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你也別再抱怨了,以後有天幻殺手團的人來搗亂,他們死了後,幻獸都歸你。”

“好啊!!真希望他們多送點來。哈哈!!” 他們就在那閒聊,不知不覺已經太陽西垂。

……………

“大哥!我們回來了。” 林風的聲音傳進了龍行雲的耳朵裏,隨後,林風、趙雄、張雷、達克四人就急匆匆走進了龍行雲的屋子。

“有什麼事嗎?慌慌忙忙的。” 龍行雲問道。

“大哥,我們在路上看見十三個死人,他們身上都有天幻殺手團的標誌,他們是不是找你的。” 趙雄剛毅的臉上有些擔憂、驚恐。

“他們是我和老哥殺的。” 龍行雲淡淡的說道。

“大哥沒事就好,不過,被天幻殺手團盯上,以後就要小心了,他們是不完成任務就不罷休的。” 趙雄更見緊張,他早先猜測得一點不錯,這些人都是來殺龍行雲的。

“大哥,誰是你老頭啊?是他嗎?” 林風指着老頭問道。

“就是他啊!也是以前的老頭,怎麼樣?認不出來了吧。” 龍行雲微笑着說道。

“他出關了,年輕了這麼多,修真這麼厲害!我真想早點修真。” 林風驚訝道。趙雄、張雷、達克三人也一臉震驚加羨慕的看着老頭,老頭看見他們如此表情也非常高興。

“你們也不用羨慕了,要不了多久你們就可以學了,現在多努力點吧。”

趙雄四人過了好一會兒才恢復過來。趙雄說道:“大哥,還有意見事要告訴你。公主叫我給你帶消息,叫你兩天後去皇宮,傲天公國有來使,讓你去參加宴會。”

傲天公國來使!…… 龍行雲有些疑問,問道:“趙雄,傲天有使者到來,爲什麼要我去參加宴會?我只是一個平民老百姓,沒道理啊!” 他搖頭晃腦,嘖嘖稱奇。


“這個嘛!我想是因爲你風頭正勁,而且是年輕人中的第一高手才邀請你的吧。” 趙雄微笑着說道,看見龍行雲搞笑的樣子,他終於從天幻殺手團帶給他的沉重的氛圍中解脫出來,臉上恢復了沉穩。

“這也行!可是這是兩國之間的事,沒理由讓我去攪和啊!” 龍行雲還是有些不解,故作驚訝道。

“我給你講講傲天公國與騰龍帝國之間的關係也許你就能明白了。” 趙雄緩口氣繼續說道,“傲天公國和騰龍帝國相鄰,中間只隔着密西西里河,兩國的關係一直一來雖然不是很緊張,但也不算親密,長期都是不親不疏的。我的父兄都一直待在密西西里河附近也有防範傲天公國突然進攻的意思。這次,傲天公國派出了二王子特克*裏古拉和七公主麗娜*裏古拉共同帶隊的使節團來我們騰龍帝國,就是爲了以視友好的,簽定朋友之盟的。成爲盟友後,兩國的關係應該有所改善。不過,在簽定盟約之前,兩國的年輕人一定會來個比試什麼的,爲了看看兩過的實力如何。實力越強的那一方在籤和約的時候能獲得更多的砝碼。你現在應該知道皇上爲什麼要邀請你了吧?”

“他是要讓我去比武吧,這種事情我可不去,對我又沒什麼好處。” 龍行雲連忙說道,“再說年輕人中王霸天、陳霸、趙雄你們都不錯啊,爲什麼還要我去參合?這可不是一個好差使啊!!” 說着還不停的搖頭。

“我們肯定是要參加的,而且我二哥趙天華也會隨使節團一起回來。至於大哥你參不參加就不關我的事了,你自己找皇上或者公主說去。呵呵!!” 趙雄笑着說道。

“唉!命苦啊!!” 龍行雲哀嘆道。

“你小子!這麼好的事,別人想都想不到,你還不想去,又不是讓你去送死。” 老頭大笑道。剛纔他好象一直沉侵在回憶之中,沒有說話。

“什麼好事,純粹幹苦力。又沒什麼好處。” 龍行雲苦着臉說道。趙雄五人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好處有沒有我不知道,不過你敢違抗皇上的命令的話,壞處是馬上就來了。” 老頭微笑着說道。

“沒辦法,只有去了。唉!!” 龍行雲說道,“我們去吃飯吧,反正還有兩天,現在不去想了。”

……………………………………..

