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那費拉敢惹事就更好了,正好測試一下這劉鋒的為人——和實力!

挽著劉鋒的胳膊出門,安吉拉多少有些不自在,但他很快發現身邊這個小夥子的肌肉雖然算不得極為健美,但絕對稱得上平滑柔韌,這讓她不禁有些讚歎:去野外歷練過的召喚師,跟學院里那些個公子哥、理想派那看起來隆起實際上卻並不一定有多強大的肌肉比起來就是不一樣!

同時,安吉拉也有些瞭然:在野外歷練,只怕韌性比爆發力更重要吧……

雖然跟拉克絲是好友,但畢竟身為召喚師,安吉拉必須要通過召喚師學院的選拔才能外出,但至今只有7級的她在召喚師學院同齡人中雖然成績不凡,但比起更年長一些的學長們還是弱了一些,自然是爭奪不到外出歷練的名頭,只能在學院里慢慢修行,多打勝仗,早日突破下一個等級。

在召喚師學院的眾多學員勢力中,安吉拉在「若水閣」里擔任一個小隊的副隊長位置,隊長是一個9級召喚師,無論是真實實力超過她一截,但比賽實力卻未必強過她,這也是她作為副隊長的一個原因。

事實上,整個「若水閣」的眾多小隊當中,安吉拉的比賽指揮能力都在前幾名,也正因為如此,她也受到了不小的關注。

不幸的是,每次召喚師學院外出歷練的隊伍中,「若水閣」都只能派出一支隊伍,而她所在的小隊在勢力中由於其他隊員實力的關係只能排在第三、第四的程度,短時間內根本無望獲得外出歷練的機會,這讓她很是無奈。

當然,跟她有同樣無奈的人很多,相互比較之下倒也算不得什麼,最後只得眼巴巴的看著那些外出歷練的年輕召喚師再次回來時實力大漲,而自己幾乎在原地踏步……

悄悄看了看嘴角泛起一絲若有若無笑意的劉鋒,安吉拉心裡或多或少有了一絲氣惱:這樣的小子都能獲得外出歷練的機會,憑什麼我就不行!

與小心思不斷的安吉拉不同,劉鋒還是頭一次以放鬆的心情走在大街上,這讓他很是難得的觀察著周圍的景物和人們。

不得不說這德瑪西亞確實是個秩序嚴謹的城邦,大街上井然有序,完全不像諾克薩斯那哄鬧雜亂、時不時還打上一架的街頭,這裡的一切在劉鋒看來都特別美好。

不過美好歸美好,劉鋒很快發現一些人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帶上了一絲不解和質疑,這種不解和質疑隨後就變成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凝重和敵意。

劉鋒很快發現這些人都很年輕,而且都是男性,在對大多數人眼神中的情感分析了一下之後,他這才發現這次自己完全是躺著也中槍:所有莫名其妙情感的來源都出自身邊的這個女孩——安吉拉。

他劉鋒是見過不少魅力非凡、實力超群的女性英雄人物,因此對這安吉拉的美貌並不怎麼在意,也正因為這種不在意,他才在不知不覺中忽略了這女孩的美貌,把挽著自己手的這個女孩當做了一個普通女孩來看待。

劉鋒可以做到這點,但其他人可未必能行:這安吉拉的相貌身材雖然比迦娜等人遜色一籌,但跟前世的大明星們比起來還是不遑多讓,甚至因為青春氣息逼人,亮點還要多出一些。

以大美女稱呼她雖說有些俗氣,但卻實在不為過錯。

年僅17,身體單薄、臉上還帶著一絲稚嫩的劉鋒被這麼個美女挽著胳膊,自然會惹人羨慕嫉妒恨,而當這個美女是城內有名人物的追去目標時,那羨慕嫉妒恨自然也就變成了嘲笑與譏諷。

