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肅容見狀也是緊捏鼻頭,都不敢直視。

“好了,小水你別囉嗦了,我這不是很忙嗎,每天都要進行大量的訓練,根本沒時間管那些事!”

“難怪問我家有沒有保姆!”安肅容小聲的嘀咕着。

“所以啊,你家有保姆,那真是再好不過了,免得一身的衣服還得自己洗!”

人多就是力量大,這不帶衣服全部打包好了,而那些扔在一邊穿臭了的衣服,安肅容強烈建議不要了。

“那件黑色的西裝,還是你給我買的呢,得拿走!”平陽楓庭眼睛對櫃子上那件很重的汗酸味的西裝說道。

“不要了,我不缺那點錢,重新給你買!”

小水也在一邊附和着“是啊,不要了,都臭的洗不掉了,我受不了了,我要逃出這裏”小水拎着一袋衣服慌慌忙忙的逃出了門。

安肅容強拉着平陽楓庭的手往外面走“走啦,說了不要了,我給你買新的!”

“不要!”平陽楓庭一下甩開了她拽自己走的手,低沉的頭,有些情緒低下!”安肅容以爲自己惹他不高興了,小心翼翼的問道“怎麼了?”

“那可是你送給我的第一件禮物的其中之一啊!”平陽楓庭彷彿很泄氣安肅容竟然說出那種話,這可是她當初給自己買的衣服。

“這樣嗎?”安肅容聽出了平陽楓庭爲什麼低落的原因了,也很感動他會這麼珍惜自己給他買的衣服。

安肅容走過去,不顧衣服的汗酸味,找了個袋子,將那套黑色的西裝,給裝了起來,這才悻悻的回到平陽楓庭身邊“給你拿好了,走吧!”

平陽楓庭怪異的看着她手裏給自己拿的衣服,默不作聲。

“還有什麼要拿的嗎?”安肅容見他低沉的還是沒說話,以爲還有東西忘記了呢。

平陽楓庭搖了搖頭“沒有了,走吧!”

中途又開車陪小水去買衣服,小水因爲現在穿得還是一件睡衣。小水原先的衣服一身的血外還裂的不能穿了。

安肅容從平陽楓庭口中知道小水的事後,是很可憐小水的,而且小水長的那麼惹人愛,想不喜歡都難,可是小水可不喜歡安肅容,還不就是吃醋安素容跟她的楓庭哥哥總是膩膩歪歪的打打鬧鬧,小水就總是憋在心裏生悶氣。

可是在經過安素容買一大堆好吃的零食給小水後,小水將那股對安素容的怨氣暫時性收了起來,安肅容某天晚上,還在送來零食的安肅容面前放言說“看在零食的份上,我把楓庭哥哥暫時借你了,你可得好好對他,不能讓他生病了,不能讓他不開心了,更不能讓他覺得孤孤單單了,他最害怕的就是孤單了。”小水最後的話,真是說到平陽楓庭心坎了。當場平陽楓庭激動就一把來了個平常的熊抱“小水,我可愛的小水”然後在安肅容的咳嗽中,平陽楓庭面無異常的將 一臉口水的小水放開了,還一本正經的發表着感想“味道不錯,全是零食味!”

於是小水羞紅了一張小臉的一頭撇向一邊。

到了裝修大氣,豪華如殿堂般的服裝店。門外,幾個打扮統一的推銷員集體鞠躬道“歡迎您們的光臨!”

店內比上次安肅容帶自己去的她那家店,還要豪華,裏面不過都是女士服裝,樣式鮮豔,好看,又充滿了時尚前沿的氣息。

小水是看的目瞪口呆,但是她好像也跟平陽楓庭第一次來的時候一樣,也是看見好看的衣服後,就跑過去,摸了摸,然後看了看價格後,一臉喪氣的。小水以爲會是楓庭哥哥出錢,她很爲平陽楓庭着想,就是怕平陽楓庭買不起衣服掉了男人的面子,這些還是在國安局內,某個姐姐教她的,當然不可能是焰顏,焰顏整天都是板着一張撲克臉,哪裏會跟她說這些。

“楓庭哥哥,算了吧,我不喜歡這裏的衣服”小水走過去牽着平陽楓庭的大手,說自己不要,但是她的目光卻出賣了她,眼睛一直在那些好看的衣服上舍不得的亂轉。

安素容看出來了小水那捨不得的表情,暗自也知道小水是在擔心錢的問題,於是湊在小水耳邊悄悄的說了幾句話。

“呀,真的啊!”小水在聽了安肅容的悄悄話後,是一臉震驚。

安肅容順直了跑到肩前的長髮,點點頭“真的哦!”