兩天後,接近午時,太陽高掛在天空正中央,溫暖的陽光普照大地。

龍行雲穿着白色禮服,衣服下襬拖地,上面打着領結,腰部有些緊了,勾勒出他的雄偉身材。 相寶 ,向皇宮走去。龍行雲在馬車上,感覺渾身不舒服,不停的拉這扯那的,屁股東挪西移的,彷彿長了坐板瘡似的,英俊的臉上大汗淋漓。嘴裏還在暗暗嘀咕着:“媽的!這禮服是誰設計的,穿着咋就這麼難受呢?真不是人穿的,簡直快要我的命了。”

“大哥,你沒事吧?” 在龍行雲後面的趙雄大聲問道。這次同行來的還有林風、張雷、陳霸、陳雨、雷霆兄妹、陳飛燕,一共九人,他們都在受邀請之列。

“這衣服真不舒服,是誰設計的,我真想殺了他。” 龍行雲恨聲道。趙雄當即大笑起來,他們這些人都穿過禮服,還專門做過這方面的培訓,所以沒有一點不良反映。只有龍行雲沒有穿過禮服,也只有他一個人不舒服。

“大哥,你們在說什麼啊?” 雷雪在前面轉過頭來問道,聲音清脆動聽,讓人有神馳目眩、全身舒爽的感覺。她那俏麗的容顏配上淡藍色的禮服,非常豔麗迷人,龍行雲不由得看子了眼,隨即反映過來,連忙說道:“沒什麼,我只是感覺穿這禮服不舒服。”

他們一行九人各坐一輛馬車,排成一隊在街道上前行着,很快他們就到了皇宮,他們下了馬車,由人帶領,魚貫進了皇宮,向宴會的場所走去。

宴會場所是皇宮的宴會廳,非常寬大,屋頂和牆壁上都掛着夜明珠,地上鋪着紅色的地毯。 逍遙小書生 、明亮喜氣,讓人感覺到非常舒服。

龍行雲一行九人,趙雄、林風走在最前面,接下來依次是張雷、雷霆、陳霸、龍行雲、陳雨、陳飛燕、雷雪,他們走到宴會廳門前,裏面已經是人來人往,大家都穿着各色的禮服,讓人眼花繚亂。今天參加宴會的人大多是騰龍帝國權高位重的大臣連同他們的家人,還有一些是特別邀請的 ,如龍行雲。當龍行雲九人走進宴會廳的時候,,裏面的人都紛紛注視着他們。他們幾人除了張雷外都是俊男美女,而且張雷只是有些粗獷,並不醜。特別是三女一進去,就使其他的大臣夫人、小姐黯然失色,幾乎所有的年輕人都露出一副癡呆的表情,有些甚至流着口水,連那些大臣也有很多雙眼放光,眼珠圓睜。直到被身邊的夫人一記鳳抓手才恢復過來。雷雪穿的是淡藍色的禮服,禮服勾畫出她完美的曲線,再加上她柳眉大眼、瓜子臉、瑤鼻櫻脣、膚色白中透紅,嬌美秀麗。整個人看上去猶如含苞待放的秀麗佳人,嬌豔不可方物。陳雨穿着火紅色的禮服,嬌小的身軀配上嬌豔欲滴的面龐上微帶笑容,靈活的美目顧盼生輝,讓所有的人都不能移走目光。陳飛燕穿着白色的禮服,曲線凹凸有致,容色晶瑩如玉,映照於珠寶的瑩光之下,嬌豔不可方物。不過她的臉上含霜,身上散發出一股冰冷的氣息,讓人不敢多看。她秀眉微蹙,臉上薄含不快之色,好象不太喜歡這種場合。

龍行雲目光一掃,發現不少熟識之人,有王霸天、李家二公子李嵐,他旁邊還站着一個面貌和他七分相似的年齡比他稍小的男子,龍行雲覺得有些面熟。想了一會兒纔想起來是同班的李鄲,由於龍行雲只去上了兩、三次課,所以幾乎記不起來了。隨即又看見陳鬆、陳青、趙武他們三人, 姻緣緋定 ,和趙雄很相象,不過更加成熟一些。龍行雲猜想那應該是趙雄的二哥趙天華了。不過,龍行雲四處搜索,都沒有發現公主龍靈兒的倩影。

趙雄顯然也發現了他爺爺他們,大聲說道:“我們到爺爺那邊去吧!” 說完他向陳鬆他們那邊走去,龍行雲等人都跟在後面。

“小云!你們來了,來!我個你介紹,這是我的二孫子趙天華。” 趙武指着他旁邊的年輕人高興的說道。龍行雲連忙走過去,握着趙天華的手,熱情的說道:“華哥,常常聽趙雄說他兩個哥哥如何威猛不凡,卻一直無緣一見,真是聞名不如見面啊!你比他說的還要英俊威岸。呵呵!!” 趙武、陳鬆、陳青三人都聽的一楞,他們以前認識的龍行雲可不是這樣的。以前的龍行雲雖然很容易交流,不過有些一板一眼的,現在的龍行雲就好象飄逸出塵,說話也風趣了很多。這也不怪他們,龍行雲突破達到元嬰期後才變成這樣的,他一直沒去看過三位老人家,難怪他們有些驚訝了。

趙天華也微微有些驚訝,感覺眼前的龍行雲和爺爺講的有很大差別,不過他馬上恢復過來,高興的說道:“好!很好!你比爺爺形容的還要更加英俊瀟灑。呵呵!!”

