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無法收伏,一定要設法將他們給弄進天淵牢,免得將來爲其他宗門所用,對元載宗形成巨大威脅。

然而沒過多久,關勝棠就改變了初衷。

因爲他發現自己居然喜歡上了柳小茹!

其實看看柳玄長什麼模樣,柯蕭一點都不意外這種事情會發生。

關勝棠人品還是過得了關的,倒不至於真搞橫刀奪愛那一套。

在他看來,喜歡一個人,難道不是希望對方過得更好麼?

遺憾的是,無論關勝棠如何隱藏自己的心思,長期相處之下,難免就有蛛絲馬跡會流露出來。

可能是因爲這個原因吧,藍其峯二人在與關勝棠交往百年之後,突然人間蒸發,不知所蹤。

本來關勝棠以爲這纔是最好的結局,開始將精力全部投入到修行以及如何振興元載宗的事業之中。

哪知六百年前,柳小茹突然找上門來,說藍其峯深陷絕境,求關勝棠幫忙救救他。

關勝棠這才發現,哪怕時間過去再久,只需要柳小茹一句話,他便會不問緣由,義無反顧地去幫助她。

哪怕藍其峯出事的地方,位於元載宗所在的萬聖大陸南部海域一座無名小島之上,距離萬聖大陸尚有長達近百萬裏的距離!

不僅僅因爲海洋深處,妖獸強大,本是人類禁區。

甚至從頭到尾,關勝棠都沒顧慮過這對夫婦會不會故意設計針對他。

可能這也是他看柯蕭特別順眼的緣故吧。

他倆本來就是同一類人,一切抵不過他願意。

走之前,關勝棠連後事都準備好了。

只不過那時候塗秀蓮還沒有成長起來,他將宗門託付給了已經隕落的前事務總堂堂主夏無言。

不得不承認,關勝棠的強大是令人歎爲觀止的。


原來海域也沒有傳說中的那麼可怕。

反正從元載宗出發,直至那座無名島嶼,關勝棠一路所向披靡,沒有遇到真正可以挑戰他的威脅。

一直到他和柳小茹抵達那個無名島嶼上空,關勝棠遭受了自成爲修真界第一人以來,除了張圖道意志以外,唯一的一次生命威脅。

襲擊他的,居然是藍其峯!

而藍其峯修爲之高,確實如關勝棠所言,與他僅差一線。

不過在柯蕭看來,這就是關勝棠的另類裝逼。

所謂一線,在關勝棠的比喻裏,差不多是一個小階境界的差距。猶如大乘巔峯對上大乘末期。

所以哪怕藍其峯以逸待勞,準備充分,採取的還是偷襲,依然只能跟關勝棠打個平手。

如果一直持續下去,隨着時間推移,藍其峯將必敗無疑。

然而關勝棠做夢都想不到,藍其峯居然招招對柳小茹下死手!

這特麼還是夫妻嗎?

柳小茹顯然也沒想到,藍其峯竟然利用自己設局陷害關勝棠。

從頭到尾,她便如一隻無助而懦弱的待宰羔羊,完全失去了抵抗意志。

關勝棠不得不耗費大量精力去保護柳小茹。

饒是如此,藍其峯依然無法取得決定性勝利。

關勝棠決定不再戀戰。

反正已經摸透了藍其峯的底,要對付他,有的是機會,何必非要在這種完全不利於自己的環境裏與對方爭鬥?

就在他準備撤退之時,藍其峯突然說了一段關勝棠從未聽過的語言。

本來生無可戀的柳小茹,在聽得這番話之後,嬌軀一顫,隨即便對不惜以生命呵護她的關勝棠出了手!

以關勝棠之厲害,從發現柳小茹出現異樣起,其實依然有足夠反應時間制住柳小茹的。

然而他沒有。

甚至他期盼的,便是柳小茹動手。

對他而言,這叫解脫。

對有婦之夫心懷愛意,本身就是對他一直以來秉承信念的摧毀。

而且他發現自己對柳小茹提出的任何要求,完全沒有拒絕的能力。

假如對方是一個天使中的惡魔,會不會因此而波及整個元載宗?

所以他毫無意外地遭受了重創。

……

關勝棠當然死不了,否則就沒有後來的藍夢月了。

原來,柳小茹居然也愛上了關勝棠。

是藍其峯發現柳小茹變心了,纔會針對關勝棠嗎?

