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你放心,我已經在做了,而且已經是略有成效了,相信再不用多長時間,我就可以讓姐姐你成爲這江北地下世界的女王了。”許昌碩討好地說道。

“好啊,那我等你消息!”

說到這裏,凌甜甜話鋒一轉,“話說你剛纔脾氣那麼不好,不會是揹着你那個女朋友在外面偷腥吧?”

聽了凌甜甜的話,許昌碩頓時就不幹了。

上面叫揹着林嘉蔭在外面偷腥啊,自己是當着她的面好不好,而且這女人還是她幫自己攛掇的。

“姐姐你不是在我家裏安監控了吧?”許昌碩問道。

“什麼?所以說,你的意思就是你不僅是在偷腥,還是在家裏偷腥,我告訴你你可不要太過分哈,你那女朋友挺好的。”凌甜甜有些違心地說到。

自從上一次許昌碩從江南離開,這還是她第一次聯繫許昌碩,她不是不想要聯繫,而是爲了剋制自己對他的異樣情感,所以才故意這樣做的。

而今天的這個電話也並不是就因爲她想要催促許昌碩快一點兒統一江北的地下世界,而是她給自己找了這麼一個正當的理由,可以讓自己聽一聽許昌碩的聲音罷了。

“沒有,我沒有,姐,我是那樣的人嗎?”許昌碩頓時就感覺到自己被套路了。

“算了算了,你在江北,我在江南,我也管不了你,掛了掛了!煩!!!”


不耐煩地說完這幾句話之後,凌甜甜便是就直接掛斷了電話,根本就不給許昌碩任何一個說話的機會。

聽着電話那端傳過來的嘟嘟嘟的忙音,許昌碩也是有些醉了,這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裏了吧!

真的是!

“碩哥哥,你怎麼了?姐姐她說什麼了?”林嘉蔭見過凌甜甜,所以就趕緊過來問一問什麼情況。


“沒有啊!就是隨便打個問候電話,所以,美人們,我們的懲罰是不是可以繼續了呢?”許昌碩很快就又恢復了之前壞壞的模樣!

三人對視了一眼,看來他是沒有忘記啊!

本來三個人還以爲許昌碩在接完那個電話之後,就覺得許昌碩會不記得這件事情了呢!

“這規則呢,就是各位回到自己的房間,我一會兒會去到你們每一個人的房間之中,單獨懲罰你們!”許昌碩壞壞地說道。

三人對於許昌碩話中那沒有說出口的懲罰內容也是猜了一個差不多,不過卻是沒有一個人提出異議。

就這樣三個人就都上了樓。

可是伊一和伊夢卻是又因爲那個房間的歸屬到底是誰而糾結了。

許昌碩直接大手一揮,就直接把伊夢調了出來,讓她去住了伊一旁邊的那間房間。

伊夢雖然說不樂意,不過,想到接下來的懲罰內容,所以這份不樂意很快也是被興奮的情緒給壓了下去。

“你們乖乖地等着,就從嘉蔭開始吧!”

許昌碩交代完伊一和伊夢,就直接進入到了林嘉蔭的房間。

因爲之前廳裏已經攢夠了情緒,所以一進房間,許昌碩便是就關上門直接就把林嘉蔭推倒在牀。

而林嘉蔭甚至於連驚呼都沒有來得及喊出聲,就對許昌碩堵住了脣。

一室的春光也是就此展開!