“好了!你們就別互相吹捧了,都過來坐下慢慢聊吧!!” 陳鬆笑着說道。他們隨即坐在一張大圓桌上,龍行雲不停的拉扯着禮服。穿着禮服站着的時候還好點,一坐下來,就覺得軀體繃緊,渾身不自在。

“小云,你沒事吧?” 陳青看着龍行雲在那裏亂動,忍不住問道。

“沒事,只是不習慣穿禮服。” 龍行雲微笑着說道,當即引來他們一陣大笑,龍行雲一點都不在意,還是在那拉扯着衣服,恨不能脫下來。

“小云,聽說天幻殺手團的人要殺你,你以後要小心一些,他們神出鬼沒的,你千萬要注意了。” 陳鬆有些擔憂的說道。

“放心吧,他們的幻術對我沒用,我到是很擔心他們對付不了我,拿我相關的人下手。” 龍行雲淡淡的說道。陳鬆、陳青、趙武三人當即神色大變。趙武說道:“很有可能,天幻殺手團殺人向來是不擇手段的。” 他們都是一臉的憂色。

“爺爺,你們就不要擔心了,趙雄他們都有我送的首飾,只要他們有危險,我就能馬上察覺到,而且能瞬間趕過去。只要他們首飾不離身就沒事的。” 龍行雲平靜的說道。陳鬆等人對龍行雲無比的信任,聽了他的話都鬆了口氣。

“皇上架到!!” 一聲巨大的聲音傳來,大家紛紛起身迎接皇上。

皇帝穿着紫金色的禮服,配上威儀的面孔,王者之氣自發而出,讓人忍不住要頂禮膜拜。皇帝身邊跟着公主龍靈兒,在他們旁邊還有一對陌生年輕男女,後面跟着幾個侍衛和侍女。宴會廳的人正準備行禮,皇上揮揮手,大聲說道:“衆位不用多禮,大家隨便。” 皇上一行人走到前臺,皇帝把陌生男女帶到前面,大聲說道:“大家安靜!” 大廳裏面馬上落針可聞,皇上接着說道:“這兩位分別是傲天公國的二王子特克*裏古拉和七公主麗娜*裏古拉,他們是代表傲天公國攜使節團來拜訪我國的,大家歡迎!!”

啪啪!!…… 掌聲過後,大家都開始各自閒聊或者到處找人乾杯,宴會廳裏充滿了言笑聲和碰杯的聲音。

自從皇上攜二王子特克*裏古拉和七公主麗娜*裏古拉一出現,龍行雲發現趙天華的目光就一直沒離開過公主麗娜*裏古拉,而且眼光裏充滿了柔情。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趙天華是喜歡麗娜的,不過以龍行雲這個不懂政治的人都知道趙天華要想和傲天公國七公主麗娜結合的可能性非常小。不是因爲門不當戶不對,而是因爲趙家負責守衛着與傲天公國交界的密西西里河,皇上是不會允許他們結合的,他擔心趙家和傲天公國交好會對騰龍帝國不利。

龍行雲順着趙天華的眼光看去,卻因爲隔得太遠,看不清楚麗娜的面貌。龍行雲挨近趙天華的身邊小聲問道:“華哥!麗娜公主漂亮嗎?你是不是喜歡麗娜公主?”

趙天華還沉醉在自己的思緒之中,根本沒有反映過來,深情的說道:“麗娜非常漂亮,她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我真想一生一世保護她。” 他一臉迷醉之情,眼裏有無限的情思。他們說話的聲音雖然很小,可在他們旁邊的陳鬆等人還是聽得一字不漏。他們都露出震驚的表情,他們都清楚這其中的利害關係,要是讓那些有心人知道在皇上面前打個小報告的話,那趙家肯定麻煩不小,說不定還會被剝奪所有的權利。


