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老大,你們稍等一會,馬上就好。”調酒小妹應了一聲,就開始忙活了起來,雙手靈活的穿插在各個酒瓶之間。

“服務員,我們的酒怎麼還不送上來,這他媽都半個小時了,你們這店是不是不想開下去了!”

突然一個刺耳的聲音響了起來,蕭天轉頭看去,在一邊的沙發裏看到幾個打着鼻釘、耳釘,頭髮染的五顏六色的小屁孩,懷裏抱着幾個同樣打扮的小太妹。一幫人旁若無人的大聲叫嚷着,在這衆多的顧客之中,就他們的聲音最大。

看那幫小子的年紀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卻肆無忌憚的在這公衆場合和那幾個小太妹各種互摸,就差他媽露點了。

“這幫小屁孩是欠收拾啊!”蕭天嘀咕了一句,但是他現在還真是沒心思管這些東西,低頭接過調酒小妹遞過來的酒和藍詩蓉碰了一下。

“乾杯!”藍詩蓉笑了笑,酒杯和蕭天碰了一下,說道。

蕭天端起酒杯,輕輕的抿了一口,入口先是淡淡的甜蜜,接着就變成了苦中帶酸,到了最後直接變成了苦味。再喝了一口,才成了帶着濃烈的白酒味道的辣味。

蕭天有些恍然,這酒還真像是初戀的感覺,五味雜陳,卻是又回味無窮。

“你們搞什麼?我們的酒還送不送了?你們他媽是看不起人嗎?信不信老子分分鐘叫人砸了你們這破店!”

一個頭發像是小時候老媽奶水不足,導致處於亞健康狀態的一樣,一頭頭髮屎黃屎黃的小子邁着王八腿衝到吧檯,甩手一甩棍砸在吧檯上大聲的喝道。

一棍子下去,吧檯上的好幾個杯子被砸成了粉碎,調酒小妹嚇的渾身像是被電到了一般,身體抖了一下。


調酒小妹用問詢的眼神看着蕭天。

蕭天揮了揮手,淡淡的說道:“看看砸壞了多少東西,翻倍,讓他賠!陪完轟出去!”

有蕭天在,調酒小妹的底氣瞬間就足了。大聲的喊道:“阿強!過來看看,這有個不長眼的小子。”

那黃毛小子,斜着眼睛看着蕭天,呲牙說道:“吆喝,原來你是這麼喘氣的啊!很囂張嘛!我他媽告訴你,敢跟我囂張,也要看你夠不夠那個資本,信不信我分分鐘叫人拆了你這破店。”

蕭天連理這小子的心情都沒有,他不是幼兒教師,沒有義務和責任陪這些小屁孩玩。


“我不管你是誰,賠了損壞的東西馬上給我滾蛋。”蕭天不悅的說道。

那小子還不服氣,手中甩棍一甩,指着蕭天的腦袋冷笑道:“還挺狂啊你!你他媽狂個幾把,知道老子的老大是誰嗎?蕭天!聽說過嗎?整個GS省的大哥,老子是魂堂的人。”

噗~!

蕭天一口酒直接噴了出來,麻痹的差點被這小子的一句話給嗆死。眼皮翻了翻,蕭天看着那個頭髮屎黃屎黃的小子,真是不知道說什麼了。

藍詩蓉使勁的憋着笑,瞅瞅蕭天,又瞅瞅那個小子,實在忍不住問道:“這小子!你小弟?”

蕭天心中真是有一萬頭草泥馬在轟隆隆的奔騰着,他什麼時候有了這麼幾個神一般的二逼小弟。

“小子,知不知道這是魂堂的場子?”蕭天終於拿正眼看了眼那小子開口說道。

“草,你他媽傻逼吧!這場子是不是魂堂的,老子怎麼不知道,不要跟我套近乎,沒用。哥幾個的酒等了整整半個小時還是不見送上來,是幾把幾個意思啊?我不說別的,我們那兒八個人,每個人來個一千塊精神損失費,我他媽就放過你!”

那小子手插在兜裏,瘦的跟個紙板一樣的身體不斷的抖來抖去,十分囂張的說道。

這個時候,酒吧看場子的魂堂小弟,黑雲堂第二分堂堂主阿強帶着一票人走了過來,虎背熊腰,一看就是正兒八經的西北漢子。

阿強走過來,一眼就看見了蕭天,神情一愣,立馬走到蕭天的面前,彎腰喊道:“老大!”

