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蹙眉驚疑道:“難道你們不是來救我們的?那浩然呢?浩然怎麼沒跟來??”

“他……”

沈正威緊緊蹙眉,猶豫了會,才低沉道:“抱歉,夏浩然已經去世了……”

“什麼?!”

婦女渾身一顫,滿臉震驚之色:“怎麼會……浩然怎麼會死……他不是守備軍的玄將嗎……”

看着對面兩人面露愧疚之色,婦女突然雙目一瞪,猛然伸手,穿過欄杆直接抓住沈正威的衣服,怒問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害死了浩然?!”

“夫人?!你不要激動!”

見狀,周大耳一驚,剛要伸手阻止,卻突然瞳孔緊縮,大驚道:“大人小心!!”

噗嗤!!

話音未落,一聲悶響!

只見婦女雙手成爪,直接抓進了沈正威的胸口之中,鮮血淋漓,觸目驚心!

“你?!”

沈正威面色漲紅,猛然爆喝一聲,隨即一掌將對方擊飛在地,而其自己則踉蹌數步,連連後退,捂着胸口的傷勢,面色難看至極!

“大人?!”

周大耳連忙扶住對方。

而沈正威捂住傷口,緊緊盯着牢房裏的婦女,咬牙道:“你不是夏浩然的妻子!”

“不,她的確是夏浩然的妻子。”

突然,一個聲音從一旁傳來,驚得兩人連忙轉頭看去。

只見一名高瘦男子正從剛纔沈正威所在的那條暗道裏慢慢走出。

“龍興巖?!!”

看着對面男子和其身後的龍衛,沈正威瞳孔微縮,驚怒道:“原來你藏在了這裏!!”

“呵呵,這裏是龍家的地底,我不在這,還能在哪?”

龍興巖微微一笑,緩緩伸手,按下一旁的開關,挑眉道:“我反倒想問問,沈大人爲何會出現在我們家的地下?”

“這是?!!”

沈正威還沒來得及回答對方問題,便聽到一陣悶響,只見旁邊的牢房欄杆已全部打開!


其中的關押之人正一個個皮膚泛青,眼神逐漸從茫然變得兇狠,慢慢看向沈正威兩人!

“這……這不是普通人?!”

周大耳驚呼道:“他們都是你們的屬下?!那你爲何還關着他們?!”

“這牢房可不是爲了防止他們逃跑……”

龍興巖咧嘴微笑,後退至一間已然騰空的牢房中,將自己關在其中後,笑道:“只是怕他們暴·亂罷了。”

“什麼?!”

聞言,沈正威面色一驚,連忙看向擺脫牢房束縛的衆人。

只見他們一個個神色逐漸扭曲,力量慢慢上漲。

而之前的那名婦女更是已皮膚全部泛青,神色癲狂,直接撲向沈正威兩人!

“見鬼!去死!!”

砰砰砰!

見衆人圍向自己,周大耳面色驚怒,猛然開槍,朝衝來的人們射擊。

頓時,正要撲來的幾人摔倒在地,動彈不得,但其傷口卻在逐漸癒合。

“果然是光明會的功法!”


沈正威雙眼一眯,看着周圍越來越多的人羣,冷靜分析道:“不過這些人似乎實力不強,應該還有機會逃出去。”

“呵呵呵,沈大人,我忘了說一件事。”

這時,把自己關在牢房裏與衆人隔開的龍興巖,突然笑道:“我剛纔說了,那婦女的確是夏浩然的妻子,而其他人,也的確都是江南百姓……”

“你傷他們時,可就是在殺害江南百姓哦~”

“什麼?!!”

聞言,沈正威兩人皆是大驚!

他們都是普通人?!

那爲何會這種邪功?!

想到這,沈正威突然注意到人羣中同樣變成青皮的龍衛,頓時恍然!

難道他們跟龍衛一樣,全都被人控制了?!

不對!應該沒有完全控制,要不然龍興巖也不至於把自己躲進牢房裏!

沈正威目露寒光,掃視周圍衆人,暗想:恐怕這些人都被光明會用某種方法改造了!

雖然會使用光明會的詭異功法,但他們的精神似乎有些問題,光明會還不能完全控制……

“還我丈夫……還我丈夫……”

之前被打傷的婦女,此時又慢慢爬起,槍傷正逐漸癒合,看着中間兩人,神色瘋癲,繼續朝前抓去……

……

……

與此同時,另一側。

堯風看着地上的光頭男子,腳踩胸膛,單手掐脖,彎腰俯身,冷漠問道:“告訴我,你們剛纔在幹什麼?!”

