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浮生露出一個難看的笑意,說道:“這樣難到不好嗎?”

宋雷點點頭,說道:“很好…當初我故意…傷你…你不會在意吧?”

寧浮生搖頭說道:“我早就忘記了。”

宋雷展顏一笑,猛然吸了幾口氣,接着說道:“在枯骨崖的時候,我,我也有過殺你的心思。”

寧浮生說道:“之前的事情不要再提了,你好好休息。”

宋雷搖頭說道:“我知道…我活不了了…見到師父的時候…告訴他,我對不起他…給他丟臉了。呵呵…原本,原本我看獸人囂張…想着…着…滅滅他們的氣焰,不想…”說道這裏,宋雷的腦袋一歪,就這麼走了。

寧浮生看着宋雷那不甘的眼神,知道他還有很多話都沒來得及說。強自吸了一口氣,寧浮生對他說道:“等我一會,我會一定讓那幾個畜生當你的陪葬!”說完這話,寧浮生站起身來,自披風后拿出封葬刀,虎吼一聲就躍到了高臺之上。大喝道:“哪個先來?”

洛龐見此哈哈大笑,說道:“單憑爺爺一個就足夠滅殺你十次了!來吧!”說話間,洛龐嘶吼一聲,直直的衝向了寧浮生。

“獸王誅神!”洛龐包含殺意的喝道。

寧浮生哈哈大笑,冷然喝道:“誅神?我看你是要誅殺自己吧!”說話的時間,寧浮生就重新掌控了自己的身體,封葬刀上綠芒閃動,直接將洛龐劈成了兩半。封葬刀一挑,將洛龐的身體仍在了宋雷的身邊,冷冷的說道:“這是第一個,下一個是誰?”

衆人見此無不驚容,在這幾天的挑戰中,蒙嶽帝國也有勝出的天才,但他們大多都是慘勝,打完一場就無力爲繼了。哪裏像寧浮生一樣,一招就將一個獸人劈死了,而後更是要連續挑戰。

這時,獸人中站出了一頭青色的老虎,寒聲對寧浮生喝道:“你確定要繼續挑戰?”


寧浮生仰天大笑,封葬刀一震,遙指青虎,喝道:“你聾嗎?聽不到老子再說什麼嗎?”

青虎眼中露出一絲殘忍的笑意,喝道:“我青虎還當真沒見過你這麼狂妄的人類,如此,我就讓你承受獸人的怒火吧!”說完這話,青虎拿出一對虎頭錘,對撞一下,發出了震耳的響動,帶着獰笑衝向了寧浮生。

寧浮生見此毫無畏懼,封葬刀猛然劈下,只聽轟然一聲巨響,接着又是兩聲輕響,再看時,卻發現青虎的那對虎頭錘已經被寧浮生劈斷了。青虎大吃一驚,身形連忙退後,而寧浮生卻是緊追不捨。大笑連連中,寧浮生更是擊出了數道綠芒,綠芒飄忽中將青虎的退路全部封死了。

青虎嘶吼一聲,一對虎爪連連揮動,直接將幾道綠芒破滅。獸人的身體極爲強悍,又有獸王金身這等異術,是以可以徒手破滅玄剎力。

當青虎破掉幾道綠芒後,他的雙爪也是痠麻不已。寧浮生的玄剎力與衆不同,極爲精粹,豈是好破的?

晃動了幾下雙爪,青虎眼中露出了一絲謹慎,剛要再次撲向寧浮生的時候,卻感覺背後襲來幾股沛然的力道,此刻躲避已然來不及了,悶哼聲中,他的身形踉蹌衝出幾步,嘴中也流出了絲絲鮮血。

“吼!”青虎暴怒不已,仰天虎嘯,而在這個時候,迴應他的卻是寧浮生的封葬刀。青虎見此獰笑一聲,雙爪之上閃出幾股黑芒,剛要施展獸王神術的時候,卻感覺腦中轟鳴無比,接着便看到了一幕幕恐怖之極的影像。

“啊!”青虎驚叫一聲,連忙恢復了清明。他的應變能力不可謂不快,但寧浮生的刀更快,寒芒閃動中,青虎的一隻虎爪就被他劈了下來。

青虎連退幾丈,嘶聲吼道:“獸王重生術!獸臨天下!”隨着幾道金芒閃爍而出,他那斷掉的虎爪竟然又長了出來,與此同時,他的身體暴漲了一圈,呼喝一聲,獸臨天下就自施展而出。

寧浮生見此狠笑一聲,喝道:“獸臨天下?好大的口氣!”說話間,封葬刀之上就布上了幾道玄妙的綠芒,那是犀照!

