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猶豫了下,還是按了接聽鍵。

“您好,冷小姐是吧。”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陌生又可氣的聲音。

“你是?”冷清悠不禁疑惑得問道。

“我是風雲國際酒店的經理,您的養母吃霸王餐已經被我們扣留。”對方的話語中隱隱有着怒氣。

冷清悠“哦”了一聲,然後問:“然後呢?”

對方頓了頓繼續道:“請您前來替她們付款,否則我們是不會放她們走的。”

“多少錢?”冷清悠慵懶地問道。

“八萬八千八的套餐,加上價值68萬的葡萄酒兩瓶,再加上他們打碎的餐具,你總共帶77萬好了。不付款,我們絕不會放人!”對方語氣強硬,畢竟這也不是小數目。

“哦?那辛苦你們了。”她客客氣氣地說完,掛了電話。

冷菲菲這點招數還真是對症下藥,居然帶那兩個貪婪成性的母女去風雲國際這樣的大酒店去用餐。

還來了招金蟬脫殼。

以爲這樣就會讓自己難堪嗎?呵呵,冷清悠想想都覺得好笑。

她不禁心情大好,一個人把大份的外賣消滅完了。

不一會兒酒店的經理又打電話過來,手機一直響個不停。

冷清悠擦了擦嘴,按了接聽鍵,“冷清悠,你故意的是不是,快來就我們出去。”

電話那頭傳來張蘭氣急敗壞的聲音。

冷清悠不由得把手機拿遠一點。

林清晗也湊近話筒大聲喊道:“你是不是跟那個冷菲菲串通好的,故意陷害我們。”

“這你們可冤枉我了,我可是一直勸你們不要去,是你們自己非要跟去的。”冷清悠無辜得表示,她有勸過的好吧。

“我不管,你要爲這件事負責。”林清晗怒吼間,還順帶打了個飽嗝。

冷清悠不由得撇撇嘴,“你們吃飽喝足了,要我負責,真是笑話!”

“你最好馬上出現在我們面前,否則讓你好看!”張蘭搶過手機威脅道。 “哦,那我就等着吧!”冷清悠慵懶地掛斷電話。

在她的地盤還想威脅她,張蘭真是會找地方。

77萬,大概張蘭一家三口不吃不喝掙77年,也掙不回來,想讓她當冤大頭,門兒都沒有。

“冷經理,您是不是有什麼急事要處理?”陳雅思看冷清悠接了兩個電話,後邊就都拒接了。

“沒有,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分行重新裝潢,然後晚上我們去辦大事。”冷清悠一臉笑意,讓陳雅思的顧慮打消。


“分行裝潢好,下一步是不是要搞活動,提高存儲。”陳雅思的思維轉變很快。

“對,存儲是我們的根本。”冷清悠拍了拍她的肩膀,表示讚賞。

“那我知道了,有一點就是我們的客戶羣,主要針對哪些人?”陳雅思好久沒有這麼上心談起工作。

“這些都有你來搞定,我相信你的能力。”冷清悠從她的話裏,還是能感知到她有一定的工作能力。

“好,那我就託大了!”陳雅思畢竟年輕,活力召喚回來,魅力四射。

劉敏一天心神恍惚,跟賤男這麼多年的感情,他怎麼說變就變。

這就是劉敏最不能理解的地方。

都說男人有錢就會變壞,可衚衕義沒錢又不帥,他哪來的底氣找年輕小姑娘。

“唉!”她一天不斷嘆氣,食不下咽。

冷清悠倒了一本水遞給她,“劉姐,別嘆氣了。該面對的終究要面對,你只有跨過自己這道坎兒,纔會給你兒子幸福。”

想起兒子,劉敏的眼神變得堅定。

好不容易拖到下班,冷清悠爲了安慰劉敏,特意請她們三人到風雲國際附近吃飯。


她已經收到“李飛揚”發來的消息,2202號房安裝隱形攝像頭,她們只需靜待消息便好。

冷清悠對“李飛揚”的辦事能力很有信心。

爲了能讓他更好的配合她們行動,她已經把衚衕義做過的噁心事,全部發消息告訴他。

大約八點左右,燕厲尋通過監控看到一男一女摟抱在一起,進入了2202號豪華套房。

他們很自然的鎖上門。

冷清悠詢問過衚衕義的外貌特徵,已經全部告訴他,他已經十分肯定這就是衚衕義。

“行動”兩個字發出後,他便緊緊盯住監控,以防事情突變。

然後又給奚元發了消息,讓她把2202的房門打開,不要進去,不要驚動裏面的人。

夜間的風雲國際更加絢麗奪目,燈火通明。

這是劉敏、陳雅思、何曼三人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地方。

她們穿過擁擠的人羣,進入了酒店內部。

電梯裏,劉敏的手有點抖。

“別怕,有我們在呢。”冷清悠握住她的手,給她最大的安全感。

陳雅思和何曼的手也覆了上去,給她無聲的力量。

電梯停在22樓,她們很快到了找到了2202。


何曼想踹門進去,被冷清悠攔住。


“噓,稍安勿躁。”她將食指放在嘴邊示意,“你們兩個把手機準備好,錄證據。”

