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問起了我的成長過程,但,我只告訴她,挺好的。”

“嗯。”

“她又問起了品揚……”說起唐品揚,唐品馨的心裏還是有些難過。

“我騙了她,說品揚在國外工作,極少回來的。”

“嗯。”容陌川一邊切牛扒一邊靜靜傾聽着,他把自己面前的牛扒切好後,放到了唐品馨面前,把好那份換過來繼續切。

“後來白晶晶來了。”

聽到白晶晶的名字,容陌川切着牛扒的動作頓了一下,擡眼看向唐品馨,問:“她爲難你了?”

“沒有。”唐品馨搖頭,說:“但,她對我媽說,有她沒我,有我沒她。”

說完,她微微垂下眼瞼,掩飾真實的情感。

幾秒後,重新擡起眼,故作堅強的露出笑容,說:“好了,不說這些了,容先生,再來一口。”

她向他舉起酒杯。

容陌川深邃的眸子,心疼的盯着她,舉起酒杯與她碰了碰杯。

“喝慢點。”他看到唐品馨一口氣把那半杯酒喝完,眉頭不由蹙起。

“今晚就讓我任性一下,好嗎?”唐品馨睜着小鹿般的眼睛看着他,那樣子特別的楚楚可憐,特別的惹人憐愛。

“好。”他寵溺的點頭,起身走到酒櫃,又爲她倒了一杯酒。

這一晚,唐品馨醞釀着一個小詭計。

突然間,她很想快點擁有自己的孩子,很想快點成爲媽媽。

所以,藉着酒意壯膽,她主動勾引了容陌川。

她讓容陌川先上去洗澡,而她留下來收拾碗筷。

片刻後,當她收拾好回到房間時,容陌川還在浴室裏,看着磨沙玻璃透出來那道模糊不清的身影時,她的心跳“怦怦”的撞擊着胸口。

猶豫了一下,她走向浴室,推開了門,看到男人正站在花灑下衝洗着身體。

古銅色的皮膚被水淋灑着,顯得格外的性感誘人,沒有一絲多餘贅肉的完美身材,令着血氣噴張的胸肌與腹肌,以及修長筆直的大長腿,張揚着男人的力量與魅力。

隔着水簾,容陌川看向門口的女人,他並沒有顯現出半點扭怩與不好意思,相反的,他很大方,絲毫不在意自己的袒露。

他伸手關掉了花灑,深邃的眸光緊緊的凝視着女人,打量着她清麗而嫵媚的小臉,與藏在絲質睡袍下若隱若現的姣好身材。

唐品馨咬了咬脣,慢慢的走向男人,走到花灑下,抱住了男人。

他身上的水滲透了睡裙,沾染到她滾燙的肌膚上,讓她感到非常舒服。

“川,我們要個寶寶吧,好嗎?”她仰着小臉,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像盛滿了醇酒一樣,讓人看一眼就會醉。

“準備好了?”隨着低沉的嗓音響起,容陌川的喉結也隨之上下滑動了一下。

唐品馨沒有回答他,直接用行動表明心態,她慢慢的踮起腳,慢慢的湊近他的脣。

當她柔軟的脣貼上他略顯冰涼的脣時,她的眼睛慢慢的閉了起來。

容陌川耐着性子,享受着她難得的主動。

她的吻雖然顯笨拙,但,卻該死的誘惑,讓他的心底,劃過了一陣陣悸動。

終於,他忍不住了,反被動爲主動,扯下了牆壁上的大毛巾披在她背後,一個轉身,猛然把她抵在了牆壁上,深深的吻着。

這個動作一氣呵成,迅猛得如同捕食的豹子一樣。

片刻後。

浴室的磨沙玻璃上,隱約透出了瘋狂搖動的人影,伴隨着一聲聲令人臉紅心跳的嚶泣聲與低喘聲流瀉而出。

許久後,男人在女人的體內撒下了種子……

……

週日。

容陌川一大早出去了,唐品馨因爲昨晚的過度運動而賴在牀上不願意起來。

想起昨晚的瘋狂,她的小臉不由微微燥熱了起來。

昨晚從浴室到大牀,男人不知疲憊的要了她好幾次。

擡手撫了撫平坦的小腹,希望寶寶能如願到來。

忽而,手機響起了一陣悅耳的鈴聲。

唐品馨伸手拿過手機,上邊顯示着陸漾的號碼,她才猛然醒覺答應了今天要陪陸漾相親的。

“喂,陸小漾,早啊!”

“我的大小姐,都什麼時候了,還早,別告訴我,你還在被窩裏。”電話裏,陸漾的語調露出了嫌棄。

唐品馨轉頭看了眼牀頭櫃上的鬧鐘,差不多十點了,確實不早了。

“週末嘛,賴賴牀也是一種幸福。”

“我說唐小馨,睡得這麼晚不是你的作風,老實交待,昨晚是不是跟你家大總裁做壞事了?”

