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佳佳在信息裏面說已經根據相關法律讓威廉姆斯他們付出了代價,這讓周小龍得以放心下來,不然他還擔心由於威廉姆斯是外國著名醫學專家的原因,捉了也不能對他怎麼樣。

周小龍回覆了一下五姐的信息後,便立馬起牀去洗漱,然後換了身衣服,準備出發去和二姐一起參加所謂的賭石交流會。

李月把地址發給了周小龍,叫他直接開車過去就行。

這時候周小龍纔想起來,自己的跑車還放在昨晚吃宵夜的地方,並沒有開回來。

無奈之下,他只好先打的去取了自己的車,然後再開車過去。

這個賭石交流商業區是新開的一個市場,算是國內最大的賭石市場。周小龍開車到這裏後就發現了規模龐大,而且人流衆多。

“弟弟,你終於來了。我的朋友剛開完了開業剪彩儀式,現在就可以進去隨便逛隨便買了。”

李月出去迎接了周小龍。

“額!這麼快,那真是不好意思。我由於要去取車,所以來遲了。”周小龍解釋道。

“沒事,開業剪彩儀式,你來不來也無所謂。你姐我在就行了。”

“也是,我二姐是首富,能來撐場面已經算是給足對方面子了。”

“你這嘴巴感覺天天都是吃蜂蜜的節奏。”

“哈哈哈,你們幾個姐姐都是習慣說我吃蜂蜜,敢情小時候我經常偷蜂蜜吃嗎?”周小龍笑着說道。


“那是當然,小時候你最喜歡吃蜂蜜了,連吃個糉子都要蘸着蜂蜜來吃。”

這次系統倒是給對了一次記憶她們,因爲小時候的周小龍確實喜歡拿着糉子蘸着蜂蜜吃。

“二姐,這個賭石交流會需要開會什麼的嗎?該怎麼弄?”

“不需要,其實我就是來商業捧場一下而已,這個老闆和我是商業上的朋友。所以他開業,我就來捧場一下。然後如果我有分公司要開業,他也會去捧場一下。就是如此。”李月解釋道。

“那明白了,意思就是我們隨便逛逛,然後買幾件翡翠原石什麼的就可以了?”

“大概是這個意思吧,所以我才叫你來陪姐好好逛逛。不過這東西竟然叫做賭石,想要買到翡翠原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一定的專業知識和運氣。”李月回答道。

周小龍一聽,本想說些什麼。卻突然想起了自己昨晚抽到警花姐姐的時候系統似乎還送了一個無敵透視技能給自己。

無敵透視技能?按照字面意思不就是自己能擁有透視的技能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只要激活了這個無敵透視技能不就可以輕鬆透視這些原石,然後判斷出哪一塊原石有真的翡翠料了嗎?

想到這裏,周小龍就甚是激動。有了這個透視技能,那可又是一個發財的好幫手啊。 無敵透視技能之前並沒有激活,周小龍打算激活它試試。

於是,他藉故要去洗手間洗一下手,然後把腦海中的隨機簽到系統給呼喚了出來。

“系統,我是不是有個無敵透視技能沒有激活?”

“不錯,宿主還沒有進行激活。請問是否要進行激活呢?”系統回答道。

“激活。”

“無敵透視技能正在激活中,請宿主耐心等待……”

“無敵透視技能已經激活,恭喜宿主擁有了無敵透視的能力。”

周小龍一聽,甚是激動。由於他正在洗手間,所以便試着啓動了一下無敵透視技能,結果真的就直接把牆壁都給透視了,對面異性洗手間的情況如同一面鏡子一樣一目瞭然。


阿彌陀佛,罪過!罪過!我無意看見。

周小龍立馬就收回了無敵透視技能,然後洗了個手,高興地走了出去。

“弟弟,你是不是半路撿到錢了?”

“撿到錢?沒有啊!二姐爲什麼會這麼問?”