……

許久,直到林嘉蔭連求饒的力氣都沒有的時候,許昌碩才放過了她。

看着許昌碩依舊精力旺盛的樣子,林嘉蔭真的覺得自己的決定簡直就是太對了,要不然這樣長此以往下去,自己還不是要被折騰死。

“寶貝兒,乖乖睡一覺!”許昌碩在林嘉蔭的額頭上留下輕輕地一個吻,便是就關上了門。

而林嘉蔭呢,甚至於連吃醋都來不及吃,就直接睡了過去。

而另外一邊,許昌碩輕輕地推開伊一房間的門,竟然是發現牀上空無一人,就在他疑惑的時候,竟然是有人從背後輕輕地環抱住了自己。

許昌碩感受着這份溫暖,腦海中也是浮現出剛纔在一樓客廳這丫頭帶給自己的視覺和觸覺感受。

雖然說自己纔跟林嘉蔭溫存完,不過,這絲毫都沒有減弱他的精力,可以說這種感覺更是刺激的他精力更加的旺盛了。


感受到背後的那隻小手在自己的胸前不壞好意地遊動,許昌碩再也堅持不住了,直接轉過身,打橫抱起了伊一,絲毫沒有任何憐香惜玉地就把她丟在了牀上,然後整個人就撲了上去。

……

“碩哥哥,你知道我多羨慕嘉蔭姐姐嗎?現在我終於和她一樣,成爲你的女人了,我真的感覺好幸福!”伊一窩在許昌碩的懷中說道。

“你個壞丫頭,你說,是不是在醫院的時候,你就已經開始惦記上我了?”許昌碩颳了一下伊一的小鼻子。

伊一臉一紅,撅着小嘴否認道:“哪有!”

看到懷中的美人兒那撅起來的小嘴,許昌碩不由得心就漏跳了一拍,雖然纔剛剛結束一場戰鬥,可是現在他卻是又被勾起了心思。

話不多說,直接就開始吧!

所以,許昌碩直接低下頭就朝着那撅起來的小嘴吻了過去,等到伊一被吻得有些暈頭轉向的時候,纔像是想起來什麼一樣,提醒許昌碩道:“碩哥哥,你不能老是待在這裏,夢夢還在隔壁房間等着呢!”

“沒關係的,寶貝兒,你太甜了,再一次再一次就好了。”說完,許昌碩便是再也沒有給伊一任何說話的機會了。

在許昌碩的一番努力之下,伊一的結果自然是和林嘉茵一樣的,在沉沉地睡去之後,許昌碩便是翻身下牀去了。 許昌碩真的沒有想到,連續經過兩場,啊,不,是三場戰鬥,自己的精力竟然還這麼的旺盛,而且,他還明顯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真氣似乎還增加了不少。

如果可以,許昌碩真的想要現在就去到一個安靜的地方看看自己的真氣還有經脈都通了多少,只不過,現在還又一場戰鬥等着自己呢,所以現在他還不能去!

只不過,就在許昌碩打開房門的那一刻,竟然直接就看到了伊夢。

“你..伊夢,你怎麼會在這裏的?”許昌碩一臉驚訝地問道。

而且,問完之後,他竟然還回過頭去看了一眼早就已經沉睡的伊一,大有一種被人捉女幹在牀的感覺。

這一室的歡好味道,此時也是刺激着這一對坦誠相對的男女。

許昌碩真的是沒有想到,一向安靜的伊夢她的外表之下竟然包含着這樣一個開放的靈魂。

“碩哥哥,我都等了兩個多小時了,實在等不及了,就過來看看!”伊夢說話的時候,依舊是柔柔弱弱、安安靜靜的。

我艹!

時間過的竟然是這麼快呢麼?

不知不覺,竟然兩個多小時就這樣過去了,怪不得伊夢會着急了。

想到這裏,許昌碩便是再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抱起伊夢,就像是之前跨坐在他的大腿上那種方式抱起了她走回了伊夢的房間。

只不過,許昌碩也是沒有想到自己這個時候竟然又是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這種走路方式也太折磨人了。

……

良久過後,最後一個美人兒也是一臉滿足地沉沉睡去,許昌碩則是直接去衝了一個澡,然後換好一身休閒服,直接就去了天台處修煉。

或許是真的不同的女人能夠開通自己不同的經脈,因爲之前纔開通一條經脈的許昌碩,此時竟然發現自己竟然一下就多開通了兩條經脈。

感受到這一變化,許昌碩頓時大喜過望,人的體內一共是有二十四條經脈要開通,每一條經脈又是對應着不同的真氣,所以說,這開通經脈八成是跟女人分不開了。

雖然說許昌碩驚訝於自己的升龍訣爲什麼會是這麼一個修煉方式,不過,這對他來說,是一件讓他歡喜的好事兒不是嗎?

怪不得自己接連大戰好幾場精力都還這麼旺盛呢,原來原因是在這兒呢呀!

雖然說經脈可以開通,但是真氣還是需要自己來修煉的,因爲那三個美人都還在睡覺,他沒有事情可做,所以就留在天台修煉了,畢竟自己還又大事要完成呢!