而那些面露敵意的,自然就是這漂亮女孩安吉拉的追求者了,或是愛慕者了……

如果是剛剛穿越而來還未獲取強大實力之前的劉鋒,在這種目光的掃視下或許還會有些彆扭,甚至如芒在背,但經歷了連番的生死戰,先是擊潰3級召喚師李茂,緊接著擊殺超級強者李茂,隨後配合3級殘血的格雷福斯擊殺完整狀態5級巔峰英雄斯蒂芬,又從大名鼎鼎的榮耀行刑官德萊文手上逃脫,不久之前還獨自擊殺帕維爾甚至救下德瑪西亞皇子嘉文四世性命的劉鋒,無論是實力還是心境都發生了極大的變化,自然不會再去理會這些普通人的視線。

就算他們的視線再怎麼怒火中燒,再怎麼嫉恨如愁,沒有足夠的實力,自然對他劉鋒造成不了任何威脅。

輕笑了一聲,劉鋒在安吉拉的帶領下來到了餐廳。


選了個角落坐下,安吉拉拿起了桌子上的點餐單頁,但此刻她的心裡卻不是那麼平靜。

她在驚嘆,驚嘆他劉鋒一路而來,在眾多形色各異但絕不友好的目光中表現出的平靜與淡漠!

安吉拉知道,如果換上一個17歲的男孩,估計早在這種讓人有些發慌的目光中逃離了,因為她曾經做過這樣的實驗。

和話題女王閃婚後(娛樂圈) 「圍追堵截」

但那次,那個男孩甚至沒能堅持到餐廳,就在各種各樣怪異的目光中找了借口逃掉了,最終導致的結果就是她安吉拉無奈的跟那個實力不強但卻有些權勢的費拉少爺共進晚餐。

跟拉克絲這樣的天之驕女一起長大的安吉拉什麼樣的人物沒見過,哪會看上費拉這樣的「男花瓶」,這一頓飯吃的自然是鬱悶無比。

不幸的是在曼德勒城召喚師學院學習幾年,跟「若水閣」里的其他女孩子建立了不錯的情誼之後,安吉拉又有些不捨得離開她們,自然也就只能待在這個城市。

更何況,拉克絲離開的時候是從這裡出發,作為好友的她回來時自然也會到這裡找她。

想起拉克絲,安吉拉就更加鬱悶了,這個小妮子居然來了這裡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就走了,唯獨留下這個叫劉鋒的——小子!

看著依舊淡漠如常的劉鋒,安吉拉有些抑鬱的想到:既然這小子是拉克絲的男朋友,那說什麼也得宰他一頓! 有安吉拉這等大美女出場,菜上的自然是很快,不過十分鐘功夫,兩人所在的桌子就被擺滿了。

看著這一大桌的菜肴,劉鋒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自己不過說了句「我付錢」,這丫頭還真是把自己當錢包使啊……

發現安吉拉那雙靈動的眼睛中閃爍著幸災樂禍的神色,劉鋒苦笑著搖了搖頭,就在他準備開動的時候,卻聽到背後有人說話了。

「安吉拉小姐!我可找您找的好苦啊——這小子是誰,居然想憑這一桌子普通菜色就跟您共進午餐?」

微微皺眉,劉鋒回頭看了一眼,印入眼帘的是一個站在兩名大漢中間的華衣青年。

看著這青年眼中那絲不屑的光芒,劉鋒眼睛微微一眯。

怎麼到哪裡,都有這種2b存在,諾克薩斯的李茂如此,不想德瑪西亞竟然也是這個鬼樣子……

剛剛出現的少爺一身血紅色外衣,上面的紫色紋路繪製的極為精美,即使沒有什麼特殊功能,也應該價值不低。劉鋒雖然對衣服沒什麼研究,但看出對方身上這套行頭價值肯定在自己這種地攤貨之上的眼色還是有的。