“犀照!”寧浮生暗喝一聲,幾道綠芒閃動而出,不但破開了青虎的獸臨天下,更是又一次的重創了他。

見青虎還未死去,寧浮生微微吃驚,同時感覺他比之比蒙還要強悍,在戰力上已經堪比青色天宗中期境界的高手了,但這也不能改變寧浮生必斬他的決心。一聲厲喝吐出,寧浮生如同殺神臨世,帶着滿腹的殺機,直劈青虎。


“獸王誅神!”青虎見寧浮生形若魔神,心中暗驚,同時祭出了最強殺招!

寧浮生聞言大笑不已,身形微微一顫後,接着就恢復如初了。之後,那青虎的下場一如洛龐,被寧浮生劈成了兩半,扔在了宋雷的身邊。

“下一個!”寧浮生持刀而立,漠然說道。

“什麼?他還要打?”此時有人發出驚呼。

“這人究竟是誰?怎麼就像是神魔一般?這殺氣太重了!”也有人這般說道。


而多摩耶卻是一臉的驚駭,暗道:“難道這獸王誅神對寧浮生無效了嗎?”

“我鍥羅思向你挑戰!”此時,獸人中的鍥羅思站了起來,幾步就走到了寧浮生的身前。

“不要動用獸王誅神,如果我所料不錯,他的神識應該強大無比,獸王誅神對他已經沒用了!”這個時候,一個如同巨蟒的獸人提醒道。

鍥羅思點點頭,說道:“對付他,還用不到獸王誅神!”說話間,鍥羅思低吼一聲,身上金芒閃過,身形如電般的衝向了寧浮生。

此刻,衆人大驚叫道:“那獸人怎麼消失不見了?”

“不是不見了,而是他的速度太快了。”一個玄剎修煉者憂心忡忡的說道:“這年輕人還能勝出嗎?”說到這裏,那玄剎修煉者嘆息搖頭。在這人看來,寧浮生雖然兇悍,但速度卻是不快,如此對上鍥羅思,有死無生。

見到鍥羅思竟有如此速度,寧浮生也不禁一驚,之後他閉上了眼睛,全神的感應了起來。而就在他剛剛閉上眼睛的時候,但覺背後一股巨力襲來,身形飛快閃動中,也吐出了一口鮮血。

“好強!”寧浮生暗道,還未站定身形,又感覺一股巨力衝向了他的胸口,接着又是一擊。只聽咔嚓一聲輕響,寧浮生的胸口就塌陷了一塊。

“咳咳…。”寧浮生劇烈的咳嗽了幾聲,每次咳嗽都會帶出一股鮮血。

“殺你,如同滅蟻!下一擊,必斬你!”鍥羅思陰聲喝道。

此刻寧浮生竟是完全平靜了下來,在這種關頭,他好似又明悟了一些料敵先機的真意。雙眼微微閉上,腳下划動了一尺。僅僅是一尺的距離,他竟然避開了鍥羅思的絕殺一擊。同時,他的封葬刀驟然劈成,只聽一聲慘叫,那鍥羅思竟是被他劈中了。

“這怎麼可能?”鍥羅思一臉的驚動,不但是他,就算那剩餘的兩個獸人也是站起了身來,他們的戰力雖然比之鍥羅思要強悍一些,但速度卻是遠遠不及。

“這小子當真厲害,竟然可以傷到鍥羅思。”那巨蟒說道。

“蛇王,打個賭如何,我猜那小子必死!”另一個進化比較完整的獸人含笑說道。

蛇王說道:“這個賭,我不打。”

在他們兩人說話的時候,鍥羅思又開始閃動了起來,只是現在他卻不敢輕易出擊了。隨着鍥羅思離着寧浮生越來越近,寧浮生的身形也驟然閃動了起來,口中大喝一聲:“死!”

此時,一道血光沖天而起,接着一個頭顱飛向了半空,那是鍥羅思的腦袋。

“怎麼可能!”蛇王站起了身子,一臉的不可思議。

另一個叫做斯班的獸人也站起了身子,低聲說道:“鍥羅思竟然連獸王重生術都沒來得及施展,這小子究竟是何方殺神?”