趙武搖頭嘆息,臉上有些許多不解,拍醒正癡情看着麗娜的趙天華,說道:“小華,唉!!你怎麼這麼不知道輕重啊!!你讓爺爺如何說你好了。” 望着趙武慈祥的目光,趙天華臉上有些慚愧,微低着頭,不過臉上露出堅毅決絕之色。他小聲說道:“爺爺!對不起啊!哦也知道這樣會對我們趙家不利,可我還是和麗娜一同墜入了愛河,無論如何我也不想放棄她,她也答應非我不嫁。” 他語氣堅定,而且越說越激動,聲音也高了三分。

趙武拉過趙天華,說道:“你難道想所有的人都知道你和麗娜的關係嗎?” 聲音中充滿了威儀,還有些急促,顯然非常生氣,趙天華不由得垂下頭,沒有再說話。趙雄、林風、雷霆都一臉崇拜的看着趙天華,而張雷是個大老粗,一臉的茫然。三女則一臉柔情的看着龍行雲,她們都非常佩服麗娜的勇氣,暗想要是自己會不會和麗娜一樣。

龍行雲拉着趙武說道:“趙爺爺,別生氣了,我們坐下說話吧。” 他們相繼坐在了原來的大圓桌上。龍行雲繼續說道:“現在怪華哥也沒有用了,他不也愛也愛了,只有看看以後該怎麼辦了。” 趙天華一臉感激的看着龍行雲。

陳鬆臉上微微有些擔憂,說道:“當然,最好的辦法是和麗娜斷絕關係,這樣做小華肯定是不願意的。只有暫時先保守祕密,然後,慢慢想辦法。只有讓皇帝同意了纔有希望,當然,這次如果結盟成功,對你們倆的交往也有好處。”

趙武還是有些生氣,狠狠的瞪了趙天華一眼,說道:“可是紙包不住火,遲早會被別人知道的啊。”

陳青點點頭,同意了趙武的看法,說道:“小華,在麗娜在嘯天城的這一段時間,你千萬不要和她有過於親密的接觸,不然讓別人知道了就大大不妙了。” 趙天華知道其中的厲害關係,連忙答應了。

“哈哈!!原來趙兄和陳兄都在這裏啊!!” 一聲豪爽的聲音傳來,趙武、陳鬆、陳青三轉過身體一看,連忙起身想迎。龍行雲找聲音傳來的地方看去,迎面走來兩老三少五個人,其中李鄲和李嵐正在其中。還有一個比李嵐稍的年輕人,長得英俊秀氣,眉清目秀,就象一個白面書生。其中一個老者,頭髮皓白,臉上不滿皺紋,不過,臉色紅潤,雙眼炯炯有神,身體壯實,一點不象老年人一樣。另外一個老人,身體肥胖,都快成球形了,他笑起來的時候眼睛眯成一條線,看都看不見了,走起路來,搖搖晃晃的,身上肥肉直顫,活象一直北極企鵝。

“我說是誰呢,原來是李兄和孫兄大架光臨。多日不見,你們的精神頭更足了,真是可喜可賀啊!!” 陳鬆迎上去,笑着說道。

“彼此彼此!!這位想必就是打敗王霸天的龍行雲了,果然聞名不如見面,真是儀表不凡啊!!” 胖老人笑着說道,他滿身肥肉亂顫,眼睛都快看不見了。他們兩人都在查看龍行雲的武功到底有多高,龍行雲裝作不知道,暗中卻把自己的功力調到劍師上階的程度。

趙武連忙把龍行雲介紹了來人,原來這兩個老人是另外兩大世家的家主。胖的是孫家家主孫錢,陳鬆曾經告訴過龍行雲,他很擅長做生意,而且一身功力也是不凡,但他從來沒出過手,具體多厲害沒人知道。陳鬆估計他最少達到了聖級。另外一個是李家家主李蟒,是一個劍聖,排名十大高手第四位,非常厲害。龍行雲不認識的人是孫錢的大孫子孫思傲,他已經在幫他爺爺打理生意上的事了。

龍行雲和他們見過禮後,還和李嵐說了些沒有營養的話,這纔回到了座位坐下。五個老人都坐在圓桌在言語上爭鋒,李蟒和孫思傲都時而看一眼龍行雲,眼光非常奇怪,不知道包含有什麼用意。不過龍行雲一點都沒有在意,拿起桌子上的點心細嚼慢嚥起來,偶爾還喝一口小酒。