平陽楓庭疑惑的想着,安肅容跟她說了什麼,讓她怎麼開心?


“這件好不好看?”

“這件呢?”

“還有這件粉紅色的裙子呢?”

“還有這件、這件、這件。……”小水興奮的試完一件又一件,全部都挺合身的,但是她很難在這些衣服面前做出抉擇,因爲都太好看了。平陽楓庭則是坐在凳子上打了個哈秋,機械式的說着“好看、好看、好看”

安肅容走到那些一直跟在小水身邊拿衣服的推銷員MM淡淡的說道“她剛纔試穿過的所有衣服都給我打包,對了,買這麼多,你們能寄貨嗎?”

一個手拿着一堆小水試穿的推銷員,點頭說“能的”

“好的,安肅容從自己包裏拿出一本小冊子,在上面記錄着什麼”


“肅容別了吧,這麼多,太費錢了,她隨便穿個兩件就行!”平陽楓庭知道這些衣服的不菲,哪能讓安肅容這麼爲小水破費。

“我剛纔都答應小水了,要是不承諾她,我這個做姐姐的,不就一點信譽都沒了嗎,以後她就更不喜歡我了!”安肅容邊寫着地址,邊跟一邊緊張的插話的平陽楓庭說着話。

“好了,就這裏!”安肅容將紙條遞給她。

然後跟着她們一起去刷了卡。

衣服然後就被小水笑呵呵的全拎了。小水激動的雙手各拎着兩大袋漂亮的衣服,開心的跟幾歲小朋友見到聖誕老公公一樣的激動異常。

本來說好要寄回去的,可是小水說要自己拿着,死活不撒手,安素容跟平陽楓庭拿她沒轍,隨她拿了。

到了車裏。

剛纔小水是跟着平陽楓庭坐後面的,這一次竟然破天荒的跟安肅容一同坐在了前座。

平陽楓庭躺在車後,暗自高興,難道她們終於打好關係了。

車子發動了。

“肅容姐姐!”

安肅容車子開慢了些,斜眼望到笑嘻嘻的叫她的小水“怎麼了?”

“太喜歡你了”小水開心的啵在了安肅容臉上。

“啊,小心點,我在開車啊!”安肅容雖然這麼說,但是臉上帶着欣喜的笑容,無以言表。

想法是好的,現實終究是殘酷的。這不,晚上時刻,三人坐在安肅容的別墅內用餐。

“我要吃巧克力味的曲奇餅!”

“可是關門了!明天吧!”

“不要!就是要吃”

“明天一定買給你吃吧,你看桌上的可樂雞翅是專門爲你做的!”安肅容給小水夾了一塊。

“不要,不要,就是不要吃什麼雞翅,我要吃巧克力味的曲奇餅”

“明天好嗎!”安素容哭喪着臉,都深更半夜了。

“哼,今天本來同意吧楓庭哥哥暫時在借給你約會一週的事,我反悔了!”

“噗”某人不想被捲入這場女人間的紛爭,使勁吃菜,扒飯,聽到小水將今天可能安肅容悄悄跟她說的話說了出來,這不平陽楓庭笑場了。“哈哈,哈哈,我不是故意笑的,你們哈哈,繼續。”

“哎喲喲”餐桌前,上演了一場毆打戲。

捱打者‘平陽楓庭’

打他者‘安肅容、小水’ 小水晚上跟誰睡的,這個當然是在小水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攻勢下,成功強佔到了跟平陽楓庭睡一起的機會。

安素容撅着一張嘴,明顯她也想跟平陽楓庭睡一起的,本來的小計劃就只能因爲小水的出現,而落空了。

晚上睡覺時分,平陽楓庭是在一陣香豔中美美的睡去,小水整個人都貼在平陽楓庭身上,可惜她身上穿了新衣。因爲今天買的衣服太過漂亮的原因,她是穿着睡的。那對秀氣的小腳,還跟筷子一樣夾住了平陽楓庭一隻腿。香甜睡去的小水無意的身體動了一下,大腿就觸碰到了平陽楓庭的小JJ。

一個晚上平陽楓庭是在興奮當中渡過。

~~ ~~ ~~

朦朦朧朧的小水被人一下從牀上揪了起來,一下口中被塞進了一根硬邦邦的東西,並且來回不斷的摩擦着,小水不願意的掙扎,可是掙扎不動,伴隨着那跟來回摩擦的東西,不一會兒小水嘴裏溢出了乳白色的液體,小水使勁的喊了一聲‘痛’並且一下子掙脫開了。

平陽楓庭爲難道“我給你刷個牙就那麼費勁嗎?”

