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纖瘦的背影我見尤憐,那不慌不忙的淡定,讓赤衣男子眼眸微眯。

腳步不自覺的改變的方向,便朝著柳狐玥走去。

「姑娘,獨自一人入山的?」那人站在她背後的不遠之處問。


柳狐玥系好了腰繩后,輕輕的撩了撩有些濕潤的發,繼而轉身,冷艷的面容展現在赤衣男子的身上,令他雙瞳微微一縮……

如此貌美的姑娘,如此閑情的玩水,又如此淡定的面對他,看來非一般人。

柳狐玥認為,她沒有必要去回答一個陌生人的話,便轉身,往她剛才來時的路走去。

「站住。」站在赤衣男子身後的男人突然冷喝了一聲。

柳狐玥沒有停下腳步來,那紫藍衣服的男子便朝她一連串的土系攻擊。

然而,那些攻擊根本近不了柳狐玥的身,還未觸到柳狐玥,他的魔法就被柳狐玥自身的威壓生生壓制了下去。

「好強!」紫藍衣服的男子一驚,回頭看向洛司然:「大公子,她……」

那個叫洛司然的人抬起了手,阻止柯少敏說下去。

看著柳狐玥往另一條路走去,洛司然邁開了腳步,默默的尾隨在柳狐玥的身後。

洛司澄離開后沒多久,便又跑了回來,然後厚著臉皮的將他丟掉的那一堆肉撿了起來,繼續啃。

小黎君一臉鄙視的看著洛司澄。

洛司澄賴得理會小黎君,轉過身,背對著小黎君,繼續吃。

這時,一青色身影出現在洛司澄面前。

洛司澄手一頓,他震驚的不是柳狐玥,而是柳狐玥身後的那一隊人。

他倏地起身,目光炙熱的盯著洛司然,低低自語:「大哥怎麼會來這裡?」

轉身便要逃時,小黎君擋在了他的面前,道:「吃完了又想溜,飯錢還沒給呢,快點拿錢來。」

「你這小屁孩,哪那麼愛錢。」洛司澄眼看他大哥就快來了,沒辦法,只好將這擋住他去路的小鬼抱了起來,往另一條小路速速的奔跑而去。

小黎君大叫:「啊,娘親,小鶴叔叔,這個原來是拐賣孩子的壞人,娘親……」

「閉嘴,我才不像你們母子倆,坑完了錢又坑我人品,待我安全,我便會送你回家。」

「我不要,你這壞人,再不放下我,我就劈死你。」

「哼,就你這小不點,嚇唬誰呢!」

「哇,啊……」

「劈!」叢林間,一道雷光閃爍而起,繼而傳來某人驚悚叫聲,樹林花草皆被那紫色雷光劈得焦黑,冒出了裊裊青煙。

柳狐玥與小鶴不緊不慢的往洛司澄離開的方向走去。

洛司澄帶著小黎君停留在了林間的一條小道間。

只是這小道被小黎君這個小變態擊出了一個大坑,坑裡躺著洛司澄,道路兩邊的樹皆往坑裡倒塌。

小黎君從坑裡爬了上來,柳狐玥彎下腰,把小黎君抱起。

可誰知,那洛司澄卻雙手抱住小黎君的腿。

鬼差的富二代生涯 ,憤憤的瞪了眼洛司澄后,便兩腿一蹬。

只見:「唉呦呦!」

小黎君從坑裡出來,柳狐玥拍了拍小黎君身上的衣物,道:「你看你,又幹了什麼好事。」

「娘親,是他先拐走我的,我沒辦法才出此下策。」

「不過,你下手可以再狠一點。」

小黎君眨了眨眼:「娘親,你比我還沒有愛心。」

……

那群跟隨在柳狐玥身後的人,很快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小黎君探了探頭,望向洛司然,隨後抬手指了指洛司然,問:「咦,他們是誰?」

柳狐玥沒有回頭看一眼:「陌生人。」

「他們好像是跟著娘親過來的,娘親,難道我們被跟蹤了嗎,果然,帶著如花似玉的娘親是個禍害。」小黎君眼底劃過了狡黠的光。

柳狐玥嘴角一抽,狠狠的揉了揉小黎君的臉蛋說:「就你的話最多,好了,我們該找個地方休息。」

抱起了小黎君,轉過身……

洛司然立刻拱了拱手,有禮笑問:「剛才落入坑裡的,可是我二弟?」

「你二弟是誰?」

「洛司澄!」

「不認識!」柳狐玥輕吐三個字后,便繞過洛司然。

然而,卻被柯少敏給攔下:「這位姑娘,你是馴獸師?來自於哪家的馴獸家族?」

柯少敏瞥了瞥跟隨在柳狐玥身後的烈火……

再看看小黎君脖子上戴著的馴獸圈,也難怪柯少敏會這樣誤會。

烈火見此人看向自個,立刻齜牙咧齒了起來,邁著大步,緩緩的走向柳狐玥面前,隨後對著柯少敏吼:「吼……」


面前的一群人,皆是退後。

獨獨那洛司然還站在柳狐玥的面前。

他低頭看著烈火,道:「姑娘不是馴獸師,小公子脖子上戴著的馴獸圈,分明便是我二弟的。」

小黎君立刻捂緊了馴獸圈說:「現在在我手裡,它就是我的,而且,我還管了你二弟的飯錢,娘親,你說是不是?」

洛司澄從坑裡爬了上來,柯少敏一驚,指著洛司澄說:「大公子,真的是二公子,快,來人,把二公子救上來。」

身後的一群戰士紛紛繞過烈火,沖向洛司澄。

洛司然卻淡漠的掃了眼洛司澄,目光再一次落回到柳狐玥身上,仿若是要將柳狐玥這個女子看透一般,可這女子的身上築著一座很強硬的高牆,他看到的只是她透露出來的那一分半毫。