過了一會兒,幾位老人都離開座位,和其他人熱情的打招呼、喝酒。李嵐三人有離開了。龍行雲等人又開始嬉笑言談,當然少不了要打趣一下趙天華。

“雨兒妹妹、燕姐你們都在這裏。” 一聲甜美清脆的聲音傳來,打斷了龍行雲等人的言笑。龍行雲擡頭一看,原來是公主龍靈兒來了,她後面跟着二王子特克*裏古拉和七公主麗娜*裏古拉。特克*裏古拉穿着天藍色的禮服,身高1.90米左右,身材魁梧,和趙雄差不多,方字臉剛毅白皙,很是英俊,雙眸靈活有神,藍色長髮披肩,看上去非常瀟灑。麗娜*裏古拉穿着粉紅色的禮袍,只見她烏黑滑亮長髮垂背,鵝蛋臉,靈活大眼散射出黠慧之光,瑤鼻小巧高挺,一張鮮紅櫻桃小嘴令人饞涎欲滴,修長的身軀玲瓏突顯健美,肌膚滑膩柔細如玉般晶瑩剔透,豔麗無匹。龍行雲都有驚豔的感覺,暗道:“難怪趙天華對她這麼癡迷。” 三人後面還跟着小玉、小蘭兩個俏麗的小丫頭和幾個侍衛、侍女。


趙天華也看見了麗娜,馬上眼光就離不開她了,滿臉的柔情,誰會想到這個剛毅成熟的趙天華會是如此癡情。麗娜也雙眸含情的看着他,恨不能跑到他的身邊,靠在他的懷裏。龍行雲用手碰了一下趙天華,他才清醒過來,連忙把目光看向別處。

公主把大家都介紹認識後,然後坐在龍行雲他們一桌。龍行雲說道:“公主,幾日不見,你更見靚麗了。” 特克和麗娜都一臉驚訝,心想這個叫龍行雲的人是誰,竟然這般無禮。而公主則嬌羞之極、玉臉飛霞,她怎麼也沒想到龍行雲會在如此大庭廣衆之下說如此羞人話語,她低垂着頭沒有說話。桌上的人都意味深長的掃了公主和龍行雲一眼,公主的頭都快垂到桌子底下去,龍行雲的臉皮厚了很多,他根本就不在意,還不時的看看公主嬌好的面容,心裏美滋滋的。

“麗娜公主聖潔高雅,美麗非常,難怪很多人都看直了眼。” 龍行雲微笑着說道,說完還有意無意瞟了趙天華一眼。麗娜公主當即兩頰飄起兩朵紅雲,深情的看了趙天華一眼,然後羞澀的低下了頭。看見兩位高貴的公主的嬌羞表情,大家都忍不住輕笑起來,連特克也不例外。陳飛豔責備的看了龍行雲一眼,看見周圍沒有人注意才放下心來。

“龍兄真是風趣啊!!呵呵!!” 特克笑着說道,聲音豪爽乾脆。龍行雲還是比較欣賞特克,特克剛見到雷雪三女的時候,雖然也是目不轉睛的看着她們,不過他的眼裏沒有一絲淫慾的目光,盡是欣賞之色,就彷彿在看一件藝術品。而且特克方臉上隨時帶着和藹的笑容,沒有一點王子的架子,很容易交流。

“哪裏!特克兄英俊魁梧,出去一定能迷倒萬千少女。” 龍行雲笑着說道。兩位美麗的公主已經擡起了頭來,不再那麼羞澀,不過臉上紅暈還沒有消退,亦嗔亦喜,眉梢眼角間微微含笑,把衆男士的看得目馳神眩。

“呵呵!!龍兄過獎了,你們都是英俊美貌非凡,我和你們一比都有些黯然失色了。特別是幾位美女,簡直如女神下凡一般,有男女老少皆殺之力。” 特克笑着說道。陳雨和雷雪兩人聽了他的話掩嘴輕笑,神情嬌豔無比,在場的男士都看直了眼睛。只有陳飛燕還是一臉的冰霜,她除了在家人和龍行雲面前偶爾露出笑容外,對其他人都是冷冰冰的。 “沒想到二王子也是同道之人,找個時間我們好好交流交流。” 雷霆哈哈大笑着說道,神情歡愉無比。從公主來了之後,他一直沒有說話,也不敢放肆,現在聽了特克的話,竟然有知音的感覺,產生了‘惺惺相惜’之情。估計要不是特克身份特殊,雷霆早過去勾肩搭背,把他當成志同道合的好友了。

