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山之巔很難闖,要是有其他選擇,他也不會去明王宗的地盤了,

得罪一個明王宗這樣的大宗派,可不是什麼好玩兒的事情,稍有不慎,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九陰水和九陽花在聖佛界也是極其罕有的寶物,想要打探到消息談何容易,

拓跋野到了聖佛界也有一年有餘了,還是沒有任何消息,

他現在急著想打探到消息,當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不想輕易放棄,所以每到一座城池,必然會控制一些強者當眼線,為他打探消息,

只是,他收集到了足夠的佛門秘訣之後,沒有必要去收購佛門秘訣了,

何況,他收購的佛門秘訣,也都是比較粗淺的佛門秘訣,沒有什麼用處,


如此他節約了不少時間,趕路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進入了明王宗的地盤,

進入明王宗的地盤之後,他開始讓人打探明王宗的情況了,想要打入明王宗內部,必須知己知彼,

不了解明王宗的話,肯定會吃大虧的,

明王宗的創派祖師叫不動明王,定力驚人,不動如山,

不動明王羽化之後,明王宗還是繼承了不動明王的定力,明王宗有專門修鍊定力的法門,凡是明王宗的弟子,都必須修鍊,

所以,明王宗的弟子,定力都不是一般人能夠相比的,

要跟明王宗的弟子搭上關係,就變得更加困難了,

拓跋野不光要跟明王宗搭上關係,還必須跟核心人物有關係才行,否則他連進入天王山的機會都沒有,

通過沿途一番了解,拓跋野很快就心中有數了,

明王宗如今有五名最為優秀的核心弟子,都是明王宗的核心人物,這五人競爭繼承人之位,四處招攬強者,

拓跋野想要打入明王宗內部,去天王山,那麼跟五大核心弟子接觸比較容易一些,

畢竟,五名核心弟子為了競爭繼承人之位,求賢若渴,考察方面就會睜隻眼閉隻眼,容易過關,

有了計劃,接下來就是選定目標了,

就算是短時間加入明王宗,拓跋野也想有所選擇,必須挑選一個自己認可的人才行,

奸詐虛偽的人,他是不會去投奔的,免得被人家賣了,

要選定目標,本來是很簡單的事情,如今他卻頭大如斗,頭痛無比,

不是五大核心弟子太奸詐狡猾,而是五大核心弟子都非常優秀,定力驚人,也沒有什麼缺點和壞習慣,讓他實在不知道該選擇跟隨誰,

這不是小事,絲毫不能馬虎,

要是選錯了人,不但無法進入天王山之巔,甚至還可能丟掉性命,

所以,拓跋野不急於做出決定,他準備進入天王山附近的城池之後,多做一些了解,然後再做出決定,

他之所以如此認真,就是不想把自己陷入不利的境地,

要是選擇的目標選對了,對他潛入天王山之巔是有幫助的,甚至能夠幫他脫身,


他繼續收集五大核心弟子的資料,要對他們做更加詳細的了解,

只是,他找人收集的資料還是太片面,五大弟子的表現都非常好,他很難做出選擇,

「真是太坑人了,竟然沒辦法做出選擇,」拓跋野嘆道,

「哎,還是先去明王城,最好能夠先見見五大核心弟子,」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佛蓮

