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自己的身份泄露,絕對會遭受到這個世界上所有靈王的追殺。所以還是小心為妙。不能在肆無忌憚的亂闖了。

「現在只能先找到巨猿它們了,它們應該不會有危險。」一鳴回頭看到幾百海裡外依舊被神聖法則束縛的鬚鯨。緩慢的像這那裡奔去。


聖骨的力量消失,他體內的玄力再次受到了壓制。不能再次動用了。

一會兒,他已經來到了鬚鯨的面前。後者看到他之後,趕快行禮,內心惶恐,唯恐這個人類一個不高興,像是滅殺剛才那兩尊靈王一般滅了自己。

「求前輩饒命,以後甘願受前輩驅使,赴湯蹈火萬死不辭!」鬚鯨慌忙的發誓,內心顫抖。唯恐一鳴將自己給滅了,遭人驅使總比掉了生命要好得多。而且,有這麼一尊可怕的上古神聖最靠山,以後絕對能在這片世界橫著走。想到這之後,那拜的更是努力了,唯恐一鳴不答應似的。

一鳴原本也想殺了滅口的,不過轉眼一想,有了鬚鯨之後能掩人耳目,甚至能夠代替自己出手。會省卻很多麻煩。所以就點頭答應了。從聖骨上面勾動了一道神鏈,鎖住了鬚鯨的靈魂,以防它反水。

「好了,以後你就先當我的坐騎吧。等我到了陸地自會放了你!」一鳴道。縱身一躍來到了鬚鯨的頭頂,揮手揭開了它身上的禁錮。

「走吧,帶我去陸地尋找我的幾個朋友。再次期間不準泄露我的身份!」

「好的!」鬚鯨應道。乘風破浪的向著陸地的方向飛馳而去,宛若行駛在海洋上的蛟龍。所過之處翻江倒海。

它也知道一鳴有意的掩飾自己的身份,所以故意的避開了那些有靈俠級彆強者所在的海域。大約經過了兩個時辰。一人一獸就來到了岸邊。

陸地蔥翠,山川俊秀,有飛禽走獸在飛馳奔走。一條山脈崇山峻岭,谷峰秀麗,美麗的讓人心醉。

「前輩,這茫茫大陸您準備怎麼尋找它們呀?出了海洋,我就沒有辦法在幫助你了!」鬚鯨道,雖然它是靈俠級別的強者,可是在這九盤山之中玄力受到了壓制。不是天生長有翅膀的生物,很難在天空中自由的飛行。

一鳴點頭,對它道:「你就在這片海域先待著吧,我找到幾個朋友之後,就會來尋你。」

通過這幾個時辰鬚鯨的介紹,一鳴已經大致的了解了這個世界。達到靈王境界之後,就受到了這片世界大道的壓制,如果想要晉陞更高的境界,要麼離開這個世界,要麼憑藉自己的意志突破。

可是自古以來,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突破的少而又少,可以說一隻手都能數的過來。也有一些機緣巧合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如果想要離開這個世界也異常的困難,除卻機緣巧合之外,就要獵殺外界的歷練者,搶奪他們的肉身離開了。這相對的比較容易,不過能進來歷練的實力都非常的強悍,有些甚至能夠短暫的動用玄力。不過並不是沒有,每一次歷練者較多的情況下,都有會幾位強者走出了這片世界。

因此,一鳴知道自己是異常危險的。按照他自身的實力,是沒有辦法真的進入這第三層的,因為這是給靈王級別的強者歷練的地方。可是他卻憑藉著聖骨的力量,干擾了域門的限制,進來了這裡。

他在這片世界可以說是唐僧肉,所有靈王都想著他呢。只要他是歷練者的消息走漏,保準會被裡一層外一層的包圍。

「土行源,百里幻,幻化生,五行凝!」一鳴雖然沒有辦法動用玄力,但是卻能動用五行源根。為了以防自己被這裡的生物認出來,他凝聚四方土行元素,將自己的身體包裹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全身土黃色的巨猿。

