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會兒,纔有人大聲喊道:“你是什麼人,你知道這裏是哪裏嗎?居然敢在這裏撒野,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易寒的手一動,也沒有人看到他有什麼動作,只能看到金光一閃,那個喊話的人的身體突然發出一聲“噗!”,在他的胸口位置,一個大洞出現了。

“叫你們能夠說話的人出來!”易寒的臉上帶着微笑,不過這個時候,周圍的人看向他眼光不同了,彷彿是看着一個死人一樣,已經有人去叫人了。

不到一會兒,一個老者出現,他看到地面的躺在血泊裏的人一眼,眼睛中帶着驚訝,再看了易寒一眼,想到,是一個人類?怎麼會有人類來找麻煩了?在然後他轉過頭,對易寒道:“閣下,不知道我們基拉商盟有什麼地方得罪你了!”能夠來這裏撒野的人類,不是實力強大,就是一個腦子有問題的人,老者相信自己的直覺,所以他認爲易寒是後者。


易寒觀察了這個老者一下,發現這個老頭的實力很不錯,已經是初階半神了,看來人類的實力也比以前增加了不少,連一個商盟的當家也有這種實力,易寒笑道:“你還不知道嗎?你不是派勞瑞恩來殺死我嗎?難道這麼快你就忘記了嗎?”

勞瑞恩?老者聽到這個名字後,眼睛中亮光一閃,不過,很快就暗淡下來了,他平靜道:“難道閣下就是幫助鮑伯的人?那勞瑞恩呢?他也死了?”

易寒發現這個老人好像特別關心勞瑞恩,但是這與他無關,易寒道:“你說得對,不過,我並沒有殺死勞瑞恩!你知道我來這裏的目的嗎?”

老者暗中鬆了口氣,他道:“你想要什麼?錢?”老者也看不出易寒的實力,但是易寒根本不可能是普通人,那就是說,勞瑞恩那小子看走眼了,這至少是一個半神級的恐怖強者,想到這裏,老者也只能夠妥協了。

易寒道:“對,把你曾經敲詐過鮑伯的錢,用十倍的數量還回來!” 老者的眉頭皺了一下,他只是低頭想了一會兒,就很爽快地交給了易寒一張魔晶卡,道:“我們曾經從鮑伯那裏得到了一千多金幣,這裏有一萬五千金幣,我把它全部交給你好了!而且,從此之後,我們再也不會找鮑伯他們麻煩!”

易寒點了點頭,道:“希望你說的是實話,否則……”易寒的散發氣勢,周圍的人都被這壓力壓到趴下,而在這陣威壓中心的老者更是感覺到身體好像被萬斤重物壓在身上一樣,他心中駭然,他已經是一個半神強者了,就算是商盟的大當家,也不可能給他這種壓力,面前這個少年,到底是什麼人!老者心中爲剛纔沒有因一時氣憤動手感到高興,否則以易寒的實力,恐怖現在他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易寒收起了壓力,轉身就要離開,老者問道:“大人,請問勞瑞恩在哪裏?”

易寒頭也不回道:“就在這裏附近,你在這裏附近的屋頂上找找好了!”

一個小時之後, 官家

小狐狸本來還以爲會有什麼好玩的,想不到居然這麼無聊,她嘟着小嘴道:“哥哥,你怎麼不教訓一下那個老頭,他就讓梅利莎看不順眼!”


“那爲什麼梅利莎不動手?”易寒問道。

小狐狸道:“因爲哥哥也沒有要我出手!”

易寒道:“梅利莎,其實有的時候不一定要用武力才能解決問題,有的時候,我們也可以用其它方法來解決問題,也許這樣的話,效果會更好!”