蕭天擺擺手,衝阿強說道:“阿強,這小子哪裏冒出來的?給我送回去,老子的智商被這小子都給磨光了。”

阿強領命擡眼看了一眼那黃毛小子,手一揮,身後的幾個弟兄,就蜂擁上前。

輕而易舉,幾下子就搞定了那小子,根本沒費什麼力氣。

那小子被幾個大漢困住了,還大聲的叫囂着,“不要動小爺我!你們他媽都想死是不?” 蕭天被這小子逗的實在是不行了,這他媽哪裏冒出來的傻逼,裝逼好歹先知道對象是誰嘛!純種腦殘。

坐在那邊的那小子的小夥伴們,一看那小子被阿強幾人制服住了,紛紛朝着衝了過來,手裏抄着幾個酒瓶,氣勢洶洶的就撲了過來。

“放開他!你們這些不長眼的東西,不想活了是吧?”一個和那小子放在一起分不清誰是誰的小子酒瓶衝着阿強的腦袋喝道。

阿強用問詢的眼神看着蕭天,想知道怎麼做。

“統統轟出去,看我幹嗎?”本來蕭天今晚上心情就不好,哪裏知道會遇上這麼幾個腦殘。

阿強領命,三下五除二,這幾個十七八歲的小子哪裏禁得住阿強他們的幾下子,分分鐘全部就給撂倒了。

幾個人直接擡着那幾個小子出了酒吧,也不知道他們扔到哪裏去了,估計也就是扔到外面而已。

“脾氣這麼大,心情不好?”藍詩蓉慢悠悠的搖晃着酒杯,眉毛一挑看了一眼蕭天問道。

蕭天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看了一眼藍詩蓉,他不知道怎麼藍詩蓉去說。

藍詩蓉笑笑,自顧自的說道:“讓我猜猜,今晚那個應該是你的初戀女友。初戀,呵呵,酸甜苦辣鹹,五味俱全,其實你搖晃一下,這些味道就會中和了,就像這杯酒。”

蕭天一陣苦笑,這些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可就難了。

如果真有那麼容易,他也不至於幾次三番讓陳丹逍遙法外,繼續殘害普通的民衆。

因爲蕭天的放不下和不忍心,已經間接的導致十幾個正值花季的少女殞命了。

蕭天的心裏滿是自責,但是心理作梗,他卻始終下不去那個手。

前世的他就是因爲心太軟,所以才栽在了那叛徒的手裏,這一次,難道說他又要重蹈覆轍嗎?

就連蕭天自己也找不出個答案。

“看來我真的一直以來是誤會你了,我杯酒我自罰,算是給你賠罪。”藍詩蓉又重現點了一杯衝蕭天說道。

“威士忌,胃口挺大啊!”蕭天看了一眼藍詩蓉重現點的那酒,笑着說道。

藍詩蓉直接要了一瓶,擰開蓋子,給她和蕭天滿上,胳膊一揚,很灑脫的將蓋子扔出去,說道:“一醉解千愁,今晚上我陪你!”

蕭天笑着接納了,端起酒和藍詩蓉碰了一下。

兩人跟傻了一揚,一杯接着一杯,只是一個勁兒喝酒,偶爾說一句,期間更多的是用眼神交流。

剛好一瓶酒喝完的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一陣騷亂,幾個人衝着蕭天走了過來。

“老大,我把這幾個不長眼的小子給你帶過來了。”那人躬身站在蕭天的面前開口說道。

他的旁邊站着幾個戰戰兢兢的小子,就是蕭天之前攆出去的幾個小子。

睜着朦朧的眼神看了一眼站在他面前的幾人,開口說道:“少昊啊!”

再看看那幾個大氣都不敢出一下的小子,蕭天睜着迷迷糊糊的眼睛問道:“這幾個小子是你的小弟。”

龍少昊渾身一抖,不敢去看蕭天的眼睛,低着頭,說道:“是!這幾個小子不長眼,請老大處罰。”

“一幫小屁孩,出來混什麼社會,回去把你們搞的跟個雞窩一樣的頭髮給我搞整齊了。還有,你那鼻釘,耳釘統統給我摘下來。麻痹的,老子不搞基,老子的魂堂也沒搞基的,對你這種美一點也不感冒。”

蕭天的腦袋已經有些發暈了,舌頭在嘴裏亂繞,手胡亂的指着說道。

龍少昊轉身在帶頭的那個黃毛小子的腦袋上抽了一巴掌,喝道:“聽到了沒有?回去馬上給我搞了!麻痹的,居然敢在老大的面前裝逼,你他媽找死呢!”