如果是這樣,聰慧如柳小茹,豈會帶着關勝棠往火坑裏闖!

事實是,藍其峯和柳小茹根本不是道侶!

這一點,一直到柳小茹傷了關勝棠,卻在千鈞一髮之際,又充滿痛苦和掙扎地帶着關勝棠逃亡,直至兩人最終結爲道侶之日,關勝棠才意識到的。

因爲柳小茹從未經歷過人事!

然而柳小茹和藍其峯到底什麼關係,柳小茹卻隻字未提,甚至關於她是誰,來自什麼地方,也從來不說。

“彼此相愛,還不夠麼,何必非要提那些不開心的事?”柳小茹如此回答。

對於關勝棠這種徹頭徹尾的舔狗而言,確實夠了。

柳小茹堅決不承認她和關勝棠是道侶關係,關勝棠充分尊重她的意願,所以這世間從來就沒有關於她的一切信息。

一百八十九年前,柳小茹突然告訴關勝棠,她想生個寶寶。

就這樣,藍夢月來到了這個世間。

藍夢月的名字,是柳小茹取的。

“不是藍其峯的藍,而是藍氏的藍。再不濟,孩子也必須隨我姓,總之一定不能姓關。不要追問太多,問我也不會告訴你。”

這是柳小茹給關勝棠的答案。

當藍夢月兩歲之時,柳小茹留下一封書信,簡單地寫了“我走了,不要找我,幫幫孩子”,便不知所蹤了。

柳小茹曾跟關勝棠提及過,她遲早會走。

但是當這一天終於來臨,他還是無法接受。

也就是已爲人父,支撐着他慢慢從柳小茹離他而去的打擊中調整過來。

然而可怕的災難再次降臨。 那一年,藍夢月纔剛滿五歲。

正陪着藍夢月過生日的關勝棠,眼睜睜地看着女兒說要表演一個節目給老爹看,然後隨手一揚,打出一道靈力,擊毀了距離她足有數丈之遠的花瓶!

要知道關勝棠從未傳授過藍夢月修行之法,也不可能傳授。

無數修真界經驗總結,早已證明人類正常踏入修行的年齡必須在八到十六歲之間。

太早了經脈過於脆弱,靈力沖刷下根本承受不住,只會毀掉前程。

太晚則經脈定型,想要拓展,代價之大,難以承受。

大驚之下,關勝棠連忙詢問藍夢月。

結果藍夢月告訴他,在柳小茹離開的前一夜,在她腦海裏烙印了畫滿很多線條的小人圖像,還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文字。

藍夢月覺得好奇,難免就經常如玩耍一般,用意念去捋那些小人兒身上的線條。

捋不順她會覺得難受,捋順了她會覺得好舒服。

經過不斷嘗試,她沒花太多時間,便捋順了前面幾個小人身上的線條。


後來她才知道,那些線條,就是經脈,被她捋順的經脈,就是《斬情訣》的行功要義……

本來兩歲孩子是根本不可能修行的。

但是藍夢月資質實在是太逆天了。

元載宗親傳弟子的門檻是先天道靈靈根。

而藍夢月的資質卻聞所未聞。


看上去和先天道靈靈根非常相似,但是關勝棠卻明顯覺得要比先天道靈還高好幾個層次。

事情壞就壞在這裏。

如果她不夠優秀,只要出現修行徵兆,關勝棠一定能夠察覺。

結果呢,兩歲的她,照樣能通過看圖,自發踏入了修士之列。


而且能做到靈力流動卻不外顯。

這就像一個惡性循環。

因爲她是修士,所以身體特別好,幾乎不生病。

關勝棠夫婦本身過於強大,使得關勝棠以爲這只是遺傳。

再加上小孩兒根本經受不起靈力衝擊,所以也一直沒有刻意探查。

一直到藍夢月靈力外放,擊碎花瓶,關勝棠才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

他知道柳小茹修行的是《斬情訣》,而且一直致力於設法破掉這門邪功。

藍夢月只要稍微描述下那些小人圖像,他立刻就明白柳小茹烙印進藍夢月腦海裏的,便是《斬情訣》!

可惜一切都已經晚了。

……

柯蕭是真理解不了柳小茹的動機。

如果說她爲了修行《斬情訣》,於是通過毀掉自己女兒來斬斷親情,達成目的,那她毛病纔會留下“幫幫孩子”這種留言。

這豈不是證明她俗念難斷,心有牽掛,又何來斬情一說?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