全身金光閃閃,毛髮並不是很長,模樣和巨猿大黑倒是十分的相似。他為了行動方便,就以巨猿的形態變化了一下。

雖然他這種形態無法騙過靈俠境界的強者,可是對於同階的俊俠強者,還是能夠騙過它們的。所以,只要繞過那些靈俠的領地,就不會暴漏他的身份了。


「這四個傢伙到底跑到哪裡去了?按理說,它們幾個也應該高到陸地沒多久呀!」一鳴邊走邊查看地面上的痕迹。希冀能夠發現它們四獸的行蹤。

借用土行源根的力量,方圓百米的一切動靜。他都能夠得知。所以,也沒有必要一步一步的尋找。

他在這岸邊飛速的奔跑。尋找著四獸的蹤跡,驚得岸邊的那些飛禽慌忙的飛起,唯恐自己的天敵到來。

他這樣肆無忌憚的飛奔當然惹得很多玄獸不滿,不過他有意的避過了靈俠境界玄獸的所在地,所以並沒有強大的玄獸來為教訓他。

很快,一上午過去了,在中午的時候他終於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

「看著痕迹,它們應該是進入這片森林深處了!」一鳴暗道,這地面上出現的是巨猿、禿狼他們四獸留下來的聯絡痕迹。

只要按照這些標記。就能夠找到它們。可是一鳴沿著這些標記走了大約二三十里的時候,標記突然消失了。只留下一些打鬥的痕迹。

「糟了!難道說它們從第二層來的消息已經走漏了嘛!」一鳴頓時緊張了起來,畢竟這第三層內玄獸的力量可是比第二層大得多,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如果真的被一尊靈王抓了,那麼必將凶多吉少。

「吼……」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了一頭驚慌失措的松鼠朝著他這個方向跑了過來,在樹上上躥下跳的。一直能有狼一般大小的灰色巨貓在後面追趕。

一鳴出手,將那隻巨貓震退了,救下了這隻灰色的小松鼠。

「好了。不要害怕了。」一鳴安慰著這隻受到驚嚇的小松鼠。

很快,這隻小松鼠感覺到了一鳴並沒有什麼惡意,也就不再害怕了。小心翼翼的看著一鳴。

「對了,你在找附近有沒有看到這幾個玄獸?」一鳴動用精神波動。將四獸的樣貌烙印在了小松鼠的腦海中,希望能在這裡找到一些線索。

小松鼠身上並沒有力量,看來是因為出身的時間還晚。只有巴掌大小,所以並沒有修鍊出來力量。也無法開口說話。看到自己腦海中的映像時,如同小雞吃食一般拚命的點頭。

「你見過它們?」一鳴欣喜。詢問小松鼠就是情急之下才會問的,可是萬萬沒有想到竟然真的知道。

通過小松鼠的精神波動,一鳴內心無比的著急。沒想到四獸竟然這的被一尊靈王給抓走了,四個傢伙都受到了重創。

雖然那尊靈王沒有立即殺了它們,不過卻準備將它們當做食物儲備起來,然後過冬用的。

這尊靈王是一頭暴熊,身體龐大,如今快到冬天了。所以,它在四處尋找食物儲備起來,準備冬眠的時候過冬。

按照小松鼠的指引,一鳴很快就找到了那頭棕熊靈王住的地方。是一座山洞,四周沒有什麼石頭,平曠無物。

小松鼠站在一鳴的身上,來到這裡之後,並沒有貿然的進入。而是在此地身體再次的變化,化作了一塊巨石。


沒有過多久,山洞內就走出來了一頭三丈高的巨熊,全身棕色,孔武有力,健碩威武。

這頭棕熊出來之後,來到了這塊巨石旁邊身體在上面蹭了蹭。嚇得一鳴將自己身上的氣息全都壓制到了最低,不敢有任何的波動,唯恐被這尊貨真價實的靈王給發現了。

蹭了幾下之後,這頭棕熊才晃悠悠的離開。等它的身影消失在森林之中后,一鳴才恢復人身,走進了山洞。

這山洞並不是很大,徑直的走進去之後,就看到了被困在那裡受了重傷的四獸。精神萎靡,身上的傷口崩裂,鮮血淋漓。

「一鳴!你……你怎麼……」當它們看到一鳴的時候,真是喜極而泣。本來它們都認為自己這一次完了,必定喪生在這頭棕熊的嘴裡。可是萬萬沒有想到,就在它們絕望的時候,一鳴卻笑盈盈的站在了它們面前。

一鳴伸手制止了它們,掏出幾顆歸元丹塞到它們的嘴裡面。一邊幫它們揭開繩索,一邊道:「廢話就別多說了,咱們要快點離開這裡。一會兒那頭棕熊就會回來了……」

「吼……」

一鳴的話還沒有落音,突然就聽到山洞外面傳來了一聲怒嘯。(未完待續。。) 怒吼驚天動地,山洞上面的岩石都墜落了下來。~頂~點~小!~說~搖搖欲墜,整座山洞像是要坍塌了一般,地動山搖,讓人心驚。