陳雅思和何曼點了點頭。

這時,燕厲尋從監控裏看到衚衕義帶的女人已經去洗澡,而衚衕義則脫了衣服躺在牀上,一臉春心蕩漾的模樣。

大約過了五分鐘時間,那個女人裹了浴巾從浴室裏出來,還特意往下拽了拽,欲語還休的樣子讓衚衕義直接撲了上去。

燕厲尋馬上給冷清悠發了一個字:“進 ”。

冷清悠收到消息,一腳踢開2202的門。

她們四人迅速衝進去,驚動了牀上糾纏的男女。

陳雅思和何曼舉着手機錄像,而劉敏則拿着提前準備好的衣架朝衚衕義揮去。

“我打死你個不要臉的東西,敢揹着老孃找小三。”

“你沒人性,沒良心。”

衚衕義吃痛從牀上跳起來,他沒有穿衣服的樣子都被錄了進去,趕忙拿牀單擋住。

他還時不時朝劉敏踹上一腳,不過都沒踹到,卻被劉敏亂舞的衣架打得嗷嗷叫。

小三連忙扯過浴巾披在自己身上,嘴裏不停得喊:“別TM錄了!”

劉敏一邊打一邊罵,衚衕義單手奪過衣架,小三叫囂着,“打死她,快打她。”

衚衕義罵了一句“艹”,揮起衣架就反手打回去。

劉敏沒有了武器傍身,加上本能的畏懼心理,腿抽筋了,不敢動。

眼看衣架就要落到劉敏身上,陳雅思和何曼嚇得大叫:“劉姐。”

冷清悠見勢不妙,衝上前一腳把衚衕義從牀上踹下去,衚衕義摔了個四腳朝天,本來還有所遮擋的地方,又都暴露在空氣中。

劉敏順勢抄起桌上的檯燈砸向衚衕義。

“嘭”地一聲,衚衕義甩手擋了過去,檯燈掉在地上摔得稀碎。

小三本來還在起鬨,此時也閉嘴不敢言語,裹着浴巾瑟瑟發抖。

燕厲尋眼神暗了暗,敢在他的女人面前赤身露體,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再看冷清悠,她面無表情地抱着雙肘站在那裏,一點不知道迴避,他差點要吐血。

“說,你的錢哪來的?”冷清悠冷着臉沉聲道,她把一個枕頭順勢丟在衚衕義的身上,盯着監控的燕厲尋纔算鬆了一口氣。

地上的衚衕義按住枕頭緊張得問:“什麼錢?”

他眼神飄忽,一看就有問題。

劉敏指着他質問道:“豪華套房每晚費用是168000,你開房的錢怎麼來的?!”

“關你什麼事!”衚衕義不好看劉敏的眼睛,反而怒吼道,“老子願意花。”

“啪!”

冷清悠尖細的高跟鞋踩在他身上的枕頭上,甩了他一巴掌,衚衕義粗躁的臉上瞬間出現通紅的五指印。

冷清悠從包裏拿出溼巾擦了擦手,腳下力氣沒變。

衚衕義惱羞成怒,“你TM哪來的瘋女人,這有你什麼事?!”

“只要是渣男,都關我的事,看到一次打一次。”冷清悠霸氣側漏,讓衚衕義一個五尺大漢心生畏懼。

燕厲尋盯着監控裏英姿颯爽的女人,露出一臉姨母笑。

打得好!

這纔是他的女人該有的樣子。

“何曼,你按住那個女人。”冷清悠就不信他們兩個都這麼嘴硬。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何曼壯碩的身軀嚇得小三緊靠牀頭,抱着身子一直喊。

陳雅思一手拿着一個手機,保持好錄像的姿勢。

“老實交代,不然老孃要你好看!。”何曼摩拳擦掌着走過去,她的話讓小三心驚膽顫。


“我……我不知道。”小三還在嘴硬,看她猶猶豫豫不老實就知道。

“她不知道,就打到讓她知道。”冷清悠冰冷的眼神劃過,嚇得小三一激靈。

“別,我想想。”小三敢在何曼動手之前開口。

“不許說,你說了老子跟你沒完。”衚衕義目紅耳赤得吼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