“嗯!我知道了,哥哥!”小狐狸點點頭,不過,她是真的知道了,還是在隨便應付易寒?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易寒把魔晶卡交給了鮑伯之後,兩人就離開了。

一天很快就過去了。

在易寒的提示下,艾德文用了一個藉口,把基拉商盟的人在傳送陣開啓的一個小時內,不能夠出現,阿特爾在一天之前,就已經離開了,他帶着獸族的大軍出去對付那麼邪惡獸族,聽說已經破壞了再次建起的傳送陣了。

在易寒的面前,一個三米高的傳送陣出現,這裏的人類商人非常高興,終於可以回家了,回家的喜悅填滿了他們的心。

在獸皇城的某一個傳送陣中,白光閃過,一個身高近二米五的獸人出現,他的雙手上還拿着兩把巨大的戰斧,正是雷克薩。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聲聲爆響傳來,這些爆響正是從城牆上傳來的,“你們這些卑劣的生物,接受我們的淨化吧!”一把粗獷的聲音響起來,一塊塊燃燒石居然從城外射了進來,是粉碎者。

易寒心中罵道,阿特爾那個白癡,他到底去哪裏了,爲什麼會讓這些邪惡獸族來到這裏的。

這個時候,一塊巨大的燃燒石向着這裏砸了過來,鮑伯四人正走向這個傳送陣中,易寒就在他們的背後,如果這一塊燃燒石擊了過來,很可能會破壞這個傳送陣,這會讓剛進去的人受到影響,很可能傳送不到目的,而且,這塊燃燒石的攻擊力很強,恐怕沒有半神以上實力的人也不能夠阻擋它了,想到這裏。

易寒連忙一躍而起,帝魂猛地揮出一劍,轟,帝魂將這塊燃燒石擊碎,碎落一地的火星子把周圍的人燙傷了,一時間,這裏的人類也發現危險了,他們瘋狂地向着傳送陣涌了進去,獸人們的阻攔根本毫無用處,人類都發瘋似的,根本不聽從他們的指揮。

這時,傳送門消失了,一個祭祀把傳送門關閉起來,只聽他道:“現在是戰爭時期,傳送陣將會關閉一段時間,所以的人都回去吧!”

衆人發出一陣陣的咒罵聲,但是仍然沒有人敢出手,畢竟這裏是獸人的地盤。

“唉!”易寒深深地嘆息了一口氣,雖然不忿,但是他也沒有辦法,剛纔如果不是那塊燃燒石,他已經進去了,小狐狸和阿瑞斯兩人本來也可以進去的,但是看到易寒飛出去,他們也沒有進去傳送陣。

阿瑞斯拍了拍易寒的肩膀,道:“小寒,別擔心,還是有機會的,不是嗎?”

小狐狸捉住易寒的手,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呆着。

易寒心中一暖道:“我知道了,已經等了這麼長時間了,也不會在乎再等幾天!”

這時候,艾德文走了過來,他一臉愧疚地看對易寒道:“易寒先生,非常抱歉,我們現在不能夠再打開傳送陣了!不過,您放心,等這戰爭一結束,我們就會立即開啓它的!”

易寒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現在是什麼情況?”雖然很無奈,但是易寒也無法不接受這個事實,他問起了城外的情況,這場戰爭不結束,他就走不了了。

艾德文的臉色變得陰沉了,他道:“情況非常不妙,在城外的邪惡獸族數量非常多,密密麻麻的,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從哪裏來的,而且,他們還有十二輛粉碎者!”四人邊說邊走向城牆,易寒只看到遠處有一大片的邪惡獸族,他們也不進攻,就在那裏站着,一塊塊燃燒着的石頭向着這裏飛了過來,其中一塊正向着四人飛來,易寒發出三道劍氣,同時擊中了這塊石頭,才能夠把這塊燃燒石擊成粉碎。