明王城,已經有上萬年歷史,繁華之極,

剛剛進入明王城,就被明王城的喧嘩震住了,

到處都是做生意的,各種討價還價,極為熱鬧,

拓跋野是最喜歡逛街撿漏的,他頓時來了興趣,在地攤上尋找不錯的寶物,

聖佛界交易的寶物,大部分都是佛寶,不過仙材和仙藥都是一樣的,

拓跋野如今也修鍊佛門秘訣,擁有一兩件佛寶也能夠派上用場,


所以,他也不急於打探五大核心弟子的情況了,靜下心來尋找可用的佛寶,

他自己是仙器師,看寶物的眼界很高,一般的佛寶難入法眼,

他最想找的是別人看不出特別之處的佛寶,實際上是極為厲害的佛寶,這樣才最有意思,

不過,這需要氣運,也就是要有佛緣,

拓跋野也想嘗試一下佛緣的厲害之處,他把佛緣施展出來,然後開始尋寶,

為了尋寶,他連落腳的地方都不找了,

還真別說,佛緣施展出來之後,他發現了不少能夠撿漏的仙材和仙藥,

只要是能夠撿漏的,他當然不會放過,全部買了下來,

只是,能夠讓他滿意的佛寶難尋,他一直沒有什麼收穫,

走啊走,不知道過了多久,眼看著天都要黑了,

拓跋野想起還沒有找到住處,就準備去尋找落腳的地方了,

突然,他發現前面有一株蓮花,蓮花含苞待放,竟然散發出淡淡的佛光,

「難道是佛蓮,」拓跋野震驚無比,差點驚呼出來,

佛蓮跟普通蓮花自然不一樣,要是連成佛寶,在佛蓮上修鍊,能夠寧心靜氣,減少走火入魔的風險,而且,在佛蓮上修鍊佛門秘訣,有事半功倍之效,

這株佛蓮還沒有開花,而且還是活的,能夠移植,

要是培育好了,以後就可以煉製大量佛蓮,豈不是賺翻了,

拓跋野對聖佛界不是很了解,以他對佛蓮的了解,相信聖佛界擁有佛蓮的人也不多,

可以這樣說,佛蓮是比九陽花和九陰水還要稀罕珍貴的仙藥,也可以說是仙材,

佛蓮甚少出世,也難怪沒有人認出來,被人當作普通的仙蓮擺在地攤上出售,

要不是拓跋野施展了佛緣,感受到了佛蓮上散發出的佛光,他也認不出佛蓮來,

從表面上看,佛蓮跟仙蓮沒有任何區別,只有佛光是仙蓮沒有的,還不易察覺,

如此重寶,拓跋野當然迫不及待走了過去,問道:「老闆,你的仙蓮怎麼出售,」

他懶得繞彎子,只要能夠拿下佛蓮,多花一些仙晶,他也在所不惜,

「小哥,你要是喜歡,五百仙晶拿走,」老闆很爽朗,

一株仙蓮,價格也不止五百仙晶,何況是活著的佛蓮,

「多謝老闆,」拓跋野也沒有多說,當即拿出五百仙晶,然後把佛蓮小心翼翼放入葯府居,安排人種植在生命聖樹附近,並且專門開闢出一塊池塘來,種植佛蓮,

池塘裡面鋪滿了極品仙晶、上品仙晶,甚至還有仙髓,

為了讓佛蓮不斷分出新的植株,拓跋野也算是下了血本了,

佛蓮不光對修佛之人有用,就算修仙之人在佛蓮上修鍊,也能夠減少走火入魔的風險,修鍊速度會更快一些,

正因為知道這一點,他才要大力培養佛蓮,以後多煉製一些佛寶佛蓮,供親近的人使用,

拓跋野對地攤老闆很有好感,苦於不能說破,所以也沒辦法多給仙晶給他,

他想好了,要是有緣的話,以後幫地攤老闆一次,

佛蓮到手,拓跋野再也沒有逛街的心思了,

佛緣施展之後,確實厲害,能夠得到佛蓮這樣的寶物,

要不是佛緣施展出來,他也感應不到那微弱的佛光,所以能夠得到佛蓮,全靠了佛緣,

經過這件事情,拓跋野不由得更加重視佛緣了,

佛緣看似沒有什麼作用,也不能用來戰鬥,實際上好處巨大,恐怕不在如來聖掌之下,

修鍊者,隨著修為深厚,氣運就變得越發重要了,

佛緣能夠增加氣運,還有一些其他作用,對厲害的修鍊者來說,佛緣確實是無價之寶,不是其他寶物能夠相比的,

拓跋野找到住處,然後進入葯府居親自看了佛蓮的情況,

有生命聖樹在,佛蓮長勢很不錯,他的心情自然也好了起來,

「生命聖樹,麻煩你好好培養佛蓮,讓佛蓮儘快分出新的植株,開出佛蓮來,」拓跋野說道,

要是找不到九陰水和九陽花,他甚至想拿出佛蓮,跟聖佛宗交易九陰水和九陽花,

以佛蓮的價值和稀罕程度,交易到九陰水和九陽花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不過,他最想要的不是九陰水和九陽花,而是九陰竹和九陽花的根莖,好移植到葯府居裡面來,

要是有了九陰竹和九陽花,靠生命聖樹就可以大量培育出來,再也不會缺少九陰水和九陽花了,

從長遠考慮,還是移植九陰竹和九陽花最為重要,

不過,聖佛宗自己也種植九陰竹和九陽花,讓他移植的可能性很小,

「算了,還是靠自己尋找九陰竹和九陽花,爭取移植到葯府居裡面,」拓跋野暗道,

只要一兩份煉製九九金丹的九陰水和九陽花,對他沒有太大用處,

何況,他的仙材有些是替代品,需要嘗試,不一定能夠一次成功,所以最好有九陰竹和九陽花種植在葯府居裡面,才能確保萬無一失,

天王山之巔,就是他的希望所在,

所以,必須想辦法打入明王宗內部,進入天王山,這樣才有機會潛入天王山之巔,

第二天一大早,拓跋野就出去了,想要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遇到五大核心弟子中人,

明王城是明王宗那些核心人物活動的地方,經常能夠見到,

拓跋野打探的情況已經夠多了,他只想親自看看人,然後才能做出決定,

就算是短暫加入明王宗,他也不想跟錯了人,

他不認識明王宗的五大核心弟子,所以要靠佛緣了,

要是有緣,他自然會認識明王宗的核心弟子,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