「壞了!被那頭棕熊發現了!咱們快點出去!」一鳴臉色一變,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小心小心再小心,卻沒有想到還是被發現了。

歸元丹的藥效經過一鳴的幾次改進,此時的藥效更加的好了。四獸幾顆下肚之後,就這麼短的時間內,已經好了七七八八了。

當一鳴帶著它們衝到洞口的時候,外面原本平坦的山地,這個時候坑坑窪窪的,已經變成了丘陵。

一尊身高三丈的健碩巨熊,棕色的毛髮根根倒豎,可怕的氣勢驚天動地,這是一尊王者的威勢,讓人心驚膽顫。

「哈哈……沒想到真的釣上來了一條大魚!你是外界來的歷練者!」棕熊的雙眼如同兩隻大燈籠,炯炯有神,讓人不敢直視,彷彿能看透人的靈魂。

一鳴知曉已經隱瞞不下去了,因為這個世界是沒有人類的。被這頭棕熊發現了自己的真身,身份不言而喻了。「放了我們,我有辦法帶你出去!」

「呵呵……你這個玩笑非常的好,如果你臣服於我,我會免你一死!」棕熊哈哈大笑,非常的興奮。看著眼前這個人類,內心激動,這可是多少強者可遇而不可求的機緣呀!沒想到今天竟然就這樣憑空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這真是上蒼眷顧呀!

「你是故意引我出來的?你知道它們是外界的玄獸?」一鳴皺著眉頭問道,按理說這不應該呀。都是九盤山之中的玄獸。就算是第二層進來第三層的也沒有什麼標記,怎麼可能發覺。

「我怎麼可能知道它們是外界的玄獸。本來我只是想要將它們當做冬眠的食物。可是我在出來的時候,卻看到了你變成的石頭。」棕熊哈哈笑道。一臉的得意與自豪。「你也不想一想,我這山洞外面本來就是一片平地,怎麼可能憑空出現一塊巨石!當時我就感覺到了這是假的,所以我就故意蟄伏在了不遠處,沒想到真的逮住了一條大魚!」

一鳴一陣懊惱,暗怪自己當時竟然沒有想到這一點,忽略了細節。當時如果自己幻化成一棵樹木估計就能夠掩人耳目了,因為不遠處就有很多樹木。自己大意了,也正是這一股自信讓這尊棕熊靈王給發覺了。

「哈哈……一個外界來的歷練者。我終於有機會晉陞更高的層次了!多少年了,許多人夢寐以求的事情竟然就這樣憑空落在了我的眼前。真是上蒼對我的眷顧呀!」棕熊激動的哈哈大笑,歷練者,只要得到就能走出這片世界,就不再會受到這裡天地的壓制,晉陞下一重境界了!

「而且一下還來了四個,這真是讓我好生的高興呀!」目光流轉,掩飾不住的貪婪,看著一人四獸。彷彿是饑渴多少年的惡棍看著十七八歲的美麗少女一樣!

「一鳴該怎麼辦?」巨猿龐大的身軀迅速的變大,變成了三丈高。肌肉蟠龍,隱藏著龐大的力量。可是它們根本就沒有勝算,這就像是一個小孩再怎麼強壯也不可能打得過一個成年人。而且還是強壯的成年人。

一鳴思緒百轉,思索著該怎麼才能逃過這一劫。按照幾人的實力,根本沒有辦法斗得過這尊靈王。

「嗡!」金屬的顫抖聲響起。一鳴丹田開啟,三件兵器飛了出來。雪白色的菜刀。寒光閃爍,透發著一股冰冷的夾雜著祥和的氣息。有些矛盾,可是卻又如此的真實。

半米長的長勺散發著黝黑的光芒,彷彿是天外的隕石神鐵打造而成,透發著一股難以琢磨的氣息。還有一件,竟然是一個平底鍋,古樸祥和。

也就是在這片世界裡面了,玄獸不懂得鍋碗瓢盆,如果外界的人類看到,估計都要笑了。一個俠客,竟然用鍋碗瓢盆當武器,這是廚子嘛!