對方不怎麼客氣,劉鋒也沒必要跟他套近乎,在遞上一個警示性的眼神后就回過頭,看了看那略顯不好意思的安吉拉身上。

看著安吉拉臉上尷尬與興奮並存的怪異神色,劉鋒這才知道自己被拿來當擋箭牌了,這讓他不禁有些無語。

不過既然能住在拉克絲的公寓里,那自然跟拉克絲關係不錯,再怎麼說拉克絲也是把自己從諾克薩斯弄出來的恩人,而且一路上又對自己推崇有加,劉鋒在心存感激之下對她的朋友自然不能太過分。

木葉之元素爆破師 。想到這裡,他不禁暗嘆了一句:也罷,幫你擺平了這個無良少爺,之後我們就再無瓜葛。

比起迦娜的溫順文雅,這安吉拉實在不怎麼討人喜歡,就連那心思縝密的卡西奧佩婭都從沒拿自己當過什麼擋箭牌。

想想當初卡西奧佩婭幫自己給迦娜買衣服,後來又專程跑的老遠去給自己送午餐,劉鋒不禁有些抑鬱:自己和卡西奧佩婭,究竟是誰欠誰的?

就在劉鋒有些感慨的時候,他發現身旁站了兩個人,這兩人自然就是那兩個保鏢形式的壯漢。

抬頭瞟了一眼兩人,劉鋒淡然問到:「安吉拉小姐跟誰一起吃飯,還需要你們管么,這曼德勒城的制度,似乎跟其他地方不太一樣啊?」

現在的劉鋒自然不會再跟以前一樣直接在召喚師大殿直接跟李茂起衝突,他知道自己雖然贏得了拉克絲的支持,但實際上在德瑪西亞依舊是無根之水——沒有背景。

為了避免自己惹上什麼不得了的勢力,他決定先打探一下對方的虛實。

「聽你的口氣,似乎不是曼德勒人啊?」聽到劉鋒的問話,費拉先是微微一愣,當即心裡大定。

費拉是曼德勒城一個男爵家的子弟,而且還是男爵嫡系,比起一般的平民身份不知道要高出多少。

在曼德勒城這個偏遠的地方,男爵已經不是一個小爵位了,要知道整個城市最大的官爵也不過子爵而已,而且還只是挂名在這裡居住,子爵家族主體還是在德瑪西亞中心城市。

事實上,只要手上有點權力和實力的家族都會把家族重心盡量靠近德瑪西亞中心城市,也只有男爵家族這樣的小貴族才會把家族主產業在這種偏遠角落裡。這也造就了在曼德勒城這個地方,貴族極為稀少,一旦跟貴族沾點關係的人都變得牛氣哄哄。

德瑪西亞雖然制度森嚴,但整個城邦還是建立在等級制度上的,光盾皇族無疑是最有權勢的一族,法律對於他們幾乎不具有任何約束力,而對這些貴族子弟的約束力也不高。

只要貴族子弟做事稍微隱蔽點,即使觸犯了法律也不會有什麼大不了的結果,而在曼德勒城這種小地方,貴族幾乎就是土皇帝!

費拉大約24歲,雖然不是什麼土皇帝,但卻絕對算得上土太子,在這曼德勒城裡,幾乎沒人敢得罪他!就連大名鼎鼎的美女召喚師安吉拉,在拉克絲離開的時候也不敢隨意惹惱他!

更何況,這個小子居然還是個外地人!就算他有些實力,但也絕對強龍不壓地頭蛇!

更何況——看了看劉鋒那幾乎沒有肌肉塊的身材,費拉輕笑起來:這傢伙恐怕沒什麼實力吧……

有些悠然的用眼神命令兩位隨從退後兩步,費拉緩緩走到劉鋒面前,用蔑視的眼神看了看劉鋒,隨口說到:「你知道這位安吉拉小姐的實力嗎,想要跟她共進午餐,這麼點垃圾食物怎麼夠!」