“如果沒有半路撿到錢,你爲何上個洗手間回來臉上就一直掛着笑容。”

“原來你說的是這個啊!那是因爲我剛洗了個手,我聽說在賭運氣的時候,洗手能增加運氣。”周小龍胡亂編造道。

“額! 舊愛重提2總裁,不要耍花樣! 、行吧,那等一下二姐看看你的運氣如何。”李月笑着說道。

“二姐就放心吧,我今天肯定百發百中。”周小龍自信地說道。

有了無敵透視技能,周小龍自然不會擔心被坑。至少不管翡翠料色如何,他選中的必然是都有料。

“少在這裏吹牛,等一下你就知道現實是多麼殘酷了。”

李月還沒有見過有人能夠百分之百的命中率,所以自然是不太相信周小龍能做到。

“嘿嘿,等一下二姐就會發現今天是有奇蹟的。”

“好好好,等一下二姐就好好地看看你是怎麼創造奇蹟的。走吧,我們先過去,邊走邊聊。”

李月拉着周小龍的手來到了一個賣翡翠原石的交易中心,這裏的攤位翡非常的多。由於第一天開業,光顧的人也很多。現場人山人海。

“來咯, 射程之內遍地真理 ,塊塊有料,料中精品。”


這個時候,一個老者使勁吆喝的聲音傳了出來。

周小龍一聽,順勢地啓動無敵透視技能掃視了一遍。不禁在心裏面沃了個一個槽!這老頭真特麼的黑,除了其中一塊石頭有料之外,其餘的基本都是普通的石頭。竟然還敢對外宣稱說塊塊有料

難怪二姐會說賭石交易市場到處都是坑!如果自己不是有透視的能力,一旦去購買,基本都是虧錢的節奏。

周小龍打算懲罰一下這個老頭,既然你只有一塊石頭是有料的,那我就把你唯一的一塊有料的買走。

“二姐,我們去那邊看看如何?”周小龍拉住了李月,然後建議道。

“行,那就聽你的。去看看。”

老頭見有客人上鉤後,立馬就露出了一個壞笑。

熱情地招呼道:“兩位今天真是運氣好啊,你能來我攤位這裏,說明了你們今天肯定會買到有料的原石。因爲我這裏的石頭塊塊都是有料的。”

“呵呵!有沒有料,不是你說了算,得我們好好選選。”李月說道。

“那是當然,那是當然,我只是把我們攤位的真實情況告訴兩位罷了。你們隨便選,選好哪塊就告訴我,價格上可以優惠。”

“老人家,這一塊石頭多少錢啊?”


周小龍把有料的那一塊石頭找了出來,然後直接問道。

老頭一聽,不禁愣了一下。心想:難道今天遇到行家了?一出手就直接拿到有料的?

打量了一番周小龍後,老頭的顧慮又取消了。覺得周小龍這麼年輕,不可能有如此高明的判斷力。剛剛肯定是碰巧罷了。自己只要忽悠一下他,估計就會放棄這一塊有料的石頭了。

於是,他想了一下,便機靈地說道:“這位小夥子一看就是外行,這一塊原石是我們攤位最差的一塊,也是最便宜的一塊。要是今晚賣不出去,我還打算扔了它呢。”

周小龍看出了對方的心思,嘿嘿,不就是想忽悠我放棄這一塊有料的原石,然後去買其他的石頭嘛。那我就好好地陪你玩玩。

周小龍隨手拿起了另外一塊石頭,然後又問道:“那這樣一塊呢?和剛剛的比,哪個價格高?”

“小夥子,你真是一點就通。就你剛剛拿的那一塊纔是上等好原石。如果沒有猜錯的話,裏面肯定有上等的翡翠。至於你之前拿的那一塊嘛,不是一個檔次的,價格就差遠了。”老頭繼續忽悠着。

“你就直說吧,這兩塊分別是多少錢?”

“這一塊嘛就是普通的石頭,我要是賣貴了給你,我自己良心上過不去。這樣吧,收你50塊錢,至於這一塊嘛,就1000。”老頭故意說道。

老頭自認爲這一招是高明的,以他的經驗,一般人面對自己這麼說都基本會認爲五十塊錢的石頭是普通的石頭,那麼花五十塊錢去買一塊普通的石頭就不划算了。所以都會放棄。

而那一千塊的石頭就充滿了未知數了,因爲大部分人的心理都會覺得如果沒有料的話怎麼會賣那麼貴?至少貴的比幾十塊錢的更加大概率有料吧?