“所有的士兵聽令,立即出城,不顧一切代價,把他們的粉碎者破壞掉!”艾德文大聲吼道。

城門打開,一隊隊獸人衝了出去,突然,天空中傳來一聲鳥鳴,易寒擡頭一看,一隻巨大的鷹在天空之中,它的巨嘴一張,居然噴出一道閃電,一輛粉碎者被擊碎,巨大的尖刺向着邪惡獸族射了過去,居然是一隻三米高的豪豬,吼——彷彿萬獸之王降臨,一隻巨大的熊出現在邪惡獸族的中間,這隻巨熊揚起巨掌向着周圍的邪惡獸族拍去,它的巨掌可是帶着恐怖的力量,被掃中的邪惡獸族全部被擊飛,他們倒下時,就算不變成屍體,也站不起來了,而這些邪惡獸族攻擊到這巨熊的身上時,只能發出叮叮的聲音,並沒有對這巨熊造成什麼嚴重的傷害。


易寒的瞳孔一陣收縮,影子戰鷹,狂暴豪豬,還有,米紗,居然是他來了,獸王雷克薩!

獸族們雖然不知道這三隻強大的怪獸從哪裏來的,但是他們好像也是在攻擊這些邪惡獸族,所以這些獸族並沒有攻擊這三隻生物,而是向着邪惡獸族衝過過去。

小狐狸的魔法在這裏也有了很大的作用,不過,因爲有了獸族的人在,小狐狸只能夠小心地使用魔法,不過發出幾個九級的魔法,這種魔法對她龐大的魔力來說,根本沒有什麼消耗。

就算三隻生物的實力很強,但是對這場大戰爭中,也沒有什麼大的作用,除非雷克薩再次使用他的終極技能,驚嚇!

這個時候,一張巨網向着天空中的影子戰鷹射了出去,影子戰鷹躲不及,被這張網罩着,落到了地面上,易寒一看,居然是布萊克漢,只看到他大吼道:“爲了……………… 殺!”一道漣漪以他爲中心,向着;四周漫延開去,在他周圍的士兵,彷彿受到了鼓舞一樣,他們的身體變得更強壯,攻擊力更強。

一把巨斧夾帶着強烈的裂風聲,向着布萊克漢射了出去,布萊克漢臉色一變,手中的大刀舞了一圈,向着這個巨斧劈了下去,叮,布萊克漢後退了兩步,巨斧飛回了雷克薩的手中。

布萊克漢的眼神本來還帶着輕蔑的,但是現在沒有了,他正色道:“我的名字是布萊克漢,你很強,你的名字是?”

雷克薩接回巨斧,臉色不變,但是心中卻驚駭萬分,他的右手,居然轉來了一陣麻痹,剛纔與布萊克漢的巨刀碰撞之後,巨斧受到的巨力居然有這麼強,這個人的實力非常強大,而且,能夠布萊克漢的巨刀與他的雙斧發生這麼強烈的撞擊之後,仍然沒有半點損傷,這證明布萊克漢的武器也是非常的強,雷克薩道:“雷克薩!”

布萊克漢大笑道:“那麼,再來!”布萊克漢雙腿一夾,下面巨狼立即向着雷克薩奔來,速度之快,讓周圍的士兵都只看到一道殘影在前面略過,布萊克漢的大刀一揮,揚起了風暴居然讓這一路上的所有士兵震飛,不管是哪一方的,全部一樣待遇,有幾個倒黴的傢伙,被風暴刮到了頭部,更是七孔流血,再也站不起來了。

雷克薩看到布萊克漢衝了過來,將兩隻巨斧交叉橫在胸前,吼,一聲恐怖的野獸吼鳴,在他周圍的人都被他這一聲怒吼震得頭昏眼花,雷克薩沒有後退,反而向着布萊克漢衝了過去,他的雙手巨斧上,兩團黑色魂能閃爍着奇異的光芒。