說到這裡,費拉很是牛氣的抬起頭,沖著服務員嚷嚷道:「安吉拉小姐大駕光臨,你們竟然只上這種垃圾食品,實在是不識抬舉。還不把店裡最貴的菜端上來!」

語畢,費拉在完全沒有過問劉鋒和安吉拉的情況下,坐在了略瘦的那個漢子遞過來的椅子上,先是甩給劉鋒一個挑釁的眼神,隨後又換上一臉自以為很迷人的笑容,轉向了安吉拉。

此刻的安吉拉正是一肚子惱火,雖說她有點剝削劉鋒的嫌疑,但畢竟點的菜都是自己愛吃的,為了照顧一下頭一次來的劉鋒,她還是考慮了一下對方的感受,點了幾個招牌菜供劉鋒食用。

再怎麼說這一桌子菜也是她安吉拉點的,被這個不明所以的費拉說成「垃圾食品」,要說她沒點怒氣是絕對不可能的。

不過面對這個曼德勒城的貴族少爺,饒是作為7級召喚師,安吉拉也不好在拉克絲離開的時候對費拉鬧的太僵,畢竟對方也是召喚師,又在召喚師學院里有著不錯的地位,跟他鬧崩的話,安吉拉在學院里不會好過。

畢竟他所在的幫派,實力太強大了……

見安吉拉皺著眉頭低頭不語,費拉眼睛微微一眯,又把頭扭到了劉鋒那邊,陰沉著臉說到:「小子,你不覺得自己待在這裡很多餘么?」

原本就對費拉不請自來的行為感覺到有些不滿的劉鋒在聽到這句話后當即湧起一股怒火,之前他還準備試探一下這費拉的底細再做打算,不過現在人都惹到自己頭上來了,他自然不會再有謙讓。

看著一臉陰沉的費拉,劉鋒冷冷道:「這桌子上沒你的位置,滾開!」

聽到劉鋒這麼說,費拉當即瞪大了眼睛,他完全沒想到這個穿著一身普通服裝的年輕人竟然這麼大口氣,一張嘴就讓自己滾。

滾開?

這曼德勒城,還真有人敢對自己這麼說話!?

費拉當即氣樂了,哼哼一笑之後,沖著面前的大漢使了個眼色。

大漢臉色一冷,沖著劉鋒肩膀就摸了過去。 聽到費拉的話,一個大漢徑直抓向了劉鋒的肩膀。

發起攻擊的大漢名叫赫卡,是一名退役軍人,在徒手搏鬥方面有著不錯的造詣,能在這曼德勒城做為數不多的貴族子弟的保鏢,說明了他的身手已經得到了充分的肯定。

面對一個不知深淺的,因此這赫卡也多少收起了輕視之心,雖然出手,但卻並不是貿然進攻,而是留了幾分力。這樣做會使他的攻擊力道降低,但卻同樣使得他在攻防之間能夠及時的做出轉換。

行家功夫一出手,就知有沒有。能夠做費拉的保鏢,這赫卡的實力自然毋庸置疑,即使他留了力量,一拳之下也不是劉鋒這個只經過4個月軍旅生涯召喚師所能對抗的。

砰!

劉鋒用雙手接下這一拳,當即覺得兩隻手都有些發麻,不過好在他接下拳頭之後,趁著對方拳頭的力道又往後退了幾步,這才避免了被對手追著打。

一拳過後,赫卡眉頭微微皺起,他剛剛這一擊的力道不大,但也不是普通人能接下來的,更何況這個小夥子明顯沒服過兵役,身體也屬於瘦弱型的,可為什麼他竟能安然承受住這一擊?

要知道,就算是一個普通的成年人,如果雙手接這一擊,只怕在隨後的半個小時內手腕都處於一種無法再使用的狀態。但看這劉鋒只是甩了甩手又做出繼續戰鬥的姿態,赫卡心裡的震撼就更大了。

不管怎麼說,這小伙的身體素質,絕對夠強!