看着身前魁梧恐怖的高大男子,光頭男神色惶恐,驚懼道:“你……你是誰?!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你只要回答我的問題。”

堯風加大力量,陰沉道:“要不然我現在就掐斷你的脖子!”

“我……嗚嗚嗚……”

光頭男面色發白,脖子處青筋暴起,被對方掐得發不出聲來:“這樣我……我……我說不了話……”

聞言,堯風面色冷漠,手指剛一鬆力,光頭男立馬仰頭大喊:“快救……唔?!!”

話音未落,堯風猛然一捏,光頭男脖梗瞬間斷裂,聲音戛然而止!

而堯風繼續伸手,按住對方胸口,用能量微微一震,光頭男頓時雙目一瞪,隨即腦袋一撇,眼中生機徹底消逝。

堯風面無表情,轉頭看向一旁躺在地上的女護衛,冷聲道:“我知道你們有恢復身體的能力,所以我用武力震碎了他的心臟,他不可能再醒過來了。”

見狀,一旁面色發白的龍建渚,小心靠近道:“堯、堯先生,這女的已經死了,你跟她還說什麼?”

聞言,堯風眼神冰冷,慢慢走向女子身前,手同樣放在對方胸膛處,隨即逐漸聚集武力,緩緩道:“你如果再裝死,我就震碎你心臟了……”

“啊不、不要!”

話音未落,女子猛然睜開雙眼,嚇得一旁的龍建渚差點跳起來:“臥·槽!剛纔不是被打穿腹部了嗎?怎麼還沒死?!!”

“沒擊中要害,他們死不了。”

堯風移開手,冷漠看着慢慢爬起的對方,淡漠道:“告訴我,剛纔你們在做什麼?”

聞言,女護衛面色微白,勉強站起身來,剛要說話,便聽到暗道盡頭處傳來了一陣聲音。

“是誰在裏面?王少,剛纔是不是你在喊?!”

只見,之前圍在石盤的那名老者正眉頭緊促,帶着數名護衛,小心謹慎地往暗道中走來…… “嗯?沒人?”

走至暗道中,老者和護衛左右掃了眼,蹙眉道:“難道剛纔真的聽錯了?”

“吳老!別看了,王少說不定正和那女護衛玩得高興呢,在這哪會出什麼事啊!”

石洞裏,那肥胖男子喊了聲,隨即道:“好久沒上去透透氣了,要不我們幾個出去玩玩吧。”

“好!這幾天累死了,是該休息了!”

另一名男子立馬答應道。

而暗道裏的老者再次看了眼四周,微微皺眉,暗自道:“算了,在這裏應該也不會出什麼事。”

說完,他便轉身帶着護衛離開。


……

隨即,等衆人全都離去後,暗道內緩緩走出了三個人影。

“堯先生,你太厲害了,一瞬間就把我們帶離那麼遠!”

龍建渚滿臉吹捧之色,而一旁的女護衛敬畏地看着身前的高大男子,內心仍是震驚不已。

剛纔老者聲音剛起,堯風便立馬帶兩人遠離,不過一眨眼的功夫,便已順着暗道退出上百米。

在昏暗的環境裏,老者在洞口處根本就發現不了已經瞬間遠離的三人。


“現在你可以說了。”

這時,堯風緩緩轉過身來,冷漠看向身旁女子。

聞言,女護衛頓時一驚,連忙道:“好、好……我這就告訴您。”


說着,她小心來到石洞中的石盤旁,解釋道:“這是提煉陣法,剛纔他們便是通過這個陣法提煉祭品體內的力量。”

“祭品?”

堯風微微蹙眉:“剛纔那懸浮在半空中的人是你們的祭品?爲什麼我看那人的皮膚也微微泛青?”

“大人,並不是會‘鐵皮’功法的人就是我們的人。”

女護衛微微低頭,敬畏道:“那祭品原本不過是普通人,是通過改造後,才學會了光明會裏的基本功法。”

“既然是祭品,你們爲什麼要教他功法?”

龍建渚不解地看着對方。

“準確來說,不是我們教的,而是改造身體後,他們自然就會了,只是都停留在基礎階段。”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