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的遇到什麼強大的高手,府內還有著已經快晉陞為聖獸的「月狐」,絕對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到出事地點。

況且,這次鬼娘也沒有跟隨東方修哲一同離去,她的存在,會使得王府人員的安全更上一個台階。

「四小姐,三小姐,如果有什麼事情,請直管吩咐!」

眾守衛不想再耽誤兩位小姐的時間。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東方鈺彤突然開口:「那個人很可疑!」

眾守門順著她的視線看去,只見那個逐漸走近的醉漢,竟然渾身是血。

那哪裡是什麼醉漢,分明就是一位身受重傷的年輕人。

只見那男子,一身白衣卻是染成了大片的紅色,頭髮散亂,腰間的一把配劍已經折斷,一隻手扶著牆壁,支撐著歪斜的身子。

「什麼人?」

眾守衛反應迅速,大喝一聲的同時,將東方鈺彤與東方玉兒兩人護在身後。

那男子沒有說話,只是抬頭看了一眼,然後腰下的步伐有所加快,卻是差點栽倒在地。

「速速報上名來!」

守門再次大喝,很明顯走來的這位受傷男子,已經被他列為了可疑之人。

那男子搖搖晃晃終於來到了眾人面前,開口的第一句話卻是:「我找你們的小王爺,我有要緊的事!」

他的聲音沙啞,為了說這句話,好似消耗了他很多的體力。

「你到底是什麼人,見我們小王爺有什麼企圖?」守門哪肯放過盤查。

「我是雷洛,快……快救我弟弟……」

撲通一聲,這個受傷的男子竟然一頭栽倒在地,暈了過去。(未完待續。) 雷洛從昏迷中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身上的傷已經做了包紮。.

「你醒啦!」耳邊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

雷洛扭頭看去,說話的是一位上了年紀的老者。

「我這是在哪裡?」雷洛問。

「這裡是『南王府』,你在府門外暈倒了,是兩位小姐命人把你抬了進來。」藺牙子一邊說著,一邊打量著這個身受重傷的男子。

「『南王府』,我已經到『南王府』了么?」雷洛先是一愣,旋即反應過來,有些激動地說道,「我要見你們的小王爺,快帶我去見他!」

「你先別激動,這樣會令傷口惡化。我來問你,你找我們小王爺做什麼?」

藺牙子聲音不急不躁,對於這個陌生的男子,他總要好好問清楚才行,尤其是在東方修哲不在王府的這種時候。

「救人,救我的弟弟,只有他能夠幫助我,也只有他可能幫助我!」雷洛的聲音卻是很急,並且試圖從床上坐起來。

「先躺著別動!你說救你的弟弟,那你總要告訴我,你的弟弟是誰吧,這樣我也好幫你轉達!」藺牙子目光閃爍,不知在想什麼。

「雷牙,我的弟弟叫雷牙,他和你們的小王爺是朋友,快帶我去找他……」

「雷牙?你說雷牙?那個銀頭髮的少年?」

藺牙子一驚,他自然記得雷牙,因為那個少年在王府里住了很長一段時間,並且確實與東方修哲很熟。

「沒有錯,雷牙就是我的弟弟,他現在的處境非常危險,必須快點找到他,如果落到那幫傢伙的手裡,他們一定會殺了他!」

雷洛由於過度激動,已經牽動了傷口,令他的身體一陣抽搐。

此時此刻,藺牙子的腦中出現了數個疑問來。

雷牙身在何處?是什麼樣的處境?那幫傢伙又是指什麼人?背後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當然,他最想知道的是,雷牙有危險,為什麼一定要找東方修哲?


藺牙子一直忙於藥材業和與「判生雙老」學習醫術,並不真正了解東方修哲。

「吱丫」一聲,屋門被推開,東方玉兒由外面走了進來。

她的出現,讓藺牙子沒能繼續詢問下去。

當雷洛從東方玉兒的口中得知東方修哲已經不在府上時,他整個人都呆住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雷洛先是喃喃自語,然後猛地坐起,完全不顧身上的傷口,對著東方玉兒再次問道:「那麼他什麼時候回來?」

「這就很難說了,我弟弟可是去參加『帝國學院爭霸賽』,短時間內是不可能回來的!」東方玉兒誠實說道。

「不行,我要去找他,我一定要去找他!」

雷洛就像是發瘋了般,樣子甚是嚇人。

他沒有聽從藺牙子忠告的後果就是,再一次暈了過去。

關於雷牙遇難這件事,藺牙子思前想後決定飛鴿傳書通知東方修哲,而這段時間,他也會想辦法從這位雷洛的口中問出更多的細節來。

。。。。。。

雷雲嶺,一處被很多人認為是災難之地的可怕禁區。

雷牙坐在石地上,背靠著岩壁,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他的一條手臂已經骨折,臉色白得就像他的頭髮。