當然,在戰鬥過程中,僅僅身體素質夠強還遠遠不夠,只有經過技巧的訓練以及大量的實戰練習才能完全發揮身體素質的優勢,而像剛剛劉鋒那樣不斷甩手的動作,絕對不是一個經常參戰的強者會做出動作。

既然是個菜鳥,赫卡的心裡多少鬆懈了一些。

劉鋒的手確實有些發麻,他沒想到一個普通人竟然也會有這麼大的力量,同時也很好奇如果自己也有這力量的話那攻擊力會不會再次提升。

回想了一下和自己戰鬥過的其他召喚師,劉鋒發現只要是大家族的子弟,似乎都因為家族武學能夠提升一些實力,就連那李茂都能提升1點的攻擊,如果自己也能找到什麼好的家族武學,一定會變得更強吧!

心裡一動,劉鋒想起拉克絲在離開之前塞給自己的一本筆記,臉上當即浮現一抹笑容:那筆記應該就是他們家族裡的武學秘籍吧,雖說不清楚到底有著什麼屬性,當總歸比什麼都沒有的要強!

不過那都是后話了,現在劉鋒要做的,自然就是應對眼前的這個壯漢,赫卡!

「接招吧!」見少爺費拉表現出一絲不滿,赫卡不再猶豫,大喝一聲后出手。他決定直接一套連招把這小夥子打趴下,展示出自己的實力,也讓這個小夥子長長見識。

作為退役士兵,赫卡的攻擊就沒有費拉這麼虛華,但他的動作卻更為凌厲,轉瞬之間就繞到了劉鋒一側展開攻擊。

劉鋒反應也不慢,想盡辦法進行躲閃,但他發現對手一旦施展起攻擊就變得沒完沒了起來,而他自己的身體素質雖然不錯,但協調能力上卻差了很多,在勉力躲閃了幾次攻擊之後終於被一拳打在胸口。


這一拳力道可不小,疼的劉鋒齜牙咧嘴的不斷揉起來。

見劉鋒被擊中,費拉當即大呼一聲不錯,隨後叫到:「追擊,把這傢伙揍趴下!」

聽到少爺的話,很快並沒任何錶示。他這一拳擊中之後,沒有任何歡喜,一顆心反倒沉了下來:剛剛那一拳雖然全中,但赫卡卻感覺不像是打在了人的身體上,卻好像打在鐵板上一般。

雖說這個年輕人臉上也露出了痛苦神色,但只要想想剛剛那一拳的力道,赫卡的臉色就變得很難看:自己這一拳起碼也能把人打飛出去,可沒想到只是讓這小夥子揉了揉胸口而已?


一臉陰沉的看了看劉鋒,赫卡把目光轉向費拉旁邊的大漢:貝薩。


跟善於近身搏鬥的赫卡不同,這位大漢更擅長武器的使用,這兩人如果對戰,在不使用武器的情況下赫卡會佔優,而一旦使用武器,貝薩則會有著絕對的優勢。

見赫卡居然開始搬救兵,貝薩眉頭微微一皺,輕輕拍了拍已經穩住身形的費拉之後,走到了赫卡旁邊。

發現對方居然出動兩人,饒是劉鋒也不淡定了:這赫卡一人就打的他毫無還手之力,再加上一個還了得?正在鬱悶之時,劉鋒發現後上來的大漢居然抽出了一柄短劍,臉色變得更難看了。

「狠狠的教訓他!」見貝薩取出武器,費拉兩眼猙獰的喊道,配合他那一臉的鼻血,場面看起來更為血腥。

赫卡和貝薩兩人早在軍隊服役時就在同一個小隊里,相互之間也有過不錯的配合,更是跟諾克薩斯軍隊打過仗,有著豐富過硬的實戰經驗。退伍之後也做過各種體力活,最終把目標鎖定在了私人保鏢上。

德瑪西亞雖然制度比較多,但由於階層的原因,一些貴族在平民心中的地位算不上太好,如果他們的子弟單獨走在外面,是有可能被人一頓胖揍后逃之夭夭的。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