布萊克漢的巨刀猛地舉起,烏光大盛,居然把周圍的光芒都吸收了,在布萊克漢周圍的三米範圍,居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不過,這對雷克薩並沒有造成什麼阻礙,雷克薩的右手巨斧向着巨刀迎了上去,轟,兩股能量發生了劇烈的碰撞,黑色的能量充斥在兩人的周圍,強烈的黑色風暴如同一片片鋒利的刀刃,彷彿千萬道氣刃卷向外面,以兩人爲中心,一百米內的所有士兵全部變成粉碎。 “這,他是誰,我從來沒有看見過這麼強的人!”城牆上,易寒,小狐狸,阿瑞斯和艾德文在城牆上,說話的正是艾德文,雷克薩的實力很恐怖,根本不是艾德文能夠想象的。

易寒一眼就認出來了,那個正是黑暗陣營的強者雷克薩,“他的名字是雷克薩,他的實力是——上階神,那是他的三個朋友,噴出閃電的是影子戰鷹,那隻巨豬是狂暴豪豬,那隻最強的生物,就是雷克薩的伴生神獸,暴熊米紗。”易寒看着下面的戰場,特別是那道黑色的能量。

“易寒先生,你說,他是一個上階神?怎麼可能,這麼強大的人,怎麼可能會在這裏出現?而且他還是一個獸人,我從來沒有聽說過啊!”艾德文驚訝道,眼睛中帶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易寒心道,你沒有聽說過的超級強者也不只一個,還有更強的沒有出現!阿瑞斯死死地盯着那個黑色能量,雷克薩和布萊克漢的能量還在碰撞當中,他道:“他們的實力比一般的上階神要強悍很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阿瑞斯把他們與自己對比,他得到的結論居然是,自己遇到任何一人,都不可能戰勝,就算是沙神也一樣,這讓他知道自己原來的實力並不算強,所以阿瑞斯有了變強的動力了,從這兩人的實力看來,就算不能到達主神,也可以變得很強的。

這時,雷克薩與布萊克漢周圍的能量漸漸消散,兩人的身影現了出現,不過,周圍的人的嘴巴都張得大大的,他們覺得自己在做夢,因爲兩人碰撞的地點被炸出一個巨大的坑,百米的範圍內,一個半球狀的凹狀出現,而兩人,就在這個凹位的中間位置。

易寒的心中嘆息了一聲,這樣的實力,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夠達到,看來後面的路還很長啊!

叮,布萊克漢和雷克薩兩人再次對擊一次,同時後退出去,然後雷克薩的口中再次發出一道長嘯,再次向着布萊克漢衝去,布萊克漢也不退縮,揮舞着巨刀迎了上去,叮,這一次,雷克薩居然用力量把他壓制住,巨刀擋下了雷克薩的巨斧,但是第二把的巨斧再次向着布萊克漢,布萊克漢把巨刀用力一揚,把雷克薩推開,但是雷克薩的眼中帶着一絲冷笑。

布萊克漢突然覺得到一絲不妙了,在他的背後,一團黑影突然出現,彷彿是鬼魅一樣,突然出現在布萊克漢的背後,一隻巨大的熊掌向着布萊克漢拍了過來,布萊克漢的巨刀向着背後劈去,但是他的刀還沒有揮出去,這隻熊掌已經拍中了他了,布萊克漢怎麼也想不出來,這隻巨熊的速度怎麼可能這麼快,它的身體這樣龐大,但是卻還能如此迅速地移動,這根本不可能的!

嘭,米紗擊中了布萊克漢的後背,布萊克漢猛地噴出一口鮮血,彷彿被百萬斤巨力擊中一樣,身體不由自主地飛了出去,身下的巨狼也受到了牽連,一起被擊飛。

艾德文道:“那隻巨熊原來明明還在百米之外,但是爲什麼會突然出現在布萊克漢的背後的!”

易寒道:“是閃爍,米紗能夠在一段距離內進行瞬間移動!所以纔會突然出現在布萊克漢的背後。米紗是一個特別的神獸,它會不會使用魔法我不知道,但是它的身體力量和強度也會一般的上階神獸要強悍很多,這一次布萊克漢恐怕會吃大虧了!”