「你們四個使用這三件兵器防身,雖然不能動用玄力,可是卻能夠動用蠻力!」一鳴道,在這裡靈王兵根本沒有多大的作用。可是卻能夠讓它們擋住一兩次的攻擊。

棕熊的眼睛一亮,看著三件兵器頓時露出了貪婪的神色,畢竟它身為靈王怎麼可能連這點眼力勁兒都沒有。「這是靈王的兵器,哈哈……這次可真是賺大發了!」

不能怪它這麼失態,因為這個世界的玄力受到了壓制,雖然它們的修為會隨著肉身的增強而同步進行。可是卻無法使用,所以也就沒有所謂的兵器了。

這兵器也就少數的靈俠玄獸有,是歷代的歷練者死後留下來的,一直被奉為神兵利器。

「給我拿過來吧!」棕熊再也忍不住了,看到這幾件兵器開始動手搶了。翻手向著四獸蓋去,它可不認為幾個螻蟻拿著兵器就能斗得過自己。

巨猿拿著平底鍋,虎王拿著長勺,飛鱗拿著菜刀,而禿狼則是什麼都沒有拿。

「來吧,難道還怕你不成。不過是一死!」巨猿吼吼大叫,端起平底鍋擋在了三獸身前,想要硬接這一擊。

可是一鳴怎麼可能讓它們冒險,就算這一擊不能要了它們的命,也要受傷。所以,他七禁領域開啟,頭頂凝聚出三朵煉化。精氣神瞬間達到了鼎盛,一拳攻擊了上去。

「嘭!」

拳拳相交,可怕的響聲震動四周的蒼穹。棕熊的身體巍然不動,卻感覺到一陣手掌發麻。反觀一鳴,則是被震退了幾步,才搖晃的穩住了身形。

境界差距,縱然是一鳴開啟了七禁領域,也只能堪堪的與之對抗。

「不錯的肉身,不過想要與我斗,還差得遠!」棕熊雙眼瞪得老大。上下打量了一下一鳴的身體,喝道。

言罷。再次動手,這一次身體肌肉蟠龍。彷彿一頭暴龍。拳開天,掌裂地,一鳴只能拼接著土行源根來阻擋,可是也無法硬憾。

「翻江倒海!」一鳴低喝一聲,身後湧現出無邊無盡的浪濤,波濤洶湧吞噬一切。

棕熊大驚失色,沒有料到這個人類竟然還有如此的手段。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冷靜,單腳跺了跺。地面裂開了一個寬十米,深不見底的裂縫,想要將這些洪水阻隔。

「想要阻擋,想法是好的,可惜你無能為力!」一鳴動手,土行源根運轉,快速的將那條大裂縫給添補好了。洪水滔天,繼續朝著棕熊吞沒而去。

見到無法阻擋,棕熊轉身就要躲避。一鳴不可能就這樣的讓對方逃走。前方路上,不停地出現一座又一座的山包,阻擋前者的退路。

不過,棕熊怎麼說也是一尊可怕的靈王。怎麼可能被一鳴這些手段給制服了。見山開山,遇石碎石,根本沒有辦法真箇阻擋住它的腳步。只能拖延一下。

「鎖天束地!」

一鳴控制木行源根,從地面生出一根根的藤蔓像是蛇一般。自動的爬行,纏住了對方的身體。

可是。這些畢竟只是普通的藤蔓,沒有玄力的加持,無法真正的鎖住堂堂的靈王,瞬間就被掙脫了。

大戰地動山搖,原本的山峰都崩塌了,森林都毀滅了,四周的玄獸慌忙的逃命。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大戰的,像是天地都要毀滅了一樣。

棕熊怒了,不再逃走,轉身抓起一塊巨石朝著遠處的一鳴砸了過去。

金色的光芒閃爍,那塊巨石在空中慢慢的開始龜裂,最後竟然化作了細沙,盡數的落下了。

「你們幾個先走,到了海邊讓那頭鬚鯨帶你們先走!」一鳴傳音,讓四獸先走,然後自己可以伺機逃脫。

短時間內,可以動用五行源根的力量來阻撓棕熊靈王,可是長時間卻沒有辦法真的戰勝它。

四獸也知道這個時候不能拖延,轉身就走。

「想走,我同意了嘛!」棕熊冷哼一聲,看到四獸想要逃走,身體化作一道黑影擋住了它們的去路。

一鳴抬手數千藤蔓升起,想要阻擋棕熊。可是棕熊只是抬了抬腳,竟然就瓦解了藤蔓的纏繞。

蠻力驚人,誰能阻擋住。

藉助這短暫的時間,一鳴已經來到了四獸的身前,擋住了棕熊。

單手指出,熊熊火焰升起,想要焚燒棕熊的身體,將它燃燒成黑炭。

「區區凡火,能耐我何!」棕熊任由火焰在自己身上燃燒,卻無法傷害它分毫,毛髮都不可損害。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