“行了行了,帶着你這幾個小子給我滾蛋。”蕭天擺擺手,說道。


龍少昊應了一聲,衝那黃毛小子喝道:“還不謝過老大。麻痹的,老大是不跟你們計較,你們幾個不長眼的。”

黃毛小子在知道今天晚上他裝逼的對象是蕭天的時候,差點嚇的大小便失禁。

他被阿強幾個人扔出迷醉酒吧心懷不忿就去北政找他們的老大龍少昊,想要龍少昊給他們找回這個場子。

但是,誰他媽知道龍少昊聽到他們在迷醉酒吧鬧事的時候心裏就是一咯噔,這幾個小子不知道迷醉是誰的場子,他可是很清楚。

這全市所有的娛樂行業,百分之九十的都是蕭天的主場,這到那裏面去鬧事不是找死嘛!所以他就趕緊帶着這幾個小子趕了過來。

龍少昊還以爲這幾個小子惹到的是別人,沒想到居然會是蕭天,這他媽真是不長眼到家了。

黃毛小子帶着那幾個小子,站在蕭天的面前,躬身,頭低低的戳着,誠惶誠恐的說道:“老大,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我們錯了,謝老大不治之恩。”

蕭天已經是醉的有些迷糊了,伸手攔過龍少昊的脖子,附在他的耳邊說道:“你他媽找小弟也找個靠譜的啊!這些個小子哪裏冒出來的?跟個他媽傻逼一樣。像這幾個這樣子愛出風頭,愛裝逼的小屁孩,一個也別跟我扯上關係,不然我連你一起收拾。”

龍少昊心裏一驚,連忙說道:“是!天哥,我會謹慎處理的。”

“我不管你招什麼人,也不管你怎麼發展你的勢力,但是在用人上寧缺毋濫,小人永遠不可用,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懂嗎?”

蕭天嘴裏噴着濃烈的酒氣說道。

“天哥,我會注意的。”龍少昊被蕭天給嚇出了一身的冷汗,不是說被蕭天給嚇得,而是經蕭天這麼一說,他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的確,他確實是沒有考慮到這些個問題。蕭天的這一番話,頓時讓他醒悟了過來。

“去吧!”蕭天鬆開龍少昊重新坐回到了座位上。

龍少昊帶着那幾個小子走了,蕭天眯着眼睛看着龍少昊的背影,嘴角微微一笑。

但願這小子能夠只長個心眼,魂堂現在人才眼中稀缺,如果是個可塑之才,倒是可以吸收進魂堂。

······

天光放亮的時候,蕭天睜開了眼睛,目光呆滯的盯着天花板看了一會兒,挺熟悉的天花板。

身體一動,才發現在他的胸膛還趴着一個人,皮膚光潔如綢緞。仔細一看那人,蕭天差點驚的自己把自己的舌頭給咬掉了。

一陣頭疼,蕭天的頭重重的靠回到枕頭上,在心裏悲鳴道:“這下子完了,這小妮肯定會殺了他的。”

昨晚上,他們兩個喝了多少,到了最後蕭天根本記不清了。

印象中只是記得好像是喝了很多,最後怎麼回來他都不知道,這小妞怎麼會在他的牀上,他是完全沒有印象了。

這下子算是完了,居然喝斷片了,蕭天這個金丹初期的修真者,喝斷片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也就是因爲昨天晚上,蕭天的心裏壓着事兒,酒不醉人人自醉。

也不知道和藍詩蓉這小妞發生了什麼事兒沒有?但是,不管有沒有發生那種事兒,兩個人都身無一衣,連他媽一件短褲都沒有。就是說沒發生,也沒人會相信。

偷偷的看了看藍詩蓉這小妞還在熟睡,蕭天屏住呼吸,輕手輕腳的將藍詩蓉挪到了旁邊的枕頭上。

翻起杯子就準備往牀下溜,但是,他的一條腿剛剛落地。藍詩蓉突然一個翻身就騎到了蕭天的身上。

蕭天被嚇了一跳,仔細看去,藍詩蓉的眼睛緊緊的閉着,好像還是睡着的摸樣。

但是,睡着怎麼可能動作會這麼迅捷的一個翻身就準確無誤的騎到了他的身上,這小妞原來是在裝睡。

完了!

蕭天在心裏哀嚎了一聲,索性直接躺了下來,閉上眼睛等死。

但是剛剛的驚鴻一瞥,讓蕭天的眼睛差點從藍詩蓉的胸前掙不出來。不得不說,資本真的是相當的渾厚,36D絕對的真材實料。

那畫面蕭天閉上眼睛,瞬間就佔滿了蕭天的腦海,全是白花花的,在他的眼前晃啊晃的,一下子就引爆了蕭天的男性荷爾蒙。

“嗯~”

突然間一聲如同囈語般的輕哼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

······

蕭天瞬間好像發現有什麼不對了,他的男性荷爾蒙剛一爆發,就感覺瞬間全身猛的一收,全身的細胞都愉悅的叫喚了起來。

詫異的睜開眼睛,看見藍詩蓉閉着眼睛,正。。。。運動着。

蕭天該說點什麼?這個關鍵性的時候他是不是該說點什麼?這特麼的不是他睡她!是她被蕭天給上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