布萊克漢被擊飛之後,雷克薩立即捉住機會,兩把巨斧交叉在胸前,黑色魂能彷彿海浪一起涌動,突然雷克薩的雙手一動,兩把巨斧向着布萊克漢擲了出去,兩團黑色能量不停地在空中交織在一起,這一擊如果能量命中布萊克漢,恐怕布萊克漢也會受到不輕的傷,但是布萊克漢的身體一動,他跨下巨狼在空氣中一踏,彷彿在踏在平地上一樣,居然能夠借力向着右邊移動了幾米,躲開了這一擊。

不過,布萊克漢是躲開了,但是他後面的地面,被劃出了一道百米長,一米深的溝壑,那路線上的所有士兵全部被擊成粉碎。

布萊克漢在空中站穩,他的臉色略顯蒼白,他看了看雷克薩一眼,又看了看米紗,然後舉起右手擦了擦嘴角的那絲血跡,道:“你的寵物,真的很強!比我的黑暗狂狼還要強!”

雷克薩搖搖頭,道:“米紗這不是我的寵物,這是我的朋友,兄弟。”

布萊克漢不屑地笑道:“寵物就是寵物,什麼兄弟!可笑!你還是把另外兩隻寵物也叫來吧,否則一會你就沒有機會了!”

雷克薩冷哼了一聲,道:“就憑你?”

布萊克漢語氣變得冰冷起來,他道:“就我,就足夠了!”

布萊克漢身下的巨狼雙爪一動,帶着布萊克漢突然消失,瞬間已經出現在了雷克薩的面前,巨刀向着雷克薩狠狠地劈了下去,雷克薩也知道厲害,立即往後退了幾米,轟,在雷克薩原來的位置,被布萊克漢擊出一個巨坑。

雷克薩與米紗心靈相通,一人一獸向着布萊克漢衝了過去,米紗的身體消失,出現在布萊克漢的背後,這一次,布萊克漢有了準備,也不會再被米紗偷襲到了,他把巨刀向着後背狠狠地橫掃過去,叮,巨刀與米紗的熊掌撞擊在一起,居然暴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布萊克漢吃了一驚,他手中的武器可是絕對的神器,但是這隻巨熊的熊掌,居然能夠與之硬碰而沒有受傷。

布萊克漢是擋住了米紗的攻擊了,但是米紗的身體龐大,而且力量也非常大,米紗被布萊克漢的力量逼退幾步,而布萊克漢的身體不由自主地向前移動,正向着雷克薩衝去,布萊克漢的巨狼突然張開巨嘴,一道純粹的黑暗能量噴了出去,直衝向雷克薩,很明顯,這是巨狼蓄勢已久的一擊了,而這時候雷克薩與布萊克漢的距離已經非常近了,想要躲避也是不可能的。

雷克薩一咬牙,兩把巨斧向着這道黑暗能量劈了下去,轟,巨斧將這一道黑暗能量擊散了,但是同時,雷克薩也被撞飛出去,雖然這一擊沒有直接命中他的身體,但是這能量的巨大力量也讓他受了傷。

布萊克漢向着雷克薩衝去,看上去他也想要上前補上一刀了,天空中一聲鷹鳴,一道閃電向着布萊克漢射來,布萊克漢也不用動,他身下的巨狼已經自己移動了,只是輕微地向着左邊移動,那道閃電險險地在布萊克漢的身體旁邊擊下來,布萊克漢躲開了這一擊,速度不減地向着雷克薩衝去,看到一擊無功,影子戰鷹的鷹嘴再次一張,一連串閃電向着布萊克漢射去,但是,每一道的閃電總是差那麼一點點才能夠擊中布萊克漢。

如果只是一次,可以說是偶然,但是如果每一次都是這樣,那麼就是故意的了,這樣的移動能夠在不減速度的前提下,躲開了影子戰鷹的攻擊。

雷克薩站穩了身體,布萊克漢正向着他衝了過來,他們之間只有不到百米的距離,布萊克漢發現面前一花,一道牆居然憑空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如果不是身下的巨狼反應快,突然收住了腳步,恐怕現在他已經撞了上去了布萊克漢定睛一看,居然是米紗,這隻暴熊又再次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米紗向着布萊克漢猙獰一笑,巨大的熊掌就想向着布萊克漢拍了下來,布萊克漢幾次受到了米紗的攻擊,心中早已經對這隻暴熊充滿怨恨,他的身體突然後退,手中一翻,一個巨網向着米紗飛了出去,掠奪者本來就擁有的技能,誘捕!