“咳咳…。”劇烈的運動,使得寧浮生又咳嗽了起來,隨着他的咳聲,他又將鍥羅思的屍體扔在了宋晨的身邊。

“你說他還會繼續挑戰嗎?”有人問道。

“你傻嗎?現在他都受到這麼重的創傷了,怎麼可能繼續挑戰?”

“下一個是誰?”寧浮生嘴角帶血,封葬刀遙指僅剩的兩個獸人。此言一出,衆人全部轟動了,有人大聲叫道:“這人是誰啊,不要命了嗎?”

“天啊,看他的樣子也就是綠色天宗的層次吧,怎麼可能有如此戰力?難道他是弗羅聖女所言的寧浮生?”

蛇王聞言一驚,默默走上兩步,說道:“你可是寧浮生?”


寧浮生呵呵一笑,封葬刀微微一揚,說道:“等你死後,我會告訴你的!”

“找死!”蛇王遊動着蛇身,冷然說道。他與蛇巫災同爲蛇族人,但他卻是沒有雙腿,只有一對強壯到可怕的手臂。


“噝。”蛇王發出一聲嘶叫,身形驟然化成了一道殘影,雙臂撕裂中,一股股黑色的能量直奔寧浮生而去。

“寧浮生,你在找死嗎?憑着重傷之軀,竟然還敢挑戰蛇王。”多摩耶擔憂自語。 「呲啦」一聲!

驚鴻劍芒璀璨的劃破夜空,劍芒尚未落下,龐然的氣勢便率先席捲而下,周遭的樹木直接被強悍的氣勢摧毀。

轟然一聲巨響。

十丈余長的銀色劍光浩浩蕩蕩,轟然斬在了能量光球之上。霎那間,一股能量風波肆虐爆發,如潮水般淹沒方圓百丈之內。能量光球一陣亂顫難以支撐,支離破碎。

「嗷唔~!」

為首的狼人魔獸仰天發出瘋狂的怒吼,一道灰色能量護住其身,很快被風波淹沒其中。

一層又一層的風暴過後,一切才漸漸恢復平靜,地面之上留下一條深深的溝壑,好似要把這片土地分割兩半。

一道身影平穩的落地,帝少羽目光一凝,看著對面為首的狼人魔獸。這魔獸身上的氣息明顯又恢復到了一階後期的模樣,但卻並沒有受到半點傷害。

其餘四隻魔獸的幻體也並沒有受到劍氣波及,完好如初,它們的本體卻依舊沒有現身。

為首的狼人魔獸一聲低鳴,狡詐的盯著少年,狼眼中似乎閃過一抹猙獰的得意。

眉梢微微一挑,帝少羽凝神望去,但見一個巨大的能量光球再度浮現而出,如一輪皓月掛在半空,一股能量迅速傳輸出去。

與此同屬,為首的狼人魔獸接受到能量之後,身上的氣息再度暴漲,幾個呼吸間又恢復到了二階魔獸!

這些狼人魔獸倒是頗有些能耐,帝少羽無奈的嘆了口氣,如果不儘快找到其它四隻魔獸的本體,破了它們的能量傳送,這隻二階後期的魔獸以帝少羽目前的實力,還真是對付不了。

為首的狼人魔獸得到力量后似乎是一陣滿足感,面目猙獰的看著帝少羽,似乎這個人已經是它的腹中之物。旋即,它一個起落朝少年撲了過去。

帝少羽的目光一直落在那個能量光球以及那四隻魔獸的身上,對於撲來的狼人魔獸並不在意的樣子,淡定自若。

忽然,他的目光變得深邃而犀利,帝少羽兀然大笑一聲。

「有趣,有趣,不過你們出現了一個漏洞,虛幻體怎麼會有影子?」

原來帝少羽發現,在能量光球的光芒之下,那四隻魔獸的幻體投射出四道影子,帝少羽很快認定這四個影子就是它們的本體,而此刻,他們在傳送力量,根本無法動彈,正是擊殺它們的大好時機!