三個幫派的最後一場比試已經是近在眼前了,所以說他也是必須要強加修煉纔對,雖然說自己這方的實力很強,不過,對方真正的實力是什麼,他並不清楚,所以,他只有不斷的提升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加的強,纔會有更大的獲勝機會。

因爲這是一場只許贏不許輸的比賽。

想到這裏,許昌碩便是更加專心地修煉起來。

最後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許昌碩終於是在吐出了一口濁氣之後,直接就站了起來,而且在他站起來的時候,竟然一個腳下不穩,差一點兒就要摔倒了。

尼瑪,不是吧,難不成是縱慾過度?

不應該呀?

許昌碩頓時就陷入了一陣迷茫當中,之前自己沒有這種感覺啊,等到他站定之後,便是再一次運轉起了體內的真氣,調整了一下平衡,這纔算是恢復了正常。

奶奶的,這不管怎麼樣,自己也都是要控制一下,不能再這樣得瑟了,不然的話,萬一哪天自己要是再來一個精盡人亡,豈不是虧大了。

想到這裏,許昌碩突然就又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同學會又要開始了。

距離上次同學會其實都還沒有過去多長時間,這又舉行,真的是,一個一個的難不成都是閒的蛋疼麼?

其實,同學會是什麼,人家不都說了,同學會同學會,拆散一對是一對,那就是給大家出軌找一個很好的理由罷了。

上一次許昌碩都沒有參加,不過這一次他是決定參加了的,要不然的話,自己還怎麼收拾宋嫺雅那個渣女。

想到上次自己的好基友告訴自己的事情,許昌碩就不由得氣不打一處來。

看自己這次怎麼讓她現原型。

所以,在好基友告訴他這件事情之後,許昌碩便是就直接請求那個好基友幫自己一個忙,爲此,許昌碩那可是替他把購物車清空了的。

想到清空購物車,許昌碩就一陣的腦袋疼,倒不是因爲他心疼錢,而是,自己那好基友的購物車裏面那都不是正常的東西,所以,想想都是腦袋疼啊。

算了一下日子,好像是明天就是同學會的日子了。

許昌碩冷笑一聲,就直接下樓去了,跟自己現在別墅裏面的三個美女比起來,那宋嫺雅就是個屁,真的不知道自己當初眼睛怎麼會瞎到那樣一個程度,竟然會看上了她。

關鍵是那個女人除了讓他牽過手之外,就連吻也是沒有接過幾次的,更不要說兩人運動了,人家美其名曰說是要把第一次保留到結婚,後來他才知道這女人壓根兒就是嫌他噁心。

麻痹的,真的是想想就來氣,不過也好,自己被那渣女給踹了之後,那可以說真的就是好運爆棚啊,就不要說自己那幾個厲害的姐姐了,就是自己現在的女人,那也是一個賽過一個的。

而且,現在自己還有了三個,哼哼!看來有句話說的對啊,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啊!

說來,自己還要感謝那個渣女拋棄自己呢!

要不是她太過分,在同學羣中抹黑自己,他還真的想要請她吃頓飯好好的感謝一下她呢!

想着想着,許昌碩便是就已經來到了二樓的淋雨房,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每一次修煉完,自己的身上總是會多些黑不溜秋的東西,很難聞不說,還黏糊糊的,所以,每次修煉完,他是都要好好的清洗一番自己的身體的。 許昌碩一邊哼着歌一邊清洗着自己的身體,話說這樣的生活過的是真的好愜意啊!

許昌碩一臉嫌棄地看着那黏糊糊的東西被清洗到了地面上,便是就快速地衝洗了乾淨。

最後,他更是拿起了身體乳塗抹了起來,畢竟,現在不是自己一個人欣賞自己那強健的體魄了,所以說,這該注意還是要注意一下的。

一切就緒,許昌碩快速地走回了三樓,麻痹的,自己之前在修煉的時候,還說要控制一下呢,可是隻要是自己一想到樓上的三個美人兒,他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他折騰了三個美人兒,再加上又修煉了那麼長時間,還有又洗了那麼長時間的一個澡,其實,現在時間上已經是很晚了。

按照許昌碩的話來說,漫漫長夜,不得做點兒有意義的事情嗎?

……

第二天一大早許昌碩就開着他纔買的那臺保時捷出門了。

畢竟,他是發現了,要是沒有一臺好車,這不管去到哪裏都是要先遭人一下白眼的。

所以,爲了避免這個情況,許昌碩便是也直接豪橫了起來。

不但車子豪氣,就連他現在穿的這身休閒服也是價值幾十萬的。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