米紗被這隻網困住,不管它怎麼掙扎也掙脫不了,只能發出一聲聲怒孔,遠處的士兵聽到米紗的巨吼聲,居然被震得頭暈目眩。

布萊克漢的巨刀高高地舉了起來,黑色的能量閃電在他的巨刀上不停地閃動,纏繞,交織着,發出一陣陣雷鳴聲,雷克薩與布萊克漢的距離太大了,他根本來不及去幫助米紗,布萊克漢的巨刀狠狠地向着米紗劈了下去,米紗瘋狂的掙扎,但是卻沒有半點作用,被能量網困住的米紗只能夠眼睜睜地看着這把巨刀向着自己劈下來。

轟,龐大的能量轟擊到地面上,漫天的灰塵開始落定,衆人只看到布萊克漢靜靜地在那裏,彷彿在思考着什麼一樣,他的面前是一個半米深的巨坑,他的面前哪裏還有米紗的蹤影。

“那隻巨熊呢?難道已經死了嗎?”阿瑞斯看到布萊克漢的面前居然沒有了米紗的蹤影,不禁問道。

“剛纔布萊克漢的能量網已經把米紗捕獲了,如果單憑米紗一獸的力量,根本不可能逃得了,但是,你們看那裏!”易寒說着,突然指向了一個方向,衆人一看,發現兩團黑影正在高速的移動,目標正是布萊克漢。

易寒繼續道:“雷克薩能夠把三隻異獸召喚到自己的面前,不管它們原來在哪裏!”

布萊克漢也感覺到剛纔自己的攻擊並沒有打中任何的東西,但是就算是瞬間移動,也不可能從能量網中逃脫出來,這時,兩道強大的氣勢向着他飛速接近,布萊克漢知道雷克薩和米紗就要到來,他的身體突然騰空而起,但是這個時候,無數的尖刺向着他飛了過來,這些尖刺足有一米長,而且最恐怖的是它的數量,幾百支尖刺同時向着布萊克漢射了過來,地面上,狂暴豪豬正向着布萊克漢不停地投射尖刺。 布萊克漢突然仰起頭,向着天空發出一聲咆哮,他的身體表面出現了一團淡淡的光芒,彷彿是一層能量護盾一樣。

“是戰爭咆哮,它能夠讓布萊克漢和所有的邪惡獸族的防禦變得更強,而且,還可以增加他們的攻擊力!”易寒向着衆人解釋道。

衆人聽到易寒的話之後,也發現了周圍的邪惡獸族的身體和武器上,出現了淡淡的光暈,正如易寒所說的,他們的攻擊和防禦都增加了。

布萊克漢的巨刀向着這些尖刺擊去,洶涌的黑暗能量只能夠把部分的尖刺阻隔開,但是還是有部分的尖刺突破了布來克漢的防禦,刺入了他的身體,雖然他的身體有防禦力提高了,但是仍然不能夠抵擋尖刺的攻擊,三支尖刺刺入了布萊克漢的身體,但是也只能夠刺入一寸左右,但是,這已經足夠了。

尖刺刺入了布萊克漢的身體之後,布萊克漢的速度突然下降了許多,這些尖刺可是擁有強烈的毒素,就算是布萊克漢的強橫肉體,也不能夠立即將它們解除,這些毒素在布萊克漢的身體內擴散,讓他感到痛苦的同時,身體也有部分僵硬了。