“都是口花花的花心大蘿蔔!哼!!” 陳雨看也不看他們一眼,不屑地說道。幾位猶如人間仙女的美女都大大地點其頭,表示支持,她們的如花的玉臉上佈滿了愉快的笑容。

“我說什麼了?我!怎麼就成了花心大蘿蔔了呢?” 雷霆頓首哀嘆道,神情無比委屈,就好象幾歲的孩子心愛的玩具被搶了似的,讓初見之人忍不住生出憐惜之情。

龍行雲等人與他相處了很久,對雷霆的習性知之甚詳,當即大笑出聲。特克、麗娜以及龍靈兒有些不明所以,但看見大家都在笑,也跟着輕笑出聲。

龍行雲沒有再開玩笑,微笑得看着他們玩鬧,手裏拿着酒杯,裏盛滿了玉酒。龍行雲抿嘴輕嘗一口,忍不住讚歎一聲好酒,心想皇宮的玉酒果然不同凡響,清香醇厚,讓人回味無窮。

突然,龍行雲感到有九股氣息緩緩的向自己一桌靠近,而且每股氣息都帶有淡淡的殺氣,雖然他們隱藏得很好,不過怎麼瞞得過龍行雲敏銳的感覺呢!龍行雲當即大叫道:“有刺客!!保護公主和王子!” 前面一句是說給大家聽的,使他們大亂,以阻止刺客的步伐。後面一句卻是說給趙雄等人聽的,趙雄等人和龍行雲心意相通,馬上拔出武器把特克、龍靈兒、麗娜護在中間,眼睛四處張望,等待刺客的出現。公主和王子的侍女和侍衛動作也不慢,龍行雲的聲音一落,他們馬上武器在手,貼身保護着兩位公主和特克王子,不過臉上非常驚恐。

這時候,大廳裏已經亂成一鍋粥了,賓客如見了貓的老鼠,四處驚叫逃跑,桌子、凳子大多被掀翻在地。哭號聲、桌子碰地聲、盤子摔碎的聲音連成一片,恍如在地獄一般。

龍行雲沒有慌張,運起神識,馬上發現了快要靠近的九人,他們都處於隱身狀態。龍行雲馬上想到天幻殺手團,因爲剛和他們打個交道不久,印象深刻。他大聲說道:“趙雄,你們要小心了,是天幻殺手團的人,運起防護罩,閉上眼睛,用心去感受。” 一聽到天幻殺手團,趙雄等人都是大驚失色,不過,馬上就恢復正常。趙雄、張雷、雷霆兄妹、陳飛燕都運起鬥氣護住全身,而林風、陳雨也都加上了防禦魔法。他們都緊閉雙眼,身子前斜,手裏緊握着武器,非常緊張。特克兄妹聽說天幻殺手也是滿臉煞白,顯然他們也聽過天幻殺手團的兇名。

龍行雲說話的時候也沒有閒着,話音剛落,就有九個火球向着不同的方向疾射而去,馬上幾聲痛呼發出,有三個刺客身上着火,現出了身形。其他的火球被刺客讓開了,卻射進了人羣之中,隨即幾聲呼喊聲傳出,有幾人不幸被火球擊中着火,大廳裏更加混亂了。龍行雲沒有用大招,也不敢用,大招一出,估計很多無辜的人會受傷,甚至死亡。要是龍行雲的功力沒把握好的話,說不定把整個大廳都會震塌了,到時都會被埋在裏面。龍行雲用火球就是爲了逼刺客現身出來,只要一現身就好對付了,不過有三分之二的人躲閃了開去。

先身的三個刺客顧不得熄滅身上的火,都加速向公主他們那衝去。龍行雲沒有理他們三人,他知道趙雄等人能應付得了,至少也能堅持幾分鐘,那時外面的侍衛該進來了。龍行雲這次更狠,十二個火球同時發出,然後分爲六個方向,每方兩個火球,並且火球不是直線前進的。龍行雲控制着火球,一會兒左一會兒右,忽上忽下,時而還成S形前進。

痛呼聲幾乎同時發出,六人一同中招現出了身影。他們都非常彪悍,也不管身上的火,兩個人衝向了龍行雲,其他四人都向趙雄等人。趙雄他們已經和剛開始的兩人短兵相接了,他們比之天幻殺手團的人武功低了幾籌,兩個對付一個才勉強敵住一人。還好他們都被龍行雲破了隱身之術,要不然在他們的偷襲之下肯定會有人受傷,當然有龍行雲送的首飾的人不是刺客能奈何的。

龍行雲顧不得泄露實力,出手毫不留情,兩招,只出兩招就把攻擊他的兩人搞定收工,一人只用了一招。趙雄等人有龍行雲做的首飾,沒有什麼危險,但他很擔心特克和麗娜受到傷害,雖然只和他們交談了一會兒,但特克很對他的脾氣,龍行雲已經有了相交之心,所以他快速把刺客擺平,準備救援趙雄他們。 龍行雲殺了兩人後,馬上舉劍攻向另外幾個刺客。大廳的角落處正有幾人驚訝的看着龍行雲,他們都被龍行雲的武功震撼住了。有兩人更是面露兇光,咬牙切齒的盯着龍行雲。