「血靈**!」

一聲低喝,帝少羽雙手閃電般的結印,一道血光頓時擴散而出,旋即,帝少羽不假思索,雙臂一震,一股道氣噴涌而出,一個凝聚后化作兩道劍氣席捲而出,朝四隻魔獸的身影暴擊而去。

當即,為首的狼人魔獸大驚之下,慌了手腳,正要回身而去,但顯然是來不及了,當即也是當機立斷,朝帝少羽拚命的飛奔而去,全部的實力都施展了出來。

但它剛剛愣神間耽誤了一下時間,現在再想一舉擊殺帝少羽卻顯得已經晚了。

轟然幾聲炸響。四隻魔獸的影子發出痛苦的嘶鳴,旋即影子一陣扭曲,忽然,一層血色光罩將四個影子籠罩而下,硬生生將四隻魔獸的本體拉了出來。

受到重擊后,四隻魔獸已然沒了反手之力,並在嘶鳴中被血色光球之上出現的血絲吸幹了精血,成了乾屍!

能量光球頓時如同玻璃球般化作碎沙,徹底消失不見。

從帝少羽發現四隻魔獸到將它們擊殺幾乎是一氣呵成,只用了幾個呼吸的時間。

一雙利爪寒芒暴動,正要一抓拍下,直取帝少羽的腦袋,然而,在能量光球消失的同時,為首的狼人魔獸身體一僵,渾身的氣息也迅速變得紊亂不堪,忽然被自身的力量反噬,受到重創,竟然變得奄奄一息。

忽然,狼人魔獸感覺胸口一涼,鮮血四濺,一隻小手無情的插入了魔獸的心臟。但見小獸之上靈紋閃動,魔獸體內的精血沿著小手上的靈紋被帝少羽吸入體內。

狼人魔獸身上閃爍著血絲,一雙狼目充滿了惶恐與震驚,漸漸的,魔獸的身軀開始乾癟,卻早已失去了生機。

帝少羽的小手從魔獸體內掏出,手上赫然多了一顆半個拳頭大小的灰**丹。

魔丹,是魔獸的內丹,聚集了魔獸一生的精華,而且這隻狼人魔獸藉助外力突破到二階魔獸,它的魔丹也能勉強達到二級,比起二階的妖丹自然要珍貴不少,更適合煉製丹藥。

旋即,帝少羽五指一曲,一縷道氣湧出,化作赤紅色火焰將五具魔獸的屍體焚成灰燼。

魔獸的精血果然比妖獸的精血要精純強橫許多,帝少羽感丹田內的道氣越來越充盈,相信用不了幾天就能突破到鍊氣六重了。

他原本想,若是萬一不敵這五隻狼人魔獸,他就逃之夭夭,畢竟以他的速度,在二階魔獸面前,還是足以逃命去的。

看著手中的魔丹,帝少羽思索了一番后將魔丹收進了腰間的儲存袋中,現在時機不成熟,以葯入道自然是行不通的。等日後有了入道的機會再作打算。

今天連番大戰,帝少羽也有些疲倦,他找了一個安全的山洞就此休息,但在這種危險之地,他也絲毫不敢懈怠,時刻釋放出靈力,保持警戒。

三日後。

一處山谷之中,一個黑衫少年正飛快往山谷出口奔跑著,身後還傳來一陣陣怪吼,緊接著,一隻二丈高的白猿魔獸拍著胸膛怒氣沖沖的追了上來,看這魔獸散發的氣息,竟然是三階中期的樣子。

逃跑的黑衫少年不是別人,正是進入歸靈山脈歷練修行的帝少羽。

這三天來,他倒是斬殺了不少一階魔獸和妖獸,偶爾也斬殺二階初期到中期的魔獸,吸取了它們的精血,再修鍊萬生訣后,他的修為精進比常人快上五倍之多!與此同時,他也修鍊了一種最低級的功法『隕岩墜』,這是一種近身搏鬥的功法,適合武道者修鍊。

這三天來,他盡量避開那些高階魔獸,卻不料被一隻狡猾的狐狼妖獸引到了白猿魔獸的地盤上,遭到了白猿魔獸的驅趕。三階魔獸相當於人類聚元境界,帝少羽自然不能敵,只好狼狽逃跑。

想自己前世乃是一代魔君,居然會這一直三階魔獸追得如此狼狽,帝少羽覺得有些憋屈,不過又想了想,他如今只是一個奮鬥的少年,新的人生,新的開始,又有誰還知道他是什麼魔君呢?這般想想,他的心裡又平衡了許多,坦然接受了現實。

好在出了山谷,帝少羽逃出了白猿魔獸的地盤,後者也放棄了繼續追殺。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