰。。。」

戰鬥再次持續了半天,終於停了下來,林家幾乎全滅,只剩下林望瘋和凌拔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遍體鱗傷,慘不忍睹。

「呵呵。。。林家主,堂堂天域城三大家族之一的林家主,現在是何感想?臨死之前,我可以讓你再都說兩句話來求饒,若是哄得我高興的話,我便是可以饒你們二人不死,要知道,我可是很仁慈的。」

大師兄俯視著下面的二人,笑眯眯的說道,現在野狼小隊的人馬還有四千多人,當然這能夠到現在還活著的四千多人,也個個都是狠角色,不然要活到現在談何容易啊!

「哼!要殺要剮,隨便你,你個*。。。」

然而,林望瘋卻是惡狠狠的罵了大師兄一句。

「哼,看來你是想要死的痛苦一點了,來人,給我把他的皮一刀刀剝下來,我要讓他慢慢的死去,讓我聽聽他臨死前的哀嚎。。。」

大師兄冷哼一聲,變得無比狠厲起來,臉色如同寒冰霜,冷冷的話語,令所有人心裡發毛。

所有人顫抖,這樣的死,實在是太殘忍了一點吧。。。

「咻。。。」

突然,遠處一道黑影閃過,急速向著東北城區而去,毫無聲息可言,瞬間便是遠離這裡數百米。

「什麼人?」

然而,大師兄何許人也,很快便是憑藉空氣中細微的波動察覺到了異常,之前一直在戰鬥,根本沒留意到有什麼,現在戰鬥已經結束,周圍的情況很難逃脫他的感應。

那黑影毫不理會,快速逃離這裡,這般速度,竟是比林望瘋更為勝之。

「竟然還有高手?既然來了,就把命留下吧!」

大師兄話音落下,快速追了過去,遠遠傳來一句話:「先把林望瘋等人宰了,以免出現什麼意外。。」

「咻咻咻。。。」


**速度極快,不停向著張家靠近。。。

「難道是張家的高手嗎?呵呵,還沒找你們呢,便來了嗎?」

大師兄快速追擊,兩人的速度在慢慢拉近。

「聚靈境果然不一般啊。。。」

**一陣感嘆,雖然已經快速突破到了控靈中期,可跟聚靈境相比,還是差了很多。

「去死吧。。。」

很快,大師兄便是追了上來,一拳對著**轟了出去。

「哼,怕你不成?」

**冷哼一聲,竟是絲毫不懼,一個轉身,踩在飛劍上的他也一拳轟了出去。

「砰。。。」

巨大的打鬥之聲響起,如同滾滾巨雷炸開。

然而,出乎意料之外,**只是被震飛出數米遠,並沒有受傷,活生生把這一擊抗了下來,雖然感覺一陣熱血翻滾,但並未受傷。

「小小年紀,便是如此天賦,看來還真是小看了你們天域城了。。。」

大師兄滿臉驚訝,神情也不由得凝重,這小子雖然不是自己對手,可城裡還有個張擎天啊,看來小小天域城並非是那麼容易功破的啊。 望著面前的**,大師兄大驚,這小小天域城,竟然出了不少厲害的傢伙,著實令他感到意外。

「轟隆隆。。。」

突然,大隊的人馬趕來,地面都在微微顫抖。

「呵呵。出乎你意料的事情很多吧?這天域城終究會變成我們張家的,你以為你厲害,可是豈明白雙拳難敵四手嗎?」

**聽著張家人馬已經往這邊趕來,緊張的表情變得放鬆下來,看來自己父親聽見這邊的戰鬥結束,已經帶著張家的隊伍出發了,張家十大長老,再加上張擎天和**,**滿是信心,即便對方是聚靈境又如何?這麼多的人,耗也要耗死對方。

「嘿嘿,不知道聚靈境高手的血液會是多麼的美味呢!!」

舔了舔舌頭,望向站在那裡的大師兄,**不由得眼裡露出一絲絲貪婪的興奮,若是吸了這傢伙的血,想必幾天後便是能夠進入到控靈後期吧?

已經幻想著大師兄成就自己的那一刻,**不由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看得大師兄感到一陣心悸。

「你修鍊的什麼功法?竟是能夠吸收他人精血來提升己身。。」

終於,大師兄發現了什麼,剛才追過來之時,他便是發現了地上的屍體中,有著很多高手的屍體,皆是變成了乾屍,顯然就是這個傢伙,一直在暗中成長,這功法很是詭異,雖然可能有些副作用,但是確實能夠快速提升修為。

「呵呵,雖然不知道你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不過,註定是要成全我了。」

**悠然說道,他和大師兄二人現在站在廣場上空,而張家大部隊馬上就要到來。

「呵呵。。。是嗎?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村野小民,我倒要看看誰笑到最後。」

大師兄呵呵一笑,他的師弟和師妹正帶著剩下的人趕過來。

「大師兄。。。這下怎麼辦?」

一女子手裡握住一根長鞭,飛了過來,顯然林家人的難纏和頑強出乎了他們的意料,而且生了很多變故,才令他們變成了這般局勢,這樣戰下來的話,估計自己這邊的人馬會所剩無幾,到時候即便贏了,誰來管理這天域城?