“誰叫你打擾我美夢,我正睡的香香的呢!”小水揉着還沒睡醒的睡眼,一臉惺忪的似乎又要一頭栽在牀上的感覺。

平陽楓庭將水杯遞在她嘴邊“快將你口裏的泡泡全部洗掉”小水喝了一大口水,接着吐在了杯子裏。“你好煩,跟焰顏姐姐一樣的煩!”

平陽楓庭拿着杯子走出去,還沒忘說道“喂,是你說叫我給你洗漱的,現在倒說我的不是了!”平陽楓庭將門又關上了。


平先生,早點準備好了。樓下一個穿着一身便服的大媽,笑呵呵的跟平陽楓庭說道。

“你們安總呢?”平陽楓庭見到桌子上的西式早點,暗暗吞了吞口水,卻不見安肅容在。

“安總昨晚就給我說了,要我提前準備你們的早餐,安總起的很晚的!”老大媽恭恭敬敬的跟平陽楓庭說道,那口氣好像都把平陽楓庭當成這棟別墅的房主人了。

“好吧!”平陽楓庭又上去將小水拎了起來,不許睡了,昨晚比我睡的還早,還犯困。”

“呃!小水就是困”小水撒着嬌不願意起來。

“吃零食了!”

“哪裏,哪裏?”小水睡眼惺忪的眼睛,頓時睜老大,還帶光。

“下面”帶着小水一起下了樓。

“陳大媽,你吃了嗎?”這個陳大媽還是昨晚給三人做飯的傭人,是負責別墅內大家吃食的,還有兩個大爺年紀的廚師也是一起的。

陳大媽搖了搖頭“我們還等會在吃,先得讓平先生你們用了餐後,出去上班了,纔到我們下人用餐!”

“別了,難得安肅容那份她不來吃,你吃了得了,她個那麼大的人了,你還怕她餓死不成?”

陳大媽聽平陽楓庭叫自己坐下吃,連連擺手“那怎麼行?這太不合規矩了,總裁的早飯被我吃了,要是讓別人知道了,我還不得被辭掉了!”陳大媽很是驚慌失措的說着。


平陽楓庭喝了一口雞蛋湯,暗贊味道不錯,又擡起眼跟陳大媽說道“沒事的,萬一人家問起來,或者你們安總問起來,你就說是我把她那份吃了!”難道你們沒有剩下的嗎?”平陽楓庭不相信就桌上這些了,自己碗裏的還吃不飽呢。

陳大媽以爲平陽楓庭要在來一碗,連忙補充說“有的,平先生,我去給你打吧!”

“那你自己也打一碗吧!”

陳大媽回過臉,好心的拒絕了平陽楓庭的好意“真的不用了”陳大媽都拒絕到這種地步了,平陽楓庭也拿她沒轍,但是有這麼個跟自己爸媽年紀大的人在你身邊伺候着你吃飯,平陽楓庭真的從來沒有過這樣,心裏總很過意不去。

倒是小水吃的帶勁。

“小水你吃完幹嘛去?”平陽楓庭吃抱了,拍拍肚子。

小水看看房間中央的大鐘,嘟囔着“大早的,你就把我叫起來,我還能幹嘛,四川我也不知道有什麼好玩的地方,要不跟你去工作算了?”說道工作,小水順便又問道“楓庭哥哥你在肅容姐姐公司擔任什麼大職位啊?”小水問的很天真,也很理想。

平陽楓庭想到能擔什麼大職位就好了,況且就算給自己擔了,自己也做不出什麼成績“很偉大的職位”

小水驚喜的追問道“什麼啊?”

“那就是”

“呃?”小水越來越好奇的想知道。


“那就是”

“呀,在不說話,小水生氣了!”

“算了,不說了,下次你來了公司就知道了”平陽楓庭沒想拉下老臉跟她說自己是搞衛生的職位。

“哼,不說算了,我記住你了,下次有好吃的,我也不告訴你”

小水這孩子氣的話,惹來的是平陽楓庭一陣大笑。

“還笑話我”小水下了桌椅,照着平陽楓庭笑的亂蹬的腳踩下去。

“呀!”牽着小水一同去公司的路上,平陽楓庭一直都是低着頭,可憐着自己受傷的腳。真沒想到,小水那麼嬌小玲瓏的腳,竟然富含那麼大的威力。前面只是意外她就甩飛針厲害,現在重新刷新了一遍對小水的看法,她的腳力也厲害的緊。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