聞言,唐品馨的臉微微燥熱,心下發虛,她還沒回答,陸漾八卦兮兮的聲音又響起。

“喂,唐小馨,那些言情小說裏的大總裁都是無敵戰鬥機,你們家大總裁的戰鬥力怎樣?有沒有讓你腰痠腿軟呀?嘿嘿!”

唐品馨囧!

她真懷疑陸漾這傢伙不是黃花大閨女。 “你想知道呀?”她勾脣反問。

“嗯。”電話那頭,陸漾認真的點頭。


“找個男人試試不就知道了。”唐品馨壞壞的笑着。

“你……”陸漾氣結。

“少看些腦殘小說。”唐品馨沒好氣的吐槽。

“行了行了,人家不是上夜班無聊嗎?”

“說吧,約了幾點相親?”

“下午三點。”

“下午三點,你這麼早打電話來幹啥?”

“我想確定一下你在不在家?然後我去你家化妝打扮。”

“喲,挺上心的呀,過來吧,我在家裏等你。”

“好咧!”

掛了電話後,唐品馨便起牀了,下樓煮了一個麪條,把早餐與午餐一塊解決了。

吃飽後,坐在沙發上一邊在電腦上瀏覽着服裝資訊一邊等陸漾的到來。

大約快一點鐘時,陸漾纔來到,手裏提了幾個袋子。

“這是吃的,這是我的服裝與假髮。”陸漾把吃了那袋子遞給了唐品馨,然後把另外兩袋放到沙發上。

“還有服裝與假髮?玩得這麼認真。”唐品馨挑眉瞅了陸漾一眼,打開了袋子,拿出了裏邊的點心。

“哇,我最愛吃的芒果慕斯蛋糕。”她驚喜的叫出聲,不客氣的吃了起來。


“吃人嘴軟,今天得好好幫我。”

“行,看在你的蛋糕份上,一定幫你。”

“我去換衣服嘍。”陸漾拿起袋子走進了其中一間客房。

片刻後,當陸漾換好衣裙,戴好假髮出現在唐品馨面前時,她差點把剛吃下去的蛋糕吐出來。

“咳咳!”她咳了兩聲,才把錯愕壓下。

“我的天吶,陸小漾,你這是幹啥呢?”她瞅着陸漾,一身黑不溜秋的暗花旗袍,脖子上還繫了個豹紋絲巾,頭上戴了一個民國年代的假髮,簡直不從倫不類。

“我聽說跟我相親的那傢伙是個海歸,一定受不了我這身打扮的。”陸漾邪惡的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臉,又說:“快點,給我化些麻子上去。”

“這就是你跑來我家化妝打扮的原因。”

“要是被我媽看到了,絕對被削的,好嗎?”



唐品馨搖了搖頭,給陸漾化起妝來了。

“這這這,給我弄些雀斑上去,不用腮紅了,幫我把皮膚化得臘黃點……”

“陸小漾,你還真下得狠心呀,如果不想去,推了他不就行了嗎?何必這麼大費周章呢?”

“你不懂,我媽答應了別人,我不想讓她失信。”

“好了,大功告成。”唐品馨盯着陸漾醜不拉嘰的樣子,忍不住抽搐了幾下嘴角。

“想笑就笑唄,何必忍着呢?”陸漾沒好氣的瞥了她一眼,戴上了黑框眼鏡。

“不是,你這樣子,特醜,哈哈哈……”

陸漾絲毫不在乎好友的恥笑,她對着鏡子看了看,十分滿意今天的造型,她就不信打扮成這樣,那隻“海龜”還能看上她。

“出發,陪本小姐征戰去!”

“走吧。”唐品馨拿起包包,與陸漾站在一起,白色襯衫加牛仔褲的她,瞬間成了強烈的對比,一個老土奇醜,一個青春活力。

……

三點正,她們如約來到了餐廳。

因爲已經過了午餐的時間,還沒到晚餐的時間,所以餐廳裏的人不多,只有寥寥幾個。

忽而,本來走在前邊的陸漾突然迴轉身子。

“怎麼會是他?”她擡起手擋住臉,驚詫又懊惱的低呼。

“誰?”唐品馨疑惑問道。

下一秒,陸漾突然拉着她跑向了洗手間。

“呼!幸虧他沒看過來。”陸漾大大的鬆了一口氣,拍了拍怦怦狂跳的胸口。

“陸小漾,見鬼了?”唐品馨沒好氣的瞥着她。

“不是見鬼,而是見到他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