「我還是太小看這裡了,難道我真的就走不出去么?」


汗水順著臉頰向下淌,雷牙心中如此想著。

抬頭望了一下天空,雷雲嶺上的天空,永遠都是烏雲密布、電閃雷鳴。

在這裡,每天都會有一場大暴雨。

「我被困在這裡多少天了?修哲那個傢伙,不知有沒有再念叨我?可恨的一個傢伙,明明年紀跟我差不多,竟然比我強那麼多!」

想到東方修哲,雷牙的嘴角浮現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

「看來我是趕不上『帝國學院爭霸賽』了,不知道那個傢伙會不會來找我,希望太別來,我可不希望他看到我這個樣子!」

雷牙又露出一絲苦笑,其實他真正的想法是:不想讓東方修哲過來這裡冒險。

東方修哲贈給他的那張求助咒符,在他越是認識到這裡的兇險,就越是不想使用。

「轟隆隆~」

天空之上傳來了一聲悶雷,將他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

從納戒之中取出一個小瓷瓶,結果裡面就只剩下一粒「回氣丹」了。

「看來我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了,能夠堅持到這裡,已經算是奇迹了吧!」

雷牙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在此刻把這最後一粒「回氣丹」服下。

「轟隆隆~」


又是一聲悶雷,緊接著,天空開始下起了冰涼的雨。

「大家好好找找,絕不能放過任何一個地方,那個小鬼跑不了多遠,他一定就在這附近!」

就在這個時候,隱約傳來了怒喝聲。

雷牙清楚,追兵再一次臨近了。


「如果還有機會見面,我希望再與你斗個高低!」

雷牙一揚手,將最後一粒恢復鬥氣的丹藥服下,不再躲躲藏藏,而是一躍而起。

「你小爺我在這裡,哪一個先來送死!」雷牙大吼一聲,身上冒出藍色的電光。

「找到了,他在那裡,他已經跑不了了……」

在雨水之中,上百高手急速衝來,已經將雷牙的所有退路封閉。

。。。。。。

一隻巨大的火紅色鳥,在高空中急速前行,鳥背之上坐著十幾個少男少女。

「快看,我們似乎快到了,下方的房屋好別緻啊!」李二牛叫道。

「我們已經到『逐獵帝國』的邊境了,再有一會兒,就可以抵達比賽的地點了!」菲米莎看了一眼地圖說道。

果然,大概用了半個時辰的時間,他們便已經可以看到『逐獵帝國』的都城——紫陽城!

為了避免過於引人注目,在「紫陽城」外,眾人便從鳳王鷹的背上跳下,而鳳王鷹則是再次變回迷你形態,繞著眾人頭頂飛來飛去。

「走吧,我們先進城找到報名處,然後好好逛上一番!」

菲米莎大叫一聲,並且向前揮了一下手臂,那意思好像在說:小的們,跟著老娘向前沖!(未完待續。) 「逐獵帝國」在斗戰大陸上,是能夠排上名號的強大帝國,它的都城「紫陽城」更是繁榮無比,加上這一次因為要舉辦「帝國學院爭霸賽」,使得此城顯得更加熱鬧非凡。

走在大街上,可以看到很多慕名來此地觀看比賽的遊客,各種奇裝異服,讓人眼花繚亂。

就好像全天都在慶祝節曰般,敲鑼打鼓,好不熱鬧,各種商販更是在此時大展口才,不斷地吆喝著。

走在異國的街道上,又是如此激昂的氣氛中,對於像李二牛這樣沒怎麼出來過的人來說,簡直就像是到了一個全新的天地,看到什麼都覺得新奇。

「二牛,跟緊吧,別把自己給丟了!」

帶隊的菲米莎開著玩笑說道。

「這裡好熱鬧,人太多了,我都開始有些緊張了!」李二牛憨厚地笑道。

「有修哲在,你們只管把這次當遊玩好了,不要有什麼心理壓力!」

菲米莎說這話的時候,瞥了一眼正在打量左右街道的東方修哲。

此時的東方修哲有些走神,他剛剛好像在人群中看到了熟悉的人,但是再想多看兩眼時,那人已經消失在了人群中。

參賽報名的地方並不難找,整天大街上最多的標語就是關於這一次的「帝國學院爭霸賽」,而且隨便問一個當地人,就可以知道很多有關內容,諸如:比賽場地在什麼地方,旅店的安排,大家比較看好獲勝的隊伍……

「好了,我們終於到了,報完名之後,大家就可以四處好好逛逛了!」

眾人已經來到了一處雄偉的行館前,菲米莎雙手插腰地站在台階上,她的這種舉止哪裡像是一個學院的校長。

在大家邁向台階準備走進這處報名場所時,有著幾個帝國的選手從裡面走出來,並且投來敵意的目光。

從這裡出入的選手,都有可能會成為賽場上的敵人,這種敵意的目光是非常正常的事。

菲米莎一行人原本沒有將之當作一回事,可是對方那種不屑的談話,卻是使得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

「快看那是什麼帝國的代表,難道沒有男人了么,怎麼派來這麼多娘們參賽……」

說話者是一位身材魁梧,身背闊劍的男子,在他身邊的隊友,都是男姓。

他的聲音並不大,在這樣嘈雜的環境下,很容易被忽略。

可是,菲米莎、東方修哲、辰月、辰星、無雙、俞妍玲……基本上都聽見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