一切都如意算盤都落空了,本來是決定聯合林家,一起攻打下夢家,然後在吃掉張家,而且這之間他們盡量保持自己實力,讓對方去消耗,可是夢家竟然直接跑了,而且林家不和自己去攻打張家,才導致了一系列的變故。

跟林家對戰也就罷了,可想不到的是林家有著一百多名極其強悍的家丁,讓他們這邊人員損傷過半,現在張家反而成為了黃雀,這個時候殺了過來,顯然,張家佔據優勢。

更令大師兄想不到的事,張家竟然有這麼個傢伙,實力非凡,趁著他們戰鬥之時,利用邪惡功法快速提升了戰力,這下下來,的確很是令他頭疼了。

「還能怎麼辦?你覺得對方還會和我們和平相處嗎?」

大師兄望著氣勢洶洶而來的張家人馬,終於不再那麼的淡定了。

「林兒。。。你怎麼在這裡?你。。你還突破了?」

在張家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張擎天便是帶著隊伍來了,沒有想到**竟然已經在這裡了,而且仔細一看,居然突破了,他有些難以置信,這才幾天時間啊,這速度。。。啥時候自己兒子變成了修鍊的天才了?這以前怎麼一直沒有發覺?難道一直都在打基礎?

「父親,說來話長,我來這裡看看戰況,呵呵,我想以後整個天域城都會是我們的了。。」


**回頭,對著已經趕來的張擎天一笑,身後的張擎天,帶來了張家所有戰力,竟是也有一萬人。

「哼,太天真了一點吧?小子。。。今天你遇上我們算你栽了。。。師妹,還等什麼,開始吧!」

大師兄冷哼一聲,隨後對著身後那女子說道。

只見那女子無奈的搖了搖頭,像是在嘆息什麼,隨後拿出一根笛子,開始吹了起來。

「嗚嗚。。。」

笛聲吹出的樂曲,並不歡快,而是十分的憂傷和凄涼,而隨著這樂曲的吹奏,那些之前吞食過丹藥的十五六名先天後期巔峰的小隊長,一個個開始抱頭在地上痛苦打滾。。。

片刻后,這些人緩緩站了起來,眼裡有著一股極其可怕的戾氣,他們的眼神黯淡無光,但是修為卻是再次攀升到了控靈境前期,顯然這些人戰鬥之後,必死,而他們現在已經沒有了什麼理智,身體也不會感到任何痛苦,成為了真正的殺戮機器。

「雖然只能利用兩三天,不過,這應該夠了吧?」

大師兄依舊笑了起來,這註定是一場血戰,不過,他相信,他能笑的最後。。

「這。。。這些傢伙來自哪裡?好詭異的手段,這些人肯定戰鬥后,都會死吧!」

張擎天長大著嘴巴,沒有想到這個時候,對方竟然還能有這等底牌,看來對方也是徹底瘋狂了,想要跟自己張家拼了。

「戰吧。。。每一份輝煌,本就應該建立在鮮血之上!殺!」

張擎天頓了頓,眼神也帶著一絲瘋狂,既然這樣,那便只能跟對方拼了,要知道,他們的控靈境高手也比對方少不了多少,而且自己可是還有著過萬的人馬。

「殺,。。。」

一場血戰再次開啟!

城外的山上,夢斷血望著天域城方向:「大哥,這戰鬥停止了。。。呃,可是九長老還沒有突破啊,你看,要不留下幾人在這裡護法,我們先帶人殺過去?要知道,不能給對方喘息的時間才是。」

「呵呵,不必,你知道那小子進山洞修鍊前對我說了什麼嗎?」

夢斷魂卻是笑了笑,瀟洒的坐了下來,顯得極其悠閑。

「說了什麼?」

夢斷血很是好奇的坐了下來,望著夢斷魂。

「他說。。。按照他的猜測,這戰鬥應該有兩場才對,叫我們不要心急。。」

「嗨!猜測,猜測你也信?我還猜測蝶兒丫頭喜歡那小子呢,你信嗎?」

夢斷血站起來拍了拍屁股,很是無語,那小子又不是神,他猜測的話,自己大哥都相信。

「我信!」

然而,夢斷魂卻是望了望山洞外面坐著的夢蝶兒,點了點頭。

「轟。。。」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