龍行雲到了趙雄等人身邊時,趙雄、張雷、雷霆兄妹、陳飛燕五人一人勉強擋住一個刺客,其他兩個由侍衛應付着,而法師則在後面用魔法騷擾。他們已經岌岌可危,要不是有首飾護身,估計已經凶多吉少,天幻殺手團果然名不虛傳,每個殺手都實力不凡。公主的侍衛和侍女更是有幾人倒在了血泊之中,生死不知。龍行雲當機立斷,真元力化成幾根細線狀,無聲無息射向剩下的七個刺客的手腕。真氣形成的細針速度極快,加上無影無形,全部命中刺客。有四個刺客傷的比較重,武器都掉到了地上,其他三人也是痛得暫停了一下。趙雄等人抓住機會,當場有五個刺客死於劍下,另外兩人見勢不妙,馬上自己的武器插入腹中自殺了。這個時候大批侍衛終於穿過混亂的人羣,到了公主面前,領隊之人連忙問安,看見兩個公主和王子都沒有受傷,才放下心來。龍行雲感覺這些侍衛就象在地球時看警匪片裏面的警察,總是在完事的時候才趕到。

在侍衛的後面,皇上一臉焦急的跑了過來,他身邊還跟着四大家族的族長、王霸天、以及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那中年人雖然只有四十多歲的樣子,不過頭髮已經花白,滿臉蒼傷,就象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皇上一行人中也只有這個中年人龍行雲不認識。

“特克王子、麗娜公主,你們有沒有受傷?” 皇帝關切的問道,不過他看見公主和王子身上都沒有血跡,心裏放心不少。畢竟要是傲天公國的王子和公主死在騰龍帝國的話,那騰龍帝國肯定逃脫不了責任,很有可能因此而開戰。


“沒事,謝謝皇上關心!” 特克連忙躬身說道,臉上有些蒼白,看樣子被嚇得不輕。

“沒事就好。” 皇上鬆口氣,微笑着說道。不過,他的臉色馬上又陰沉了起來,彷彿烏雲蓋頂。大聲說道:“不知道是誰竟然這麼大膽,竟然買兄殺人,這分明是想破壞我們兩國的聯盟。丞相,你來說說。”

“是!皇上!我認爲是萊西帝國,他們一直和傲天公國關係緊張,最近又在向兩國邊境派兵,一定是有所圖謀,他們怕我們和傲天公國結成聯盟會對他們不利。所以就買同天幻殺手來刺殺王子和公主,破壞我們結盟。萬幸他們沒有成功,否則就真的麻煩了。” 那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說道。龍行雲仔細打量丞相一眼,只見他臉上還有些擔憂,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麼。龍行雲又看了一眼孫家家主孫錢和李家家主李蟒,他們臉上無喜無憂,也看不出有什麼異常。

“皇兄!聽說有刺客,有人受傷嗎?” 只見兩個五十多歲的人大步走了過來,滿戀焦急之情。

“難道真不是他們買的殺手!” 龍行雲看見兩位王爺和丞相的表情後有些疑惑。龍行雲看見天幻殺手,首先想到他們的買主應該是三幾個大勢力,因爲要是把二王子特克和七公主麗娜殺死在騰龍帝國,傲天公國極有可能和騰龍帝國開戰,即使不打仗,也會加派兵力駐紮在邊境。那樣的話,趙家就被傲天公國拖住了,對三大勢力爭奪皇位非常有利。可現在看他們的表情又有些不確定到底是誰買的殺手,但龍行雲也沒有被他們表面所矇蔽,他心中還是最懷疑三大勢力,當然也不排除丞相所說是由萊西帝國買通的天幻殺手。

龍行雲沉侵在自己的思維裏,沒有理會周圍的情況,他們正在討論到底是誰這麼大膽竟然敢買兇殺手在皇宮內動手殺人。 刺殺風波過後,龍行雲又恢復了平靜的生活,大多數時間都在龍虎山修煉,很少出去。他不再去想到底是誰是買主,只是偶爾受到特克和麗娜的邀請才和他們一起在嘯天城裏逛逛,吃頓飯什麼的。當然有麗娜公主的地方一般少不了趙雄的二哥趙天華,他藉口保護王子和公主,經常和特克他們在一起。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龍行雲和他們都成了知心好友。龍行雲怕他們再受到刺殺,給了特克、麗娜、趙天華三人每人一件首飾。龍靈兒的兩個丫頭小玉和小蘭每人也得到一件首飾,這都是龍行雲以前承諾給她們的。