此時的老頭爲自己機靈偷偷地洋洋得意着。

“小夥子,這一塊就是普通的石頭,我看你五十塊錢就不要浪費了。還是留着買點水果吃吧。”

就在周小龍打算說些什麼的時候,突然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走了過來,笑呵呵地勸說道。

“原來蔣專家,你也來這裏湊湊熱鬧啊。”

李月認出了這個老者是賭石協會的專家蔣安,所以便主動地打起了招呼。

“喲!原來是李總,真是幸會幸會,能夠在這裏遇到你。你李總都過來捧場,我蔣某人自然也得過來看看嘛。”


發現是女首富李月後,蔣安立馬就客客氣氣地回答着。 李月聽到蔣安說那五十塊錢的石頭是普通的石頭後,也立馬建議着周小龍。

說道:“弟弟,這位是賭石業內的專家蔣安,他都說了這一塊石頭是浪費錢,我看就買那一千塊錢的那一塊吧。”

“原來這位是李總的弟弟啊,失敬失敬。”蔣安客氣地對周小龍說道。

“對對對,蔣專家說的在理。這石頭太過普通了,你買了我良心還過不去呢。”攤位的老頭立馬就機靈地配合着說道。

“多謝蔣老的提醒,不過這一塊石頭雖然普通,但是我看好它。所以我決定買下它。給,老人家,這是五十塊錢。”

周小龍壓根不給對方反悔的機會,直接就拿出五十塊錢交到了對方的手上。

“這……”老頭開始懵逼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小夥子真是高手?可是不對啊!連蔣安這樣的業內專家都看不出這一塊石頭有料啊,他怎麼知道。

一定是僅僅是胡亂買的而已。於是,他想了一下,便故意說道:

“小夥子,五十塊錢也不多,這樣吧,我也不坑你。你現在還可以反悔。只要你說不買了,把這一塊石頭放回原處,然後我就把五十塊錢還給你。”

“多謝,不過不需要。這一塊石頭我買了。現在錢你已經拿了,這一塊石頭可以是我了嗎?”周小龍故意問道。

“當然,按照交易規則,現在石頭在你手,錢在我手。說明了交易已經成功。可是我還是建議你買另外這一塊,然後這一塊退還給我。我把錢給你。畢竟坑你這麼一個年輕小夥子的錢,我良心上實在過不去。”老頭又故意忽悠着。

他就不信了,難道他幾十年的經驗都忽悠不了你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

“是啊!李總老弟,犯不着花個五十塊錢買個普通的石頭回去。我看你還是不買這一塊石頭算了。買其他吧,我和你慢慢挑選一番如何?”蔣安也勸說道。

“多謝蔣老,不過不必了。這一塊石頭裏面百分之百有料。”

現在石頭已經屬於自己,周小龍也就可以放心地說出來了。

“什麼?百分之百有料?這不太可能吧。給我再看看。”

蔣安不信這個邪了,繼續地拿起周小龍手裏的石頭仔細地瞧看了一番。最終還是無法發現這一塊普通的石頭裏面會有料。

“李總老弟,我看你這次五十塊錢真的要打水漂了。這裏面壓根就沒有料。我幾十年的經驗,準錯不了。”蔣安笑呵呵地說道。

“小夥子,你看,蔣專家都說了裏面準沒有料。我看你還是退回來給我吧。”老頭依然是不死心,試圖繼續扮好人忽悠着周小龍。

“不!這塊石頭已經屬於我了。我說裏面有料就絕對有料。不信的話,我們現場切開來看看。”周小龍自信地說道。

“這……”店家一臉的尷尬。畢竟他是知道里面有料的,周小龍不願意退回來給他。那麼交易就成功了。他也就便宜的賣出了一塊有料的原石。這簡直是虧大了。

“我蔣安就不信了今天還會看走眼,行,那我們就現場切開來看看。這石頭裏面要是真的有料,我蔣安以後叫你師傅都行。”蔣安自信地說道。

“嘿嘿,蔣老不必激動。我們隨便看看就行了。”

鑑於對方和自己的二姐認識,周小龍也不想和他打賭,免得傷了感情。

“無妨,如果這一塊石頭裏面真的有料,說明了你在這方面的見解確實有獨特之處,那麼就值得我蔣安稱呼一聲師傅。這並沒有什麼不妥的。”蔣安大度地說道。

“弟弟,你就隨便切吧。蔣專家不是那種小氣之人。”一旁的李月說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