而布萊克漢身下的巨狼,也發出幾聲哀嚎,它的身上也受到了攻擊,兩根尖刺也刺在它的身上。一聲鷹鳴在布萊克漢的頭上傳來,伴隨這道鷹鳴的是一道水桶粗的閃電,這道閃電直直的向着布萊克漢的身上落了下去,本來布萊克漢和巨狼一起,要躲開這道閃電並不算什麼問題的,但是現在一人一狼身體都有些僵硬,速度下降了不少,根本不能夠躲開這一道閃電。

轟,狂暴的閃電將一人一狼從空中擊落下來,布萊克漢的皮膚表面一片焦黑,但是並沒有受到致命的攻擊,而這時的雷克薩和米紗已經準備好攻擊了,布萊克漢噴出了一口鮮血,心中不停地咒罵雷克薩的無恥,居然四打一,本來還說一人一獸就足夠了,現在還不是要四打一,不過手中卻沒有慢,他取出一張回城卷軸,猛地撕開,大吼道:“撤退!”布萊克漢的聲音居然壓住了戰場的聲音,讓所有人都能夠聽到。

布萊克漢就是這些邪惡獸族的精神支柱,現在他戰敗了,這些邪惡獸族也沒有什麼戰意了,士氣低下的邪惡獸族,根本不是士氣大振的獸族對手,而且易寒幾人也衝了上來,一時間獸族氣勢如虹,邪惡獸族節節敗退。

這一戰,自己是戰敗了,擁有三隻上階神獸,而且其中還有實力超羣的米紗,這一戰,布萊克漢輸得不冤,如果再打下去,也只是徒勞無功而已。

邪惡獸族們看到布萊克漢落敗,士氣無比低落,聽到布萊克漢下達撤退的命令,一個個逃得飛快,亂成一糟,獸族們不停的追擊,讓一大批的邪惡獸族留了下來,不過,都是屍體。

雷克薩的巨斧向着布萊克漢射了出去,但是布萊克漢的身體處於傳送的狀態,他的身體閃爍着白光,兩把巨斧擊在他的身上,立即反彈了出去,這一擊對布萊克漢並沒有半點效果。

布萊克漢對雷克薩吼道:“我會回來的!”他的身上白光大盛,耀眼異常,白光過後,布萊克漢已經消失了。

雷克薩嘆了口氣,還是不能夠讓他留下,可惜了。

不過,獸皇城的士兵們卻在歡呼起來,這一次,居然能夠勝利,自己還能夠再次一陣子,這讓本來抱着必死決心的獸族士兵們非常高興,一個個想着要回城裏好好慶祝一番,他們看向雷克薩的目光中充滿敬畏。


這時候,艾德文向着雷克薩走了過來,他道:“這位大人,請問您怎麼稱呼?”剛纔易寒已經跟他說過了,絕對不可以把易寒剛纔的話說出來,雖然艾德文不知道易寒是什麼意思,但是他還是照辦。


雷克薩淡淡道:“我的名字是雷克薩,我是一個獸人和食人魔的混血兒!”

艾德文恭敬道:“雷克薩大人的實力非凡,這一次多虧了大人的幫助,我們才能夠擊敗這些邪惡的獸族,現在請大人跟隨我來,我想獸皇大人會好好答謝大人您的!”

雷克薩沒有說話,但是他點了點頭,跟着艾德文走了進城,他的身後,狂暴豪豬和米紗正跟着,天空中的影子戰鷹也跟着雷克薩移動。

在進城的那一刻,雷克薩突然擡起頭,他感覺到,彷彿有一絲熟悉的能量波動,但是城牆上,只有一個小女孩和一箇中年男子,這兩個人的身上都沒有那感覺,難道是我的感覺錯了?雷克薩搖搖頭,看來這場戰鬥讓我累壞了!

“小寒,你在幹什麼,爲什麼突然蹲下來!”阿瑞斯看着易寒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