由於刺客的原因,更加堅定了騰龍帝國和傲天公國結盟的決心,大體方面兩國已經達成共識,只差一些細節方面還需要商討。而這些專門有人負責談判,特克和麗娜他們都不是很懂,他們每天不是在皇宮就是在龍靈兒的帶領下四處遊玩。不過每次出門都有大隊的侍衛保護,沒有什麼自由,但他們還是挺開心的,唯一遺憾的是不允許他們出城,本來他們還想到龍行雲的基地龍虎山看看的。

很快半個月過去了,兩國終於達成了最終結盟,特克和麗娜也到了離開的時候。離開那天龍行雲去鬆他們了,當然也少不了趙雄等人,趙天華也高興的接了護送公主回國的任務。

“行雲兄,什麼時候到了傲天公國一定記得來找我,我給你一張牌子,到時自會有人帶你進皇宮來見我。” 特克微笑着說道,說着遞給龍行雲一張撲克牌大小的卡片,是純金打造的,閃閃發光。龍行雲也沒有跟他客氣,接過卡片放進空間袋裏,笑着說道:“一定,一定!肯定會去嘮叨你一番的。”

“特克兄,我們說好了,我去了你那,記得要幫我介紹幾個美女哦!!” 一聽這話就知道是和特克臭味相投的雷霆說的。雷霆和特克關係最好,他們兩人都風流倜儻,英俊瀟灑,才高八斗,已經一起談論風流韻事。

這邊幾個大男人在那裏依依惜別,另一邊幾位美女更是拉手、擁抱,都捨不得離開彼此,時而談笑宴宴,時而又發出低低的哭泣聲,場面非常感人,也充滿了離別的不捨之情。

“二王子、七公主,我們該離開了。” 說話的是這次結盟簽約的負責人萊特*裏古拉,他也是特克兩人的皇叔,四十左右,辦事非常沉穩。所以傲天公國的王上楓行*裏古拉纔派他來完成這件丁點馬虎不得的差使。

“好的,皇叔!我們馬上出發吧!” 特克和龍行雲等人再次告別,往馬車走去。他大聲說道:“行雲兄、趙雄你們以後一定要來找我,記住了。” “我們會的!!”

特克他們終於走遠了,龍行雲、趙雄、龍靈兒等人才回城裏去。特克的離去,龍行雲有些傷感,不過很快就恢復了,他現在的心性修爲高了很多,對離別也沒有趙雄等人看得那麼重。正如中國古詩上說的“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分離是遲早的事,又何必過於在意呢!想到這些後,龍行雲的心境變得更加平和了,臉上又掛起了懶散的笑容,還時不時的開個玩笑,讓大家從離別的愁緒中儘快恢復過來。

回到基地後,龍行雲又想到了刺殺的事,越想越有些不安。從兩國的結盟,到遭人刺殺都可以看出動亂和戰爭已經快要來臨了,現在只暴風雨前那一刻的寧靜。龍行雲決定儘快增加自己的勢力以及自身的實力,只有這樣才能在即將到來的急風暴雨下屹立不倒。

龍行雲首先在龍虎山下面的基地開了一個大會,到場的有趙雄、雷霆、張雷、芬妮*畢嘉、林風、陳雨、雷雪、陳飛燕、陸恆、許健、達克*修因、冷言、劉猛、李宕、維達*嵐司、明斯*宏辛、金樺、金勇和金炎、老頭等人。

“龍哥!你這次把我們都叫來,是不是有什麼大事要說?” 達克的大聲問道,他看見龍行雲一臉嚴肅的表情,再加上龍行雲把所有重要的人都叫來了,他覺得這次非比尋常,忍不住問了出來。

“不錯!你們都已經知道半個月傲天來的公主和王子,在皇宮遭到刺殺的事吧?這些都說明了什麼?說明風雨欲來。這次不來則已,一來絕對是來勢洶洶,不但騰龍帝國內部已經動盪不安,而且其他國家也很可能發出大暴動。所以我們要做好充足的準備。” 龍行雲大聲說道,他看了作在周圍的人一眼,這些人都是他最親近之人,而且都是聰明絕頂之人,一開始露出驚訝的表情,不過,馬上就恢復過來,點頭表示支持龍行雲的看法。龍行雲對他們的表現非常滿意,接着大聲說道:“趙雄、雷霆、張雷、芬妮*畢嘉、林風、陳雨、雷雪、陳飛燕你們共同負責龍虎門弟子的訓練,必須儘快提高他們的實力。趙雄,你要好好健身第四隊那些奸細,還可以通過他們傳一些假消息出去,迷惑其他勢力的人。而且你們自己也要加快訓練的強度,我估計大戰不久就要來了,我們最多有兩、三年時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