「姑娘,你到底是何人?為何搶我二弟的馴獸圈,你想要什麼,只要你將我二弟的馴獸圈還回來,我定會滿足你任何條件。」洛司然道。

柳狐玥低頭,騰出一隻手,撥了撥馴獸圈上的鈴鐺,輕輕的吐:「給我一片清靜的空間,最好是,馬不停蹄的滾出我的視線。」

「你這女人,好生囂張,你可知道我們公子是何許人?」柯少敏對柳狐玥惡劣態度感到氣憤。

可柯少敏剛剛踏前,那烈火便又一吼。

嚇得柯少敏連退了幾步。

洛司然低頭瞥了眼烈火,道:「你是召喚師!」

「什麼!」柯少敏不敢相信的看向柳狐玥,原本還是一臉厭惡,如今卻又變成另一副算計的表情。

柯少敏回頭看向洛司然,問道:「真的是召喚師。」

「柯少敏,你見過哪一隻被馴化后的魔獸還能散發出如此強大的威壓。」洛司然抬起了手,一揮,一抹紅色的火光便從他指尖飛了出來。

烈火感應到了來自於洛司然的戾氣,立刻毛髮豎起,原本是紅色的毛髮瞬間化為暗紅,身體立刻躥燃起濃烈的火,那火炙熱的仿若要將人化成灰燼。

柯少敏驚呼了一聲:「是變異的魔獸。」

「姑娘,我乃南領國第一馴獸世家,洛家,我是洛家的嫡長公子,誠邀姑娘你加入我洛家,不知姑娘……」

「不好意思,我現在很沒心情跟你聊天。」柳狐玥低頭說:「烈火,小鶴,我們走吧。」

「是,主人。」烈火齜著白森森的牙,一邊走一邊回頭看著洛司然跟柯少敏。

小鶴沒有展現自己的四翼,他們並沒有發現小鶴也是魔獸。

只是此時此刻,有烈火這個到達了神王級的魔獸在,他們也不敢對柳狐玥輕舉妄動。


「就這樣放她走了嗎?」柯少敏不甘的心。

洛司然搖頭,看著柳狐玥已經遠去的身影,眼底劃過一抹幽涼,淡淡輕吐:「沒那麼簡單。」 蒼穹的星光將整個幻獸之謎籠罩在了一片陰鬱沉沉的氣氛。

森林間時不時的傳來獸吼的聲音。

東南方向,「轟轟轟」的聲音尤為響亮。

這聲音,似乎是有數只龐大的魔獸在森林間追逐著,擾得原本就安寧的森林,又陷入了一陣恐慌之中。

「啊……」一聲驚叫自遠處傳來。

你看見我的女主了麼?[穿書] ,最終還是動了動眉頭,緩緩睜開雙眼。

她與小黎君皆躺在小鶴的懷裡,而小鶴找了一個很高的樹叉躺著眼,它寬大的四翼成為了柳狐玥與小黎君最好的床與被子。

柳狐玥一睜開雙眼,小鶴也啟開了眸,淡淡的說:「有人?」

「你別起來,我去看看。」柳狐玥起身,身影就如鬼魅一般躍出了小鶴的羽翼,詭異的步伐,穿梭過面前的樹樹枝枝,使得小鶴更加無了睡意。

倒是他懷裡的小傢伙,睡的正是香甜。

他翻了一個身,一隻手搭在了小鶴的胸膛,腦袋深深的埋入小鶴的腋窩底。

小鶴溫柔的撫摸小黎君的腦袋,隨後便陷入了高度的警惕當中。

他的精神力也跟隨著柳狐玥去了。

此時,柳狐玥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驚叫聲的源頭。

只見,兩頭龐大的魔獸站在一女子的左右不遠之處,女子懷裡抱著一隻小小的魔獸仔,那魔獸仔還啃著奶嘴,窩在女子的懷裡睡的很是香甜。

柳狐玥站在樹頂上,居高臨下,使得這場面看得清清楚楚。

女子懷裡的那隻魔獸仔跟那兩頭龐大的魔獸種類一模一樣,看來,是那女子搶走了那兩頭大魔獸的幼兒,才對女子發動了攻擊。

「人類,把我的兒子放下。」響亮的聲音響徹森林。

看來此魔獸已經進入了神王的階段,從他的聲音到他的氣勢和威壓來看,至少到了神王中期。

第一次出山,竟然遇上了如此強敵。

女子哭著搖頭說:「我,我我不可以把它交給你們。」

「不用跟它廢話那麼多,殺死她,奪回我們的孩子。」另一隻母的魔獸早已失去了耐心,一躍而起,朝女子躍去。

女子再一次驚叫:「啊啊……」

柳狐玥立刻攤開了攤,紫色的光芒從她的手掌心散發出,擬化成了一條紫色的雷鞭,手抖了抖,雷鞭向左右兩邊甩動。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